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是镜子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九日】我今年五十八岁,女,现已退休,是一九九八年有幸得法的老弟子。和其他同修一样,我也经历了风风雨雨与坎坷,坚定的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在慈悲伟大师父的保护下平稳的走到了今天。下面我就把最近经历的一件事,我是怎样帮助老同修闯过病业关的过程,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帮同修就是修自己

有一次在小区里给一位女士讲真相,问她“三退”没有,她说退了。我说真好,你真有福。她说她也是炼法轮功的。哦,我一惊,说:“太好了,炼几年了?”她说:“我带炼不炼的,有时看看书。我妈是真炼的。不过我妈状态不好,坐轮椅有十年了。”她又问了我几个问题,要了我的电话号就走了。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这位在小区遇到的那位说自己带炼不炼的女士(代号N)给我打电话说:“姐,我妈状态不好,你有时间能来一下吗?”我说行,这就过去。我一边走一边发正念:彻底清除同修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谁也动不了她,她有师父管,让一切干扰和迫害解体。

到同修家一看,老同修脸蜡黄的,闭着眼睛正在呕吐。我说:“别怕,有师父哪!”N向我说了一下情况:说老同修在医院住了一天,打针、吃药也没见效,悟到不能在医院,得回家。回来后N给她吃了营养品,吐得就更厉害了。我听后说:“没事,是师父给净化身体呢,把药都吐出来就好了。”我让老同修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坐下发正念。一会老同修状态好多了,我又给她念《论语》,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同修闯过了这一关。

老同修一九九六年六十二岁时得法,今年都八十六岁啦。她说,她在修炼大法前病魔缠身,人都快不行了,得法后全好了,皮肤变的白白的、光光的,还来了例假,很是精進。她还组织大家学法,证实法的事也做了很多。因为一块表的事,没守住心性,害了她。她说:大女儿有块表三千多元,她很喜欢,女儿就送给了她。有一天上学法点去,上车时她想摘下来吧,别丢了,放兜里。上车后她又想戴上,一摸表没了,她想别发火先问问周围的人,可是一开口就骂上了,当时胳膊突然剧痛,也没往深悟。

到了同修家说了这事,她说,同修儿子表示有能力帮她把表找回来,可是同修向儿子使眼色,意思不让儿子帮这个忙。她的怨恨心就起来了,生气了,法也没学就走了,直到今日她还恨那位同修。她讲了她从小到大吃了很多苦,不过挣了不少钱,得法后还帮女儿攒了不少钱。同修说她不在法上,她还不服。自己没花着都帮别人了。又说如今老了都没人来看看她,七年谷子八年糠都上来了,老泪纵横。

我耐心的开导她说:“这都是人的情啊!都得放下。”可老同修还接着说,她女儿打断了她的话,说:“妈呀,你咋还说呢,老提这些事哪,啥用啊,这不都是人心吗?”她说:“我就是恨她们!”看着同修被情和各种各样的人心缠着,唉!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通过学法老同修身体恢复很快,第二次去和她一起学法,她能推着轮椅走了,自己也能上厕所了。我每隔一天去她家和她一起学法,学完法和她切磋,在法理上交流。她痛悔的说:“这些年法都白学了,白白的浪费了十年的时间。过去我们学法就象念顺口溜似的,学完了也不知学的是啥,不切磋、不交流,就唠常人嗑,背后都讲别人不好,孙女都提醒我们说:你们也不象修炼人啊,咋尽说别人不好呢!这不是师父用孩子的嘴点我们吗?我们还不悟。还对孙女说:‘去!去!去!小孩懂啥?’”

老同修继续说,曾经的学法小组的同修,有的被中共非法关押了,有的病了,有一个比较好的同修去南方了,好端端的学法小组就这样散了。说到去南方的同修,她又哭了,说她很想那位同修。

我就给她读《转法轮》:“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当然一下子断了这个东西还不容易,修炼是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慢慢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但是你得自己严格要求自己。”

我说和法对照对照吧!同修默不作声。这时N说她妈很强势,啥都得她说了算,对不对都不让别人说,同修之间也都得听她的,不顺心就发火,谁都不敢和她争辩。我也看到了,同修的怨恨心、妒嫉心、显示心、争斗心、不平衡的心、争辩心、不让人说的心、求名求利的心、高高在上瞧不起人的心、自以为是等等的人心,我有时善意的给她指出来,她理直气壮的说:“家里出了那么多的事都叫我知道了,看到了,我的心能放下吗!?”我看着她无语。

