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魔难中坚定正念 出狱后抓紧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二零一零年五月,我结束了九年的冤狱,从新汇入了正法洪流,刚回来时总觉得自己在救度众生方面与一直在外面的同修有很大的差距,所以错过了两次法会交流,至今还觉得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今天伟大师尊再一次为我们开启圣缘,我高兴的拿起笔来,怀着无比感恩的心,向师父交一份答卷。

一、得法结圣缘

一九九六年年末,一位同学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同时告诉我:这是一本修炼的书,回去好好看看吧!“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1]我回去一看就放不下了,尤其看到“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1]这句话时,真的使我一震:这不就是我要找的吗?从小我就对气功感兴趣,喜欢看特异功能等方面的书,记得在一次课堂上老师提问:“你崇拜谁?”别人的回答都是歌星、影星。而我却是某气功师(当时师父还没公开传法)。今天我可找到师父了!我越看越爱看,但不知为什么总是流泪。后来在看师父《欧洲法会讲法》时才明白。

那时我是书不离身,走哪带哪,有时间就看。一次学生上自习课,我在讲台上看书。一个学生对我说:“老师,我姥姥也看这本书。”“是吗?快带我去找她!”我兴奋极了,能找到同修了。于是就去了老同修家。当时她正在消业,躺在床上不愿动,但我一進屋,她就下了床,拉着我的手,问这问那。我说:“我要学功!”她说:“行、行、行。”并给我找了书,后来她告诉我,我去她家的时候,肩膀上一边扛着一个法轮。她想:这孩子缘份太大了,怎么难受也得教她炼功。后来我就参加了晨炼和学法小组。

那时我就是爱看大法书,看书时什么都不想,一天能看一本《转法轮》,甚至忘记了吃饭,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睡很少的觉,也不觉得困,很精神。同事都说我越来越好看了。我知道这都是修炼的原因,性命双修嘛!那时感觉每天都是快乐的、充实的。

二、魔难中坚定正念

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大法,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我们买了复印机,大量印制真相材料,供给同修散发,为了满足同修需要,夜以继日的赶制,忽视了学法,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被非法判刑九年。恶警们为了达到“转化”我的目地,不许我睡觉、洗漱、买日用品,不许接见,罚站罚蹲,指使包夹打骂侮辱。我坚定正念反复背诵师父经文:“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后来我绝食抵制迫害,被固定在死人床上二十多天,衣服都臭了,后背和臀部都生了坐疮,头上象有万条小虫在爬,奇痒无比。大冬天,他们把我衣服敞开,开窗冷冻,打骂侮辱。

无论他们怎么样,我都坚定正念,有一天,恶警们拿来一套新劳改服,说:你要死了,换套新衣服吧,签个字,死了与我们监狱无关。我坚决不签,并告诉他们我不会死,我要等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最后他们只得放弃对我的“转化”。

后来偶尔会有师父经文传入,我每次得到后都倍加珍惜,整宿不睡觉,也要把他背下来,牢牢的记在脑中,然后再几宿不睡觉,把他默写在布头上,传递给非法关押在各小队的同修,为了记牢,要千百遍的背诵。默写时,我用一条薄被盖住头,侧着身子给人睡觉的感觉,借助薄被透進来的微弱的光线,把布头放在左手上,用右手写字。往往一个姿势要坚持几个小时,满身是汗,全身酸麻,缓一缓后,再接着写下去,长篇经文一般都要三个整宿,才能背写一遍。写够份数,一般要二十几宿。

每晚抄写时,我都高密度发正念,同时把门、窗和床的上下前后左右都用意念写上“灭”字,所以一次都没被恶人发现。同修们说我过目不忘,脑袋象小电脑,其实哪是记性好啊,而是我的功夫下到了。要回家时,我时而想:回家后怎么办?因为九年的迫害,我早已失去家庭、工作。后来一个同修对我说,师父会给你安排最好的,不用担心。

三、多救众生兑现誓约

出狱后,正如同修说的那样,师父给我做了最好的安排,我有了新的家、好的修炼环境、理想的工作。师父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3]。所以我深知救度众生才是我真正的使命。我心里总想着讲真相劝三退救人,可是刚出来时,我不知怎么讲,头脑里也没有素材,干着急。每次和丈夫(同修)一起买菜或购物时,我就催他讲真相,有时他不想讲我就一个劲的催他。逐渐的我也会讲了。我就经常利用上街购物时讲真相,对方多数都同意三退。出门坐车我就给同座讲,有时一并送上光盘或小册子。

师父鼓励我多救人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们地区开展了手机讲真相项目,我就买了一部,刚开始以打语音为主,可是逐渐发现有很多人整个语音都听完了,但没表态,总感觉不完善。

