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 师父咋说我就咋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是老年大法弟子,由同修代笔,向慈悲伟大的师父汇报这十几年的修炼体会。

一、夫妻双双有幸得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八月二十日喜得大法的。丈夫早我二十天,他是在炼功点上得到一本《转法轮》的,因为他也只有小学四年级的文化、看书、看报常常靠查字典来认字的,他用了一个多星期才读完这本宝书。因为书里说的都是让人学好,做好人、做善事的道理。

一天老伴念《转法轮》给我听,我越听越爱听,老伴想停下来休息一会,我都急着催他接着念,学完法后我轻轻的翻开这本书,书上的字我都不认识几个,这让我心里很难过。丈夫说:这功法叫法轮功

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有炼功点,第二天一早我就随丈夫到了炼功点上,晚上我们又去了学法小组。可同修家三十多平米的房子却住了老少三代五口人,晚上家人上班、上学的都回来,到他们家去还真有些不方便,我就请大家到我家学法,因为我家房子宽敞些(50多平米),而且就我们老俩口住,学习环境好些,为此我做了二十个坐垫。

开始学法时,因为我不识字,只能用耳朵听,不能看书,因为自己不能学法,我急的大哭了几次。后来我就求师父帮我,慢慢的一些字的“念法”似乎都打到我脑袋中,我就试着念,不认识的字大家教我,在家自学不认识的字就把它记下来,等老伴在家时就问老伴,他要不认识就查字典后再告诉我,就这样,我这不识字的六十岁的老太婆《转法轮》能很顺利的读出来,师父的讲法、新经文也都能认得,大法真的就这么神奇,我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帮助。

二、风云突变,黑云压城,去京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诬陷、迫害法轮功,电视、广播、报纸所有媒体都指向法轮功和师父,造谣、诬陷、迫害。为了证实法,为师父讨回公道,二零零零年我和老伴去了北京。到了北京就被抓了,逼我说出哪来的,叫什么名字,我就不配合警察的要求,就不报地点和姓名,我们十七人关在一起,我就向警察讲真相。

我没炼功前,头痛病一直困扰了十多年,多方求医,吃药都没好。我炼功一星期,没吃药、没打针就好了。好了还吃药干什么,那不是画蛇添足吗?还有我的老胃病,疼起来几天吃不了东西,我的腿疼病,这些顽疾很难治愈,可通过炼功、学法现在全都好了。师父不是不让吃药,是炼功炼好了,病没了,我还吃什么药啊。被非法关押的五天中,大部份同修都采取绝食的办法,可我觉的:我们是堂堂正正来证实法、证实师父的清白,他们抓我们没有道理的,我们干啥不吃饭,我五天一顿没拉,顿顿都吃,这样才有力气讲真相,炼功。在派出所我也向警察提出我们每天必须炼功,不炼功那些病都会返回来,我们都病在这里怎么办?警察点点头,我又告诉他,为了不连累你,把你办公室的门关上,你看不到我们炼功,其他人看到也是与你没关系。我的提议他也接受了。

有绝食的同修两天后就坚持不住了,可为了能早点出去,还是再坚持,可我没这样做,我说由师父管我,第五天当地派出所片警和女儿来接我时,让我写保证以后不炼了,不再来北京了。我说写什么保证?我又没做错什么?女儿声泪俱下,说:你要不写保证我就不活了,我哥因为这还在医院打吊瓶呢!说着给我跪下求我,让我一把将她拽了起来,大声斥责她,“写什么保证,我这么多的病炼功后都好了,我的病好了就等于说大法也是好的!我受益了,病没了,就证明大法是正的,凭什么让我说他不好!让我做昧良心的事我不干!”我的话令警察哑口无言,再没说写什么保证,我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现在明白了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在我正念作用下,就什么保证也没写,让女儿接回家了。

