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枝花米易县大法弟子王美7年中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8月15日】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大法弟子王美7年来米易县公安局残酷迫害。2000年至2003年间,连续被非法关押、殴打、体罚、洗脑、勒索等迫害,即使在身体不合格的情况下,米易县公安局通过卑鄙手段强行将她送进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

1999年11月27日,王美进京上访,被中央信访办绑架到攀枝花驻京办事处,然后被非法押送回米易。在米易火车站刚下车,就被米易公安局政保科的向金发、杨梓华、周林、白廷飞等用手铐把她铐住,由恶警非法押送,从火车站游街到公安局。罚站,动不动就破口大骂,凶神恶杀的非法审讯,在看守所非法关押7天后,被劫持到撒莲乡政府洗脑班强行洗脑,强迫写了“保证”,才放回家。

2000年2月1日,王美再次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绑架到北京公安局五处,白廷飞等人又把她带到攀枝花驻京办。王美身上的420元钱被白廷飞搜走,至今未还。上访的18个大法弟子被关在一间屋,强迫他们脱掉外衣、外裤和鞋袜,让他们在寒冷的冬天挨冻。晚上只给两床被子,18个人只能挤在一起取暖。邪恶向他们收了住宿费、生活费,可一天只给一顿饭吃。

在攀枝花驻京办非法关押了7天,王美又被非法押送回米易。在米易公安局一个姓肖的恶警审问她时,朝她胸口猛踢一脚,把她踢倒在地,当时就失去知觉。被关进看守所后,才恢复知觉,发现她的胸口又红又肿又痛。在看守所被非法关了一个月,政保科强迫家里交了600元,才放回家。参与迫害人员有:向金发、廖红兵、周林、白廷飞等。

2000年4月25日,大法弟子在本地开法会,被白廷飞等人绑架到乡政府关押了一夜,又非法押送到米易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出来时还强迫王美交生活费,还要向她罚款,遭到王美的拒绝。参与迫害人员有:白廷飞和周林等政保科人员。

2000年6月24日,王美在家,被乡政府的唐礼华等人绑架到乡政府,米易公安局刑大的吴建刚等三人已等候在那里。王美刚到,非法审讯就开始,它们要她配合它们,作伪证陷害一名大法弟子。王美不配合,开始它们就大骂,继而用电棒电击她。王美仍然不配合,它们就用电棒长时间电她。王美始终不配合,折腾了几个小时,它们没招了,才把她放了。

2000年6月29日,王美被协迫到乡政府的洗脑班强行洗脑,白天强迫打扫卫生、下水泥等活,然后强迫看听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象和文章,晚上被罚站到12点,任凭蚊虫叮咬。乡政府专门请了打手监视大法弟子,随意打骂。乡党委书记何福祥扬言:“打死你们几个也不会犯法”。大法弟子不“转化”,它们继续打他们、骂他们、折磨他们。在乡政府洗脑班被折磨9天,王美的体重减了十多斤,大法弟子们坚决不写“保证书”。恶人看他们身体不行了,才放他们回家。参与迫害的人有乡政府的何福祥、陶云春、周崇贵等。邪恶还到王美家抢走了十几斤大米,敲诈了100元的生活费。

2000年7月10日,乡政府的陶云春等人又把王美胁迫到乡政府的第二次洗脑班,非法关押了4天。2001年3月,王美发资料,米易公安局威胁、勒索家人200元。

2001年8月,王美被公安局政保科向金发、周林等人非法抄她的家,她丈夫责问它们,被恶人们挟持在一旁不准动。王美被它们绑架到公安局,用手铐铐在二楼铁栏杆上一天两夜不给饭吃,又把王美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两个月。

2001年10月,王美被非法判劳教2年,政保科廖红兵、柴发祥押送到劳教所途中,一天一夜不给饭吃。廖柴还侵吞了家里给我的390元钱。在成都转运站体检时,王美的身体不合格,劳教所不收,它们通过卑鄙手段强行将她送进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这座人间地狱,不知残害了多少大法弟子。王美在这里受尽了折磨。刚进劳教所,一天24小时被犯人包夹监视,被罚站军姿、面壁,罚站从早上5点多钟一直站到晚上1点多钟,还要打报告经批准才准睡觉。一段时间只给很少一点饭吃,强行喝一大碗汤或水,上厕所必须给干部打报告,干部高兴就让你上;如果干部不高兴,就故意刁难,打几次报告都不准,憋不住只好尿裤子。为了减少上厕所的麻烦,不喝汤或水,就由几名吸毒犯按住身体、头部、手脚强行灌。大冬天的把衣服头发全部灌湿了,裤子也尿湿了,并不准换。

一天到晚都在管教干部和包夹犯人的辱骂声中,稍不留神就要受到体罚,挨打是家常便饭。一天,王美因激怒了队长张小芳,就把她的双手用手铐铐在铁床的扁钢条上。张小芳故意把手铐铐得很紧,陷进很深,血脉不通,双手及全身都非常疼痛。双手红肿,进20天才逐渐消去。邪恶对大法弟子强行洗脑。王美被劳教所关押了两年零19天,才被放我回家。

回家后,多次遭到乡政府和公安骚扰。2006年6月1日政保科的李学松、徐兴和乡上的黄福泽等人又到王美家威胁、恐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