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从地狱到天堂

更新: 2017年09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

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五十九岁,是一九九八年九月十六日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前后对比起来,可以说是走上了一条从地狱到天堂的金光大道。

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出来

我出生在一个边远小县的贫困农民家庭。据长辈们说,我从娘肚子里钻出来就是个“病秧子”。身材瘦小,面无血色,睡不安稳,成天哭闹,连哭都是有气无力的,一岁多了还不会走路。父亲是个道士,会算命,到我两岁半时,他算我养不活,做好文书(一种禀告神灵的形式),把我装在背篓里,要把我砍死。他正在做法事的时候,爷爷闻讯跑来把我抱起,骂我父亲“简直不是人,她好歹是条命嘛,你不带我带!”气呼呼的把我抱走。经爷爷的细心照料,我虽然折磨不断,比同龄人矮小瘦弱,但总算活了下来,甚至还圆了我的读书梦。

可是厄运并未就此了结。当我進入初中才一周(十三岁),又出第二次麻疹,高烧好几天,用尽了各种土丹方,才从死神手里把我救了回来。此后,却由于身体和经济的双重原因,没等多久就辍学回家。病痛加农活劳累,使我瘦弱的身体不堪重负,又在二十五岁时染上了伤寒病,大烧大热七天七夜,幸得死里逃生。

象我这种情况,本来是不应该结婚的,可是按照农村的风俗,姑娘不嫁人会招来闲话,终于在二十八岁那年结了婚。婚后身体好了一段时间但却怀孕了。到我临产的时候,丈夫又突然得了“暑瘟”,上吐下泻,寸步难行。还是邻居帮忙请来接生婆,可人家剪断脐带把孩子交给我就走,一切都得自己打理,还要伺候丈夫。挑水劈柴、洗衣煮饭,冷的热的都要摸、轻活重活都得干,由于月子里没得到必要的休息、调理和营养补充,不仅以前的风湿病、胃病、贫血、关节炎等病症加重,还造成子宫脱出。为了全家人的生存,有时不得不跪着洗衣煮饭、爬着上山干活。等丈夫身体康复了,我却落下“养老疾”,打针吃药都无效,满脸皱纹无血色,丈夫带我去看病别人说我是他妈,女儿扶我去买药别人说我是她婆。一个人靠墙坐着别人说我死了没有埋……真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病痛就这样整整折磨了我四十五年。

一九九八年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见有六个衣着朴实的女子,叫着我的名字,来到我身边,左右各三人抬着我就飞走了,来到一个“坡草绿 殿亭丽”[1]的地方,她们就不见了,草坪上只坐着一尊大佛,面容慈悲祥和,我马上跑去围着大佛转了三圈,这时耳边传来悠扬的炼功音乐声,感觉舒服极了,全身暖洋洋的。难道这就是我日思夜想的天堂佛国吗?

恰在这时丈夫叫我起来煮早饭,说要去赶场。我给他讲了我的梦,他忙去翻解梦书,说我与佛有缘,还会给全家带来大福大贵。就在这天,丈夫从街上带回一份法轮功简介,说要办法轮功学习班,下午,他就去学习班了,回家后给我讲: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还有人教功,又不收钱,真是太好了,叫我也去。

第二天我也跟着去了。我一见师父就象久别的女儿见到父亲,泪流满面,我知道这就是我生生世世所寻找的高德大法。我一边听师父讲法,一边觉得肚子在翻滚,师父讲天目时,我就眼前一亮,看到了光和颜色;我听课的第三天下午四点多钟,就开始拉肚子,拉出的东西黑糊糊的,有血有脓,很臭。连续拉了三天三夜,但人却很精神。到学完第五套功法双盘腿,音乐刚完,我满面通红,全身舒畅,感觉自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

九天班学完,我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完全变了一个人,挖土、担粪都是一身轻,有使不完的劲。后来才知道是伟大的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出来,洗净,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神威震撼人心

我身体康复的消息简直成了大新闻,人们口耳相传,都说法轮功太神奇了!不仅如此,就在我得法的第二年春天,神迹又连续在我家出现:门前的两株桃和桔树本来已经被虫钻死了,可今年又从新长出了新的枝条,后来还结了好多甜甜的大果子,我摘了些送给亲朋好友,他们还以为是我在街上买的。这年久旱无雨,好多农户连秧田也没法做。而我家有块田在埝塘脚下没受旱,我就把它全做成秧田,让另外三家没法做秧田的邻居分别各做两箱,秧苗长势很好。可谁知快到插秧的时候,突然一夜火风吹来,另外三家的秧苗都被火风吹糊了叶子,而我夹在中间的两箱秧苗仍然绿油油的,毫无损伤。世人见了都说:老天爷长了眼睛,连火风都不吹炼法轮功家的秧子!活生生的事实,见证了师父的伟大和大法的超常。

