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我是一名技术精湛的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四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同修们好!

第十届大陆弟子交流圣会拉开帷幕,我以谦卑和崇敬的心情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以前曾交流过体会,现将在电脑技术方面的修炼体悟与大家分享。

我的家乡曾经到处是炼功点、随处可见大法福音的圣地,七二零后揭露邪恶也曾是传单、小册子等真相资料铺天盖地的海洋。可是后来由于邪恶的疯狂迫害,我市有的片区却成了一本周刊难求的沙漠荒芜地段。

一、学电脑

二零零二年三月,我市大法弟子遭受了有史以来最大的迫害,大面积被绑架、大面积流离失所、大面积失去联系。大法弟子不是能吓住的,是修出来的。我市大法弟子顶着压力在师父的加持下,凭着信师信法走出低谷,逐渐从新形成整体。到零六年末新的资料点已经成立多个,但远远达不到整体的需求,有的片区还是看不到周刊和资料,也就很难跟上正法進程。我们片区的协调人,每周都要从资料点,背很多的资料走很远的路,送给每个同修。压力之大已使协调人状态很不好了。

我从劳教所出狱回家后,虽然怕心还很重,迫害的阴影还很深,负面思维还很强,但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并没有泯灭。看到资料点和协调人的压力如此之大,整体对资料和技术的需求之急,我决定买电脑学上明慧网。由于受迫害很严重,经济有限,我就求技术同修A给我买了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二零零七年三月份,我有幸登上了明慧网,看到了盼望已久的师尊的法像,回到了大法弟子的家园。

记得技术同修A第一天教我电脑的时候,还出了一个笑话。同修A指着电脑上的一个象电视一样的图标说:“你的东西都在‘我的电脑’里,想找什么就上‘我的电脑’里找。”我听了心情这个不痛快呀,心想:“我找你一次多不容易呀,还把我的东西放在你的电脑里,那多不方便呀!既然是我的东西,就应该给我,放在我的电脑里。”但碍于情面没说出来。看着眼花缭乱的电脑,头比电脑大,既没听明白,也没看明白。我当时五十多岁,从没摸过电脑,根本就不知道技术同修A说的是啥?只有一点好处,就是笔记记的好,同修说啥写啥。同修走后我一步一步的对着笔记炼,多少天后我终于弄懂了“我的电脑”是啥。原来“我的电脑”是在我的电脑里的一个图标,并不是在同修的电脑里,明白后我突然大笑。直到多少年后的今天,女儿还拿此事作为笑柄指着我说:“我的东西都在你的电脑里多不方便哪!”

由于诸多原因,技术同修A只来教我两次,就没有再来。我市在零七年连遭两次大面积迫害,其中一次是技术层面的迫害,当时损失惨重,造成技术力量奇缺。这对于我这个刚学电脑的人来说真是举步维艰。记得当时的自由门是三点几,我上了几次明慧网就再也上不去了,大概是升级了。可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无处询问,甚至有时连一本周刊都很难寻找。怎么办?看着当时的整体状态,想着大法弟子的责任,我不知多少次流着泪看着电脑。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坚定的心,点化我想起技术同修A教我时,讲的一段她的经历。A讲:教她电脑技术的同修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可是没等A学会呢,这个年轻同修与他的母亲同修被绑架了,不到半个月母子双双被迫害致死。A没有被吓倒、难倒,她擦干眼泪、挺起胸膛,顶着方方面面的压力,决然参加了常人的电脑学习班,最后成为技术同修,填补了当时的技术空白,去完成逝去同修没有完成的遗愿。大法弟子前赴后继,兑现史前誓约,用生命捍卫大法,这就是大法所造就的生命,这就是师父所要的。A同修给我开了一个好的开端,她的无畏精神极大的鼓励了我。

