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徐州大法弟子遭邪恶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是江苏省徐州市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我与丈夫有缘喜得大法。得法前身体长期不好,被病痛折磨,使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后,我身体病症消失了,人也健康了,因此我也走上了修炼的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动了国家所有的宣传机器及所有媒体对法轮大法进行造谣、诬蔑、诽谤、陷害,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开始了。我们深深感到修来法轮大法能使人身心得到健康,道德回升,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遭到镇压呢?我们无法接受这样迫害的事实。

二零零零年,我与同修孟庆华、鹿守华、陈华美、魏兴社、魏云峰、薛涛一同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江苏省徐州市“六一零”及贾汪区“六一零”人员扣留,将我们遣返回徐州市贾汪区下桥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我们被非法审讯、强制我们打手模、照相、进行恐吓。回家后居委会非法监视。

二零零一年一月五日,我与丈夫在家中做饭,被下桥派出所警察张友峰骗到派出所里非法关押,紧接着他们到我家进行非法搜受查(无任何手续)。在先后两次非法到我家搜查的时候,控制威胁我儿子,不让上学,给孩子的身心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和极度的恐惧。

当天晚上,又有几位同修陆续被骗到下桥派出所,遭非法关押至次日晚上。警察逼我们在监视居住通知书上签字,当时大家一致认为,我们是修炼法轮功做好人的,我们不签字。恶警说,不签字也得把你们送走。就这样同修们被劫持到贾汪区鹿庄乡洗脑班迫害。而警察张友峰对我说:你们单位没有钱,我送你到哪里去呢?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我被恶警铐着手铐劫持到徐州市北山拘留所,非法拘留一个月,仍不放我回家。当时徐州市“六一零”及贾汪“六一零”人员问,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并对他们说:法轮功是正法,是修炼做好人的。他们没等我说完就走了。他们认为我不转化,又给我安了一个“涉嫌抢劫未遂”的罪名,继续迫害我。

在拘留所,我们每天吃的是咸菜、清水煮的白菜、萝卜前后头不去,泥巴巴的,吃完饭碗里剩下的都是泥沙。二十多人睡在不足二十平方的房间里,那个“床”是用木板搭成的,每人睡觉的姿势只能立身抱着别人的脚才能睡,不然就睡不下。管教还叫我们感谢邪党。

我按真、善、忍修炼,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无任何违法行为,邪党恶警拘留我,这是违法犯罪。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我遭受非法迫害的时候,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显得是那么的虚伪和缥缈啊。

在拘留所我被非法迫害七十天,后被劫持到夏桥派出所继续遭非法关押,所长李长军威胁我母亲帮他“转化”我,扬言我如果不“转化”就送劳教。我不配合邪恶,李长军打电话叫来车,说要强行将我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当时叫我母亲签字,被我母亲拒绝。

我被夏桥派出所关押七天才回家。回家后,警察张友峰安排电厂保卫人员与居委会人员对我进行非法监视。有一次跟踪我的人踩到我的脚后跟,他们经常不断往我家里打电话骚扰。一次警察张友峰到我家里骚扰并与我孩子发生冲突,张扬言说:“你爸妈都是炼法轮功的,你还说他们好,我战友就是你学校的校长,我一句话就把你开除了。”他们就是这样经常不断的恐吓、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夏桥派出所副所长徐许把我骗到派出所,强行将我劫持到山东省淄博王村劳教所洗脑班迫害四十多天。先后被劫持去的大法弟子还有:孟庆华、高传银、鹿守华、王景华、甘信俊、耿怀清。在洗脑班,恶警强迫我们每天看污蔑大法师父的录像带,强迫写五写“书”,每天二十四小时不离得跟着监视,吃饭睡觉都受到限制,上卫生间也得报告,在那里我们失去了自由,还强制我们不能有自己的思想,使我们的身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我要告诉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不要再干那些迫害好人伤天害理的事了,不要继续参与迫害大法的事了,我和我的同修们都是无辜的,我们的师父是清白的。希望通过我被迫害的遭遇,能唤醒你的良知 ,不再受邪党蒙骗,明白大法真相,使你和你的家人选择一个良好的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