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正念正行带动周围环境变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前后判若两人,月子里坐下的手腕子疼的病好了。以前的胃痛,肾炎病都没了,干起家务活一阵风,性情也变得特别和善了,喜得婆婆连连称颂法轮大法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造谣栽赃陷害,开始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修炼民众。我在十六年来的修炼历程中,几经生死,幸蒙师尊慈悲呵护,倍感师恩浩荡。在风雨坎坷中,见证了大法修炼中所展现的超常与神奇。在此摘取点滴,与同修一起分享。

初期得法 见证神奇

初闻佛法,倍觉神奇和高深。我从小就不断的接触到有关鬼呀,神啊,佛啊,算命呀,武术啊,气功啊。也很相信修行的事情。第一次听师尊讲法录音时,由于磁带紧缺,借到的是后几讲的讲法录音带。听完后,明白了法轮大法是让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佛家上乘修炼法门。顿时倍感神秘与惊奇。就严格要求自己,一心修炼。也希望身边的亲友都能明白,并且都能受益。

师父很快给我清理了身体,当时我象得了重病一样浑身没一点力气,昏睡了好长时间,但心里知道是师父在管我。醒来一身轻,简直换了个人,并且明显感受到师父给我灌顶。不久在一次打坐炼功中飘到空中,头顶在屋里的棚上,有一圈生命体围着我说:“你功炼的挺好哇!谁教你的。”我说:是李洪志老师。当时有点兴奋,感觉好好哦,竟自己高兴的呵呵乐出声来,结果“啪”从棚上掉落下来。过后明白了,是因为起了欢喜心,才掉了下来。

还有一次睡觉时身体往上飘呀飘,带着被子也一起往上飘。飘了好一会儿,我心想别飘了,马上停了下来吧,真的就不飘了。

记得突然有段时间,我手摸哪哪就有电,和我接触的人,一不小心被电的一哆嗦。有时都溅小火星儿。几天后就过去了,又和平时一样正常了。有一次回娘家,母亲家以前开单身女子公寓,房间多,拿着一大串钥匙开门,因为四、五把单间钥匙或其它钥匙几乎一样,也没有明显的区别和标记,她把一大串钥匙试了好几遍也打不开其中的一间房门,于是要我帮忙,我随手挑出一把,一打门就开了。她很好奇的让我再分别开一开其它房间的门。我很随意的挑出一把钥匙,一下子就又打开了另一个房间的门,就这样,把其它房间都开了一遍,每次都是很随意的一次就挑对钥匙。母亲很惊讶,感到大法修炼真的很神奇与超常。我知道,这都是修炼大法才得到的,是师尊在鼓励我。

考验面前 信师信法

为了去十里路以外的集体炼功场方便一些,我想起娘家的仓房院子里,有一台旧自行车,就去找。不小心一脚踩上了一条带钉的木板上,一颗铁钉扎在右脚心上,痛的我大声叫了起来,闻声跑来母亲和我的丈夫,帮我拔出了连血带锈的钉子,并且扒下鞋子用鞋底子快速抽打受伤的脚心,挤出一些脏血。我的脚一会儿由痛变得麻木,肿得象小面包一样,不久脚就失去了知觉。家人不让我再下地行走,说是这位置扎的不好,正在脚心上,又很深。伤筋动骨一百天,万一弄感染了,会起筷子粗的红线,起到心口窝,人就得死。就当是坐月子了,伺候我这三个多月。