我悟到去常人的电脑班学电脑,不被困难吓倒。可是说到容易做到难。由于零七年我市两次大的迫害,我片区同修有被绑架的、有流离失所的、有病魔干扰的、有怕心出不来的,这样我就再一次承担起协调工作。而我自己本身就有很多难关:八十多岁几乎双目失明的母亲需我照顾、丈夫早年去世,孩子上大学需我供养、两个邪悟姐姐干扰等,这都给我学电脑造成一定的阻力。电脑班是半个月一期毕业,可我却学了半年。电脑班里多是年轻学员,象我五十多岁的很少。老师嫌我笨还总提问题不愿搭理我、同学嫌我提的问题太幼稚浪费时间而烦我。由于守不住心性就和老师吵着要退学。是法、是使命让我坚持下来。第一个老师没等我毕业,他调走了,又来了第二个老师。第二个老师也没等我毕业又走了,又来了第三个老师。我这个学生没毕业,老师却换了仨。也不知毕业了多少期学员,终于在半年之后,我这个长期留级生才毕业了。而第三个老师惊奇的发现:很多学员学的很快,但能学会五笔打字的很少。而我这个“老笨”却学会了五笔打字,老师的眼神里涌现出了敬意!这个五笔打字也确实在我以后的证实法项目中,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作用。虽然说家里、外边的环境有阻力、有关难不好过,但这都不是最难的。而最难的是:看到同修发了多少传单、讲了多少真相、做了多少事,而我长期受着老师的白眼和同学们的冷漠却進展缓慢。我想如果我也去讲真相,也不会差。特别是有一个同修在我面前拿了一张传单在空中一晃说:“师父说了,在街上发传单的是最伟大的。”当时举步维艰的我多么的也想去街上伟大呀!何必去电脑班受冷落呢?还有一个同修对我女儿说:“看你妈能出息啥样。”当时这些话在我心里确实翻腾了好久。

有一次我来到电脑班的楼前,看着高高的大厦,我的腿是那样的沉,如有万斤之重。我想起师父说:“其实中国大陆的学员更艰苦,资料点基本上都是属于家庭式的,遍地开花,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每个人、或者在小范围协调起来,都在做这些事情。”[1]而我们市区还远远没有遍地开花,也没有走出自己的路。看到大家对资料点的依赖、看到整体资料的缺乏、看到协调人的压力、想到师尊的讲法,我强迫自己抬起沉重的双腿艰难的走進电脑班。因为这是整体的需要、正法進程的需要、救度众生的需要、更是师尊所要。与这些相比“我”又算得了什么呢?如果没有大法能有今天的我吗?我曾发过一个愿望:如果我是一个土块,我宁愿铺在正法路上,让大法弟子踏过去,跟着师父助师正法、圆满回家。如果我是一棵小草,我宁愿长在正法路上,为大法弟子呐喊助威,祝愿大法弟子长成参天大树、栋梁之材。不管我这个土块是被踏碎、还是被风吹走;我这个小草被踩平或踏烂,只要我这个生命能为大法做点什么,就是我此生的真正意义。我放下了“伟大”。

电脑班毕业了,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上了明慧网,边学边教其他同修学电脑,也相继开了多个小花。干扰并没有结束,我的电脑坏了。我下决心克服经济困难拿出钱求协调人买台新电脑。可是协调人被绑架,我还没见面的新电脑也一同被邪恶抢走了。我不后退,又买了第三台电脑。当时真的经济很困难,这第三台电脑还是一个旧电脑,结果不到半年又坏了。我又买了第四台电脑,这个电脑还是一个旧电脑。这时我的压力很大,我感到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对资料点遍地开花的惧怕。我也深深的向内找,找到了在不知不觉中陷入干事的急于求成状态,被邪恶钻空子干扰。我与第四台电脑沟通,讲真相,同时用法归正自己,后来我们一直配合的很好。到二零一一年由于正法的需要我又买了第五台电脑。这个过程无论邪恶怎样变着花样的干扰、利用什么形式迫害,我的怕心、执著怎样往上返,我就抱定一念:“这是师父所要的,就是我的誓愿”。遍地开花一定要走下去,我就是凭着信师信法的意志、恒心,走过了那段艰难的路。

