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教师的岗位上修心讲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今年四十六岁,是一名小学女教师,班主任,修炼大法已经十五年了。在这个神圣的法会上我想和同修交流我做教师修心救众生的修炼体会,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得法

一九九八年我工作的单位非常不景气,曾有七、八年开不出工资,我就带着我家的孩子在一个幼儿园打工,开幼儿园的是个退休的老校长,是个红光满面、非常和善的老头,他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没事的时候就向我介绍法轮功。

我九四年时就听说过这个功法如何好,那个时候我家那发洪水,我抱着十个月的孩子躲避在刚刚从北京回来我单位工会主席的家里,我们两家关系相处很好。工会主席肝上长个血管瘤,据说有鸡蛋黄那么大,上北京看病治疗,医生不敢手术,怕有危险。就在住院期间,同病房的人介绍说李洪志老师办的法轮功学习班正在郑州开班,建议他们去听听,说这个功法祛病健身很神奇。正好工会主席的老伴儿是个气功迷,他们也没办理出院手续就直接去了郑州听法,听完后也不住院了,上北京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家修炼,修炼不久肝上的瘤不见了。他老伴看到我就向我讲述法轮功如何好,师父如何神通,我听了觉得很好奇,就问有书吗?我想看书,她说没有。那个时候《转法轮》还没有出版发行,但是大法的美好已经在我的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

这次幼儿园园长再次向我提起法轮功,我想我一定要了解了解,正好幼儿园的书架上就有大法的书籍,我就试探着问我能看看法轮功的书吗?老园长兴奋的说当然能。于是我先看了《法轮功》,看完我有些疑难问题就询问了园长,园长都给予了解答,于是我也决定修炼这个功法,园长说主要看《转法轮》,于是我请了一本《转法轮》。

《转法轮》还没看完,师父就开始为我净化身体,我出现发烧、恶心、呕吐的症状,老园长关切的问你吃药了吗?我说没有啊,这不是师父给净化身体吗?园长非常高兴,说你悟性真好。那个时候我觉得师父在法中都讲了,就按照去做就可以了,没有怀疑和担心,而且心里感到非常的安稳。修炼不久,纠缠我多年的全身疾病都不翼而飞了。

九九年“四·二五”后,我们当地的协调同修感到形势的紧张,就组织大家开了一次法会,我还写了交流稿,在法会上发言。过后我做梦看到师父的法身和很多神奇的景象,我看到一个长长的队伍在徒步行走,而我却踩着轮滑飕飕的往前飞,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精進。

二、证实大法

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后,我就不在幼儿园工作了,园长也不开幼儿园了。二零零零年我回到我们单位监测站工作,在那工作两个月,我又被调到我们单位办的学校,做了一名数学教师。

学校每位教师都有一块小黑板,早上每位教师都要写满一小黑板字,然后摆在走廊里進行展览,是对每位教师基本功的训练。我写的内容都是真善忍好,和师父《洪吟》中的诗,摆在楼梯入口处,每个上楼的人第一眼就看到我写的内容。记得有一次,一个老师上楼还大声的念出了我抄写的《洪吟》中的〈秋风凉〉。主管教学的副校长找我谈话说别写法轮功的东西了,我说我写的都是汉字,没有违法的东西,副校长觉得无言以对,然后就不让大家写小黑板了。

还有一次,学校的宣传栏里要展览教师的硬笔书法,我就抄写《转法轮》中的内容,而且粘贴在最下面,谁都能看到,在那里展览了好久。那个时候邪恶的迫害很疯狂,我觉得只有大法的东西可以清理邪恶因素。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和一个同行同修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师父一路呵护,几经周折,来到了天安门广场,看到同修们在扇形排列的警车面前,在无数警察面前,在邪党旗子升起之前,无所畏惧,高高的举起了大法真相条幅,此起彼伏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声音在天安门广场久久的回荡。我和同修也扯出条幅,高喊:“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功千古奇冤!”一个警察来抓我们,我和同修紧紧的连在一起,那个警察拽半天也没让我俩挪动一步,我俩在那儿喊个够,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直到我俩喊够了,那个警察薅着同修的头发,拽着我羽绒服的帽子将我俩推進警车。我在黑龙江驻北京办事处被非法关押三天后,被当地派出所和单位保卫科的人绑架回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我十五天,勒索家人一千元钱。

回来后,我所教的班级已经期末考试完毕,我班三十二个孩子,二十五个孩子数学打满分,最低的九十多分,这个成绩在全区也是名列前茅,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呵护的结果。

二零零一年圣诞节的时候,我自己制作了贺卡袋,里面装着我手写后复印的真相资料发放给我们学校的老师做新年礼物,有不明真相的老师报告给了校长,校长胆小怕事,想把我送派出所,后来我丈夫赶到,将他没收的贺卡收走,没让他上报。结果转过年来的三月七日,那个校长心脏病猝死了。