遇事向内找是法宝,我回家静心学法找自己。看到师父在《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时说:“修,就是修自己,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对呀,为啥同修的这些执着、人心让我看到,还那么淋漓尽致,难道我还有这些心?前几年确实有,通过学法、发正念都清除干净了,觉的没有啦,可是为什么又让我看到、听到了呢?我仔细想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用法理来衡量,哪里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感觉不突出,也没在意。

可是修炼是严肃的。有一天做饭突然脑子里反映出:和别人聊完天我为什么会想,她一定会跟别人说我这个人可好啦;和同修切磋后也不自觉的想,同修一定会跟别的同修说我修的好、悟性高、法理清……我一惊,为什么自己会这样想呢?这是什么东西?什么心呢?以前有这个念头也没在意,今天我又把这个想法过了一遍,一挖,这不是求名的心吗?再挖这不是愿意听好听的心吗?又想起一个场景:每当想起学法时A、B、C三位同修坐的位置都比我低,我坐的高,那时想的居然是:我比她们修的好!天哪!这不是比别人强的心、高高在上、瞧不起人的心吗?向外看的心吗?还有比如什么东西找不到了,就想是不是某某如何如何,这不是疑心吗?记得有一次在梦中我站在高处,几个同修在低处仰头看着我,醒来想:我比她们修的好、修的高。现在想来其实是师父用梦点化我有比别人高的人心。

师父看我不悟,就安排这位老同修来告诉我啊!同修有的心我都有啊,尤其是显示心!我顿觉汗颜,师父真是用心良苦啊!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一连串的人心被挖了出来,着实吓我一跳,这不是自心生魔吗?这是邪悟啊!师父在《转法轮》里说:“在这个班上现在就有人感觉自己不错呢,那个说话态度都不一样。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在佛教中也很忌讳这个东西。”我怎么还有这么多肮脏的心呢?还有色欲心等等,今天都把它挖出来。隐藏的好深啊!太可怕了!要不是同修这面镜子反照自己,还觉的自己修的挺不错哪!

我立即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解体这些败物,清除所有的人心和不好的念头,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我不要它们,让它们死!这些败物被清除的时候,我一下觉的和同修能容在一起了,没有高高在上的感觉了,我想什么时候我也能修出谦卑来,我就会看到每个同修闪光的亮点。

大法的神奇真是无比美妙,感谢师父的点化。

放下自我一切为她

在帮同修的过程中我的顾虑心很多,想:同修年龄大,状态时好时坏,不知道什么是修炼,不修自己,就这样的心性……我有些动摇,不想去她家了,不管了,这么多人心咋帮啊?!可不去吧又觉的不对劲,同修有难不帮肯定不对,就这样纠结着,左右摇摆。时不时的冒出这位同修会随时走的念头,还担心小区摄像头多,这念头一出立即发正念解体它,它不存在!

师父看到我的顾虑心、怕心,在梦中点化我:在去同修家的路上,有一个人和一部老式放映机,人和机器都是黑的,放映机上架着一支长枪,那人手里拿着一支枪在瞄准,我想这人在干啥呢,他根本没看我,和他擦肩而过他也没看到我。过去之后我回头看看:我家是二单元,一单元站着两个女的,那人正瞄准她俩。醒来后悟到:监控根本看不到我,对我根本不起作用。其实每天都是发正念的,可是人心就是难去,不时的还往出冒不好的念头,对我干扰很大,炼功也静不下来,早上炼功身后总象有个黑影站着,真是人心不正招的鬼上门。我就念“法轮常转 佛法无边”,念“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1]。这样就好多了。可是还是静不下来。后来我就把佛龛里的佛灯点亮了,这样就好多了。我不断学法,用法严格的鞭策自己加强着正念,不断的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二零二零年大年期间,中共发布了武汉肺炎的消息,我就告诉家里人和周围“三退”的世人,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得救最好的良方。接着封城、封小区、办出入证,一家只能出去一人,丈夫上班把证带走了,又被封在单位,我就在小区里给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告诉他们念“九字真言”,送给他们《九评共产党》这本书。

儿子、丈夫都说别出去了,多严哪,传染上咋办?我笑着说:“没事,病毒与修炼人没关系,与好人也没关系,疫情是针对坏人来的,你们也没事。”儿子原本买的是初十的机票,由于疫情初六就回去了,我告诉他回去告诉你身边的人敬念“九字真言”,你也是有使命的。他说知道了(儿子和丈夫一直都很支持我修大法)。

