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蔚县马文富遭受了二年劫持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8月9日】马文富是河北省蔚县古家疃村人,高中毕业后一直在西和营居住。在1996年春节期间,经同学介绍而得法,修炼大法还不到一年的时间,身体状况得到了很大的改善,精神状态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那时马文富在储蓄所上班,利用业余时间还开了个书店,生活的很充实、快乐,对未来充满了希望。1998年下岗后一直以经营图书为生。由于长期生存在党文化的社会环境之中,形成了很多变异的思想,如遇到事就明哲保身、逆来顺受的观念,99年7月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心里虽知道大法好,也只是在家里悄悄的炼功,而没有向周围的人讲诉法轮功的真象。

99年9月马文富的妻子快要生孩子了,一天深夜,马文富正在睡觉,突然从窗户上射进几束手电光,并有人喊着让起床,说是查计划生育的。他刚穿好衣服,就闯进七、八个人来,其中一个人问了几句话,另有几个人在四处翻看。马文富稍微清醒了一下,认出其中的几个人分别是西和营镇和红旗街大队的,院里还有很多不认识的人。这时一个人从外屋拿着几本大法书走进来,其中一个人让继续非法搜查,并有一个人过来打了马文富两耳光。马文富岳母问他们为什么打人?不法人员们就大声呵斥不让她说话。从另一个屋里,他们又搜出好多的大法书和磁带(其中大部份是市场上卖的音乐带),随后把马文富带到了红旗街村委会关了起来。第二天,他们把马文富的父亲找来勒索了200块钱,并要马文富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才让回来。

从此马文富和家人失去了往日生活的快乐、宁静,取而代之的是忧虑、担心和恐惧。从那以后,每逢过年过节或是所谓的敏感日(4•25、7•20等),法轮功学员就被非法关在村委会看管。 十几天后,马文富女儿出生了,取名为晓宇。

2001年8月,马文富上北京进货,在经过天安门时,哪儿的警察怀疑他是法轮功学员,没问几句就把他带到了天安门派出所。当天夜里,当时的杨庄克乡政法委书记宋X带着几个人把他劫回了杨庄克乡政府非法关押。

马文富开始绝食抗议这种执法犯法的行为。第二天,不法人员们把他的家人都找来了。望着额角已添白发的老父亲;看着面前哭泣的嫂子和妻子;还有那不到两周的孩子,马文富的眼泪在心里流淌,强忍着不让它流出来。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他内心非常清醒的知道,不能因为自己和亲人暂时的痛苦,而出卖自己的良心,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从而使他们成为千古罪人。很快马文富被非法关进了蔚县看守所。临从杨庄克乡走时,不法人员们还要跟马文富的家人收取几十块钱的所谓“看管费”。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第十六天上午,马文富见没有放我出去,就拿着所谓“治安拘留”的条问一个看守人员,他接过来一看说:按理你昨天就该出去呀,我给你问问所长去。很快他就回来了,带着嘲笑的口气说:现在对法轮功不讲法律,想关你多长时间就关你多长时间。

马文富一听就愣住了!难以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对法轮功不讲法律”!?难道说宪法规定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只是欺骗老百姓的“羊头”吗?!当时在看守所的隔壁正在办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在马文富被非法拘留的第十九天上午,他又被转到洗脑班继续迫害。洗脑班已经关了好多大法弟子,有的学员十几天没有吃饭,行走都困难,还被他们殴打,连木棒都打断了;有的学员被他们十几个人围堵在一间屋里进行强行“转化”,恶徒不时的对学员进行人身攻击,对大法、大法创始人辱骂。

马文富觉得这不是他应该呆的地方,在被劫持到洗脑班的第三天,借着大雾闯出了洗脑班,开始了流离失所的日子。不法人员立刻在县城的主要路口、车站布满了人,并在西和营马文富的住所、老家蹲坑,搞的人心惶惶。

在马文富离开洗脑班的当天夜里,杨庄克乡的恶人把他的妻子和妹夫从西和营抓到了杨庄克乡政府,把他俩非法关了一夜(最后还向他俩要走几十块钱)。第二天杨庄克乡政府的恶人开了两辆车,又再次来到西和营想把马文富家和门市部的东西拉走,由于众乡亲的阻拦,没能得逞。最后跟他父亲勒索了三千多块钱。这还不算完,还隔三差五的再找马文富妻子要钱,甚至他妻子在那卖书,不法人员们还要跟着收钱。恶徒们看到半天才卖了几十块钱,说马文富妻子打发要饭的呢,嘴里嘟囔着才走了。

后来马文富妻子骑着自行车带着孩子找乡政府要人,对他们说:你们说人跑了,谁知道是真跑了,还是假跑了,还是让你们害死了。第一天当官还出来,后来几天见马文富妻子来了马上就躲,派个小兵应付。

2002年8月,和马文富在一起的大法弟子在出门时被邪恶跟踪,被代王城派出所和蔚县联防队的恶人劫持到了蔚县联防队。随后马文富和几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了代王城乡政府,马文富等三人分别被七八个恶徒围者殴打,齐建枝被打倒在地下起不来,这伙恶人说她在假装,就强行给她打针(不知是什么药物 )。马文富被带到另一个房间,一个叫彭黎明的人问他姓名、地址,马文富不告诉他,恶徒就开始打他耳光,打累了停下来问几句,还不回答,就接着再打。

马文富的鼻子被打得流血,两眼肿的成了一条缝,看东西就象有什么挡着似的,看不清;嘴唇肿的老高,脑袋嗡嗡只响。随后恶徒彭黎明又拿来一把扫帚放在地下,按着强制跪扫帚把,马文富不跪,坐在地上。恶徒把他拉起来又打了两下,就往外走,说是要到厕所取大便灌,这时进来一个上了岁数的人把他拉住才作罢。 随后,马文富和另两名大法弟子又被带到了西和营镇政府院内,被先铐在树上。快晚上11点时一个派出所的年轻人把他带到一间屋里铐在椅子上问话,马文富拒绝回答,不法人员就拿出一根电棍走到面前,把电棍打开“啪啪”冒着蓝光,问说不说。马文富还是不说,恶徒就在他前胸电了一下,回身拿过凉水把他浇湿,拿着电棍继续在马文富的脖颈、后背、两肋等处电。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把我又铐在了树上。最后马文富和另两位大法弟子被两个铐子串铐在一起,解手时也不给打开,必须仨人一起去。

第二天,马文富与其他大法弟子开始以绝食的方式抗议违法犯罪暴行。晚上西和营镇610一个李X(女)让大法弟子孙锦凤喝药(准备劳教她),孙锦凤不喝,李X伸手就打,几个人按着强行灌了下去。 第三天上午,马文富被投入看守所,齐建枝、孙锦凤被送往高阳劳教,孙锦凤因体检不合格送回家中。2003年7月,马文富被非法关押11个多月后,又被转到了洗脑班继续迫害,8月15日释放。

在此,对所有参与举报、迫害过大法弟子的人说,在这正邪之战已经接近尾声的时刻,请冷静的想一想,不要与真善忍为敌,立刻停止迫害大法的一切言行,为自己留条后路、为自己的家人留条后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