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羊皮落地”遭围剿 多少秘密背后藏?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日】2020年6月29日,印度当局出于对“国家安全和个人隐私”的担忧,下令禁止包括抖音(海外版:TikTok)、微信(海外版:WeChat)、微博等59种中国应用软件。

继印度采取行动后不到半个月,7月12日,美国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对福克斯新闻表示,预计川普总统将对TikTok以及WeChat,采取“强有力行动”,以打击这些应用程序对美国展开的信息战,不排除对TikTok和WeChat实行禁令。

纳瓦罗说:“美国人民必须明白的是,所有进入这些看起来很方便的移动应用程序的数据,都会直接进入在中国的服务器,直接进入中国(中共)军方,中国共产党,以及那些想要窃取我们知识产权的机构”,“这些应用除了被用来监控和跟踪美国公民外,最糟糕的就是从事针对美国人民、针对美国总统的信息战”。

7月13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被问及纳瓦罗对抖音等软件的评论时,习惯性地胡搅蛮缠,并倒打一耙将美国描绘成“黑客帝国”。华春莹避谈中共间谍软件的危害,却反过来攻击美国,说强大的美国为何会惧怕一个轻松分享娱乐视频的社交媒体?为何如此脆弱?云云。

华春莹的诡辩表面看上去颇具迷惑性,然而,只要稍加分析,便能了解抖音的真实面目,就不会被狡诈的中共所愚弄。

抖音TikTok——中共国际信息战中 “披着羊皮的头狼”

抖音在2016年被母公司“字节跳动”推出后,短短几年便发展成大陆规模最大的短视频平台。能在中共控制的党国发展如此迅猛,是其背后中共党政系统、文宣系统、军警系统、特务系统多个操盘手共同运作的结果。

众所周知,抖音在大陆直接为中共的统治服务,执行中共严格的信息审查,封杀一切对中共不利的言论,因此一直被中共叼盘侠、五毛、以及小粉红们霸屏,内容主要包括歌功颂党、各类假新闻、丑化美国、挑动仇恨等给民众洗脑的信息。

2018年,“字节跳动”创办人张一鸣公开向中共表忠心,保证一定要贯彻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舆论导向,“务必让权威声音有力传播”。

举例而言,这次中共病毒从武汉爆发后,中共颠倒是非、将病毒的来源甩锅给美国、甚至抛出“美军带病毒到武汉”的阴谋论、夸大美国疫情、发动战狼外交、口罩外交、咒骂外交,等等类似的来自中共官媒和民间罗织的虚假视频与信息多通过抖音向民众灌输,对大陆民众隐瞒疫情的同时,激发民众极端民族主义情绪,转移国内矛盾。

2017年,抖音的海外版TikTok进入市场后,同样像中共病毒一样迅速蔓延到全球,吸引了世界各地大量的粉丝,主要对象是青少年。2019年,抖音TikTok在Google play和App store的全球下载量直逼全球排名第一的WhatsApp。根据路透社2019年的报告,美国TikTok用户量达到2650万。

在海外,TikTok也同样执行中共严格的信息审查,封杀对中共不利的信息并洗白中共的罪恶、向海外青少年灌输中共党文化、严重威胁海外国家的安全,手段包括干预选举、人脸识别、信息窃取、信息监控等等。其对海外民众的洗脑作用,已远远超过央视、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传统的中共喉舌机器,并成为中共对海外发动信息战中的头狼。

那么,为什么美国乃至世界各地的年轻人会喜欢上TikTok呢?

答案就在华春莹手里捧着的那张“羊皮”上——轻松、娱乐。TikTok表面上是一个娱乐平台,用轻松逗乐子的方式,让使用者在放松戒备的状态下被洗脑。TikTok传送的很多都是离奇并富有创意的小段子——“羊皮”,而“党文化”和“中共意识形态”——“狼”就夹杂在其中。

露马脚后“羊皮落地”,抖音步华为后尘

2019年1月11日,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发文,强烈呼吁欧美国家必须重视TikTok带来的新安全隐患。文章披露:社交媒体会搜集大量的客户信息,如果用户信息发送到中国,中共会利用这些数据使监视软件更好的识别西方人面孔,或者提取有关西方军事行动的情报。

2019年2月,抖音因非法搜集13岁以下未成年人的姓名、住址、电邮等信息,遭到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重罚570万美元,如此高额罚款创下美国侵犯儿童隐私案的纪录。面对确凿的证据,抖音伏法,并同意向FTC支付罚款。