一次,丈夫把一个听完整个语音的号码记录下来,让我直接拨打劝退。电话接通后,我很紧张,不知从哪说起,一会讲“藏字石”,一会讲“文革”,一会讲“自焚真相”,用丈夫的话讲,就是东一句、西一句,没有逻辑性。但对方一直听,最后劝他三退,他很爽快的答应了,并告诉了我真名,这让我增加了信心。

一天,我记录了五个听语音时间长的号码,下班的路上直接拨号劝退,一下就劝退了四人,那天特别冷,我手脚冻的很痛,但内心却受到很大鼓舞。后来,我们在技术上做了改進,不用手动拨号,利用拨打软件直接拨打号码,完成劝退,使劝退率大大增加。

去年圣诞节那天,我想昨天是平安夜——好日子,借机三退,众生一定愿意。于是,我们约了一个有车的同修出去,同修开车在城里溜,丈夫帮我记名,我用手机直接劝退,他们发正念。接通电话后,我象老朋友似的问候对方圣诞快乐,并说昨天是平安夜,平安是大家的心愿,很自然的过渡到三退保平安,对方大多愿意三退。两个小时,我就劝退了二十五人,这让我信心倍增,更喜欢用手机劝退了。有时间就出去,哪怕只能讲半小时也不错过,甚至晚上做梦都在给世人做三退。

一天晚上我梦见一家三口人,妈妈接的电话,在屋里没接电话的孩子连声对着电话喊:“我也退!我也退!”还有一个梦是这样的:我在街上遇见一个人给他做了三退,然后就站在树荫下看着她去坐公交车,过了一会一辆公交车从我面前驶过,有人和我打招呼,一看正是刚才那个人。一车的人都象画似的站了三排,全都笑盈盈的向我挥手,好象这一车的人都是我救的,要去好地方了,正向我告别呢!醒来后我想师父鼓励我,众生都在等着得救,我更要做好啊!

现在我有两部手机了,一部专门用来打语音,收集听时间长的号码,为直接劝退打基础。另一部手机主要用于劝退。两部手机同时救人。

我每周有三个休息日,一般都是上午在家学法背法、发正念,下午出去打电话。有时到山上,有时去城郊庄稼地里,一打就是几个小时。地里蚊子很多,常常是一边赶蚊子一边打电话,但这对我没有丝毫影响,劝退效果越来越好。

在救人中提高心性

一次打通一个男士的电话,他破口大骂,不容我说话。我只好挂断,接着给别人打,这时一个电话打進来,我一接还是他,继续歇斯底里的大骂。没办法我只好关机、卸卡。心里有些不舒服,过后查找自己,发现自己有很强的争斗心。有时和丈夫过心性关时,也是不依不饶,不找、不修自己。我正视这颗争斗心之后,就没有类似情况发生了。

有几次打电话接电话的男士老问我,你多大了,长得好看吗?见个面吃点饭吧!有的说,我给你买台车吧!回去后,我还在丈夫面前炫耀,丈夫说:“你向内找一找吧。”我才惊醒,这是我有色欲之心哪。

一次,我正在山上用电话劝三退,无意间看见一个男士正站在不远处,眼睛望着我这边,手里正在摆弄着什么。我心里犯了嘀咕,是便衣吗?难道我昨天在这儿打电话被注意了?还是换个地方吧。于是我往深处走了走,在另一个树荫下刚坐稳,一抬头看见那个人也跟过来了,就离我不远。这下我慌了,顾不上正常关机,赶紧卸了电池,借着树的遮掩,快速跑到电动车前,骑上就走。走到一个岔路口,看见一个男人出来,心想不会是他跟到这来了吧?也不敢回头,就往前骑。又看见两辆警车,我赶紧发正念,邪恶看不见。然后又想:不能顺着大道走,得拐胡同。于是拐進了一个胡同,这胡同真难走,坑坑坎坎,有的地方还有泥水,再往里走,没路了。只好下车,回头一看,后边一个人也没有。原来虚惊一场!我骑着车慢慢往出走,清理着思想,不停的说着“怕心死、怕心死”。上大道的时候,我的心已经稳定了。看看表,离上班还有半小时,心想不能带着怕心,一定要把它清掉,接着打。我又找了一个比较静的地方,打开手机,很顺利的又劝退了两人,心彻底的稳定了,才轻松的上班了。

