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农历新年到 千家万户难团圆(四)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2月7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又逢农历新年,阖家团聚,尽享天伦之乐的时刻。

自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今年是第六个农历新年了。这六个新年对于无数法轮功学员的家庭来说,是在泪水中追思被无辜夺走生命的亲人的时刻,也是牵挂正在无辜遭受迫害的亲人的时刻。过年,对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而言,已经没有了温暖、欢乐和团聚的内涵。

恐怖迫害使无数家庭被摧残得支离破碎,许多家庭因迫害而失去了亲人,有的甚至一家失去多位亲人,孩子失去了父母、妻子失去了丈夫、老人失去了子女,活着的人承受着生死相隔的巨大痛苦,过着以泪洗面的日子;许多家庭中亲人无辜被关押、劳教和判刑,身陷囹圄,遭受着肉体和精神的折磨;有许多家庭中的亲人为了抵制非法抓捕、骚扰和迫害,有家不能回;还有许多家庭的亲人,因为秉持“真善忍”的信仰,被无理拒之国门之外,无法回国尽一份家庭成员的义务,亲人间只能隔洋遥寄对亲人的思念……中共和江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破坏了无数家庭的美好和幸福。

让我们仅以1999年7月以来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在中共和江集团恐怖迫害中的真实经历,来看一看在中共“歌舞升平的欢宴”和“人权最好时期”的背后,真实的人民生活状态究竟是什么。

(接前文)

四、谎言欺骗 株连迫害 生命在仇恨的弥漫中被伤害

在中共暴政统治下,中国人只能观看中央电视台、新华社的谎言而接触不到真正的事实。在中共喉舌媒体一次次推出天安门“自焚”之类的伪案和谎言栽赃诋毁法轮功中,仇恨也随之在中原大地上弥漫。

这种被煽动的仇恨,给法轮功学员和亲人们带来的伤害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它超越了肉体上的承受,造成了精神上的凌辱和摧残。仇恨驱使在谎言欺骗下的人们,把法轮功学员视为异类,远离你、孤立你、蔑视你、甚至谩骂、诋毁和仇恨你;单位学校把你无辜开除,恐怖舆论使你无法在社会中正常生存。

* 重庆中学生不堪心灵摧残 喝下农药

李清清,女,13岁,江津和平中学学生,家住重庆江津市珞璜镇周武村9社。清清9岁时就失去了父母:父亲于2000年病故。母亲曾凡书原是江津双福镇响堂中学教师,因为坚持不放弃法轮大法修炼,2001年正月初二,在江津东门洗脑班被迫害致死。

刚失去父亲不久的清清又被夺去了母亲,孤苦无依的她只好寄住在舅舅家。可怜的清清常常因思念妈妈而哭泣。

李清清一个失去父母、孤苦伶仃的孩子,不仅得不到政府和社会应有的关怀和帮助,由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诬蔑造谣和恐怖镇压,同龄的小朋友们都远离她,不敢同她玩。

小清清无法承受一次又一次的心灵摧残,喝下了100毫升农药。当周围的人知道她喝了农药时,却没有人敢去救她!

悲哉!迫害法轮功的血腥和恐怖也摧残了普通人的人性,恐惧使人丧失了同情和怜悯之心。幸运的是,小清清喝下的是假农药,才没让死神夺走年幼的生命。

* 七岁女童不敢在人前提起父母姓名

今年7岁的郑先楚,乳名格格,女,97年1月出生,现读小学二年级。母亲沈剑利是一位数学专业硕士,长春市吉林大学南岭校区应用数学系的教师,法轮功学员,于2002年4月被迫害致死,年仅34岁。父亲郑炜东也是大法弟子。2002年3月6日,郑炜东在长春市南关区法院被非法判刑13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四平市石岭子监狱。

可怜7岁的小格格不敢在人前提起父母的真实姓名,只要一提到警察,她就惊恐万分。

在中国大陆,由于中共江氏邪恶流氓集团的仇恨宣传,很多学校的学生和老师还不明白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象,有些不明真象的学校还有让孩子们签名攻击法轮功的,有的校长和老师找法轮功学员的孩子谈话,施加压力,造成孩子的精神负担很重,孩子们失去父母本来已经很痛苦了,再加上学校和老师的压力,同学的不理解,使孩子心理上承受极大,造成有的上课注意力不能集中,成绩下降,身体健康也受到影响。