2019年9月15日,美国《华邮》披露,在推特(Twitter)上搜索“#hongkong”,可以看到大量有关香港抗议的图像,包括对香港抗议者同情支持的声音,当然也有亲中共的宣传,两方面声音都可以听到。然而,在TikTok上进行同样的搜索,结果却大相径庭——各种俏皮的自拍照、食品照片和歌咏会等,很难看到有关香港抗议情景。足以看出,抖音为中共站台,为中共政治提供便利。

2019年9月25日,英国《卫报》报导,TikTok授意版主积极审查某些视频。《卫报》获得了TikTok的网站内容审核指南,该文件显示:TikTok会对中共认为政治上敏感的材料进行审查。天安门广场抗议,西藏问题和法轮功是被禁止或限制的内容。而对中共体制的批评,在任何国家都被TikTok所禁止。

2019年11月6日,美国参议院就“企业和科技巨头如何将我们的数据暴露给罪犯、中共和其它不良行为者”举行听证会。该听证会的主持参议员Josh Hawley说,TikTok造成的威胁“不仅仅是儿童隐私,还包括国家安全”。他表示,美国军方和政府人员的数据都面临被搜集的风险。

2019年11月27日,TikTok被逾百名民众集体告上加州法庭,指控其涉嫌窃取美国用户个人资讯,回传中国服务器。文件显示,TikTok于2019年4月将美国用户数据、用户设备和所访问过的任何网站等信息,都转移到了中国的两台服务器上。分别是中国腾讯拥有的bugly.qq.com,以及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友盟+”。

Josh Hawley说,“TikTok威胁我们的基本价值观,包括言论自由、集会自由、信仰自由等等。”

2020年3月4日,Josh Hawley表示自己正在引入一项法案,禁止所有美国政府设备使用TikTok,称该应用程序“对美国人民构成重大安全风险问题”。

2020年7月8日,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表示:“无论是华为,还是TikTok,都对国家的隐私和安全构成威胁,我们将继续采取强硬的立场。”

在7月13日华春莹讽刺美国为何惧怕TikTok后,紧接着,7月15日,韩国电信监管机构韩国通信委员会(KCC)也祭出一拳,宣布TikTok被处以罚款1.86亿韩元(约合15.4万美元),原因是它违反了韩国电信法,未经父母的同意就收集了14岁以下的用户的数据。韩国监管机构发现,大约有6000份未成年用户的数据被非法收集。

此外,澳洲也有参议员质疑TikTok存取的用户数据过多,提倡禁用TikTok。可见,抖音的气数正在步华为的后尘,面临国际社会的取缔,只是很多用户还丝毫不知究竟,以为只是人们在聊天软件上浪费太多时间,以及谁来占据App市场的问题。

中共大势已去,诡辩术无力回天

分析完抖音的间谍软件本性和真实处境后,再回过头来看看华春莹的发言,是不是觉得其招式似曾相识?

早在2020年2月份,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德国呼吁各国在建设5G网络须远离华为时,中共人大外事官员傅莹在现场反驳佩洛西说,一家华为公司就引起畏惧,难道西方民主制度如此“脆弱”?结果遭到佩洛西的强力驳斥:“华为是通过逆向模仿美国的创新技术起家的……我们不想模仿中(共)国的制度。我们不想逮捕数百万维吾尔人、威胁西藏文化和宗教信仰,破坏香港民主,等等。”

不难看出,避谈“狼子野心”却捧着“落地羊皮”来混淆视听,倒打一耙,是中共的惯用伎俩。

如果中共真的认为轻松的社交媒体没什么可怕的话,为何要在党国禁止Facebook、Twitter、Youtube、Skype、Line、Telegram等一系列国际上广为流行的社媒软件呢?甚至连google地图都要禁用?为何中共要斥巨资修建网络防火墙将自由世界挡在外面?自诩强大的中共自己又在惧怕什么呢?

众所周知,对意识形态的掌控是中共维持暴政的重要手段,所以像TikTok这种披着轻松娱乐的“羊皮”,对国内外民众潜移默化进行洗脑的“头狼”对中共才如此重要。如今,国际社会已经洞察了“羊皮”背后的秘密,对TikTok等间谍软件進行全力围剿。可见,自由社会越来越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及其手段,祭出的制裁招招打在中共的七寸上。

被打乱阵脚的中共无论如何诡辩,都难逃被清算解体的命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