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被追查的沈阳市张士洗脑班的犯罪恶警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日】沈阳市张士洗脑(对外称“沈阳市法制教育学校”)成立于二零零一年夏天。在近八年时间里,恶警史凤友、程殿坤、李才、宋百顺等一直不遗余力的为邪党卖命迫害法轮功学员。成百上千的法轮功学员从家里、从工作单位、被非法劳教期满的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被直接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遭受剥夺睡眠、体罚、电棍电击、殴打、摧残性灌食等各种酷刑迫害与精神摧残,多名学员被迫害致死、致伤、致疯。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已将沈阳市张士洗脑班的责任人史凤友、程殿坤、李才、宋百顺列为重点追查对象进行立案追查。进一步核查其犯罪事实,同时将已经掌握的事实和证据提交给国际法庭、人权组织和各国政府,对其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违法行为进行起诉和曝光,根据“迫害信仰自由的外国官员及配偶和子女不得进入民主国家”的有关法案,将其犯罪记录递交各国海关和移民部门备案。

1、恶警史凤友


法网恢恢(www.fawanghuihui.org)恶人榜恶人编号:21924 。 犯罪事实详见明慧网2007年5月3日报道。

史凤友家庭住址:沈阳于洪机场家属区 于洪机场二十六号八门
宅电:024-25344180 手机:13309888036 或13309888053
沈阳市张士洗脑班地址:沈阳市于洪区张士村 邮编:110027
恶警史凤友的妻子,在沈阳市铁西区工人村街道办事处工作,现已退休。

恶警史凤友的女儿史磊现工作单位:
沈阳市沈河区教育局第二幼儿园 史磊是四岁幼儿班的幼儿教师
单位地址:沈阳市沈河区大南街154号19-1门
邮编:110014
单位电话:024-24812386

恶警史凤友的女婿李军
工作单位:沈阳市自来水公司沈河区营业部
李军在二楼调度室工作
单位地址:沈阳市沈河区万寿寺街80号
电话:024-22946603
邮编:110011


2、恶警程殿坤


“法网恢恢” (www.fawanghuihui.org)恶人榜 恶人编号:8410  

恶警程殿坤,男,五十五岁。是沈阳张士洗脑班的责任人,曾在沈阳张士教养院担任政委、副院长的职务。

犯罪事实:长期为邪党卖命迫害善良的修炼人,全面负责沈阳张士洗脑班、沈阳张士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部署迫害指令,对多名迫害致死、致伤案例负主要责任。恶警程殿坤曾在二零零零年十月,被调到沈阳龙山教养院担任院长职务。

恶警程殿坤家庭住址:沈阳市和平区北九马路61号 位于沈阳卷烟厂(八一公园斜对面)后面的胡同口(北侧),家住在二楼 邮编:110002


3、恶警李才


“法网恢恢”(www.fawanghuihui.org)恶人榜 恶人编号:11499

恶警李才,男,张士教养院管理科科长,因患病,已在家休养。

犯罪事实:辽宁沈阳市苏家屯地区大法弟子陈沌利被张士教养院非法劳教,院外执行期间,张士教养院的恶警突然在午夜两点私自闯入陈家,将陈沌利绑架,并将手机、呼机及五千元现金抄走。此款是已被迫流离失所的陈妻耿露清四外筹借,留给无人照顾的女儿的生活费用。张士教养院的邪恶之徒抢掠此款,却诬说此款是所谓“活动经费”。

当陈的小女儿去张士教养院取此款时,张士教养院的管理科长李才却叫嚣:“钱就不给你了!爱哪告哪告去吧!随便,再来要钱就把你抓起来!”作为一名国家的执政人员,对待一个无人照顾的女孩,非但不予以同情,却威逼、恫吓。

4、恶警宋百顺

“法网恢恢” (www.fawanghuihui.org)恶人榜 恶人编号:18306

宋百顺,男,五十岁,沈阳张士教养院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大队”教导员。家住铁西区路官街永善小区。

犯罪事实:此人暴戾歹毒,采用长时间不许睡觉、电击、体罚、冻饿等手段摧残法轮功学员,并以加减刑期胁迫犯人参与迫害。

二零零一年初,宋百顺指使恶人围攻东北航空公司仪表专业工程师杜江(男三十一岁),每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强迫他蹲在限定的方砖内,长达一个月之久,结果杜江双脚肿得馒头似的,鞋都穿不上,上厕所须人搀着,还要限次、限时。宋百顺把法轮功学员王念富弄到厕所里向前九十度大弯腰,双手后背“开飞机”。王春义还被宋百顺用电棍往嘴里电。

二零零一年冬,宋百顺在被称为“冰箱”的储藏室设“黑屋”,强令张振武、陈松、张国义、李满新等人“顶墙”(面墙而立),每天只给三、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谓之“冷处理”。

二零零二年春,宋百顺强令七十三岁的曲福义每日凌晨二、三点才让睡觉,持续近半月时间,六点起床后接着开始“洗脑”,宋的意思是:这算“照顾”老弱。年近六旬的朱世德和七十二岁的宋久祯遭此“礼遇”后,原本健康的身体血压高达二二零(毫米汞柱),每日咳嗽不止,下肢浮肿,走路都困难,宋百顺硬说“装的”。

二零零二年春节刚过,宋百顺从二大队抽调几名劳教犯人打手,对法轮功学员郑守君、刘宪勇等人进行非人折磨(剥夺睡眠、罚蹲、毒打)并于二月二十五日夜亲手电击瘦小的闫宏伟。

二零零二年四月三十日下午,犯人殴打从“新收大队”送来的法轮功学员滕玉国,学员王爽闻声冲出制止,事后宋百顺用电棍在王爽的嘴、腮等处电击,使其嘴肿得进食都困难。后又持续1个月不许滕玉国睡觉。王历仁近半月没合眼,并被犯人体罚、毒打,腰都直不起来,上床需人架着。董怡然也二十多天没沾枕头。恶警把他们折磨得面容枯槁,精神恍惚。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日,宋百顺伙同陈伟(副大队长)等人用四根高压电棍电击张国义两个多小时,致使张国义的肋、胸、腋下、腹背等处大面积灼伤起泡,整个上身几无完肤。

二零零二年十月末,宋在队部当众强令蔡之章蹲着,用皮鞋猛踢其头部,并狂叫:“我整死你。”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王永利(新城子法轮功学员)、焦国连(于洪区学员,五十岁左右)、国殿会(铁西区学员)、吴崇峰(新城子学员)、蔡文章(东陵区学员)、李铁昆、张祖永(皇姑区学员,六十二岁)等九人,因向宋百顺要求停止在接见室门口勒令家属踩踏法轮功创始人照片的不法行为,并声明炼法轮功做好人没错。宋百顺伙同陈伟等六名恶警把其中六名法轮功学员先后带到洗脑班,用手铐吊在铁床上,每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并用电棍电击。恶警用电棍往国殿会嘴里电。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