第二天不等天亮,我就悄悄的赶往十多里路的炼功点。每走一步,都象踩在刀尖上一样疼。炼完功,回来一路背法。下午,脚就由黄变得红润,由硬邦邦变软,一会儿麻一会儿疼。第三天完全康复原样。家人都觉得神奇,都亲眼看见扎的很吓人,怎么这么快就好了。不久母亲也由信了十几年基督教走入大法修炼,并且就在娘家建立了炼功点。都是因为修炼了,是师父在管,是法展现了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一天,我回娘家时,见俩警察气势汹汹来到我娘家非法抄家,要强行拿走师父法像。其中一人骂咧咧的,用拳头比量着师尊法像。这都是江鬼造假害人才把人弄这样。我正巧赶上,站在门口问师父我应该怎么办?法理展现我脑中:“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1]我明白了,他们不懂自己在犯罪,我应该为他好,救他们才对。我立刻制止道:“你干啥呢?你认不认识字,你念念那法像上写的是啥?”他念道:“法轮佛法”。我说:“那说你在比量谁呢?你干了多傻的坏事呀,将来遭报应怎么办?别等到那时你咧着大嘴哭,后悔都来不及啊!”他俩吓的直哆嗦,马上双手合十恳求我:“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呀!求求你了,替我向你师父求求情吧?千万别怪罪我们,回去我和领导好好说说,能不拿走就不再来了。”只见他又鞠躬又赔礼的,恭恭敬敬的退着身子离开了炼功点。

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

二零零零年,我在同修配合下,买来黄布、油漆,亲手制作书写了黄底红字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两大行李包条幅,我来写,母亲缝纫,同修晾晒,当天晚上由火车邮往北京。随后也与母亲,弟弟同修一同前去北京维护,证实大法。回来后,先后三次遭遇邪党非法无理的迫害,绑架关押。儿子车祸,家庭破碎,母亲离世。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绝食,发正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闯出魔窟。

二零零三年,我偶然看到一元钱上的毛魔像被划的胡子拉碴又戴副眼镜,觉得很好笑。转念一想,天要冷了,墙上电线杆上贴真相不干贴也粘不住了。如果写在钱上可太好了。我写了几张“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真相币去超市买东西。后来又告诉弟弟也把真相短语写在钱上去花。心里也一直有点怀疑这样做违不违反有关人民币的规定,但又想救人要紧,常人法律管常人。我是修炼人,是超常的人,归师父管,归大法管。那些不好的事与我无关,我只跟真正的师父走!只要按照法的要求做了,大法在展现神奇。一切都来源于师尊的慈悲呵护,救人的是师父和大法。

二零零三年年底,我返岗回到公共汽车公司做售票员工作。我常常把自己乘务员座位让给有缘的乘客,借机讲真相。有时一趟车就能讲明白好几个人,一天八个来回,十六趟车。单位同事都知道我修大法不贪钱,领导也说全车队也数一数二的找不出几个这样的好人。在我的劝说下,好多的同事都三退了。有时同修和我商量好,算好我几点钟车在哪个站点,半路上车发《九评》,我都能正念配合。有时到地区分路段时属于两地路段的交叉地段,这一站下车人多,就几乎没人上车,利用这一有利的时机,我就发《明慧周报》,下车的乘客每人一份。关上车门,瞬间车已绝尘而去。过后好久,有领导问我有关这些相关的事,被我笑呵呵的挡了回去:“这事真是太好了,单位还有谁也修炼法轮功啊,快让我知道知道。”领导说是听些乘客说的,她担心又是我。我乐了。心里想等过段时间,我工作合同期满,自己开个店,想做啥就做啥。那时就更好了。

二零零六年我自己经营了一家小店。有利于做更多证实法,救众生的事情。光顾我小店的人都是有缘人。因为我有救人的愿望,师父把路都铺好了。顾客明白真相后,有的一出门就喊“法轮大法好”,还有的不但自己退了,还接连不断的领朋友、家人、同事来三退。

