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前进监狱恶警陈俊的累累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一日】北京前进监狱恶警陈俊,男,湖北人,身高约一点七三米,体型偏瘦,现任前进监狱十二分监区指导员,原任九分监区中队长,警号1108462。此人心狠手辣,在原二分监区和九分监区时,就与恶警曹利华狼狈为奸,充当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忠实打手。陈在九分监区时,因迫害法轮功卖力,被中共邪党记“集体二等功”。二零零四年初,因前进监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人数不断增加,陈被调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十二分监区任指导员,在邪恶操纵和利益诱惑下,犯下了迫害法轮功的累累罪行。

一、带头迫害大法学员,手段凶残、歹毒、阴损

以下是被陈俊迫害严重的部份案例。

1.吴引倡,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药剂师,一九六六年出生,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因邮寄真相光盘并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四年一月八日,吴引倡被非法关押十二分监区,因拒绝向邪恶妥协而数次被关“小屋”,陈俊指使几个“包夹”轮流看守,小吴经常每天只能睡一两个小时,被打骂、不准洗漱、限制大小便、强制“坐板”更是家常便饭。关小黑屋的时间动辄长达一至二个月,甚至更长。长期被残酷折磨,致使小吴的健康状况很差,人非常瘦弱,但丝毫得不到恶警和包夹的同情。大约二零零四年十月前后,陈俊曾亲自上阵毒打吴引倡,把小吴打的昏死过去。

2.徐化全,北大硕士,曾经在北京发改委工作,做过日企经理。被非法判刑八年,非法关押十二分监区后,恶警陈俊虚伪的说要认他这个湖北老乡,说会帮他的,但看到徐化全不妥协时,便开始威胁说要把他关“小屋”。徐化全不但没记恨,还想通过讲真相让陈俊明白过来,但始终没有效果。

陈俊曾组织过一个所谓的“聊天室”,说大法学员可以“畅所欲言”,实际上是通过这种方式“洗脑”。而一些大法学员也想借此机会摆事实、讲道理,让陈俊明白真相,不要做错事,但是发现根本不可能。因为他已经站定了邪恶的立场,就是要给大法学员“洗脑”。后来,徐化全到底还是被陈俊关到“小屋”去了。

3.张彦宾,副营级转业军人,被非法判刑八年。在十二分监区被非法关押时,遭到非人虐待。因不配合邪恶,每天被逼长时间罚坐达二十多个小时,晚上只能睡一两个小时,还经常被弄醒,直至折磨得神志不清。恶警给他强制洗脑,他不配合,恶警陈俊就狠狠的打了他一记耳光,陈俊一动手,恶警孟凡国又把一杯热茶泼到了他的脸上。有时几个犯人把他两头提起来,把他的臀部使劲的往地上墩。或者一个犯人抓住他的双腿,一个犯人抱住他的上身,另外一个犯人用牙刷去刷他的小便处。

4.史庆文,六十多岁的老人,家在顺义。陈俊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毫无人性,就连上了年岁的老人也不放过。大法学员史庆文竟然也被他关过“小屋”。

5.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的迫害事件中,大法学员马昂、马晋、唐基长被关进了“小屋”。他们都被戴上了手铐和脚镣,被施以更加严厉的管制。他们虽然绝食,但恶警并没有让他们少坐一会,多睡一会,经常在深夜的时候,还能听到“小屋”那边铁链子哗啦哗啦响。很快他们身体就非常虚弱了,行动非常困难,走路需要“包夹”架着一点一点挪。

尤其是唐基长,因为腿有残疾无法走动,只好由“包夹”直接架起来走。有一天晚上,不知他们中的哪一位去上厕所,值夜班的犯人站在门口盯着看,看了半天说“跟死人一样了”。可见恶警把他们折磨成什么样了。

“攻坚”不成,就搞“连坐”。三天后,陈俊等恶警把马昂的妻子找来劝说马昂。妻子见到丈夫成了这样,不禁痛哭流涕,伤心欲绝。恶警还让马昂的老母亲劝说马昂,并在监区大会上当着一百多人的面宣读那封信。而唐基长在此期间还遭毒打,恶警指使犯人用手砸唐基长的头,还在他的身上猛掐,前胸后背都被掐出了淤血,青一块紫一块的。就这样恶警还逼着他写感想,他拖着手铐很吃力的写道:我虽然经受着这样的折磨,但是我不觉的苦,我感到很幸福,因为我是修炼人……恶警恼怒,继续折磨他。数日后,他被折磨得神志不清了,精神也出现了错乱。别人看到他就是精神失常的状态。

