魔难中慈悲与威严同在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七日】我于一九九六年十月有幸得到一本《转法轮》,从而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在伟大慈悲师父的保护下,一直走到今天。现将自己点滴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如果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功后,村书记父子数人就在我家周围监视我,特别到了晚上,窗口、门口等处,不停的有人影晃动,他们实行严密监视我,制造红色恐怖。江魔头说,三个月要消灭法轮功。在此邪恶形势下,我第一次感到人身自由受到侵犯。

二零零八年新年期间,我们当地异常的下起了大雪,天气变的很冷。那时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家人寄来的钱、衣服都被看守所扣押和被犯人抢走,狱警还不准我说出去,更不准我向其他狱警反映情况,这还不算,牢头还不让我大小便,進行种种刁难,使我精神上、肉体上遭受很大的伤害。

由于法理不清,认为修炼真、善、忍就是要忍、要忍、要忍,再不合理也要忍下来。后来环境越来越恶劣,生存条件达到了极限,不“转化”就要被弄死。这是江泽民的指令。一天一名犯人把我仅有的两件防寒衣服拿到水池里浸泡,不准我穿,意思是说,不“转化”就冻死在里面。这时我想起师父说的:“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1]在我的生存权被剥夺的情况下,我走到那个浸泡衣服的犯人面前,用善的语气但十分威严的说:“我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衣服又少,家里寄来的钱和衣服都被你们抢光,每天只吃那么一点点饭,又饥又饿,你竟把我仅有的两件防寒衣服放到水池浸泡,你已经断了我的活路,想把我置于死地,但我想到你家庭困难,今天是初犯,我可以原谅你,我忍受了任何一个常人都无法忍受的痛苦,我今天用最大的慈悲心放过你,下不为例。邪不压正,这是天理。”那个犯人被我说得低下了头。

事情并没有结束,邪党的迫害是没有止境的。牢头把这件事告到狱警那里,说我动手打人。狱警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用钻空子的语气说:你是个修炼真、善、忍的人,怎么能够动手打人?又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脾气还这么火暴,我说:有一句话叫做事不过三,某某(指浸我衣服的犯人)四次禁止我上厕所,不准我大小便,两次把我的衣服拿出来扔到地上,用脚踩上弄脏,这些我都忍过去了,但是说起来容易,你看看谁能忍,只有炼法轮功的人才能有这大忍之心 。但今天他剥夺了我的生存权,我就要被冻死了。

我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说:“从你的讲话中,听出了你已经明白法轮功(弟子)都是好人。那么好人就要受到尊敬才对,不应该受到迫害。你们把我抓到这里来,你们就是犯法了,还不准我大小便,执法犯法的扣押我的钱和衣服,直接剥夺我的生存权,我在这里很苦,又饥又冷。看守所是个执法单位,警察是个执法者,但你们全部都犯了法,你可拿出公务员法、警察法或刑法来看一看,你们都犯了法。”

狱警被我说的无言以对,最后他说:“共产党从来都没有承认错误,不管共产党犯了天大的错误,从来都不敢承认。”这是当地看守所狱警说的一句话。

这件事发生后,我就公开在监仓讲真相,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大家都明白了真相,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连牢头都念“法轮大法好”,有的表示出监后要跟我学炼法轮功,有的做了三退。这样环境发生很大的变化,家里送来的钱和衣服我都能收到了,这样我讲真相更容易了。我经常接近那个浸泡我衣服的犯人,关心他,每次买菜,我都夹一些好吃的给他。我衣服虽然少,但还是送一套秋服给他,他很受感动,连喊我几句:法轮功爸爸。

我一生没有做过坏事,乡里乡亲都说我是一个好人。只因我修炼真、善、忍,就被共产邪党非法判刑八年,在上诉无效后,被劫持到监狱迫害。我母亲当年九十六岁,她痛苦万分,每天拄着拐杖到村口遥望着,哭喊我的名字,盼望我回家,一个近百岁的老人,哪能承受这种沉重的打击,不久便含恨离世,我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在监狱里,邪党要求法轮功学员要百分之百“转化”,我不为所动。一天晚饭后,全体犯人都被关在监舍里,包夹就把我拖到六楼有楼梯处,说不“转化”就打死你,说完挥拳就打,把我打的团团转。他们边打边说:打死也没有人知道,也没人看见。我一听这是师父借他的嘴来点化我,要曝光出去,我就放声大喊,用这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制止邪恶行凶。在那里服刑的老乡都听到我的惨叫声,连十二监区的犯人都听到我的惨叫声。这时一新犯组长走过来,此人是退伍军人,是负责新犯军训的。他看到我这样的老人被犯人打,毫无反抗之力,觉的太好玩了,就放声哈哈大笑。这种哈哈大笑与惨叫声混合在一起,太恐怖了,凡有一点良知的人都会感到毛骨悚然,但我不为所动,坚定我的信仰,就是不“转化”。

邪恶是没有人性的,迫害是不择手段的。在“六一零”的指挥下,一场邪恶的迫害就要开始了。一天上午九点左右,全体犯人都出去了,也不知包夹在厕所里做了什么,我怀疑他们要把我抓進厕所里灌屎。他们瞪着眼,目露凶光,一下子向我包围过来,要把我抓進厕所里。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怎能受此侮辱。这时我又想起师父的法:“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1]吃屎的应该是江魔头一伙,而不是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我奋起反抗,与他们混作一团,场面是激烈的,监舍里外都有摄像头、监听器,狱警每分每秒都在监视我的一举一动,但这时他们却装着什么也没看见。他们错估了善的力量,满以为能很轻松的把我捉入厕所灌屎,他们万万没想到,我有伟大的师父保护着,有天兵天将守护着,全身都是正的能量,力大无穷,我一个人就能对付他们几个人。这时我想师父说的:“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2]这个念头一出,这几个年轻犯人象傻了,被电击似的急忙松手,喘着粗气,脸色死白,元气大伤,而我什么事都没有,很自然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的失败下场。

这时我威严的指着一名包夹说:“你某某人是某某村镇人,离我们家很近,可以说是邻居。”我又指着另一名包夹说:“还有你,是某镇某村人,离我们家也很近。你俩人都可以说是我的左邻右舍,你们怎能干出这种事?!出狱后,我们怎么见面?你们还敢见我吗?我有四个孩子,他们能放过你们吗?”我语气善中带威严,说得他们俩人都低下头。在后来多次对我的酷刑中,他俩都借故离开,离不开时也不出力了。

经历这次魔难后,我终于回到了家,但整个身体都被迫害得变了形,家中满目凄凉,老母亲已不在世,大姐(同修)也被迫害离世,家里什么都没有了,连换的衣服都没了,真是家破人亡。

我被绑架后,我的大法书是由堂侄帮我保管的,后来,他因怕心,把我的大法书交给了村长。大法书就是我的生命,我得要回来,我对着村长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操控村长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要村长必须把大法书还给我。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顺利的取回了全部大法书,这是大法的威力,在此我万分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

以上是个人修炼一点体会,能够走到今天,全靠师父的慈悲看护。在正法最后的关键时刻,我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才能不被邪恶钻空子,才会减少魔难,才能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助师世间行。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