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使我起死回生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八月八日】我是广东省委组织部的一名干部。十一年前,当我还是二十八岁的时候,有一天,在单位校对稿件的时候,突发脑血管意外偏瘫,经医院治疗一月后恢复行走,但从此,不能动脑,不能费神,讲话、呼吸都困难,睡觉要仰着头倒吊下去大口大口的喘气,死命敲打按摩才能松弛,记忆力严重衰退。那种难耐使你恨不得揪起一把头发一锤把那个叫作脑袋的东西狠狠砸烂了才解恨!而且因为误诊和用错药,体质一败涂地,畏寒怕冷,体虚气弱,最严重的时候,冬天戴过三顶帽子,夏天穿过毛衣、外套,睡觉都要戴着帽子、穿上袜子的。一边发冷又一边出虚汗,身上整天背着一条长出衣服之外的长毛巾,以防汗湿,又厚厚的穿着一堆臃肿的衣服,全没一个人样。人家见了我那眼神都是怪怪的。有时上街,人家看见我那样一副衰败的样子,甚至问:“你是不是吸毒的?”十一年间,我全休了六年,中间断断续续上过一下班,还是坚持不了,又继续全休。办公室里连我的办公桌都没有了,新来的都不知道自己的办公室还有我这么一个人。那时,我开水都喝不了,青菜、水果也不能吃,凉了不行,燥了也不行。每天都是汤和药,而汤也是中药汤。我用过的病历有那么一大摞,吃过的中药渣都不知以什么单位来计算,吃到自己都已经熟透各种常用药性、能开出处方来了!中医、西医、气功、特异功能、频谱仪、爽安康加氧器……所有能够治病的方法都尝试过了,可还是根本改变不了现状,甚至连病因都搞不清楚。反而病症逐年增多。去年这个时候,我早已穿上三条毛裤,戴上帽子和手套了!我怕风、怕光、怕水,从不敢靠近风扇和空调,稍有不慎,就会带来身体加倍的不适。三十来岁的我就这样不能思维、不能讲话、没有头脑,不能象正常人一样随季节变换而更换衣服,热天没穿过一条裙子,春夏秋冬老是厚厚的包裹着全身上下。

为什么是这样的?医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还不懂得业力轮报。是不是脑血管太细了影响供血造成的?我呆呆的望着别人手背上那些纵横交错的粗血管喊着:父亲、母亲,你们为什么不给我一根健壮粗大的血管啊!我无数次的跪拜在神案前,袅袅的香魂牵出我无限的渴望:仙人啊,救救我,给我健康和力量吧!可是,所有虔诚的渴望都无法摆脱阴暗的命运,我只有在困境中艰难的煎熬、挣扎,而且,这么一耗,就是长长的十多年。

面对我的还不仅仅如此,各种磨难接踵而至,真的连走出门都有不好的事在等着你!身体的、生活的、事业的挫折已经使我痛不欲生,而外在的、精神的压力使我备受摧残。我承受不了这种沉重的压力,几乎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我不知道人生还有什么意义,真的觉的自己再也无力面对这个世界了!我曾去过庙里,可是尼姑们告诉我,她们是为了解决一碗饭的生计而削发为尼的!这哪里是我们所期待的那块净土啊!我还想凑很多很多的钱,到天涯海角去找一个好师父,给我治病,教我练功。我拿着电话,按书上提供的那些名字,天南海北的联系,当然找不到满意的,还几乎祸害自己。

一九九六年夏天,当我病倒十一年之后,经核磁共振查诊为脑血管病变。医生建议手术治疗。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承受不了任何一点的折腾破坏,更不要说手术!可这样整天半死不活、象植物人似的活着又有什么意义?最后决定做伽玛刀手术。我做好了准备,手术不死的话,就办病退。死了就算了!尽管我还不满四十岁,而生活对于我已经再也没有指望了!

我预支了四万元手术费,一切准备就绪。但在手术室,两次消了毒,都因为心情过于紧张,一种莫名的恐惧使我死命逃了出来。紧接着,读到《转法轮》,于是,一切就从这开始,真实、神奇而又迅速的改变着……

读完《转法轮》,思想上受到极大的震动,一切原来是这样的!所有的困惑都得到了解答。《转法轮》使我明白了所有人生的道理,让我看到了生命的绿洲。这么多年来,我觉的自己的灵魂就象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四处碰壁,头破血流,受尽磨难。而现在,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终于看到了自己的亲人了!李老师告诉我们的是博大精深、无可辩驳、实实在在、令人折服的真理。我确确实实、彻彻底底的被这本书所征服!就在这一刻,几十年所建立起来的世界观、人生观全部瓦解。

从读完《转法轮》的那一刻起,从思想、精神到物质身体,无论心灵深处还是身体表面就开始不断的发生着改变。过去,我脑缺氧,头发干,看不了东西,费不了神,多少年都没看电视了,很多的时候连报纸都浏览不了。我弟曾为此说我不学无术。而拿到《转法轮》的一个星期里,我从头到尾,连读了两遍。除了吃饭和睡觉,每天从早到晚,连续不停的看,居然不会头痛气喘,真是奇迹!十天后,也就是八月二十一日,我开始炼功。

炼功第四天,睡了十一个夏天都不能离开的棉褥子就掀开了,从新闻到了草席的芳香!

第六天,讲话、听电话都不喘不吐了。
第七天可以写字不头痛了。
第十六天手可以下冷水洗衣服干活了。
第二十一天能吃冰、吃生冷食物了。
到了第三十一天,和常人一样穿上裙子了,记忆力也完全恢复。

两个多月后,我重返单位,和别人一样正常的工作、上班了!

过去,我尝尽了不能自由自在主宰自己的所有悲哀,而现在,我精力充沛,浑身轻松,有用不完的劲。脑筋越来越好使,看书写字自然随意,洗衣抹地所有家务都能干,青菜萝卜开水稀饭什么都能吃。脾气也大大改变了。从前各种折磨,使我变的非常急躁易怒,什么都看不顺眼,随便骂人,无理粗暴。实在不顺的时候,甚至踢凳子、摔东西,我也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说了,我太累了,要骂人啦,忍无可忍啦!过后又后悔、自责、申辩,非常无奈的一种心态。可从读完《转法轮》那天起,就再也没有发过脾气骂过人,看到那些过去自己讨厌憎恨过的人,内心里都觉的好象对不起别人似的有着深深的歉意。

十多年的沉疴病体,在修炼法轮功一两个月中就全面改观,这件事在我们省委组织部引起轰动,大家都觉的不可思议,而我深深的体会着法轮大法的无比洪大和真正威德!这是因为大法直指人心,让我明白了过去到处求神、拜师、找神医都不好病的根本原因,懂得了大法修炼首先要做一个好人,以积极的态度对待人生。当我把过去那种对社会、对生命、对谁都怨恨的执著心放下了才得到。我明白李老师给予我们的,并不仅仅是一次两次的生命,师父给予我们的,是永远的解脱!有人劝我:“修炼下去又怎么样,还是尽情享受人生吧。”可是,我已深深的体会过一个常人的所有痛苦,而且还苦的不明不白,毫无出路。现在,是多么轻松自由啊!那里面的奥秘真正无法言说!我由衷的感觉到,得到法轮大法,这一生没有白活了!所以,我一定要好好修炼,要争取早日返本归真,这才是生命唯一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