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马三家劳教所的残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2008年奥运前后,来自全国的不同省市一批一批的法轮功女学员被劫持到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女所遭到残酷的迫害,有的来自北京、黑龙江、河北、河南、四川、吉林与辽宁等地,但以辽宁的大法学员为主体。这些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关在马三家劳教所女所的三大队,也有一部份被关到其它大队。

这些被绑架去的法轮功学员,很多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年妇女。女所三大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从2007年下半年的几十人,到2008年下半年高峰期的300人左右。三大队又具体分为东、西岗。即东岗主要关押那些坚定的不放弃信仰的学员。(注:东岗部份监室的窗户上用白布或报纸糊上,目地是不让外面的人看到监室内的情况。法轮功学员们受酷刑折磨与恐吓威胁都是在这样的房间内进行。)

对于新抓来的法轮功学员,女所三大队一般先采取问话的方式,观察其反应,利用乱法者赵永华(曾经是某大学讲师,学心理学的)经常以讲故事的方式,进行诱导、欺骗个别学法不实的学员放弃修炼而邪悟;乱法者苑淑珍(原抚顺市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对大法断章取义、欺骗、恐吓那些学法不深的、有执着的学员转化。她们造谣说明慧网报导的十八名女学员投入男牢房是假的。赵永华、苑淑珍每月挣劳教所的黑心钱,劳教所利用她俩的目地是欺骗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以便得到恶党的奖赏和老老实实的为劳教所做奴工创收。

劳教所对那些坚定的、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严加管理,连上厕所都要有人寸步不离的跟随,压制她们,不许她们说话,不许互相帮助,那些有困难的学员。如果发现有谁帮助她们,就会被反映到大队里,遭到严厉训斥。

女所还有一参与迫害的卫生所,是女所的附属单位。女所要迫害哪个学员,往往先到卫生所检查身体(一般主要指有心脏病和血压高的人),后需大夫点头。对于有病的不能出奴工的也要经过大夫同意。但对于这样的学员控制非常严,身体实在不行的,但在经济上也要付出很多(自付药费)。卫生所还主要参与对绝食学员的迫害,利用灌食、灌药加以迫害。卫生所有三名医、护人员:医生胡某,护士 陈兵 (主要参与者),护士相某(缺人时来替班)。

除此之外,女所各个方面调动极为频繁,包括警察人员变动、法轮功学员放物品的房间及居住的房间时有变动。三大队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大队长仅二年间就换了四个:王晓峰(2007年11月初调到所部)、石宇(2007年12月末调到劳教所院部)、张卓慧(2009年任三大队教导员)、张环(现任)。此外三大队还有一抓全面的大队长张君。

记得被劫持来最多的一批法轮功学员是50人,是由北京劳教调遣处转调过去的。这批法轮功学员很多是老北京人,她们对法轮大法非常坚定。坚信法轮大法是真正的正法修炼,所以在重大的压力和残酷的刑罚面前仍坚定修炼。

2008年7月中旬,即奥运前夕,为了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学员,此劳教所公安分局调出大批男恶警,以公安分局局长刘勇带队,进驻女所三大队。

三大队把各个分队的学员进行了调整,把坚定的不放弃信仰的学员都集中在三大队的东岗,成立了所谓的严管队,并分设为一分队、二分队、三分队和特管分队,每分队都由分局的一名男恶警强制管理。此外,劳教所的恶警头目马吉山,也经常来亲自指挥迫害。他们强制法轮功学员在烈日下训练,有很多是五十多岁、六十多岁的老年妇女,有的因为遭受长期的迫害,没有自由,身体受到很大的伤害。然而劳教所恶警们在中共邪党的灌输教唆下,完全没有对与错、善与恶的是非标准,人的思想都是变异的,扭曲的。他们有共产邪党撑腰而为所欲为,为了权和钱违背良心干坏事,他们明知道这些人都是好人,与那些刑事犯罪人员有本质上的区别,为了讨好中共邪党,不断的迫害这些年迈的(大多数)法轮功学员。这批男恶警在2008年9月17日才撤出。

劳教所用各种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背“犯人行为规范(三十条)”,强迫唱马三家劳教所院歌,如果有谁不背或不唱,警察就会大打出手或遭受各种体罚。强迫法轮功学员向警察起立问好和做各种奴役劳动,强迫法轮功学员戴胸卡穿号服,不允许她们在号内随意说话,还搞假的月考核,写假的“三书”,即警察写好之后,强迫法轮功学员签字画押,如果不配合就遭到毒打、吊铐等各种方式的折磨,恐吓威胁或使劲拽拉,强制摁押;强制法轮功学员照像,谁不照就几个人摁住强制照。