后来唐基长恢复以后,多次去找恶警陈俊,一定要他就这件事给个说法。而那个当时在现场看着并指使犯人殴打虐待唐基长的姓范的恶警,却矢口否认自己知道此事。

6.二零零五年,大法学员王宏伟和陈世华在临出狱前,王宏伟还被恶警关了一次“小屋”,一关就是一两个月。以前监狱让王宏伟缝过足球,把眼睛扎伤了,视力非常弱,陈俊还让他在“小屋”熬夜,两只眼睛都熬肿了。

7.武军、秦尉是二零零五年底二零零六年初被非法关押到十二分监区的。武军被关在“小屋”三个多月根本就没让出来,而秦尉出来后没多久就又被关了进去了,说他传经文。一直到三月九日,他们两位一起被押往八监区。

二、名利熏心,末日疯狂,致人非命

二零零四年前进监狱组织献血,非法集中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九分监区和十二分监区也被要求报名,九分监区有法轮功学员自愿报名,而十二分监区没有。结果陈俊把分监区所有大法弟子召集起来,在会上陈俊魔性大发,完全不顾“献血自愿”原则,污蔑法轮功学员不报名献血是“自私”。实际上,是因为本分监区的献血报名人数比不过九分监区,他陈俊被九分监区的曹利华比下去了,在领导面前面子不好看。

二零零五年三月初,陈俊召集监区所有在押人员开会,用假“九评”造谣惑众,在共产邪灵支撑下,陈俊拍桌子瞪眼,象疯了一样,还叫嚣谁不服可以和他理论,气势极其嚣张。长期的高压恐怖关押,加上陈俊突然发狂般的威胁和恐吓,导致通州区大法弟子常贵友突发脑溢血。当天下午,常贵友血压升至二百以上,送医院后血管破裂,转天津市中心医院开颅,几天后死亡。

三、伪善不成,恐怖迫害

二零零六年一月,几位法轮功学员因传递经文被发现,或说了“敏感”的话被“包夹”举报,结果被关进了“小屋”。因为法轮功学员被关“小屋”的事时有发生,学员也多次与警头交涉未果。这次事态比较严重,许多学员找陈俊等进行交涉。后来找的人越来越多,于是决定选几位法轮功学员进行“座谈”。持续谈了几天以后,陈俊终于恼羞成怒,撕下伪善面具,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严厉的迫害。

三月九日,陈俊在监区大厅布置了全副武装的警察,每个监室门口都有警察封锁,大举抓人,恐怖气氛与一九九九年邪恶镇压法轮功时是如出一辙。以“扰乱监管秩序罪”抓走了七位学员:关智生、王为宇、王益、张健、黄剑、秦尉、武军。九日、十日这两天,京津地区黄沙漫天,出现了多年罕见的大沙暴。

抓人同时,对整个监区也实行了“严管”,有狱警还威胁说,“谁要是私底下互相打听、互相议论,严厉打击!”后来证实,七位学员是被关到了八分监区“隔离审查”。十一日,邪恶开始对全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全面的排查,结果马昂、马晋、唐基长(手臂、腿有残疾)等几位学员又被关进了“小屋”,并给他们戴上了手铐和脚镣,马昂、马晋、唐基长开始绝食抗议。这一天,窗外大雪纷飞……

四、写给陈俊的劝善语

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有报是天理。自古以来,迫害正信者没有一个好下场!陈俊,在此曝光你,是为了警醒你。虽然你在江泽民流氓集团的鬼船上已经飘的太远太远,但法轮大法慈悲,法轮功学员宽容,也许你尚有悔过求生的机会。正告你决心摆脱邪恶的控制和人欲的驱使,分清善恶,善待大法学员,以实际行动赎回你因迫害大法而造下的大罪,给自己留下未来!否则,等待你的,将是你想象不到的可怕而又可耻的下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