二零零五年时我已经做了班主任,“六一”的时候学校大队部组织新一年的学生入队,班主任都得戴红领巾。那个时候《九评》已经发表,大法弟子开始劝三退了。我认识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坚决不能认同邪党的那些东西,我坚决不戴红领巾,大队辅导员老师觉得不支持她工作,晚上下班我就上校长家找校长去讲真相。那个时候也不怎么会讲,校长表现的很不理解,我说如果你感到为难那么这个班主任我宁可不当,结果第二天他就不让我当班主任了,换成了和我教一个班级的语文老师做班主任。这样我就可以不用戴红领巾,而学校领导也不感到为难了。同时我也不让我家的孩子做大队部的大队长了,不管学校的老师们是否理解,我觉得作为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的孩子坚决不能给恶党充当主力。现在说起来容易,当时我和孩子的压力都很大。

我们学校主管思想洗脑(所谓“德育”)的副校长受邪党文化毒害深,在别人落难的时候恨不得踏上一脚再吐口唾沫,我和同修多次给她讲真相,她面带嘲讽的微笑鄙视的看着我们,不听劝告。校长在学校大会上说法轮功的事她立马给予补充说明,進行诬蔑。一个学期我做了三个月的班主任,那个德育副校长发班主任费的时候一分没给我,全都发给了代替我做班主任的那个语文老师。结果年末,她丈夫突然脑干出血去世了,两年后她儿子误杀了人锒铛入狱,被判四年徒刑,而那个被利用的语文老师连着两年冬天被冰雪滑倒摔断了脊椎,不但花去不少钱,还承受了很大的痛苦。现在说出这事,只觉得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可悲又可怜。

现在我才悟到无论采取什么方法不让世人对大法弟子犯罪才是对世人的最大慈悲,否则天理报应,丝毫不差啊,真的太严肃了。

三、救度众生

二零零七年我们这些企业学校都划归到地方,我和原学校的三个同事被分到了一个新的学校。二零零八年我接了一个比较乱的班,做了这个班的班主任,这个班的家长比较麻烦,溺爱孩子不说,弄不弄他们就集体找校长这事那事的。我想不管这些生命受到了怎样的污染,他们既然和我结缘,我就有救度他们的责任,因此第一个学期的假期我和同修配合,以家访检查学生作业为名,挨家挨户上学生家讲真相,我负责检查学生作业、发正念,同修负责讲真相劝三退。很多学生家长都明白了真相,有个家长总向我要护身符,给孩子带上,说孩子带上大法的护身符不怕吓,那孩子曾有两次肚子疼的直打滚,我就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到医院后啥事没有。

我班很多孩子都在大法中受益,成了大法中的福娃。一个叫“琪琪”的男孩子,左手的无名指被门掩了,上省专门医院看,医生说可能需要截断手指,需要花好几万元,学校也要赔偿两万,我看到这里就教孩子默默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给他戴上大法的护身符。那孩子很听话就照我说的做,结果那个手指完好如初。还有一个叫军军的男孩子,跑步时不小心凉鞋底卷起来了,他用胳膊本能的触地支撑,结果胳膊骨折,第二天他胳膊打着石膏来上学,我就把他叫到一边,让他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很听话,一遍接一遍的念,结果第三天石膏就撤下去了,不到一周就好了。还有一个叫强强的男孩,有一天上着上着课,突然感到心脏不舒服,我把他领到办公室,问他有什么感觉,他说呼吸困难,心脏绞痛,同事帮我把那孩子平躺下来,我叫来了出租车,我们抬着他上了出租车,然后在车上我就告诉强强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嘴嘟嘟囔囔的念着,我也在心里求师父帮助,到医院用担架抬到急诊室一检查啥事没有。这时他父母也赶到了,我把情况向他们描述一下,他们非常感谢我,我说你们不用感谢我,还是感谢我的师父吧,是我师父救了你家的孩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所教过的所有的学生我都会在班级智慧的和他们讲真相,以神话故事的方式讲,说有个红色恶龙,长着七个头,十只脚,这个怪兽善于欺骗、好斗、喜欢血腥、喜欢红色,因此它的旗帜是红色的,它以让人们过上幸福的生活欺骗人们,让人们加入它,连孩子它也不放过,它将一块红布剪成三角形,系在孩子的脖子上,加入时还让人们举手发毒誓,说要把自己的生命献给它。这个恶魔真正的目地就象吸血鬼一样奴役加入它的人,供养它,它坏事干绝,很多人都被它害死了。这个时候有个大佛看到很多人都被它害了,那个大佛就像你们看的电视剧《西游记》中孙悟空见到的那个大佛,神通广大,大佛对人好,想救这些人,但是这些加入它的人必须说一声我要退出来才行,我就问学生,同学们你们想不想得救呢?想不想退出来呢?这个时候他们都会齐口同声的说“退”。