法轮功学员为坚持“真善忍”信仰,抵制各种非人道和非人性的残酷迫害,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巨大痛苦与折磨。下面仅举几例:

夏宁,辽宁省兴城县人,56岁,2008年5月被当地公安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在马三家夏宁为抵制迫害,一直在绝食,并以各种方式反迫害:拒绝做奴工劳动、拒绝戴胸卡、拒绝穿号服、拒绝向警察起立问好、不签字等。因此劳教所把她作为重点迫害对象之一。对她迫害的刑法有吊铐、抻刑、电棍电、木板条打、双脚踩头、打嘴巴、抹芥末油、灌大蒜、强制按指纹、用开口器长时间撬嘴、把人铐在死人床上捆绑大腿、人身侮辱、辱骂、骑在身上用木板殴打、把夏宁铐在三角库里三天三宿不让睡觉。

08年8月,被折磨的满头白发的夏宁走路都打晃、骨瘦如柴,恶警为了加剧对夏宁的迫害,采取两~三天灌一次食,还强迫她在烈日下拔草。恶警为了使夏宁放弃“真善忍”,以站立的姿势用手铐将双手铐在铁架上,至少半年以上。长期罚站、罚坐小板凳。夏宁因不穿劳教服和以盘腿姿势经常被恶警察潘溢喜、苑某等人殴打,身上又青又紫。腿、脚因长期罚站出现严重浮肿,手被抻铐后手指无力、十分怕凉。2009年7月份,因夏宁夜间炼功被值班队长苑某用脚踩在脑袋上毒打她;此后,夏宁因不穿号服被潘大队长等人毒打并不让穿衣服进行人身污辱。

徐慧,59岁,辽宁省锦州市人,于2007年9月由北京调遣处转至马三家劳教所进行残酷迫害。为抵制迫害,徐慧以绝食、拒绝背所规、拒绝唱院歌、拒绝戴胸卡、拒绝向警察起立问好、拒绝做奴工、拒绝签字、不照相等各种方式反迫害。因此马三家劳教所把徐慧作为重点迫害对象之一。对徐慧迫害的主要酷刑有:抻刑、吊铐、荡秋千、用开口器长时间撬嘴、牙被撬掉三颗、灌不明药物(劳教所叫废功一号、二号)、打嘴巴、用脚踢、手被铐在暖气管上三天三宿没让睡觉、双手被铐在三角库的铁梯子上三天三宿不让睡觉、灌芥末油、天冷时把窗打开有意冻人并找理由说是空气不好放味、用导管导胃液让徐慧尝、憋尿、长期铐在死人床上、强制摁指纹、长期罚站、罚坐小板凳。

07年11月初,为加重对徐慧的迫害,马三家劳教所与女所共同策划了一场利用开口器迫害徐慧的计划。劳教所恶警头目马吉山与女所所长周勤亲自参与了这场迫害。她们把徐慧双手铐在死人床上,马吉山亲自动手把徐慧嘴用开口器撑至极限,绑牢。再由卫生所护士陈兵动手灌不明药物,(他们叫废功一号、二号)每天上、下午各两小时撑嘴,持续了八、九天时间。徐慧嘴唇与骰内侧被撑破,剧痛难忍,因而导致心脏持续疼痛,她们一边残酷的折磨徐慧,一边给灌心脏药和救心丹。

2007年11月,大队长石宇(于2007年12月底被调到劳教所院部)把徐慧带到一个事先安排好的库房,石宇等人把徐慧双手用手铐抻铐在二层床里吊起来,双腿捆绑在一起,石宇又在绑在腿上的捆绳上牵了一根绳,另一端她牵在手里,一拉起来再一放松,即把整个身体悬起来,再放下,再拉起来,来回荡秋千,然后再在悬起来的身体用脚使劲踹。这位59岁的老年妇女,骨瘦如柴,体重只有80多斤,经过4天两宿的残酷折磨,人已面目皆非,手铐被深深陷进肉里,惨不忍睹,表皮的伤口将近两个来月才愈合,但双手、臂完全失去了知觉,神经、肌肉严重受到损伤。双臂不能向内侧弯曲,恶警为了迫使徐慧屈服,一直把她单独关在一库房里,也不做按摩恢复,并经长时间憋尿。场景十分惨烈。手被铐在床上两个多月,直至嘴被铐歪,(造成血液循环不好)才把她放开。造成徐慧至今生活不能自理。因不签字被非法加期十五天,自2009年8月3日被放回,回家后,徐慧双臂伸、弯吃力,双手无力,十分怕凉,右手腕、指不能弯曲,经一家大医院鉴定:双上肢周围神经神经源性损害。

