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深州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情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5月5日】两会期间为阻止学员依法进京上访,河北深州市公安局及各乡派出所对本地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又一次迫害

3月11日下午,深州市大法弟子王贵棉正在家中照顾帮她家盖房的人们,镇上突然派人去找她谈话,晚饭后镇上又一次找她,让去一趟,随后又欺骗她说政法委书记尹玉珍要和她在公安局谈话,王贵棉到公安局后没见到尹玉珍反被质问一番就被非法关进了拘留所。

3月13日晚在东安庄乡西阳台村刘孟林家,市公安局政保科不法之徒跃墙而入抓捕到大法学员刘孟林、北京学员柯兴国。他们将柯兴国当场捆住,几个人抬起来狠狠地往地上摔,使这位学员立刻鼻口鲜血直流,其状惨不忍睹。就连在场的暴徒都情不自禁地喊娘。随后,暴徒们把柯兴国带入市公安局反铐起来进行了两天的毒打,最多时4、5个暴徒对他不分部位地毒打,还动用二中队两个警察对其用电话线过电,不让吃喝,不让睡觉。现他被非法关押于深州市看守所,为争取学法炼功环境,要求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他被毒打多次,几次昏倒,现已绝食10天,急需各界善良之士给予关注。请北京大法弟子提供柯兴国详细资料。

3月19日晚,西阳台的大法弟子再次遭到迫害。7点左右,村支书刘根堆领市公安局一公安人员突然闯进学员王春梅家,说叫她有事核对一下,并让她多拿一件衣服。王春梅被带到乡政府后,见到大队书记张彦虎、市610成员季杰、牛文海,乡派出所所长尤树可,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尚运行等人。之后,又有大法弟子陈新玲、高怀表、张杏节、路贵转、张之泉、史瑞菊、杨秋娥等人相继被带到乡政府。乡政府的不法分子将大法学员晚上反锁在屋内,即便上厕所也得叫人开门。3月20日早学员王春梅借上厕所为名将门打开,学员陈新玲借口出去买卫生纸乘机脱险。东阳台学员白顺其见势,从二楼跳下欲走,被暴徒发现抓回,惨遭几个暴徒的毒打。然后,白顺其被铐在走廊上,乡长与其职工来上班时,谁见他都打他一顿,白被打得脸肿起老高,眼睛淤血紫红。现暴徒们已将大法学员王春梅、白顺其、史瑞菊、路贵转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内。

3月12日前后,深州市公安局又一次夜间非法闯入东安乡大寺庄村学员程少宁家。暴徒欲跨墙入院砸房屋门,被大寺庄村支书阻止。因支书与儿子对不法警察的行为不满而与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贾双万等人发生冲突,除学员程少宁外,连村支书及儿子也被非法关进了拘留所。

继深州市非法劳教28人以来,深州大地站出来的大法弟子层出不穷。当地的不法官员为保住乌纱,不惜一切手段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

3月29日又有23名学员被非法押往劳教所被非法劳教。这23人是:郑建成、石岩、李志勇、赵书赞、见长、孟建新、王肃清、黄喜凤、赵书琴、赵小娟、白瑞仙、王金霞、李丁盟、陈小捧、安小玲、李建平、宋奎想、张然、尚杏珍、耿兰钦、张云静、黄素云。另有两名弟子李小然、张杏如因体检不合格,被定为监外执行,但他们被押回拘留所后,地方上怕学员再次依法进京上访,故他们至今仍被关押。

在这之前不法警察又在地方抓捕学员数十名,其中包括一名北京学员柯兴国和深州学员何今还,杨馈哲,刘孟林等。警察还抢走微型复印机1台,及一些真相资料。因此案累及外地,被视为深州市的大案要案处理。为达到审清此案的目的,警方动用各种手段诱供、逼供,并对学员采用各种体罚,如带双铐、不让睡觉、几个人围着毒打,甚至动用电刑。对学员刘孟林、柯兴国、杨馈哲被连续折磨几天,其状惨不忍睹。

在拘留所里,大法弟子们为了窒息邪恶,开创学法炼功环境,争取一名中国公民本应享有的权利,进行了不懈的努力。3月27日深州市公安局政保科法轮功专案组数十人,突然到拘留所提出4名学员:柯兴国、何今还、刘孟林、程少宁,把他们带到拘留所大门外,准备录像。学员柯兴国、何今还为防止警察制造蒙蔽世人的证伪,立即挣扎反抗,被公安人员连推带搡,拉入拘留所院内,柯被殴打,何今还也从拘留所门洞内被推入院中。这时所内大法弟子齐声高呼“警察不许打人”,有力地制止了不法警察的暴行。但警察仍不肯罢手,继而又围到2号女子监室大嚷大叫何今还出来,学员何今还面无惧色,浩气凛然。这时监室内同修也都簇拥到何身边,室外警察不敢轻举妄动。这样有力地阻止了地方公安又一场违法犯罪行为。

