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团河劳教所恶警李伟犯罪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9月30日】恶警李伟是2003年毕业后分配到团河劳教所的。虽然年纪不大,却非常邪恶。极尽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之能事。现将其邪恶行为昭彰于天下。

一 迫害大法弟子白少华

大法弟子白少华(毕业于人民大学劳动人事管理学院,其哥白晓钧为东北师范大学哲学讲师、校刊编辑,2003年7月被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明慧曾多次报道过其全家被江氏集团迫害的经历)坚如磐石令邪恶既痛恨又害怕。2004年4月,恶警李伟看到一名大法弟子齐伟(南开大学毕业,北京律师,2004年9月22日明慧曾报道过对他的迫害)在笔记本上用密码写的电话号码,即对其无理训斥,欲以没收。当时白少华即对李伟的违法行为進行严肃指正。因为按照劳教所的规定,不允许留电话号码,但只是口头上的,没有文字上的东西,因为它们也知道这是违法的。根据法律有关规定。公民有通信自由的权利,这是侵犯人权的行为。这一下便触怒了这个恶警。它强行把白少华拽出屋外,白少华拒不配合邪恶的命令,这样便以不服从管理为由将白少华送到团河劳教所最邪恶的地方-----集训队進行迫害,一下就是3个月。在被迫害期间白少华以绝食的方式否定迫害,并高呼“法轮大法好”。有力的震慑了邪恶,表现出了一名大法粒子对大法的坚定意志。

二 打击报复大法弟子薛福春

2004年4月的一天,大法弟子李海林因不“转化”不配合邪恶的命令而被恶警殴打。大法弟子薛福春即向劳教所控告。李伟对薛福春痛恨在心,百般找茬,打击报复。出操时以薛福春动作不标准为由下操后单练。并且说什么“我不是和你过不去”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从此以后,总是找薛福春的毛病,刷厕所等脏活总是首选薛福春。

三 心理变态

恶警李伟曾多次向值班的普教发号施令。叫喊:“给我看着,谁说话,闭眼就给我揪出来!”语气非常恶毒。这样致始值班的也变得非常邪恶,看谁闭眼或听到一点声音就大声喝斥。甚至动手往出拽人,这完全是蔑视人权,对人权的一种践踏。

2004年6月的一天,刚下过雨,路上积满了水,恶警李伟带队出工。大家走到水洼处,自然就跳一下过去,可是这个恶警不干,大叫“谁也不能给我跳,有水也得给我踏進去。”并选了一个积水最多的地方停下来踏步,踏个没完,很多人鞋都湿了。惹得另一个警察看了抿着嘴发笑。类似这种现象很多。

2004年7月份,天气正热,恶警李伟带着练广播操。这可得着施展它制人的本事了。它叫大家保持一个姿势不动,一个个给纠正动作,没纠正过不许动,纠正过去的保持,致使好几个人出现恶心,眩晕,呕吐现象。还有一个人仰面摔倒在地,看着是在搞训练,实际上是变着法制人,可脸上还笑嘻嘻的,真是笑里藏刀啊!

四 品质恶劣

2003年底,恶警李伟刚刚调到团河工作时,在一次集合时就曾对大家出言辱骂。它还曾经对某个班长说:“谁不听话得敢管,该骂就骂。”它的表现就是治人,搞人身攻击,与好人过不去。拿别人取乐,想制谁就罚谁去干最脏的活,如刷厕所等,平时走队时有个别人走不齐,就让大家长时间的踏步,喊口号一个口令5个动作等等。这些都是家常便饭。本来大家的洗漱时间很短5-6分钟而已,一次,另一恶警郭队向同事夸耀它只用了30分钟就让全队洗漱完了,可是恶警李伟不以为然的说,它能让23分钟洗完。很多学员根本就洗不上就让回班了,就这样它要是不高兴了,就该找茬了,说你们用的时间长,罚大家在筒道里站着。平时看到别人有一点小事就以违反纪律为由進行体罚,贴墙站几个小时不等。其实它的所做所为可能要表现自己有本事,其实算什么呢,只能说明其卑鄙阴暗,自私的心理试图以此来弥补因心理空虚产生的恐惧感。

李伟电话:010-81957202
三大队大队长、恶警刘新成:010-61294543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