想起老同修,有疫情了,还是不去她那里了吧?人心又上来了。学法吧!顺手拿起手抄的经文,一眼看到“真正的慈悲是没有任何私心在里头,对谁、对众生都是用正念看问题,都是慈爱的。”[2]我为之一震,反复看了好几遍,这是师父的点化,这些顾虑心不都是私心吗?师父还说:“而真正那些个修的好的大法弟子真的是干扰不了,一点也干扰不了,而且正念很足,同时在帮助别人,真的是助师正法。”[3]“助师正法”我反复的念着,这是助师正法啊!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阻碍干扰我帮同修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我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谁也阻挡不了,我帮同修就是我该做的,这就是我该走的路,放下自我,一切为他。我的身心一下子感到是那么轻松。我决定下午去同修家。

几分钟后N打来电话问:“姐,有时间吗?我妈她……”我放下电话就要去N家。丈夫说:“还去呀,啥时候了?!”我说:“啥时候也得去,我知道该做什么。”

到了同修家一看,满屋子的家人,老同修张着嘴在倒气,我心里很稳,没有一思杂念,平静的对她说:“不怕,没事,有师父哪!快求师父救你!”我也在求师父,心里念着发正念的口诀和九字真言,接着坐下来发正念。发完正念,我打开《转法轮》让她看着师父的法像,我背《论语》。渐渐的她缓过来了,用微弱的声音说:“师父救救我,师父救救我……”我告诉她和N,我们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着念着,老同修吐字清晰了,突然放声痛哭:“谢谢师父救我……我对不起师父,让师父操心了……我以后一定好好修,跟师父回家。”我问她:“是不是又动气了?”她点点头,我说:“记住这次教训吧,遇事别再动气了,守住心性向内找,别再叫旧势力钻空子了。”

她家里的人高兴的说:“谢谢你,多亏你呀!”我说:“都是大法师父做的,谢谢师父吧!”他们都说:“谢谢师父!”

象这样闯大关的有四起。有一次N说:“我妈让给她准备衣服。说不想承受了,这样反反复复太难受了,不想遭罪了,想放弃。”我告诉老同修,不要有这样的恶念,赶紧解体它,那不是你真正的自己想的。我提醒她别忘了你对师父的承诺,师父等着我们修好圆满跟师父回家呢!别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望。她感慨的说:“你是真心的在帮我呀,我感受到了。”我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们学完一讲《转法轮》后接着背《洪吟》中的<苦其心志>、<实修>、<做人>,《洪吟二》中的<坚定>、<正神>、<见真性>、<心自明>等师父的诗词。

回到家我向内找,为什么同修要放弃呢?我就向内找。找到了!我确实也曾经有过放弃的这不正的一念,我的想法真的会给对方带来不同的不好的效果,就让一切不正的在大法中归正。

现在同修状态好多了,遇事也能守住心性向内找了。以前去同修家学法感到有顾虑,有压力,现在去学法是轻松愉悦的,真是一念两重天啊!有机会还向老同修家人讲大法的美好与神奇。

N以前带修不修的,我和她说你都接触到佛法了,别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啊!别错过这万古机缘啊!现在N也和我们一起学法了。她说:“你说我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我可不能那样,我也得赶快修。”我说是呀,我们多大的福份、多大的缘份啊!

同修的二儿子和媳妇以前不相信大法,通过他妈妈的经历,现在也相信了;她大儿子也开始听法了。一家人其乐融融,老同修说:“大儿子怎么变化这么大呀,以前让我操心的就是他。”我说:“你是修炼人,你正了,一切就都正了、顺了。”同修欣慰的笑了。

与老同修在一起的这段经历,我深刻的体悟到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帮同修就是修自己。修去了自己那种帮同修怕麻烦的心、顾虑心、急躁心、求结果的心、怨同修的心等等许许多多的人心。我时刻提醒自己,遇事向内找,多为他人着想,体谅别人的感受,时刻加强正念,走好走正最后的每一步,做好该做的,让师父少操心,让师父多一些欣慰。

我也深刻的体悟到:师父的苦心安排,把同修送到我面前,让我扩大容量,修出善和慈悲。感谢师父延续来的时间,为我们承受那么多,成就着弟子,让弟子有时间修去那些不好的人心和执著。谢谢师父!师父您辛苦了!

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