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满城县拘留所所长徐会来犯罪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满城县拘留所所长徐会来是长角台村人,40多岁,原来在满城县白龙乡派出所当所长,其人自一九九九年7.20江泽民流氓集团滥用职权迫害法轮功以来,积极主动参与迫害只为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一直充当邪恶的帮凶。

几年来他不择手段的迫害白龙乡的法轮功学员,如绑架、非法关押、勒索钱财、送县看守所、县洗脑班;有的绑架在乡派出所,有时连学员的家属也不放过。徐会来几乎勒索所有被他绑架过的学员,多数不只一次勒索。

每到中共敏感时期,徐会来就带他手下人员骚扰白龙乡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开着车到村里乱转;有时不管白天黑夜都有人在法轮功学员家附近蹲坑监视,搞得法轮功学员全家老小甚至亲朋好友生活在恐惧之中。徐会来为了自己的名与利把全部精力用在迫害法轮功上,还串通神星派出所所长许武斌(已遭报死亡)到惠阳厂的法轮功学员家骚扰。

徐会来一伙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方式大多都是夜深人静时,老百姓白天干活晚上睡得正香时,他们就出动多辆警车和大批人力,砸门、跳墙入院,不出示任何证件,像土匪一样,跳窗入室,从被窝里强拉硬拽法轮功学员,连衣服、鞋都不让穿,吓得孩子大哭,老人也吓得哆嗦。几个人把法轮功学员抬上警车,把人拉走后还要抄家、抢东西,把值钱东西拿走,还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

徐会来一伙绑架法轮功学员闫素芹时,闫素芹的二儿子才几个月。还有一位耳背、不识字的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任金慧多次被绑架,送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遭到非人的折磨,经常打得她浑身是伤。

2001年10月5日下午,徐会来伙同苟永福,非法闯入魏海武家,谎骗说要他到派出所说点事,到派出所他们就变了脸,对魏海武进行了非法审讯。晚八点多,把他秘密拉到满城县城一个洗浴中心非法拘禁。由派出所徐会来、曹朝伟伙同国保大队队长赵玉霞和张振岳等人日夜非法轮番审讯。魏海武不配合他们的恶霸行为,张振岳就说:“你不说也不要紧,我们不让你睡觉,超不过三天三宿,那时你的大脑一片空白,意识模糊,问你什么你就会说什么。”魏海武始终不配合,张振岳又接着说:“你什么都不说,我们也不好办,哪怕你说点假的,瞎编也行,也好让我们交差呀。”三、四天后,徐会来就把魏海武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看守所的人跟徐会来要手续,徐说:“明天补办,今天太晚了,先这么着吧!”二个多月后,魏海武被无辜的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非法劳教二年,只因他要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才被徐会来从家连蒙带骗,又恶毒的非法劳教。

2001年10月25日,魏海武的三位亲属因他在受难时给魏海武提供食宿,徐会来等人滥用职权勒索了他们每人500元,三位亲属除一位有病外,另两个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2001年10月5日晚上,一直不敢回家在外漂泊的大法学员殷风琴因想念在家中的两个孩子,一个17岁,一个11岁,回家看看孩子马上就走。可孩子好不容易见到妈妈,两个孩子哭着拽着妈妈的手不让走。不一会儿,听到噗通、噗通从院墙跳下来一群人,以徐会来为首,还有康新元、蔡涛、李敬东等人一拥而上强行绑架殷风琴。他们行为野蛮,比土匪还土匪,到处乱翻。在红色的恐怖下,两个孩子吓得连哭也不敢哭,呆呆的看着妈妈被恶人拽走了。当夜晚孤苦伶仃的两个孩子看着妈妈又被恶人抓走了,孩子的心情可想而知。

殷风琴被徐会来等人架到大坎下村村口,徐会来得意的给国保大队赵玉霞打电话说:“没抓到魏海武,抓住他媳妇殷风琴了。”打完电话就野蛮地把她塞到车里,拉到白龙乡派出所,就把她用铐子铐在暖气管上。徐会来边骂边说:“你他妈干点什么不行,非炼法轮功。”还说“上边没有指示打死你们,如果有指示,我就一棍子棒死你们这些人!”殷风琴说:“你别骂我们师父,这对你不好。”徐会来立马露出了凶相说:“你来教育我?!”边说边抽打她的脸。徐会来打人真有手法,一下手用手掌打右边脸,回手用手背打左边脸。噼啪、噼啪不知打了多少下,打得她天旋地转,眼冒金星。一直打得殷风琴嘴角流血,他累的气喘吁吁才住手。当时殷风琴的脸肿胀眼也睁不开了。