正法修炼处处离不开法的指引和师尊的呵护,仅举几例与大家分享。当时在我还没学会电脑时,由于资料点压力太大,我们几个同修就与资料点分开了,就是说我们没有资料来源了。我们几个同修心情都很沉重,怎么办?我们求师父:师父,我们不能与明慧断了联系,我们不能没有周刊、没有资料,求师父帮忙啊!结果不过一周,一个看似很巧合的机会联系到一个新建的资料点,解决了当时的资料问题。再举一个例子,我买的第四个电脑也是一个旧电脑,买完后找同修装系统。装系统的同修急切的打来电话说:“刚买的电脑黑屏了。”我一听真着急了,怎么办?但马上冷静下来向内找、发正念,然后求师父。结果同修又打来电话,电脑好了。而且这个电脑与我配合多年非常有灵性。

还有一个神奇的事,我有一个20G的小硬盘,有一次我找同修给我装系统,同时往这个硬盘里装文件。回来后发现:我这个20G的硬盘变成了30G的硬盘了。当时悟性不好的我问同修:是你把我的硬盘变大的吗?同修答:“不是我,是师父,是你的心变大了。”正法弟子哪个提起师父的呵护不是悲喜涕泣呢?

二、学装系统

二零一二年,我市一年中连续出现两次大的,购买耗材、技术同修被绑架迫害的严重事件。这使我震惊、惊醒。我悟到:这是邪恶要切断我们耗材和技术的命脉,企图让我们整体瘫痪。可是为什么迫害能发生呢?邪恶能得逞呢?那就是整体的依赖,当然也有其它原因。但我就是找自己,归正自己,从自己做起。从同修被绑架的那天开始,我就将我的资料点全面独立起来。所需耗材、设备等自己购买。货比三家,先少买使用试着看,可靠了再多买,过程中也花过不少冤枉钱。当时我买了一个3G网卡和路由器,由于不懂让商家欺骗多花了七、八十元。逐渐成熟后和商家拉好关系,别人一百二十元买的东西,我一百元就能买下。我曾为了买一个叫“哈波”(集线器)的设备,在商城从一楼到顶楼、从卖电脑到维修电脑、从卖硬盘到卖“哈波”、从价钱低到价钱高到处问了一个遍。彻底了解了“哈波”的性能、用途、价格。更主要的是突破了怕心和依赖心。过程中也修出了理智、智慧,不蛮干。

从技术上我下决心突破电脑技术难关,学装系统。因为我看到随着资料点遍地开花,技术独立更是当务之急。特别是装电脑的同修更是少之又少,与不断增加的资料点不成正比。我就下决心学装系统,补充圆容整体。学装系统首先要突破的就是观念。二零一二年七月,我拿起同修给我的系统盘,在我的电脑上开始装系统。刚开始几乎是步步卡壳,经常是進行不下去。思想中反映出的几乎是同一个念头:“不行了,装不了,找同修吧,不学了。”可是我坚定一念:“不动摇,学下去。”任你观念怎么往上翻,我的主意识就是意志坚定,恒心不变。装不上就从新再来,从新来……经过三天的努力,最后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技术问题卡壳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解决的。反正是用的同一个系统盘,用的是同一种方法,成功的在我的电脑上装了一个双系统。这下我可摸着门了,就是一个反复的装,这就是我的技术“专利”了。在我的电脑上左一遍、右一遍反复的炼。经过三个月的努力,在同修的鼓励下,二零一二年的十月份,我第一次给同修装系统,效果很好。走出了在技术修炼路上装系统的第一步,这使我信心大增。

