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洗脑中心的邪恶陪教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2月5日】陪教是为监控法轮功学员而设的,就象劳教所里的“包夹”,一般刚被绑架去的法轮功学员有两个陪教,洗脑以后留一个陪教,名为“帮教”,实际把学员控制起来,而且那里的工作人员特别偏听陪教的汇报,什么状态由他(她)们去说,开始时陪教主要是和学员一起吃住,转化后“入班”的学员是自己“上课”,不要求陪教陪同“上课”,后来发展成陪教24小时在学员身边,连“上课”也跟着,学员发言还要让陪教点评,是否态度好,是否放心由陪教定,甚至在院里活动时,只要两个学员单独在一起,马上就有各自的陪教跟过去,有的中毒很深的陪教甚至除了她自己陪同的学员,还去监控别的学员,无形中又给别的学员增加了更大的压力。

河北省洗脑中心陪教的来源五花八门,主要有三部份:一是单位的同事;二是学员的亲属;三是洗脑中心人员没有工作或下岗的远近亲戚,因为在这里做陪教月薪可达千元,管吃管住。冬有暖气,夏有空调,待遇不错,算个“美差”,碰上法轮功学员绝食,家里送去的吃的东西都让陪教享用了,法轮功学员不转化时,24小时不让出去,只能呆在屋里,陪教们就在屋里看电视、嗑瓜子,聊闲天,食堂每天往屋里送饭,吃完把饭盒一扔,也不用涮碗,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她们闷的时候,可以轮换着一个看学员,一个去院子里转悠,或者去楼上借书看,比学员自由空间大得多。

法轮功学员刚被绑架进去时,中心给每个学员的屋子配有两块毛巾、两个牙刷、两个口杯,有时候就让中心的两个陪教分光了,等学员用时,什么也没有了,其实配备的东西有一份是指定给学员,这都是从学员的巨额洗脑费里出的,是学员家里或单位的钱。

洗脑中心有的工作人员为了把自己的亲属塞进去当“陪教”甚至把学员单位的找的陪教打发走,让自己的亲戚顶替。

学员单位找的陪教一般是根据双方协议付陪教费,工资没有那么高,而中心找的人都是月薪千元,坑学员和学员单位,肥他们自己。也有一些学员单位效益好,有的单位领导就把自己的亲戚安排去当“陪教”。有一个学员的陪教是她单位领导的姐姐,按出差的标准付陪教费,一天一百元,学员如果几个月不转化,这个陪教一直在这里就当是每天捡一百元钱,几个月下来数目可观,这笔钱有时候是学员回单位后从工资里扣的。这样的所作所为让人很清楚地看到邪恶是如何利用一切机会从经济上剥夺法轮功学员钱财的。

有人做陪教都做上了瘾,如邱立英的陪教就是2001年时曾在此做陪教的董某,有四、五十岁,高高胖胖的,这里的人称其为“董姐”,一直陪邱立英,当时邱立英身上有一份经文就是被她发现并报告的,她在向中心的汇报中说邱立英的坏话,使邱立英有好几次快被放出来时,又因她的汇报而拖下来,邱立英在洗脑中心受苦一年,该人也挣够了一年的陪教费,当时邱立英单位的组织部长来中心时就曾说:“邱立英,你知道吗,单位已经给你花了两万块钱了。”

这些中心的陪教之间也是明争暗斗,学员转化了,两个陪教要留一个,还得两个陪教轮换着来,还要争谁陪的时间长,谁挣的钱多,斤斤计较。

有一个陪教从贫困山区来,因为亲戚在中心有点权力,她也借此在这里做了几个月的陪教,原来粗糙的脸也捂得白嫩了,在这里吃喝不愁,也不累,最后她都不想出去找工作了,找工作多苦多累呀,还没有这里吃的好,工资高,有权力,监控法轮功学员就自觉高人一等,觉得在这里简直就象白捡钱一样。她们越得便宜就越不去深思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当她们能明白时,她们还有机会吗?真为她们真正的生命担心。

有些法轮功学员单位的陪教在这里把学员说得一无是处,到处宣扬学员怎么给她们带来麻烦。单位的陪教在这里起到了其他恶人起不到的作用,有一个中毒较深的陪教在她陪的学员妥协后,看到有一个年轻的女弟子拒不“转化”,竟然很生气地说:“那个年轻的都犯了法了,还不转化。”还有一个女学员被恶警抓住后受了酷刑,后被送到洗脑中心,当“转化”了的人看到伤后问她单位派去的陪教,是不是单位打的,她的陪教居然说:“她出去干违法的事儿,还能不打,自找的。”

当然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即使在这戒备森严,到处是眼睛的邪窝里,也有邪恶想不到的事情出现,有些本性善良的陪教默默地帮助法轮功学员,因此被邪恶退回给单位并埋怨单位不该派这样的人来当陪教。他们需要的是仇视法轮功的人。要心里充满恨才行。因为善是共产党的天敌,共产党也容不下善人。共产党为什么也能认同宣传雷锋呢,因为雷锋也有恨,恨共产党宣传的那些“阶级敌人”。

也有陪教非常敬佩法轮功学员,偷偷地跟着学员炼功,早上陪教和学员一起在屋里炼功也是洗脑中心的奇异景观,师父会利用一切机会点化有缘人得法,即使在这邪恶密布的洗脑中心,也有被邪恶蒙蔽不了的生命,人的一念真是会带来不同的后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