* 株连迫害造成家庭惨悲剧

杨丽荣,女,34岁,河北省保定地区定州市北门街人,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是法轮功的亲身收益者。1999年10月依法到北京上访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被定州市恶警肖福弟抓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两个月后,非法勒索5000元现金才放人。回来后多次遭到当局骚扰。

由于家中老人经历过文化大革命,胆小怕事,恶警抓住其弱点進行恐吓;丈夫是计量局司机,怕丢掉工作,多次打她。杨丽荣和言以对,家庭气氛平和些。后恶警经常找上门来不断骚扰,并非法把她抓到洗脑班迫害。因杨丽荣坚持说真话不屈服,被连续三次强行洗脑,家里受到压力气氛更加紧张。

2002年2月8日晚(2001年腊月27日)恶警又到杨丽荣家中搜查大法资料。因没搜到什么,就灰溜溜的走了。她丈夫实在承受不住压力了,次日凌晨趁家中老人不在,掐住丽荣喉部,丽荣弱小的身体没了力气,就这样凄惨的丢下了十岁的儿子走了。

随后她丈夫立即报案,恶警赶来现场,将体温尚存的丽荣剖尸验体,弄走了很多器官,掏出内脏时还冒着热气,鲜血哗哗的流。定州市公安局一人说:“这哪是在解剖死人,原来是在解剖活人啊!”

可怜杨丽荣未成年的孩子,何时才能逃离生父杀生母的阴影。

五、远隔重洋的思念——海外法轮功学员因信仰被剥夺回国探亲的权利

几年来,中共江氏集团不断的把迫害法轮功罪恶之手伸向海外,遭到国际社会的一片谴责。各国政府机构、非政府组织纷纷通过决议案,支持法轮功,要求中共停止迫害。2003年10月16日在美国国会第108届大会上提出304号决议案,表达美国国会关于中国在美国和中国对法轮功的压制所持的意见,认为中国政府应该停止利用外交使节在美国散布歪曲法轮功本质的谎言、 释放所有在押的包括法轮功修炼者在内的良心犯。

但中共仍然一条道走到黑, 并通过扣押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护照、不签发回国签证等卑鄙手段,阻止海外法轮功学员回国与亲人团聚。

据初步统计,目前至少在加拿大、日本、意大利、瑞士、匈牙利、新加坡、英国、爱尔兰、荷兰、法国、丹麦、澳大利亚、西班牙、比利时、美国、德国、新西兰等17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的护照被没收、拒绝给予延长或更新以及不给签发回国探亲签证。

法轮功学员有合法的护照和身份,有回国探亲的权利,中共的这种严重侵犯人权、毫无人性的做法,不仅使海外法轮功学员多年无法回国与亲人相聚,甚至无法回国为父母奔丧。五年多来,每当佳节来临,他们也只能远隔重洋,遥寄对国内亲人的思念。法轮功学员们不禁质问:难道修炼“真善忍”就不能做中国人?!

* “妈妈,我们为什么不能回中国?”

五月的堪萨斯中文学校,处处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小朋友们都在谈论着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在山东省科协的赞助下,中文学校的小学生们将和老师家长一起到中国去办夏令营。大家都在热烈地讨论着自己的计划。只有8岁的谦谦和6岁的纯子没有参加讨论,黯然的在座位上默不作声。

原来,当她们告诉妈妈王冬梅这个好消息时,妈妈却告诉她们,这次她们不能去中国了。“为什么我们不能去中国?” “因为爸爸妈妈修炼法轮功,所以被中领馆注销了护照。” “为什么炼法轮功就没有护照呢?”