2008年6月,为了加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女所经过周密的部署,又临时抽调了两名有迫害“经验”又十分残忍凶悍的女恶警杨玉和董彬,调到三大队参与迫害。董彬把徐慧抻到死人床上,用粘条带把徐慧受伤的双手、臂缠在死人床上,双脚被捆绑住,由卫生所护士陈兵用开口器撬开嘴撑至极限,再使劲往牙床上压,即把开口器狠狠挤压进牙缝里,(一颗牙被撬歪,一颗牙被撬折断,头顶上还放录音机播放骂大法与师父的话。)再灌食。每天持续撑至6小时,期间不让上厕所。此酷刑一直持续了九天。她们一边残酷的折磨徐慧,一边灌抢救药物、心脏药、降压药,一知情者说:救护车就在外面等着。只要出了劳教所的门,人死了就不是劳教所的责任。看的出来,他们是想把人往死里弄,所长周勤等相关警察在走廊处等候。徐慧嘴被撬破,惨不忍睹,肿起老高。撬后嘴不能合上,当时说不了话。

张连英,北京人,于2008年奥运前,由北京调遣处转至马三家劳教所残酷迫害。张连英由于坚持信仰,也是马三家劳教所重点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之一。仅一年时间,对她进行至少十七、八次以各种方式进行各种迫害,张多次被迫害的腰直不起来,双手麻木数月之久,手指无力。张由于被长期折磨,血压高达 200多,由于长期的被罚坐小板凳,腿部严重水肿,即便如此仍然不放松对她的迫害。一次,她因拒绝在考核上签字,而遭抻、吊铐达八个多小时之久。抓住她的手强制摁押。张连英夫妇因信仰法轮大法而被多次劳教受尽折磨与摧残。这次她的丈夫和她同时被劳教,其丈夫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家里只剩下两个女儿,最小的仅五岁,无依无靠。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拆散了,但任何不道德的和野蛮的行为与手段都无法改变一个坚定的修炼者的意志与信仰真善忍的心。张以不同方式抵制迫害,绝食、不向恶警起立问好、不在考核上签字、不带胸卡,因而遭受吊铐、抻刑、电击肉体、挨嘴巴和种种体罚等等。我所了解的只是她承受的折磨的一点点。

刘艳琴,54岁,清源县人,于2008年8月前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遭受迫害。她因拒绝背三十条而被长期罚站。(她的双手曾被当地派出所吊致伤残,)双腿浮肿。有一次,她因没向恶警起立问好,有两个恶警强制拽她,大声斥训她,刘艳琴就喊“法轮大法好”,后被恶警王艳萍等人(原女所管教科科长现任一大队大队长)吊起来,嘴用透明胶缠上,手指缠上铁丝在身上来回电击。一边电一边毒打,残酷的折磨长达几个小时,后逼迫她写背叛大法和师父的三书(被拒绝)并遭到董彬的毒打。刘现在被转移到特管大队。又多次遭到恶警潘红然(潘秋研)大队长(谐音)、彭涛等人的毒打和电击。

刘世琴,辽宁本溪人,65岁,2008年被当地公安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进行迫害。这位老人修炼后身心受益,深感法轮大法好,在劳教所因十六、七次喊“法轮大法好”,而每次都遭到毒打与酷刑。身体各处多次出现青紫。例:有一次刘世琴因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拽到办公室遭到恶警董彬等人的殴打和酷刑(抻刑),眼眶被打的青紫。还有一次被值班的恶警队长潘溢喜用脚猛踹,从门一直踹到靠里侧的床边,右肋被踹的青紫,一个多月才恢复正常。三十几岁的男恶警张良、彭涛也多次参与了对刘世琴老人的毒打,一次鼻梁被打肿…。

孙淑杰,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人,54岁,由于不放弃信仰经常被恶人用语言攻击,有一次被恶人殴打昏厥,昏厥后头部不断颤抖、十分怕听声音(孙曾受过脑外伤)。孙因不签考核被拽到小号用电棍电击、威胁。

此外遭到不同程度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盛连英、张印英、张敏、吴娟、李宏、王孝云、赵淑琴、桃玉琴、吴叶菊、芦琳、耿丽、邱丽琴、贾亚辉、苏微等等。