有一次和同修去贴不干胶真相,当我正在贴最后一张的时候,被人看见了,吓得我撒腿就跑,绊到石头,把左脚膝盖骨摔错了位,不红不肿,就是走不得,同修把我扶回家。向内找,是自己有怕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马上盘腿炼静功,痛得钻心。我望着师父的法像,求师父加持。瞬间,一只大手在我的伤处轻轻的抓了三下,疼痛慢慢消失,等炼完静功,脚就可以下地了,照样做我该做的事,十二天就痊愈了。

我有两次被摩托车撞了也安然无事:一次是在大公路上,一辆摩托车坐了一男一女,向我直冲过来,我急忙让到马路边上,可它还是重重的撞在我的左手杆上。我当时觉得手杆断了,忙用右手把它搂着。我没被撞倒,而摩托车却被撞倒了,压在那二人身上,男的边往起爬,边骂骂咧咧的说我走路不看。我牢记自己是炼功人,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就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没摔坏吧?男的看我没怨他的意思,反倒显得有点愧疚的样子问我:你怎么样?我说没事!话一出口,我的左臂立即恢复正常。真是“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2]。与我同路的大哥告诉他:算你今天走运,撞到炼法轮功的,要换个人哪,你这车子卖了都不够赔吧!他二人吓得面色苍白,连声说法轮功好人,法轮功好人。我叫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俩就老老实实的跟着念了起来;第二次在县城街上,我跑步横穿马路,被一辆飞奔而来的摩托车撞上正抬起的左脚踝骨,骑车人冲出老远才停下来,回头看我没事,骂了两句就离开了。我知道,师父时刻都在保护着我。

还有三次,我从死里逃生:二零零二年我在一建筑工地打工,八月初四上午十一点多钟,我在墙边临时工棚前煮饭,塔吊师傅在吊运木材,一不小心,将五楼的砖墙撞倒,直向工棚砸下来。这时突然一股力量把我向里一推,我觉得眼前一黑,耳边听到哗啦啦的一声巨响,然后是嘈杂的人声,慢慢听到老伴在叫我的名字,混着老板骂塔吊师傅的声音,这时我从透進的光线里看到我正斜靠在墙上挂有师父法像、台上放着大法宝书的空隙处,而工棚和支撑它的钢管都垮了,煮饭的地方全被倒下的砖墙和散乱的砖头压得严严实实,我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忙从烂工棚里爬出来,向正往前跑的丈夫招手:我在这里哪!这时人们才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惊奇的问道:你还没死呀!我告诉他们是怎样被推到墙边,因为这里有师父的法像和宝书,是师父保护了我!好多人都拢来看了现场,老板连声说感谢大法师父,如果打死了人,我这工程就完了。他要给我买新锅,还要补偿我的其它损失,都被我谢绝了,我说师父教我们做好人,绝不增加你的负担,我要不听师父的话呀,早死了好几回了!只要你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样能逢凶化吉的。在场的二、三十人都深受感动,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四年十月初六下午五点钟,我在另一工地打工,见一处围墙有几块砖歪出来了,我怕垮下来打到过路人,就捡起一块砖头想把它敲还原,谁知刚敲两下砖墙哗的一声倒了下来,把我埋了半截,过路的一个同龄妹子见状吓哭了,忙跑来抚着我的肩膀问:大姐痛坏了吧,怎么办呢?我说没事,有师父保护我。话音刚落,砖头就自动向两边翻滚,把被埋掉的下半身亮了出来,活动活动,连皮都没破。她说大法太神奇了!她回家把这事讲给她丈夫听,她丈夫打赌说:真有那么神我都要学法轮功。第二天他亲自来找我,得到证实后,真的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二零一零年。我在另一工地打工,五月初四下午两点多钟,塔吊在吊装烟囱,我在旁边洗菜,突然听到“咔嚓”一声巨响,吊在空中的烟囱断成两截,从我背上落下来。当时临街约有二十多人见状都惊得叫了起来,认为我肯定被打死了。可断烟囱却与我擦肩而过……

象这样有惊无险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过六次。我知道自己罪业深重,债主时刻都想向我索命,全靠慈悲伟大的师父时刻保护着我,并替弟子承受痛苦、善解业债。真是师恩浩荡,佛法无边!