走出了第一步不等于一顺百顺。我初期给同修装的电脑都是笔记本,可以拿到家里稳稳当当的装,有问题可以停下来,看一看书平静一下,学学法然后再装。后来给同修装的电脑是台式机,需要到同修家去装。当我给同修装第一台台式机时,说实话心里真没底,七上八下的。来到同修家后,开始装系统,由于紧张忘了把宽带号复制出来了,同修也不知道宽带号,而且这系统怎么也装不上了。我正在想办法如何稳定自己、继续装时,联系此事的协调同修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你别糊弄啊!”我一下子就乱了阵脚,冒汗了,最后老老实实的说:我装不上了。但是我会找一位技术高手同修来继续装。可是主人同修看到我系统没装上,还把宽带号整没了,眼神中流露出疑惑的目光,对我找同修也不相信了。在我一再诚恳的解释下,主人同修才同意我找同修来试一试。我拖着疲惫的身子,沉重的心回家了。信心、自尊心严重受挫,觉的很苦、很无助,精神颓丧到了极点。家人同修看到我状态不对劲,问明此事后与我交流:在众多的大法弟子中,能走在技术修炼的路上是荣幸。但在技术还没有全面普及之前,也定会遇到关难,是好事也是锤炼的机会。更何况身边有那么多同修在帮助你、加持你、鼓励你、你要珍惜呀!别忘了,师父看着你呢!

我从新打起精神找技术同修一起来到这位同修家,技术同修很顺利的将系统装完。在与主人同修交流中,了解到主人同修的一些情况。这位同修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年女同修,家里有资料点的全部设备,原先是儿子同修创建的资料点,承担着这一片的资料供应。可是由于诸多原因被邪恶的旧势力钻空子迫害,年轻的儿子突然被病魔拖走,破坏了这个幸福的家庭,破坏了这个资料点。白发苍苍的母亲送走了年轻黑发的儿子,当时的关难可想而知。可是这位伟大的母亲,大法中修出的生命,经过一番调整之后,发出了坚定的一念:“资料点绝不能停!”白发的她承担起黑发儿子留下的资料点,拿起心爱儿子留下的鼠标,去完成儿子没有完成的遗愿。连自己家宽带号都不知道是多少,也不知道放在哪,开关机都不会的她,坚定的坐在了电脑前。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泪水流过我的心头。这不仅是对老同修的敬佩,更多的是我自己的惭愧。我问自己:“我会退却吗?当然不会!”我感谢这位同修用行动对我的鼓励,更感谢伟大慈悲的师尊为我的苦心安排。

前边提到过买“哈波”。一年前我的电脑突然就不认我的五百G大硬盘了,我的镜像文件传不進去。当时我找了技术同修没能解决,拿到电脑城也没能解决,我无奈的看着电脑干着急。自从下决心学装系统技术独立时,我也同时学上天地行技术论坛。可是论坛是上去了,却看不懂贴子。我有很多问题发帖子提问,但回答我的帖子我看不懂,难劲就别说了。但我还继续提,不管能不能看明白我都提,明白多少是多少。我就把我电脑不认大硬盘的问题,发帖子提到了论坛上。一位同修给我提一个方法,就是让我买一个外插电源的“哈波”。这就是前边提到的在电器城跑了个遍,弄明白了“哈波”是怎么回事,回家安上真好使了。解决了憋我一年的问题,这也是我上天地行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我激动的双手合十在地上来回走,口中不停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同修!我给这个同修回帖说:我解决了问题,这对我鼓励很大。他又回帖说:恭喜你呀,请再接再厉!看到回帖后,我湿润的眼睛仿佛看见了师父在向我微笑,同修们好象在身边围着我,是那样的温暖。在这里谢谢天地行的技术同修们。

