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用言行展现大法的美好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四日】看见丈夫以一种绝望呆滞的眼神望着车窗外,一言不发,我不停的问:“怎么啦?怎么啦?”他哀伤的说,开偏方治病的那个老太太说,在她那里吃过偏方治病的,再犯病就没救了!丈夫恰恰是这种情况。九五年吃过那个老太太的偏方好了,九八年乙型肝炎这个病又复发了,听丈夫这么说,我不禁哭了起来,边哭边说:“咱们明天去炼法轮功,听说能治病!”

这是九八年七月的一天,我和丈夫去外地取药回家,在火车上的一幕。第二天,我和丈夫在师父法身的引领下真正的走進大法中来。不到一个星期,丈夫扔下了从几百里地外取来的药,乙肝症状全无!不到一个月,我十年缠身的牛皮癣、从一周岁多出疹子留下的后遗症——流鼻血整整流了二十七年,还有严重的低血压,乳腺增生,附件炎,轻微肾炎等症状都不翼而飞,真正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师父教诲我们说:“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1]

一、所有家长给打满分的老师

得法后身心的巨大变化使我想把大法的神奇告诉身边的每个人,有时间我就和老学员到各村去洪法,在学校把大法简介发给班里的每个学生,同年级其它的三个班也让他们班主任发给了每个学生,我告诉学生有愿意学法轮功的就到我家去学。

我在家里利用休息时间教几个学生学功,有时带着他们在路边炼功洪法。有个学生家长有头晕病,我利用放学后的时间在教室里教她炼功。有的家长跟我到学法组去听师父讲法录音,学校里有几位老师看到我身体变化,也都开始修炼大法。

在教学中,我潜移默化告诉学生怎样按照“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在大法的熏陶下,孩子们的身心都得到了净化,有矛盾时,通过讲法理,孩子们都能退让,班里打架的现象很少很少。当时我们班的纪律是全年级最好的,而且我们班的孩子懂礼貌,是全校出名的,他们看到我不仅追着和我打招呼问好,看到别的老师也都主动打招呼问好。每次全校开会或集会,班主任都是站着看着自己班的学生。这时,我的学生就会把凳子搬到我面前让我坐下,有的孩子还给我拿水来。老师们总是既羡慕又妒嫉,开玩笑说:“某某老师,你是用什么办法让孩子这么听你的话?”其实那时全校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

每年放假前,学校都要搞家长测评,就是让家长来评估班主任。因为我所在校是本县重点小学,教师之间竞争很厉害,家长测评也是年终考核教师的重要一项。有一次校长找到我说:“某某老师,你跟学生家长的关系怎么这么好?每次测评所有家长都给你满分,你是全校唯一一个所有家长给打满分的老师。”因为学法后我在工作、生活中用自己的言行来证实大法的美好,校长对我的工作非常认可。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日,我们去了天津教育学院,亲眼见证了邪党那时就开始抓、打大法学员了。“四•二五”,我们又去了北京国务院信访办,见证了来自各方大法弟子坚守着“真善忍”,静默的站在路边人行道上的壮观景象。晚上我们离开时都各自捡起脚下的每一点垃圾,把一份纯净、美好留给了北京,也留给了历史!

就是这一份纯净美好,却令小肚鸡肠的江恶首发动迫害。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大法学员全国性的大规模疯狂迫害开始了。

十月份,我和丈夫再次来到北京证实大法,告诉中共当权者大法是美好的,师父是被冤枉的!我俩在天安门广场被抓。丈夫被非法劳教三年,我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后被校方派人接到学校监视居住。

学校老师轮番看着我,我就用我和丈夫的亲身经历以及同修的经历给他们每个人讲大法的美好,我还把《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真相资料拿给校长看。看完后他还给我时说:“挺好的!”有位老师跟我说:“校长给老师们开会安排老师值班看着你时告诉老师们:不允许对你有一点不好,不许给你脸色看。”我知道校长明白和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也明白了大法是被迫害的。有一次公安局局长到学校找我谈话,两位校长就在旁边听着。公安局长走后,两位校长很郑重的对我说:“某某,当你真修成佛的时候,可别把我俩给忘了!”我笑着说:“忘不了!”