有一政府官员三退后不久,脑血栓突发,却有惊无险,迅速康复后,很感激师父,明白自己能死里逃生,是因为明白了大法真相,是大法师父救了她。亲自上门表达谢意。

一天,我正在店里劝俩位中学生三退。一女士進门便很不客气的问我是不是修炼法轮功的?我回答是。那俩孩子见我回答干脆,也干脆的三退了,然后高兴的走了。女士见状态度略有好转,她说:“你昨天跟我妈还有我儿子都说了一些啥?”我笑着说:“哟,你脸色发青,是不是不舒服呀。”她说:“是啊,我心脏不好,头总痛。”我问她是党员不?她说是。我就跟她讲大法真相,又教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她用小名退出邪党,她都照做了。几分钟后她脸色好看了,人也精神了,她说;“我好了,真的不痛了。真灵啊!咋这么神奇呢!”我说:“你命真好,很走运,今天我刚好有书在身边,平时都放家里,借你回家好好看看。请你记得一定还我。因为我很珍贵这本宝书。”她高兴的捧着书走了,一个半月后来还书了,很喜悦的样子,一下子明白了好多。我很为她高兴。类似的例子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为了救人,救一个是一个。我把离婚后判给丈夫的孩子要回来,我一个人带。孩子也是为法来的生命。要为她得法提供环境和条件。有一对同修是夫妻,女同修怀孕七个月,有同修一去陪着学法,学法学得还不错。没人去学,俩人就在家都有些懈怠。于是,我们组成了学法小组。为了参加小组学法,我每天六点之前关业,来不及吃晚饭,就买块面包和奶给五岁的孩子,领着孩子,大约走三、四站公交车站那么远。有时,学完法都九点多了,我空着肚子背着睡熟的孩子下了七楼,走好远,到自己家楼下,又要爬上八楼。可是,就不觉得累,身体那个轻松。日子过得愉快、充实,都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

正念正行带动周围环境变化

二零零八年,邪党大肆绑架大法弟子,资料点同修受到骚扰,流离失所。四、五位同修来到我家暂避。为了保护同修,我被绑架,非法关押期间,我零口供、拒绝照相、绝食、炼功、唱大法弟子的歌曲、发正念。一个月后回家,有一些同修为了安全起见,躲在自己家里学法。当我得知一位刚从看守所回来的老年同修白天开小吃铺,晚间没有学法小组时,我就决定去她那里学法。冬天,东北的公交车晚上五点就收线,下班有点早。有时天黑关业后,已经没有公交车坐。我就步行,途经六、七个公交车站,去和她学法。她非常感动,经常学到深夜。不久奇迹发生了。我要坐的那路车的领导,鼓励司机加班加点,一直通到晚九点半,扣除油款后,收入归司机个人。就是说我在晚五点至九点三十分这期间,几点去,几点回来都有车坐。不久,同修得知之后,很快悟到,是师父在点化和鼓励弟子精進。在她家周围的四、五位同修都从自己家走出来了,组成了学法小组。我不用再去了,晚车很自然的也取消了。只要心在法上,师父时时刻刻在看护着弟子。

我讲真相接触的人很多。我修炼大法,在当地几乎是公开的了,一直正念很强,没啥好怕的。有三、四位家在外地的年轻未婚女同修,没有住处,没有学法小组,我就在家里安排了床铺,在我家学法、住宿,按照当地的单身住宿是费用每位一百五十元钱。她们不肯白住,于是,我收她们每人每月交一百元钱的住宿和水电费,我还额外的免费提供一早一晚两餐。我们晚上一同学法,起早炼功,互相督促。这样一住就两、三年,直到她们相继结婚、成家。在我看来,我的所有一切,都是师父赐予的。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家的钥匙,同修谁用谁配一把。我的电话贴在店的门上,顾客好多人存有我的电话。因为有师父在,有大法做指导。

二零一三年,为了接同修出狱,和“六一零”恶人抢人,近距离解体黑窝。我和女儿手持鲜花来到东北一所监狱大门外,和周边市县同修正念解体黑窝,围成人墙,高呼着“法轮大法好”的正义之声震慑了邪恶。持续了两、三分钟后,当同修手捧鲜花安全乘车离开时,同修们才陆续的缓缓离去。这是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当时就觉得每个细胞都充满了强大的正义之能量,那“法轮大法好”的呐喊是发自内心深处恒久的夙愿,是生命在证实法中所展现着辉煌。

感谢师父!感谢同修。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位置〉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