其实不仅是孩子不能理解这个问题,就是大人也不能理解。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件极没有道理,不合乎逻辑的事。

家住堪萨斯城的匡纪云、王冬梅夫妇来美国已有十几年了。2004年1月,他们的护照快到期了,匡纪云按照芝加哥中国领事馆网页上的规定,填写了护照延期的申请表,并寄去了申请费。过了两个星期,他们没有收到回件,却接到了一通中领馆拨打到匡纪云工作单位的电话。在电话中,中领馆的人没有就护照的事给匡纪云任何说法,却问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你还炼法轮功吗”。匡纪云说“炼啊,对身体有好处,为什么不炼?”中领馆的人让他好好考虑考虑,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2月10号左右,由于迟迟不见中领馆的答复,王冬梅又打电话去询问护照延期事宜,被签证处工作人员告知,护照的事要请示上面,让王冬梅继续等待。2月底,芝加哥中领馆签证处来到堪萨斯城为当地华人办理护照延期。王冬梅便去问询。工作人员说“你练别的功吧,你只要不炼法轮功,我马上给你办护照延期。”

这清楚地透露了一个信息:中领馆之所以不给匡纪云夫妇办理护照延期,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们修炼法轮功。

* 圣诞前夕护照被德国大使馆波恩办事处无端扣押

在德国留学,现就读于蒂宾根大学经济系的戚路怡,1998年在大连工作时,开始修炼法轮功。2004年6月,戚路怡与德国大法弟子约瑟夫-施瓦本结为夫妇,并依据德国法律改成夫姓。之后依据外国人管理处规定去使馆把护照上的名字做相应的修改。

在使馆办事处被工作人员叫去谈话,询问在国内是否炼过法轮功,现在是否还在炼,是否参加集体炼功、交流,都有什么人参加,以后还炼不炼。然后称护照的事要和“上面”商量。

这么一件改名字的小事,应该邮寄都可以解决的。但戚路怡却再也没有拿到自己的护照。


戚路怡的护照

戚路怡持的是有效合法的护照,加注夫姓是大使馆的义务,使馆不仅失职,而且扣押了护照,这完全是违法的,哪怕是一小时、或者一天。这件事引起了众多知情德国人的强烈不满,他们说中使馆在耍流氓。

* 法轮功学员回国为母亲奔丧 新西兰中领馆拒发签证

新西兰公民蔡全云2002年9月3日接到母亲在中国过世的消息后,到中国驻奥克兰总领事馆办理回国签证,受到中国领事馆百般刁难,致使蔡全云无法回中国参加母亲葬礼。

蔡全云于9月10日到中领馆办理去中国的签证,中领馆工作人员给一收据,让他于9月17日取护照,收据号码是454505.谁知取件时,却遭到工作人员的刁难,一会儿说他资料不齐(实际上审报资料已按要求全部填写),一会要他注明是否修炼法轮功等字样。并通知蔡全云回去等候。

之后中领馆采取拖延手法,几番询问均叫他等候。蔡并多次用领馆给的号码尝试拨通电话,但都无人接听。

这期间,中领馆将蔡全云的申请中填写的资料通知中国方面,令蔡全云在中国的亲属受到警方调查。蔡全云说,“25日晚间,我上海的亲人电话告诉我们,上海的警察已经去家里调查是否修炼法轮功等情况。”

蔡全云指出,“我妈妈的葬礼安排在10月6日,这些我已在申请上清楚填写。 直到10月4日, 奥克兰总领事馆仍不给签证,也不归还我的护照。现在我无法去送我妈妈最后一程。”

蔡全云说,他修炼法轮功2年多,十几年抽烟恶习轻松改掉,家庭生活和睦。他对中国领馆不顾人的基本权利,故意刁难、阻止他去中国参加母亲葬礼以尽人子之义,表示十分不理解。

*  * *  *  *  *

是谁剥夺了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幸福?是谁使成千上万个法轮功学员家庭家破人亡?这一个个活生生的事实和血淋淋案情,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时期的永恒见证。当中国成千上万的家庭被摧残得支离破碎、直接遭受迫害的普通百姓数以亿计,冤案遍及整个中国的时候,难道这场由中共江泽民集团制造的国家恐怖还不该制止吗?那些双手沾满善良法轮功学员鲜血的刽子手们,不该被送上正义、人心和历史的法庭受到应有的审判吗?这样的历史靠我们每一个人来共同书写。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