到哪儿都是讲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那天,江氏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篡夺的权力开动全部国家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法轮功,挑动群众斗群众。我家兄弟姊妹多,都知道我炼法轮功,吓坏了,纷纷到我家来劝说、阻止我继续修炼,以免家庭、子女受牵连。

我知道他们是被谎言欺骗了,就耐心给他们讲法轮大法不求名不求利,不违法不乱纪,教人做好人,而且对祛病健身有奇效,难道你们愿意看到我过去那种“死了没埋”的样子吗?不但我炼好了,我丈夫的病也好了,子女的身体和学习成绩都好了,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3]。这不是你们亲眼所见吗?江××说法轮功和××党争夺群众,那我反问一句,它既然自夸伟大、光荣、正确,为什么会脱离群众呢?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但活生生的事实摆在面前,你们说我炼好还是不炼好呢?都说炼好、炼好,就是担心你挨整,××党整人是不讲天良的。我说:我有师父保护,一切听从师父安排。

我丈夫在街上打工,受形势的恐吓和朋友的煽动,跑回来要我交书。我说:你也听过师父讲法,知道大法救了我的命,怎么能交大法书呢?他当时鬼迷心窍,不由分说,对我又打又骂,逼迫我到镇上交了三本宝书,并登记了我的名字,我这一关没闯过,不仅对不起师父,给自己抹了黑,还会让旧势力抓住迫害我的把柄。痛悔之余,决心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来弥补自己造下的罪过。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五日下午,几个警察和镇、村干部直闯我家,逼我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我不写,一直跟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非法抄家,最后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来了好几个恶人,拍桌子打巴掌的骂我、骂大法、骂师父,还说要打我、捆我、吊我,我知道他们受邪党毒害太深,很难接受真相,便请师父加持,用大法来开启他们的心智。于是我就背《论语》、《洪吟》以及其他相关经文。他们没办法,就把我关進一个小屋。第二天早饭后,所长又问我炼不炼?我仍坚定的说炼!所长就叫了两个警察把我往县城送。

在客车上,人们看两个警察提着手铐押一个老太婆,都奇怪的问干什么的,我说炼法轮功的。他们说:“政府不准炼就不嘛。”我说:“我是病得死了好几回的人,缺吃少穿没钱看病,那时政府不管我,法轮功教我做好人,锻炼身体,救了我的命,反倒象犯了法一样,而那些真正贪污腐败、偷盗抢劫的罪犯,政府为啥不管呢?你们摸到良心想想,正义在哪里,法律在哪里?”警察不准我说,可车上的人都愿意听我说,还问了许多有关法轮功的问题,我趁机当众洪了一次法。

他们把我劫持到公安局,我想不管到哪里都是讲真相,我就是来现身说法的,一点怕心都没有。他们问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我照样说修炼后身体的变化、大法的神奇、电台电视台都在造谣。他们没办法,下午把我送進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此后恶警一直骚扰不断:七月十五,恶警闯入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就被绑架到拘留所关押十三天;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四日,我正在一建筑工地打工担灰桶,被本镇派出所所长抓進工地办公室,并通知县国保大队,大队长带了几个恶警来抓我,还把我的床铺和衣物搜了个遍,唯独一个装满师父经文和讲法的袋子被恶警提起看了看就放下了,蚊帐上放了一本《转法轮》他们根本看不见,什么也没捞着。

最后,他们还是把我非法押到公安局,我仍然是讲真相、零口供,下午又被送到拘留所关押五天。这次遇到被绑架来的另一位同修,她很坚强,一進拘留所就大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卡她脖子她也要喊,叫她吃饭她也不吃。她告诉我:这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我们要绝食抗争。于是,我俩就不吃不喝,背法、发正念,只要一接触人就讲真相。到第五天,恶警就强行插管灌食,她被灌食后吐血不止,叫“120”抬去医院,而我却上吐下泻,也被抬進急诊室。我拒绝打针吃药,给医生讲述我得法前后的变化和被迫害的真相,并说明炼功人没有病,不用打针吃药,只要回家就好。医生很是同情,说:“那你自己保重吧!”我听懂了她的意思,便找机会回家了。

与此同时,恶警和镇村干部还干扰我正在紧张准备高考和中考的两个儿子,威胁说:你妈妈炼法轮功,你们高考就过不了政审关。我的两个儿子都义正词严的说:我妈妈炼功不但病好了,还打工挣钱供我们读书,犯了哪样法?如果因此不准我们上大学,我们要告你们,我们不会象妈妈那样忍让,而要报复你们,绝不手软!在场的老师也抱不平对恶人说:影响高考复习可是大事,好了好了,干你们该干的去吧!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的两个儿子都先后考入了重点大学。

紧跟师父归神位

这些年来,邪恶虽然多次跟踪、拍照、蹲坑,总想抓住我的把柄。但我时刻牢记师父的教导:“一个不动就制万动”[4],人能把神怎么样?我对他们的阴谋诡计毫不理会,总是正念正行,乐呵呵的做着三件事。

正法已到最后的最后了,在抓紧救人、抢人的同时,更要严格要求自己,特别是我这个被师父从地狱里捞起来的人,虽然闯过几次生死关,但思想关还过得少,所以更要抓紧时间实修自己,紧跟师父早归神位,从而见证大法度我从地狱到天堂的神迹!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洪吟三》〈入圣境〉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经文:《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经文:《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