电脑系统装多了,遇到的问题也多了。一次去同修家装系统是台式机,同修刚好出去,同修家人让我先装着。打开电脑后我找不着USB口,同修的家人带着疑惑的目光,好象说:你连U口都找不着还给我们装系统?我有些不好意思,但我仍然装,没装好下次再来,我不退却。尽量不轻易的找技术同修,不依赖同修。邪恶害怕大法弟子上明慧网,变着花样的干扰。就是这家同修,刚装好系统,邪恶操控家人将系统搞乱了,第二次去装。同修家人又搞乱了,再继续装。邪恶利用各种手段干扰,我不动心就是继续装。过程中这位同修觉的这样麻烦同修有些不好意思了,不想装系统了。通过学法向内找,我们相互鼓励不能让邪恶得逞,一定要上明慧网,做我们该做的。装了六遍系统之后,现在这位同修不但上了明慧网,还买了打印机建起资料点。并且鼓励其他同修也买电脑上明慧网。虽然装系统时间不太长,但关没少过。有心提到嗓子眼的担心,有放下心的平静、有山穷水尽的困惑,有柳暗花明的欢欣。在法中遨游的艰辛和荣耀,让我想起一位大法弟子说的一句话:“如果还有一次选择,我还随师下凡,助师正法,做大法徒!”一次到同修家装系统,总卡壳装不上。连续两天反复的装,最后成功的装上了。同修说:这真得是好耐心。我知道这是我有很多心没去,也有要突破的技术问题,才反反复复的装不上。大法弟子该做什么,我该做什么,这是最该清醒的!我向内找到:我虽然在技术上有一些突破,但依赖的心并没有彻底去掉,是长期存在的问题。各种借口不同,但根子是一个:不想突破自己,固守观念,被畏难情绪困住。往小了说:是想走已经成形的、现成的路,安于现状。往大了说:没有站在正法的基点上,在整体大局中放下自我。说严重点:是助师正法,还是师父助我的问题,也就是修不修的问题,根子是私。新宇宙是没有私的,法是有标准的,更是严肃的。

正法進程突飞猛進,在常人社会中的表现是很多家庭有电脑,有的家庭是一家多台电脑。三界的一切都是为了正法而开创的,电脑的普及也是为正法所用的。现在常人都在讲网聊、电子邮箱,大法弟子上自己的明慧网站,如意的运用这些大法开创的条件、环境,是正法的需要。况且正法進程如此之快,明慧周刊由于篇幅所限囊括的文章是不够的,大量的法理文章正法形势的跟進,需要大法弟子亲自上明慧了。

随着整体的提高资料点的增多,技术同修显得非常少,甚至奇缺。我悟到这就需要先走出来的同修,既要拒绝其他同修对自己的依赖,又要克服自己依赖技术同修的观念,再继续向前突破学习、掌握更多更高的技术,最后成为技术同修。经常帮助我的一位技术同修B,给我讲了一件事:前几年有个技术同修看到整体中奇缺技术力量,提出要办一个装系统的电脑培训班。同修们一听要教装系统,就来了一帮,个个拿着笔记本记录。可是这个当“老师”的同修,教课教到深度的时候,“学生”们就见少了。等讲到难点的时候,“学生”们都没了。都为了“伟大的证实法项目”各奔东西了,只剩下光杆司令的“老师”结束了培训班。说到这里技术同修苦笑的摇了摇头。刚听到这个故事时,我觉的那些“学生”同修怎么这样没有正念呢?通过学法我悟到,这个故事是讲给我听的,是我的镜子,是我应该突破自己了。

这位技术同修B提出要“授之以渔”,不要“授之以鱼”。也就是给鱼“钩”,而不是给现成的“鱼”。吃鱼容易,钓鱼难啊!我问自己:如果难就不做了,能有《从锄头到鼠标》吗?能有这史无前例的正法十多年吗?师父说:“很多大法弟子都在说“助师正法”、“师父要什么我们就去做什么”,说的很坚定;一到师父真正让你去做那件事情不如你愿的时候,或者有一点难度的时候,你就一点也想不起助师的正念了。” [2]师父在法中也讲过不能等、靠、要的法理。我悟到我们不应该等技术同修来“授”鱼钩,而应该我们大家一起冲上去“抢”过鱼钩,然后再各奔东西去撒网打鱼。“抢”过技术同修手中的“接力棒”,变成“接力网”遍撒出去。把技术同修的“专利”抢过来,变成普通同修的“常识”。关键是能否用这个“抢”字,改变那个“等”字。有位同修说的话很值的深思:“每人向前一小步,整体向前一大步。”这话说的太恰当了。天地行论坛上提出二零一四年系统可能進入W7时代,我就试着学装W7,抢在时间的前面,虽然还没有太大進展,也有很大难点,但我不会退却,一定要走下去。在这里我借明慧一角,向帮助过我的技术同修们深表感谢,道一声辛苦了!你们的无私无畏,鼓励我继续前行。