2009年7月7日,为了加重对法轮功与上访人员(不修炼常人)的迫害,劳教所女所成立了特管大队。地点在劳教所女所主楼后面的一所新建的二层小楼。三大队中的特管分队其中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转移到这里,她们的名字是:辽宁省清源县的刘艳琴、辽宁省锦州市的徐慧、辽宁省本溪的刘世琴、北京的张连英、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的孙淑杰、辽宁省兴城县的夏宁。另外还有一大队、二大队的三名普通上访人员也被关在这里。

特管大队的管理人员由从一大队调过来的姓潘的(大队长)女恶警负责,有两名分队长王某和何某分别主管(即法轮功、普通上访人员)和两名男警察、(做打手的)和十名值班的警察日夜看守。潘大队长与男警察彭涛每天轮流到号内巡视、发威,制造恐怖气氛。

这座二层小楼在建造上很特别,每个囚室内有两扇大窗户,而每扇大窗户只有一小扇可以开关,其它部份全是密封的,窗户外罩上一层铁丝网,门是带遥控的带铁管的电子门。(楼内还有一专门折磨大法弟子的刑房。)夏天窗户上没有纱窗,蚊子、飞虫成群往屋里飞,每天晚上室内至少有七、八十只蚊子,当法轮功学员跟潘大队长反映此情况时,她却说:你们想开窗户就别怕咬,想关窗户就别怕闷,这里是特管队。

特管大队的伙食极差,一日三餐全是粗粮,吃的菜经常是只有几片菜的很稀的汤,没有开水,只能喝凉水。一楼的监室比较封闭,轻易不准外面的人到这里来,就连四防人员送饭也只能送到指定的地点。特管大队的学员不许与家属接见、不许与家人打电话、不许通信、不许买食品等东西。

在这里还需要说明的是:所谓的特管队,用劳教所警察的话说,就是严加特殊管理。特管队成立初期没有命名,只是把几个身体受到严重迫害的、被关“单间”的大法弟子归到了一起,(多数都是50多岁往上的)专门由五个警察日夜值班看守。在这期间,劳教所恶警头目马吉山等人多次来此发威。2008年某月,马吉山等一帮人来此处后,让这几个老太太都起立,大家没有起立,马等人便大吵大嚷,61岁的老年大法弟子王玲(铁岭)跟他们讲道理,他们拽王玲,王玲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把王玲双手吊铐在床拦上,嘴用透明胶使劲缠上;马又来到徐慧床边,从床上拎起徐慧的双肩狠狠把她墩坐在小凳子上,然后用布条把徐慧绑坐在小凳子上,徐慧喊“迫害大法弟子罪大无边,法轮大法好”,马抓起徐慧双肩连人带凳啪啪在地上墩,绑坐的凳腿被墩折了;盛连英(大连)同样遭到此折磨,盛连英喊“法轮大法好”,嘴又被警察用透明胶给紧紧的缠上,潘溢喜又用脚使劲踹盛连英;大队长张君大声斥训58岁的周桂敏(鞍山),周喊“法轮大法好”,张君用手铐把周桂敏双手吊铐在床栏上。

2008年6月份,即奥运前夕,为了配合中共加大迫害法轮功,劳教所将要关押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女所也做了系统充份的安排:购进了很多床垫,同时也要解散这个特殊的房间,逼这几个大法弟子到各个分队去干活。因此三大队根据每个人的不同状态分别一一加以折磨。她们把刘惠芳(丹东)带到隔壁的房间折磨,一天一宿没让回号里睡觉;次日把手、脚、心脏都有毛病的王孝凤(抚顺)带到同一房间,把双手铐在死人床上折磨、强制上医院检查、强制灌食;王孝凤被逼走后,把瘦弱并心肌缺血的盛连英(大连)强行铐在死人床上,用开口器长时间撬嘴,每天6个小时,中间不许上厕所,折磨两天半;盛连英被逼到西岗后,对61 岁的患有高血压症的王玲恐吓,让她回西岗分队;把骨瘦如柴并双手被手铐严重抻伤的徐慧强行铐在死人床上,用开口器长时间撬嘴,每天6个小时,中间不许上便所,折磨9天;(如前所述)后又改换由每天灌食一小盆半增加到八小盆,(分四次灌,每次两小盆,外加两饭勺荤油)卫生所三名狱医为此轮流倒班给徐慧灌食,造成严重恶心、欲吐、积食。直到2008年7月劳教所公安分局接管西岗。(如前所述)

马三家劳动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花样翻新,举不胜举,罪行累累,罄竹难书。以上所揭示的也只是这一时期马三家劳教所女所迫害大法弟子全部罪行的冰山一角。由于条件所限,目前许多大法弟子所遭受的残酷迫害的惨烈场面还无法全部一一记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