三、学法得法,师父咋说咱咋做

我虽然因为不认识字学法有困难,可是只要我明白一个法理,我就努力去做到,因为师父告诉做到是修,所以凡是师父要的,我就去做。

1、我也是资料点中的一朵小花

过去我们都靠大资料点,由于一些大资料点被邪党迫害,我们这就没人做了,我就想师父讲法中说了让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为什么不也做一朵小花?我就接过来做。从二零零一年开始,懂技术的同修给我下载,后来觉的给同修添麻烦,为啥不自己也学学下载,这样就能减轻同修的负担,所以我就请同修教我,他教的耐心,我学的虚心,虽然学的慢些,到了二零零四年除了做资料小册子以外我还能装订《九评》,装订大法经书了。我也成了万紫千红小花中的一朵。

2、做真相币,花真相币

师父讲法中讲到花真相币救众生的法之后,我就想我也应该能做。

开始是从同修那取真相币花,后来看同修忙,我就想自己做。于是买了台机器,在同修帮助下很快学会做真相币了。有时机器出现小问题,我就找懂技术的同修,后来我再遇到问题我就求师父开智开慧,我就会顺利的找出毛病并且修好。有时因为自己心性不好,做的不顺,我就和它对话:你我有缘都在共同做救人的事,你是我的法器,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我会在法中归正自己,你多救人才会有美好的未来。它是有灵性的,一会它就正常工作了。因为光靠同修用量太少,为救度更多的有缘人,我就把真相币兑换给用量大的卖菜的小商贩、超市、服务社并对他们说:“你们也是去救人,要起作用呀!”

自己花真相币,买衣,买菜,坐车都花的是真相币。有一次坐公交车,有一乘客拿的是五元钱,还需找她四元,正赶上我拿了一张一元的真相币给了她,接着后面三人的一元钱都找给了那位乘客,这时她突然叫起来:“这是谁找给我的一元钱,你们大家看看,上面印的是什么,这不是反党言论嘛!”有乘客问:“上面写的什么?”“看看,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有人说:“不要大惊小怪,这种钱多的是,我经常收到这样的钱,真是少见多怪。”“这是法轮功印的字!我也收到过。”我就站在那女人的身旁,我一直在发正念,清她背后操控她的不好的东西,请师父加持,让她认不出我,她喊着:“那人哪去了,她就在我前面,怎么不见了?好像是个老太太。”她也瞅了我两眼,我想师父一定把我变成了一个年轻小媳妇了,不然我就站在她跟前,瞅我两次就是找不到我。谢师父帮我躲过了一难。我也真正体会到了师父说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2]的法理。

真相币已经成了救度众生的一个项目,开始每年可兑换出去三万元,最近两年中,每月就平均能发出去两万元左右,也同样起着救人的作用,我会继续做下去,因为这是师父肯定的,只能做的越来越好。

四、遇事先考虑别人

师父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遇事先考虑别人的人。

有一我认识的同修,被恶人绑架,我得知消息后,立即去她家看她,我被在她家蹲坑的恶人绑架,他们把我弄到一个宾馆审我,拿出照片让我辨认是否认识这个人,我摇头说不认识。我不能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就默默的一直在发正念,并且想到师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3]让我喝水,我就喝完水五分钟一趟厕所,十分钟一趟厕所。并且想:我是师父的弟子,谁也动不了我!我只听师父的。一会便衣就睡过去了,两个小时后他走了。又换了一个人,他拿起谈话记录让我签字,我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又过了两个小时,他们就把我放了。由于信师信法,正念闯出来了。

有一女同修的丈夫去世了,她心情很压抑,做三件事都受到一定的影响,我就把她接到我家来,我们同吃、同住、同学法、炼功,让她离开那个容易勾起她伤心落泪的环境,换一个环境,她的心情调整过来后,在我家只住了一个月就走出了这个魔难,很快溶入了讲真相救众生中。

还有一同修在恶警眼中认为的所谓“重点”人物,到所谓的敏感日要绑架她,当同修得到这信息后,就准备到外地去,那她就流离失所了。我得知消息后,立即赶到她家,把她接到我家住了三个月,我们共同做三件事,主要让她在家里做资料,真相币,发正念、学法,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都是师父的亲人。这样就破除了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十六年的修炼路上,我也是磕磕绊绊、风风雨雨,在师父慈悲呵护中走到了今天,我只是按照师父说的去做的,我就做了大法弟子该做的,我会一如既往的按师父希望的走下去,紧跟师父走到最后,返回到我自己真正的家园!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