我被迫从重点小学调到了另一所普通小学。开学一个月后,校长找到了我,很不耐烦的跟我说:“某某老师,你是怎么了?都开学一个多月了,还有家长找我要把孩子转到你那个班去,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多家长都知道我炼法轮功,是从重点小学调过来的,他们都希望把孩子放到我的班,而我班里的学生人数已经达到了六十三人,严重超编。在新的环境中,我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教学中我还是把真善忍的美好告诉每一个学生,当我问孩子们怎样做一个好学生时,孩子们总是异口同声的说:“按照“真、善、忍”去做!”孩子们纯净的声音在教室里久久回荡。

有一次我上公开课。按照常规应该只有教导主任和本年级同科教师来听课,可那天,这所学校除了有课的老师以外,几乎所有老师都来了。下课后,没有一位老师对我的课進行评论,都默默的走了。这与其他老师上公开课时的情况大不相同。我心里觉得很奇怪,不知是什么原因。

后来在几位老师和我聊天中我知道了实情——这节课对听课的老师们震动很大,我讲课时对孩子们的态度、语气、善心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一位体育老师用非常敬佩的口吻对我说:“某某老师,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的课,你对孩子们的态度让我们这些体育老师也受益匪浅。你讲的太好了!”另一位高年级老师跟我说:“你的素质太好了!听你的课不仅学生受益,老师也跟着受益。”

还有几位老师私下里跟我说了同样的话。因为她们都知道我是因为炼法轮功才被调到这所学校的。开始时老师们跟我说话都有些在意,这节公开课后,加上我平时按法的要求注意自己的言行,善待周围的每个人,老师们都愿意和我接触了。

我就利用一切机会给他们讲大法真相,特别是关于“天安门自焚”真相资料,她们看后很多人都明白了自焚是假的。有一次学校评选优秀教师,德育主任看到我,很不好意思的跟我说:“其实按工作态度与工作成绩,优秀教师应该是你的,你对学生总是微笑着,那种涵养与素质是别的老师不具备的。就是因为你炼法轮功,大家不敢选你。请你别介意,我也没办法。”我微笑着说:“没关系,我不是为这些才干好工作的,你也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是炼了法轮功后才变的越来越好的。”他好意的嘱咐了我几句。

放寒假前,学校全体教师开总结会,校长在台上讲了很多,最后他说:“假期中不要赌博,不要干违法的事情。玩什么也别像炼法轮功的那样痴迷。”然后他又说了几句其它的就走下台。我立即从台下走到台上,老师们都愣住了。我站在台上大声说:“校长,你要对你说的话负责任。你没炼过法轮功,你怎么知道法轮功是好是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没等我把话说完几位老师就把我从台上拉下来。校长气急败坏的说:“你马上到办公室来!”

我来到校长办公室,书记、副校长、教导主任都坐在那里,校长气呼呼的说:“我可以马上给派出所打电话把你带走,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很平静的说:“校长,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谁脑子中装着法轮大法不好的念头,将来都得淘汰掉。你对着这么多老师说大法不好,如果有一个相信了你的话,他将来如果被毁了,那就是你造成的;如果这么多人都相信你说的,认为大法不好,将来他们都被毁掉,你有多大的罪啊!我真的为你好,你要对你说的话负责任。”

校长听我说完气消了,有些害怕的说:“那我刚才说的话怎么办?”我说:“我们师父是最慈悲的,不知者不怪,只要以后再也不说了就行了。”从那以后,学校里没有任何人在我面前说大法不好。后来我被恶警绑架到监狱迫害,这位校长和他妻子对我孩子很照顾。

二、身陷囹圄 证实大法

在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几年中,我时刻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正念。这是让我闯过了邪恶一次又一次的迫害阴谋的关键。我用自己的言行向身边的每个人证实大法的美好。在师父的加持与慈悲呵护下,我始终正念正行,因此我个人的环境越来越宽松。无论狱警还是犯人,在我面前没有人敢说对大法不敬的话,警察每次跟我说话都很客气。我告诉身边的每一个犯人,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个犯人每天夜里做噩梦,总有个怪兽缠着她,整夜得不到休息,白天还得干繁重的劳动,痛苦万分。她悄悄的把这个烦恼告诉了我,问我怎么办?我让她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晚做梦时,那个怪兽就够不着她了,追也追不上她了,她睡了一个安稳觉。第二天,她就不再做恶梦了,那个怪兽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梦中!因此她非常相信大法,让我给她写一些师父的经文背诵。我就把几篇短经文写给了她,她很快就背下来了,我就再给她写另外几篇。她说出去后一定要找她那个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