大法弟子柯兴国一到拘留所就因不背监规被监室内犯人毒打,右肋肿胀,疼痛难忍。为表示抗议,柯兴国绝食一天。3月28日他被调到3号监室又因与功友李志勇一起炼功,被犯人毒打,被2号监室女同修听到,喊来管教方才制止。4月1日柯兴国因在外炼功,不干犯人干的活,被副所长王二喜带上手铐、脚镣。当天傍晚学员何今还找王所长谈话。4月2日柯兴国再次绝食抗议。4月5日正逢王所长值班,针对此事王非但不解决,反而将何今还调至7号监室与柯兴国隔离,为表示抗议何今还也开始绝食。所长王二喜只好给柯兴国摘掉戒具,调到1号监室。但这之后所内工作人员与监室内刑事犯互相串通,制造矛盾,强加于柯兴国,又因柯坚持炼功,而被天天毒打,以至体内出血,昏倒多次。衣服被撕坏,故柯兴国一直绝食,对此违法行为表示抗议。4月10日晚柯被连打三次,被2号监室女同修听到喊来管教制止,但所长王二喜除敷衍几句外,反嫌2号多事。

何今还再次找所长谈话,请示将柯兴国调至5号监室,终于开创了学法、炼功的环境。事后柯兴国为进一步要求释放深州所有的大法学员,仍在绝食抗议。所内同修又进一步向公安局要求无条件释放柯兴国。4月13日柯兴国已绝食到11天,深州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贾双万带两名公安、看守所内部人员、医生开始对柯采取强制灌食,说是牛奶,其实是豆粉。灌食后柯兴国觉得头脑发重,口干舌燥。

为此,柯兴国怀疑灌食中可能被掺入了药物。4月14日柯兴国开始出现尿血、吐血症状,深州市拘留所全体学员向深州市政法委尹玉珍、610办公室及公安部门发出紧急呼吁,要求无条件释放柯兴国,但却得不到回应,等待的又是一次对柯兴国强制灌食。万不得已,4月17日7号女子监室以歌声为信号,向全拘留所发送支援信号,开始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柯兴国,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

4月17日全体绝食第二天,学员何今还突然晕倒。4月18日晚何胸闷脉搏又突然停止。之后被送入医院,不做任何检查,便开始强制灌食,身体虚弱、瘦小的学员何今还,被拘留所4、5名工作人员强行摁住插管。由于胃管插到喉咙令人作呕,直想吐,难以呼吸下咽,故两次插管均从口中吐出都未成功。这时,医院突然停电,他们只找了一只手电筒,又换了第三条胃管,又细又硬,这回不知插到什么地方,何觉得很难受,欲反抗,四肢又动弹不得。他们嫌何今还不配合,又用针管往她嘴里喷盐水,让她下咽,结果都被她吐出,这时她听到一个声音“听动静是不是插到气管里了,别弄休克了。”她才觉得管子又被拔出来,这时她觉得口里全是血和痰,呼吸困难,每插完一次她都要大口大口地喘气,最后,他们不得不采取输液办法,又是几个小伙子强制摁住,期间她虽乘人不备拔下输液管,但最终还是筋疲力尽,被强输了近3个小时,被送回拘留所时已是半夜,人已经不会动了,只觉得头痛,脑袋发重,昏昏沉沉睡了一夜。4月19日,学员何今还由于被胃管插破嗓子,说话困难,同时出现吐血痰、尿血等症状,人已被折磨的骨瘦如柴了。21日又一次被灌食。

现在深州市拘留所内,柯兴国虽已开始进水,但仍未进食。另有几名大法弟子:张俊梅、杨馈哲、李玉想、王凤改等也已绝食5、6天,生命危在旦夕,故紧急呼吁世界各国善良人们、政府及国际机构,对此事密切关注,并给予人道主义支援!

河北深州市拘留所现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情况:

现有人数28人:
1号:张之泉,程少宁,孙玉章
2号:李静,王凤改,张俊梅,杨馈哲,李玉想
3号:刘孟林,
4号:董占营,谢树桓,帆腾
5号:柯兴国,李振灵,
6号:白建成,李万宁,
7号:路贵转,何今还,张杏如,王春梅,史瑞菊,王贵棉,李小然,王杏者,李素玲,贾议合,郑书荣,张新暖。

被劳教人数22人:
1号:郑建成,石岩。
2号:孟建新,王肃清,黄喜凤,赵书琴,赵小娟,白瑞仙。
3号:李志勇。
5号:赵书赞,见长。
7号:王金霞,李丁盟,陈小捧,安小玲,李建平,宋奎想,张然,尚杏珍,耿兰钦,张云静,黄素云。


(大陆大法学员供稿)

请将拘留所电话号码,公安局贾双万宅电,尹玉珍、季杰宅电,看守所王二喜宅电及杨全所宅电上查阅并上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