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满城县法轮功学员马丽杰被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满城县城东村居民马丽杰,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巨大,中共警察却以此对她进行绑架、抄家。一次警察欲将她非法劳教,因抓不到她,竟抓她姐姐顶替。

十多年前, 一场突如其来的重大家庭变故,把马丽杰打蒙了:丈夫突然离世,紧跟着激烈的家庭矛盾,曾经婆家的亲人成了陌路,幸福的生活没了,美丽的梦想成了泡影,她除了身边年幼的孩子,其他一无所有,伤心、气愤、委屈笼罩着她,只得带孩子回到娘家,总想一个人扎在角落里,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就在她几乎承受不了这打击,这时候她走进了法轮大法修炼。通过不断学法,她明白了这是一部教人修炼的高深大法,还从中明白了一切事情都有因缘关系,她的心渐渐的宽了,不再怨天尤人,人也精神了,能正确对待和婆家的矛盾了,她相信在“真、善、忍”的力量下,一定能化解和婆家的这段恩怨。人常说“劝皮劝不了瓤”,法轮功却打开了她的心锁,使她绝处逢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出于嫉妒对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发动了残酷的迫害。马丽杰也没能幸免于难。

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晚七点左右,原城关派出所所长张健明等三、四人在村干部贾署、康增宝、王连锁的带领下非法闯进她的娘家。当时她正在楼上洗澡,她母亲和孩子准备吃饭,贾署以开“奥运会”为名,威胁她母亲不许她出去。王连锁、贾署和二、三个警察强行闯进屋中,未出示任何手续,警察就在一楼乱翻。贾署和一个自称是陶家左村的姓陶的警察径直往楼上走,她母亲急的大喊“楼上有人洗澡!”他二人就象没听见一样,一直闯上二楼,幸好她及时穿好衣服,坐在木箱上,姓陶的警察边吼着 “叫你炼”边去抓她,另一警察在楼上一通乱翻;最后这些人抢走一些大法书籍。马丽杰在街上和警察大声理论,被张建明等人拧着胳膊强行按到车里,脚上穿的拖鞋一只被弹到车后座上,人坐在车底,张建明坐在椅子上,气势汹汹的瞪着两眼,伸出一只胳膊横在她胸前,不许站起。她母亲阻止警察带走女儿,被王连锁使劲往后拽。围观的百姓中有人指责他们说;“你们看人还活着呀。”

马丽杰被拉到城关派出所二楼一间办公室里,有五、六个人看着她,去厕所时,一姓陈的女警还跟着,她刚关上厕所门,就被女警一脚踹开。她还被带到一楼强迫照相,里面有六、七个人,灯光昏暗。她拒照,那些警察就用脏话骂她,张建明一只手摁在她的锁骨处,用力往后一推,一下把她推到墙边,后面一个警察又把她推到张跟前,张瞪着眼又骂了她一句脏话,恶警们扯住她的胳膊强行照相。当晚十点多钟,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也没通知她亲属的情况下,张建明等人把马丽杰劫持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 史姓所长等恶警企图逼她做奴工,她拒绝。恶警就以“放风”之名,迫使她和一般刑事拘留人员一起拔草、摘菜,有时在办公室打扫卫生。一次,她说自己没犯法,拒绝干活,所长要建国对她破口大骂。

在里面,早、晚饭是稀玉米粥、咸菜和一个馒头,中午是一个大馒头(比早饭的馒头大一倍)和菜,有时菜汤里漂着蚜虫,有时有蜘蛛。那次,马丽杰被非法关押十五天,被拘留所勒索三百元的所谓生活费,才放回家。

孩子经历目睹妈妈被警察绑架的情形,受到惊吓,导致小便频繁,每次却只尿一小点,脸色难看;她母亲被吓得见陌生男子就担心是来绑架马丽杰的,紧张的不敢让她在家呆;她姐姐不能正常上班。为营救她,亲属东奔西走,花去二千多元钱。

恶警抓不到马丽杰抓其姐顶替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下午两点多,马丽杰刚下班回家,正准备休息,忽然听到屋后有人问“马丽杰家是否是这儿”,说着城关派出所副所长曹朝伟带二、三人从后门强行闯入室内。

马丽杰的姐姐问他们干什么,曹朝伟拿着一张有图像的纸伸到她姐面前,说什么马丽杰、二零零八年之类的话,马丽杰的姐姐问他们到底找谁,曹朝伟大吼一声:“就找你!”随后竟下令将马丽杰的姐姐抓走。恶警们立刻把她姐围上,连推带拉弄到车上,曹朝伟拽着马丽杰姐姐的一只胳膊,她姐质问曹叫什么,曹谎说自己叫马二斋,马本斋的弟弟。

马丽杰的姐姐被拉到城关派出所,关在一间屋里,几个人轮番看着,去厕所还有人跟着。恶警曹朝伟非法审问,她姐不配合,曹于是自编自写一通。之后有两个警察拿来一张纸叫按手印,被马丽杰的姐姐拒绝。

与此同时,另一些警察非法抄了马丽杰的娘家,抢走一台电视机、一台DVD和卫星接收器,床上铺的被褥被掀起,就连墙上贴的一张年历和写有“真、善、忍”字样的一张纸也被抢走。

恶警曹朝伟骗马丽杰的姐姐说送她回家,马丽杰的姐姐说明天自己走,不麻烦他们了,曹朝伟大吼:“走!”马上过来两个警察把她姐拉到院中,她姐没上车,曹气势汹汹的向前走了两步,一个三十多岁的警察猛地一把把她姐推上车,把她姐劫持到位于县韩村镇东苟村附近的拘留所,非法关押一天两夜。十八号,她姐姐被五、六个恶警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

在劳教所体检,她血压高压二百四十,低压一百四十.贾瑞芹逼迫她喝晕车药,第二次贾当众扳着她的头,掰着嘴,强迫她咽下去。恶警也不管她姐人已全身无力,仍然铐着一只手,铐子的另一头被一个人拎着,一女警架着她姐另一个胳膊,几个人把她姐弄上车,躺在椅子上,铐子铐在车上的铁环上,强迫她吃药后,又量血压,折腾到天黑才把她姐拉回城关派出所。

她姐被两人又架进那间屋,躺在长椅上,闭着两眼的喘气,值班的警察见她姐脸色不对,才通知村大队和家人接人。她姐被丈夫背上车,恶警仍不甘心,跟到家中,一警察故意指着她姐叫着马丽杰的名字说:“马丽杰,你要随叫随到。”

为免遭迫害,马丽杰被迫流离失所四十多天,直接经济损失一千多元。她姐回家后,也被迫离家四十多天,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见面包车,甚至听见车门响就紧张,被迫害的阴影长期挥之不去,不能正常上班,还住了一次院,共输了半个月的液,直接经济损失六千多元。

在此,真诚劝告仍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你们迫害的仅仅是一群要做好人的人,更是一群修炼人,你们对中共盲信盲从,如不醒悟,则既要承担法律责任,更要面对善恶有报的天理,为自己留条后路吧。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