六年级的思想品德书中有毒害孩子的“天安门自焚”谎言,我虽然不教六年的这门课,但有一天我发现了这个内容,我就让学生翻到这一页,开始讲“天安门自焚”真相,孩子们都明白了,我问他们思品老师讲过这一课吗?他们说讲过了,我又找到思品老师讲“天安门自焚”真相,告诉他以后就按照真的讲。我班孩子明白真相后捡到法轮功的小册子都保存着,不毁坏,有的还认真的阅读。

我还教孩子们背师父《洪吟》中的〈做人〉,让孩子们按照师父说的标准去做人。区关工委强迫学生订中华魂读物,其中宣扬的都是中共恶党的红色毒素,我不想孩子们被这些邪恶的谎言毒害,我就直接将这些读物烧毁,没有给学生下发。我就从明慧广播中下载编辑整理了很多传统文化的故事,做成一本书,起名叫《故事乐园》,让同修配合做出来,下发给学生,书中善恶有报的故事和做人的道理让家长和孩子深深受益。于是我又做了《故事乐园》二和三,让学生早自习阅读,这不仅增强了学生的阅读能力,还让学生懂得了善恶有报的天理和做人的道理,有教师同修知道我做的事情后,觉得很好,非常配合,有的还给予金钱上的支持,当然我没要,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

神传文化小故事的教育效果非常好,原来我班孩子弄不弄就打架斗殴,谁都不让谁,遇到矛盾总是指责别人、掩盖自己,可是当他们读完这些传统小故事后,我班学生由原来的一周打一次、两次架,到后来一个月打一次、两次架,直到最后一学期都几乎没有打架斗殴的,孩子们懂事了,家长也感到很高兴。我从三年级接这个班级,教到六年毕业,四年的时间没发生一起家长集体找校长的事。

校长感到非常满意和放心,对我的工作给予肯定,对我也非常的信任。六一零和公安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直接就搪塞过去了,也不找我了。

我还在我们系统内部的资源网上搜集到我们区中小学教师的邮箱,还有很多政府部门的邮箱,我破网后利用谷歌的群发邮件给这些教师和政府部门的人不定期的发邮件,救度他们。我办公室有个同事有一次和我说她邮箱里收到法轮功的东西了,她全看了,觉得挺好的,我知道这是师父借用她的嘴激励我,告诉我他们已经收到邮件,并且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我还采用邮寄真相信的方式给教育系统的领导和老师讲真相,真相信的内容针对不同的人進行选择,比如我校初中部有个老师得了胃癌,手术在家,我给她邮寄的真相信内容是《绝处逢生》,希望她能选择大法,得到救度。

四、修心性

在工作中和学生,和家长,和同事发生矛盾后都是去我的人心,现举几例。一次,我办公室的一个同事告诉我,说有个我班学生的家长(非常溺爱孩子)因为孩子在学校被同学欺负,我没替那孩子出气,处理的结果他们不满意,把怨气都撒在我的身上,到铁道北的小卖店等人多的地方到处讲究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还到处劝三退等怎么怎么地,让我同事碰到了。我同事提醒我要注意,我当时就想这是冲着我的什么心来的呢?怕心,我把心一横,不管我有什么心都是师父说了算,他们什么都不是,结果这场来势汹汹的迫害不了了之了。

还有一次,我班一个女孩子A的脸被另一个女孩子B抓破了,A的妈妈就命令式的让我把B的班级干部撤掉,我没从,她就气愤的说你炼法轮功怎么怎么样,不行就上教育局告你去。我一听又拿我的信仰威胁我,我正念制止她说:“A的妈妈,你说我业务不行啊,教学水平不行啊,你说我什么都行,千万别拿我的信仰做文章,这样对你和你家孩子一点好处都没有。你想想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人,真就是诚实守信,不撒谎;善就是处处替别人着想;忍就是要宽容忍让,这是最正的,你要反对这个对你能好吗?”她不说话了。过后我反思自己,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场魔难?一是我平时就有老师的职业病就是爱命令别人做事,不尊重别人,再一个就是处理事情有失公平,还有没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不善,不慈悲。