从法中悟到“难”是好事,冲过去就是柳暗花明,有师有法什么都挡不住。 我从零七年开始学电脑、建资料点。历经坎坷中看到一个问题,就是资料点遍地开花后,随后面临的就是技术独立的问题。如果我们不能站在大的整体角度上看问题,不能把频频的技术同修被迫害与我们每个资料点和我们每个人联系起来,我们就很难达到师父所要的无脉无穴、也很难修出真正的无私无我、也很难达到法的要求、圆容师父所要的。我要时刻警醒自己去掉“等、靠、要”的依赖心、真正实修。

三、放下自我

我看到遍地开花是正法的需要,就帮助同修学电脑。我想的是:我要让资料点遍地开花、我要帮同修们学电脑、我要让大家跟上正法進程等等。记的有一位同修C刚学电脑时,有些不注意安全。有时教过的东西又忘了,学电脑有些不用心。我就大声说:就你这样能建资料点吗?还有一位同修D,她有不会的问题时,随时把我找去(我家很远),而我教她的东西却不注意学。我就反反复复的告诉她我当初学电脑的艰难,希望她能珍惜我的付出。可是我如此这般的努力,她们的改变并不大,仍然是我行我素。

有一次C同修的电脑出现病毒的现象,我就提议从新装系统。我想我正好有个系统盘,现在找技术同修很难,我就学着试一试。可是C同修不同意从新装系统,她想发正念解决,这样不耽误做资料。我认为这样不安全,在我一再坚持下C同修勉强同意了。可是我一装没成功,系统装不上了。这样C同修又辗转求别的同修装的系统。可是有一次我去商城碰到一位其他同修,她劈头盖脸的给我来一通:你为什么自做主张给别人装系统,你自己又装不上。你知道给别人增加了多少麻烦?我当时都懵了,我都不知怎么回的家。我心里的委屈无法形容,我哭了。我想起我学电脑时经历的艰难、我教同修时的辛苦付出、同修的不理智时我那样的为同修负责、风霜雪雨酷暑严寒我从没拒绝过,就是我没装好电脑也不该在同修之间传这话呀?心中委屈难过到极点。但大法弟子毕竟是法造就的生命,不知过了多久,我总算平静下来,强迫自己开始向内找。我顺着我的思路往前找:我要让资料点遍地开花、我要帮同修们学电脑、我要让大家跟上正法進程、我看到同修的电脑不安全……我发现所有的决定怎么都是“我”的想法呢?那同修自己的认识哪?师父的安排呢?我惊呆了,我后怕了,我干扰了别人的修炼路了,我打乱了师父的安排了。我真心的感谢师尊的点化,同修们的善意提醒。

能发现自己的执著到修去执著是一个过程,不是认识到了就等于没有了、修下去了,往往我们后天形成的观念人心都是很复杂的,有时是掩蔽很深的。师尊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3]我只认识到我在用我的想法去要求别人,但根子是啥并没找到。在二零一二年的春天,我看到C同修的资料点有大包大揽的现象,这样会助长同修们的依赖心,也阻碍同修们走自己的路。我就提出让C同修放开手,让同修们遍地开花。谁知C当时就炸了:“你别指挥我!”我当时就没话了。这次我没太难过,但我没想明白我错在哪里?我静静的学法、背法,渐渐的清晰了:我有一颗高高在上的心,我有比别人强的心,所以我真有指挥别人的心。为了加强我修去这些心,我在我电脑的桌面上建一个文本文档,上面写到:“永远记住把自己摆在低位。在教训中向内找,特别是做的好一点的时候,第一念一定要记住:不要想和别人说,好象是想谈感受,表达,告诉别人,想得到别人的认可,赞扬,给别人当老师。 不要欢喜,不要显示,不要张扬,千万注意不要在不知不觉中抬高自己,那是自心生魔的前兆,危险啊! ”我告诉自己要实修: 从一个眼神、 一个表情、一句话、一个要表达的意愿、一个手势、一个动作、眼角眉梢中实修自己。平静、平和、平视、从里到外实修自己。当然要转变很难,但我愿意去面对。警醒!永远记住把自己摆在低位!!