当日晚上一夜没让她睡觉,次日上午又把她非法送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在劳教所检查身体时,血压也很高。有人问她谁把你打成这样了,眼都睁不开了,脸都变形了,还说这跟劳教所没有关系。很长时间,她头晕脑胀,眼神也不正常。一天,劳教所所部的一个副所长见到殷风琴说:“哎哟,你的脸怎么青一块,紫一块的。”她说怎么了?那人连忙说:“没什么,红旗照的。”实际是徐会来打得瘀血伤痕。

当天丈夫也被迫离开两个孩子,两个孩子整天以泪洗面,看管着家里的小卖部。这时,徐会来带着恶警又非法闯入小卖部,到处乱找乱翻,没有找到什么。他们看到墙上挂着精致的小皮包,里面有一张真相资料,一个人要拿走,孩子说:“你们不能拿走!”那人说:“这是证据。”

2003年2月26日深夜,殷风琴正在睡觉,因丈夫被非法劳教,两个孩子在外地上学走了。徐会来又带着二、三十人翻墙入院,敲门砸窗进屋,一句话没说,四个人把她按在炕上,铐上手铐,她大声喊要穿衣服。徐会来、苟永福指划不让穿,说让拿着,在大冬天鞋也不让穿。几个人把她抬着塞进警车,鞋和棉衣也扔进警车,把屋里屋外乱翻了个遍,抢走了大法书、录音机、录音带、现金和物品。殷风琴正准备第二天给儿子送的衣服和水果,竟被徐会来拿这些东西来作为她上北京上访的证据。半年后,当这些东西归还时,吃的东西全烂在包里,粘在棉衣上。

殷风琴家开小卖部用的价值万元的面包车被徐会来等人开走,一年后把车开烂了。殷风琴2002年从黑窝里回来,徐会来等人把车开到小卖部边的邻居家里,车已经不能用了,因家中没有钱,丈夫回来后就把车卖掉,只换回了800元钱。

2003年2月24日,殷秀芹被绑架后, 25日深夜十二点多,徐会来勾结满城县公安局一帮警察跳墙入院,分别闯入殷树珍、闫素芹、刘艳玲、殷风琴、殷淑芬、殷淑英6名法轮功学员家强行从被窝里绑架。徐会来等人绑架殷淑芬时,当他们非法跳墙入室,打开室内电灯后,熟睡中的殷淑芬才被惊醒,在众目睽睽之下逼着殷淑芬起来。这些学员被非法劫持到神星刑警三中队非法关押了1天,26日下午7点多徐会来与他手下警察把她们劫持到满城看守所。看守所的狱医贾瑞芹值班,向徐会来要手续,徐会来说:“没有。”贾瑞芹说:“按理说没有手续时不能收的。”徐会来嬉皮笑脸的抱住贾,用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你就先收下,三天后我给你补上。”这就是警察挣着人民的血汗钱所干之事,难道法律上规定手续还有后补的吗?这不明明白白在造假吗?

这些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为了反迫害,就绝食绝水,五天后看守所给他们野蛮灌食七天。610头子梁民来到看守所说:“接着灌,灌完了用铐子铐在铁笼子上,死了我兜着。”贾瑞芹不分是非,听从610头子梁民的指使,天天野蛮给她们灌,她们给贾瑞芹讲真相,贾瑞芹大声喊着说:“我就助纣为虐。我吃着××党的饭,就得给××党办事,今天灌你们,我明天死了我都不怕”等狂话。法轮功学员们被非法关押了两个月后,村主任殷志强和徐会来以取保候审为名勒索了殷树珍、闫素芹、刘艳玲、殷淑芬、殷淑英每人2200-2500元不等后才放人;而殷秀芹、殷风琴被非法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和二年。

2003年3月非法劳教到期,徐会来等人从劳教所把魏海武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涿州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直到五月份非典爆发,洗脑班被迫解散。徐会来、康新元又把他劫持到满城县东马洗脑班,非法迫害二十多天。魏海武绝食抗议,身体极度虚弱,才让家人接回,徐会来等人还妄图勒索钱财,没有得逞。

徐会来在白龙乡任职期间非法劳教了5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法轮功上是最所谓的先进,甚至在保定市都是最有名的,手上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血渍。2004年被调,现任满城县拘留所所长。但他仍没有悔改,还在干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情。多次勒索被绑架到拘留所的法轮功学员钱财,2011年8月法轮功学员吴艳英只在拘留所呆了一夜就被徐会来非法勒索500元。

2011年腊月三十,法轮功学员刘云生被非法关押在县拘留所,徐会来强迫他穿囚服他不穿,徐会来就用像石头一样硬的拳头,狠狠地击打他的头、太阳穴等处,嘴里不停的骂脏话。家人去看刘云生,徐会来愤愤地说:“我管炼法轮功的人管得不想管了。”还满嘴脏话侮辱法轮功,煽动家属仇恨法轮功、痛恨法轮功学员。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