三、走出魔难救众生

零九年回到家,看了师父的新的讲法后,知道了国内已经掀起了“三退”大潮。几天后,到亲戚家去串门。路上我问丈夫:“你给大叔退了吗?”丈夫说:“没有,家里没有人敢跟他讲。”因为大叔在邪党特殊部门工作,家里没人敢跟他提“三退”的事。到了大叔家,我很愉快的跟大叔聊天,大叔说:“你这样做就对了,既然什么都没有了,那就更不能放弃自己的信仰,人还是有信仰的好,我支持你这样做。”我说:“大叔,我给您起个化名退出这个恶党吧?不当它的陪葬品。”大叔马上说:“不用化名,你就用真名给我退吧。”

还有一位亲戚以前是中学校长,现已退休在家。我和丈夫到他家串门,目地是给他讲真相。他好心的嘱咐我们千万不要再出事了。他对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了解的非常清楚,以前的几次运动他家深受其害。我和丈夫给他们老夫妻俩讲了“三退”保平安的事,老夫妻俩很痛快的退了。

回家后,丈夫跟我说我家有九万五千元的债务。他以前所在公司的老板欠他六万元。丈夫找他请他还钱,他一直推说没有,丈夫不好意思再找他要了。丈夫说,那钱不要算了。我想:“这不对啊,欠债要还的。”我问丈夫:“你给他做‘三退’了吗?”丈夫说没有。我说:“你跟他这么长时间没给他做‘三退’,是你的不对啊!我去劝他‘三退’吧!”

我和丈夫来到他的公司,我先给他的老板讲大法的真相,告诉他“三退”保平安。经过反复讲大法真相和邪党的邪恶,他终于做了“三退”。随后我跟他说到还钱的事,他很痛快的说:“这个钱我一定给你们!只是现在一时拿不出来,先给你们两万,过两个月再给你两万,剩下的过完年全部还清!”他真的是按他说的做了,刚刚过完年就把所有的欠款都还给了我们。

我回家五个月的时间,把丈夫欠别人的债务全还清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同修帮助我们开了自己的一家店,经营不到一年,在本地区已经小有名气,小店也成了我们讲清真相、劝人“三退”的基地。

我们所做的是服务行业,客户来自各个阶层。因为我们的服务比较细致,品味比较高,所以高阶层的人群相对多一些,甚至曾经参与迫害过我们的公检法司的人也专门来找我们,对我们非常信任!他们都知道大法弟子绝不会象常人一样欺骗他们。我和丈夫堂堂正正的给他们讲真相,送给他们大法真相资料和神韵光盘。此时他们已经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了,没有任何反感,很多人都做了“三退”。他们对我们都是很了解的,知道我们坚修大法绝不会改变。

在我们店里,桌面上摆的是大法真相台历,墙上挂的是大法洪传世界的真相挂历,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没有任何隐讳。两年后,我们又开了另一家店,这在许多了解我们的人的眼中简直是个奇迹!我和丈夫当初被邪恶迫害而失去了常人认为很优越的工作,没有任何的经济来源。丈夫刚从监狱回来的时候,连给孩子买过年新衣服的钱都没有,生活极其艰苦。熟识我们的朋友对我们这两年的巨变非常惊讶:“你们不上班反倒更好了!”

我们知道这是师父让我们借此证实大法、展现大法的美好与殊胜!每次听到人们这么说的时候,我们都会借此讲真相,劝“三退”,告诉人们修大法是有福份的,善待大法的人也是有福份的,善待大法弟子的人将来都会有福报的!

无论身处何地,我们都尽力证实大法,让世人从我们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我们做的还远远不够,对照大法的要求,我们还有很多不足,与同修们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需要我们在有限的时间里放下自我,破除一切旧观念,用我们自己的言行举止来展现一个大法修炼者的风范,证实大法!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对弟子的慈悲呵护!
感谢各位同修的帮助!

不在法上之处,恳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证实〉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