大法熔炼着大法弟子,洗涤着大法弟子的心。二零一二年下半年,我与C同修无意间交流的一句话,C突然悟到要放开手,让大家走遍地开花的路。在C的帮助鼓励下,由原来她的一枝独秀又花分四朵。其中有两个七十多岁的老年同修,建立了资料点是小花初开。还有两个老年同修也拿起了鼠标,正在含苞待放。我想起有一位同修交流时说(大意):“如果一件事情做好了,是法的威力,不是我的力量。如果做不好了,没有展现法的威力,那是自己的原因”。这话说的太好了,我深刻体会到,没有了“我”法无所不能。

技术同修解决的问题,往往都是很棘手的问题。有一次我去一个小组,一起解决了几个同修的问题。有一位同修双手合十向我说:“救星啊!”我制止了这种说法,但同修们眼睛里仍有感激和崇拜的神情,我有些警醒。没过几天我又去了另外一个同修家解决电脑问题。到那一看这位同修把我吓了一跳,她突然出现严重病魔迫害的假相,半个脸变形了。经过交流得知,她周围同修对她的崇拜依赖,她已经非常“受用”了。看到这面镜子我悟到:病魔迫害是假相,但提高心性向内找因是必须真正做到的。

在我深深而冷静的向内找之后,用信箱给C发了一封信:我开始学装系统时,有同修信不过我,说我“你别糊弄啊!”我当时的心很难受,在打击下往前走很难。但现在我面临的关是:同修向我双手合十说“救星”。在同修眼含“救星”的感激面前,我要清醒更难。有多少历经魔难很伟大的同修,在“感激”、“信赖”、“崇拜”、“围拥”下,得意忘形、找不着北而被迫害的很严重。更有甚者自以为大,其他人学人不学法最后走向讲演乱法。我回想起你曾说过我:“你别指挥我”、“你又给我上课了”。我当时很难过,但现在我很感激、很珍贵、很留恋,我多希望有更多的同修提醒我呀!而不是喊我“救星”和满脸感激。

这封信是我含着泪写的,我无以言表师尊的有序安排与呵护点化!其实那个同修的电脑问题很简单,而要解决的是我的心。

在常人中我是一个清高自傲的人,实际是“半瓶子醋”。十几年的修炼,是师父、是法让我看到了“我”的渺小,小到没有法寸步难行,没有师父呵护自身难保。我更加珍惜在装系统的过程中修炼自己的机会。时时提醒自己:不是我帮同修,是我在其中修炼,永远记住把自己摆在低位!

在修炼中要把自己摆在低位,但在困难面前我们要高大起来。我已经五十多岁快六十岁的人了,从对电脑一无所知开始,到能装系统,确实吃了不少苦。到现在我好不容易能解决一些问题了,真想松口气休息休息了。可是XP系统到明年四月要全面升级到W7系统,这对技术高手可能不算什么。但对于我来说,好象很多东西要从零开始、从新开始、从“心”开始。真难哪!但师父讲了“知难而進”、“修炼如初”的法理。我嘲笑自己,师父还没松口气呢,我先休息了,好不应该呀!我就鼓足勇气加持自己说:“我是师父选中的大法徒,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要站在遥遥的技术峰巅上,俯视笑看着险恶的崇山峻岭,底气十足的向全宇宙呐喊一声:我是一名技术精湛的大法弟子!

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