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徐州大法学员自述遭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叫甘信俊,九八年九月底得法,十几年的病痛,眼球,髋关节,膝关节,睾丸疼痛,前列腺炎,乳糜尿,修炼半月后一身轻松,所有的病痛完全消失。

由于身体不好年龄大也不敢结婚,心中的痛苦无处可诉,破罐破摔,整天和朋友一起抽烟,酗酒,赌博,打架。修炼后身体好了,对生活充满信心,以前的恶习统统改掉了。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向身边的人诉说大法的美好。

自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江苏徐州贾汪夏桥派出所恶警多次到我家骚扰,九九年十二月因同修被抓,我和其他同修到夏桥派出所要求放人,被恶警耿兴思,杨洪伟,刘全暴打十几分钟,其中耿兴思用皮鞋抽打我的脸二十多下,踢我的头部和胫骨之后铐在铁栏上半夜。

二零零零年十月因进京证实法被徐州贾汪610送贾汪看守所拘留,在此期间恶警孙××辱骂师父、大法和我,让我背邪恶的监规,我不配合邪恶,他们用脚镣手铐铐我二十多天。十二月十二日送大丰方强劳教所劳教一年,在此期间被强制劳动,三九天赤脚下河挖泥,被强迫看攻击大法的录象,洗脑。有一次一同修在禁闭室遭电击,我和别的同修强烈抗议,恶警当着三百多劳教人员的面用四根电棍电击同修张先明,郑同修,蔡同修和我。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一日走出魔窟,夏桥派出所企图将我扣押,我坚决不配合邪恶,才得以回家。

回家后单位名义上让我上班,实际上是监控我,只发我每月二百元的工资,只上班五天(十月十七日)又被贾汪610和夏桥派出所绑架到徐州贾汪鹿庄洗脑班迫害五个月,同时被迫害的还有黄自立。贾汪610头子高桂华要挟恐吓,辱骂师父和大法,并威胁说如不“转化”将劳教,对我们洗脑,强迫看攻击大法的录象。我于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五日正念走出。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八日贾汪610头子高桂华伙同夏桥派出所恶警徐许将我戴手铐绑架到淄博王村洗脑班,邪恶轮番恐吓,洗脑,强制我看辱骂师父和大法的音像制品。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二日正念走出。同年七月三十一日贾汪610高桂华和夏桥派出所再次将我绑架至淄博王村洗脑班迫害两个月之久,当时还有八百多大法弟子关在此被迫害,长时间坐凳,电击,熬夜,毒打,罚站等酷刑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三日贾汪610头子赵汝建指使夏桥派出所恶警徐许将我戴手铐绑架至江苏610徐州610指使贾汪610在煤干校办的洗脑班。江苏610的徐建明、王检、魏洪惠、毛秀琴,和徐州610的刘媛芹指使流氓沙银根给我洗脑,两天两夜站军姿,不让睡觉,吃喝拉撒不许出屋。由于多次被迫害,正念不足身心疲惫,神志不清,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被迫害的旧病复发。在此正告参与迫害者:不要用我来再欺骗迫害其他同修。

天网恢恢,善恶有报,希望那些还在参与迫害大法者,赶快认清中共的邪恶,停止迫害,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