还有一次,我所教的年级参加全区统考,我教的数学平均成绩比语文高出近十分,我的搭档语文老师心里就不平衡了,认为我没抓到位,而不反思自己,于是背后怂恿学生家长,让家长找校长撤掉我的班主任。有个家长告诉了我这一切,我听后一方面找到校长表示自己教的不好,不想做班主任了,校长没有答应。同时更是深深的反思自己,我找到是自己的显示心引来的,显示自己比别人强,比别人教的好。于是在参加小学毕业考试的时候我非常尊重语文老师的安排,配合她做家长的工作,结果我班数学、语文、英语的成绩都达到平均九十七分左右,不偏科,校长很满意。我和搭档的矛盾也从此化解。我悟到做人要低调,大海之所以能容纳百川是因为能包容,而不是高高在上。

为调动学生的积极性,我每年都自己花钱给学生买一些奖品。一次,我把班级干部留下,以各种名目一一奖励了班级干部,其中有一个体育委员我把他落下来,同学提醒我都没听到。下班回家,那孩子的家长打来电话,几乎是以质问的口吻问我为什么没给她家孩子发奖品,弄得那孩子很没面子,不给他发奖品为什么还要留下他,不是让他在同学们面前丢脸吗?我一听这事确实伤了孩子的自尊心,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我把孩子叫到办公室,向他赔礼道歉,说你干了那么多工作老师都没看到,是老师失职,伤害了你的自尊心,并拿出一大堆奖品奖励给他,他高兴的走了,以后工作干的更加卖力了。

去年送走毕业班,我接新一年,这个班孩子不多,但有两个孩子很让我头疼,其中一个孩子还没开窍,看不懂题,教过多遍之后都不会。还有一个孩子自由散漫,我行我素,从来不写作业,学习也不入心,学习成绩也很差。我一遍一遍的教失去了耐心,有时候说的话很难听,指责埋怨他们,向家长告状。过后我心里求师父,求求师父让他们开窍吧,别考验我的耐心了,一次偶然打开《转法轮》,看到“无求而自得”[1]这句法,我一下子明白了症结所在,我对学生的学习有求名的心,觉得他俩学习成绩不好影响班级的成绩,要是参加全区统考一定会名落孙山了。这颗强烈的求名心现在我还没有彻底放下,不过我一定会做到的。

今年我区参加统考的年级是五年级,五年级的语文数学双双获得全区第一名的好成绩,语文老师和我是从原单位一起分到这个学校的姐妹,平时我们相处的比较好。去年我教的毕业班成绩虽没达到全区前几名,但不是最后的,以前我校的数学成绩一直是全区倒数第一,这次我们不但没倒数第一,还超过了三所名校,以前都是一科好,别的科很差,而我教的三科齐平,所以校长更改了以往的奖励办法,给我发了三百元的奖金,给和我搭档的语文和英语老师每人二百元的奖金,这是校长对毕业班的奖励制度。

这次五年级的统考成绩很好,因为不是毕业班,校长开会说不给奖金只给奖品,可是那个语文老师就愤愤不平了,心中所有的怨气都撒到我的头上,说我会干工作,干多少校长都知道,说我会上校长那里去邀功,校长可以为我改变学校的政策,还说很多不三不四的话,难听极了,甚至对我的人格都构成了侮辱和伤害,她还骂校长怎么怎么样,恨的直咬牙。平时她是最能献媚校长的,有一点不对心思就反目成仇了。我当时心想我没做那些事我心里没鬼,也不是说我呢,我就没搭理她。第二天,校长开会宣布给他们买价值不菲的可移动硬盘时,她高兴了。回到办公室我说咱们也别埋怨了,好好工作吧,这下她又找到话把了,说:“我可没埋怨。”另一个同事问她谁说你埋怨了?她说我说她埋怨了,我火一下子爆发了,我说你咋那么爱往自己身上揽呢?我说你了吗?我和她吵起来了,她走出办公室。不一会,我们开始班主任工作经验交流,我看到她都感到恶心,觉得真是个小人,为一点蝇头小利而乐而忧,算什么东西,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开完班主任交流后校长请我们班主任吃饭,偏偏她又和我坐一起,吃饭的过程中她向我赔礼道歉,我没接受她的道歉,不想再理她,可她总黏糊我。

虽然这一关我还没怎么过去,过后和同修切磋,同修说我得理不饶人,我也认识到,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她在我面前所表现的正是我的执着所在,我有强烈的妒嫉心,看不起人家,还有争斗心,还有指责埋怨的心等很多人心,这些不足都需要我及时归正的。

以上是我十五年修炼中的闪光部份和认识到执着后的反思,其实在修炼的路上我走过弯路,犯过大错,直到现在还有安逸心,懒惰不爱炼功,还贪玩等人心,慈悲的师父没有抛弃我,依然慈悲的呵护我,比我自己都珍惜我。师父为我操碎了心,我无以回报,唯有修掉我不好的人心,精進实修,抓紧救人,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