以后听到电话里有人说,“我是警察,给你录音定位了”等之类的话也不害怕了,坦然讲真相,有时还能将对方劝退。

学好法是一切的保证

师父说:“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须学好法、认真对待学法。那些在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中做的好的、变化大的地区,一定是大家法学的好。”“学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头去学,要真正自己在学。”[4]我想要做好救度众生的事就要学好法,所以我每天在集体学法的基础上又增加了背法,先是一段一段的背,然后一个标题一个标题的背,最终再把整讲背下来。多数晚上休息时都在背法中入睡。一天,睡醒时,发现自己脑中还在背法,就接着背,一直背到炼功前。感觉自己的空间场象刚下过雨的天空,洗去了所有灰尘,特别清新。炼功时也進入了最佳状态,发正念时场更强了。开始背法后,明显感觉讲真相效果更好了,劝退数量也增加了。

众生等得救

有一次打电话,对方说:“我在开会。”我说:“一分钟就完事儿,‘三退保平安’,平安是福嘛,不会耽误您的。请问您入过少先队吗?”对方“嗯。”“您入过团吗?”“嗯。”“您入过党吗?”“嗯。”“那就给您取个好名叫‘顺利’吧,希望您人生顺顺利利、平平安安度过劫难。”“嗯。”“最后请您记住念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嗯。”“再见 。”“嗯。”

有一次接通电话,对方一听三退保平安,马上说:“哎呀!老妹儿,退党?我还指着它挣钱呢!”我说:“不影响你正常生活,你心里想‘我退出’就行了。现在全国人都在做这件事,有很多当官的都给自己起化名三退了,谁不想平安呀?说句不好听的,假如真遇难了,挣多少钱也花不着呀!”她说:“也是这个理儿。”我说:“姐,给你起个好名叫‘百顺’吧,希望你百事百顺、平安度过劫难,你看行吗?”对方说:“太好了,老妹!谢谢你!”

一次打电话,我刚说完三退保平安,对方就说:“我知道,你们辛苦了,我去过泰国等地,你们大法弟子做的可好了,到处都是。”我说:“那您对法轮功有一定了解吧?”“嗯。”“您做三退了吗?”“没有。”“三退保平安,别错过机会,帮你用‘慧丽’这个名三退吧?”“我不喜欢这个名。”“那您告诉我您的小名也行。”“我叫‘韵华’,韵律的‘韵’。你怎么给我退呀?”我说:“在大纪元网站上退,很安全的。”“你不会把我的电话号码也一同写上吧?”“不会的。”她又叮嘱两遍:“可千万别把我的电话号码写上啊!”“放心吧,不会的。”

一次接通电话,我讲完三退保平安,对方就说:“正说着呢,电话就打進来了!”我劝她三退,她马上就答应了。真象师父说的那样:“不久在中国这个社会就会出现一个状态,比如互相之间坐在办公室里、在工厂里、在商店里或坐在酒桌上、甚至是在家里朋友聚会时,大家就会说:‘你退了没有?’(众笑)‘我早就退了。’‘哎呀,你们退党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啊?’”[5]众生都在等得救,真的不能懈怠啊!

抓紧一切时间抢人救人

现在我尽量利用一切空闲时间讲真相救人,上班时,时间紧,我中午就不再回家吃饭了,直接就找个安静的地方劝退。因为时间紧,我就求师父加持,快讲、多救人,一般四十分钟就能劝退十多人。单位组织旅游我全都放弃,把时间留给众生。

一天,外面一直下着雨。我想:出不出去呢?不出去就耽误了一天,众生都在等得救,必须出去。我就冒雨走了出去,找到一个桥洞,钻到里面开始劝退,一个多小时就劝退了十四人。还有一次,我打电话打得起劲,根本没注意天气。突然打雷了,一看头顶已布满乌云,大雨马上就要来了。可我还想打,就在心里说:你先别下雨,我再打十分钟,看看头顶上好象风在把乌云向四周推,我赶紧继续打,说话声音又大又快,语言简练,十分钟就劝退五、六人。然后我骑上车,飞也似的赶回家。正好发晚上六点正念,刚一立掌,外面瓢泼似的大雨就下来了。心里想:多亏师父慈悲呵护,不然我就成落汤鸡了。

自打电话以来,我劝退的数量从每天几人到十几人、二十几人,现在是三十几人,我暗自给自己定了目标:向五十人努力。八月三十一日那天,我真的劝退了五十三人。这个月我出去二十多天,算上街面对面三退,共计劝退七百三十三人。

四、结语

茫茫宇宙,无尽的众生,我们能成为师尊的弟子、大法造就的生命,是何等的幸运,何等的荣耀!数世的轮回、无尽的苦难,我们等到了兑现誓约的时刻!弟子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圆满完成使命,不负众生的期望,师尊的慈悲苦度!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澳洲法会〉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