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焕新颜 慈悲救众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一、得法焕新颜

大概是九零年的时候吧,恍惚间看到有一个人一直在旁边关注着我,有时出现在我的梦里,从黑暗的地方引我向他的宫殿。一九九六年的夏天,我幸运的学了法,看到师父法像的那一刻,我惊呆了,原来那就是我的师父呀!得法后的我象换了一个人,皮肤白白净净的,容光焕发,隐忍而又乐观,从里到外都透着喜悦。

听母亲说我小时候体弱多病,还差点得肺炎死了,老是打针吃药。刚一学法时,我身上就出好多好多的大疙瘩,那真是出了一层又一层,痒的睡不着觉,浑身都被抓破了。我知道是师父为我清理身体,师父管我了,我心里真高兴。紧接着身体上冒出一股股的药味,我要在一间屋子呆久了,屋子里就象大药房的味儿。我去炼功点炼功,同修觉的奇怪,炼功点怎么这么大药味?我当时也没吱声。

我有两次过病业关的经历,亲身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第一次是我莫名其妙的突然高烧,浑身打颤。妈妈给我量了体温,一看42℃,吓的不得了,成年人烧到这个成度是有危险的,非要送我去医院。我摇着晕晕沉沉的头说不去,我一定会好,我这是消业。结果没几天烧真的退了。那次高烧后,发现自己的皮肤变白了。

第二次是肺炎的症状。我不停的咳嗽,发高烧多少度也没量,感到胸口刺痛,眼珠子咳出了红血丝,坐在院子里的一块石头上,这一坐竟然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心里有些打鼓,因为真的太难受了。知道小时候得过肺炎,差点送命,脑海里浮现出得肺炎加重的情景,肺炎不治是会死人的,可我是修炼的人哪,那不是病!正念与人念在我的脑海交替着,我该怎么办?这样坚持了好几天,却还在摇摆不定。那一天的夜里,我不停的咳嗽,吵的丈夫也难以安睡。我在想,我不能这样下去,我是真修吗?我怕死吗?回想修炼以来的点点滴滴,大法是千真万确的,修炼容的这样模棱两可、含糊其辞吗?干脆把心一横,就交给师父吧,我在心里说:师父,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想的都快崩溃了,我就把自己交给您了,我就真真的信您一回。突然间,奇迹发生了,师父法身打着坐出现在我的上方,师父伸出一只胳膊朝向我的上半身,瞬间我的胸口透心凉,两秒钟的时间吧,高烧退了,不咳嗽了。我惊喜不已!那一刻,我真想告诉全世界,大法是千真万确的呀!

二、放下自我 无私配合

我们这个地方,到二零零五年的时候还没有自己独立的资料点。记的那时看到师父的新讲法,因为要轮着看就不知啥时再轮过来,我就没日没夜的抄,抄了好多本,抄了好长时间,手指头都写扁了,那些日子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但却一点都不疲倦。

后来觉得要是能复印多好呀。我有这个心,就被安排在一家公司专门负责打字和复印。那时本地协调人知道我能复印,高兴的拿着经文和周刊给我。我就加班加点复印,休息天也不回家。猛然意识到,纸和墨粉都是公司的,大法弟子不能贪占别人的便宜。于是我就自己从工资里买纸和墨粉。

后来又想自己能上网做资料多好。于是我就有机会被安排去市里学习技术。但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却是千方百计的阻挠,父亲生病去了外地医院,母亲去陪护不在家,我只好带着小孩去。本来很晴的天,突然间刮起一阵大风,落到地上足有核桃那么大的雨点砸在我和孩子的脸上。一到站孩子就发起了高烧,我抱着孩子在陌生的城市不断的转车,终于找到了同修家。知道我有一定基础,同修也很忙,只跟我交待了大约十分钟,就让我往回返了。望着怀里昏睡不醒、发烧的孩子,心里不免一阵阵的苦楚,但我横下一条心,什么都不能阻止我助师正法的决心。第二天清晨孩子一切正常,就象根本没生过病一样。

由于资料需求量增大,许多时候都不能及时满足。协调同修也不免着急。我自己有工作,又有孩子,几乎没有学法炼功的时间。我跟协调人联系换一个速度快的设备。协调人却说,想给另一个同修买设备,此同修想做资料。我当时心里怪不是滋味的。我知道自己工作性质有变化,能接触一些邪党的既得利益者,虽然难救,但我有心要救他们。是去开创另一条路,还是继续坚持做资料,真的是左右为难。其实挖挖根,太看重自己的得失了,太固守自己了。学师父的评语文章《不分正法工作项目 大道无形有整体》后,我悟到,每个人的分工不同,但都是为了救度众生。不可能所有同修都做同样的事情。协调同修安排去做,救众生需要去做,我们就要义无反顾的去做。我马上回答同修:“你给他买吧,我时间有限,我可以帮着做一些辅助性的。”同修脱口而出:“你悟的还挺快!”我知道师父是借他的嘴鼓励我。

三、平衡好家庭

因我毕业时年龄就不小了,因单纯、传统,与丈夫相处几个月就结婚了,互相都不怎么了解,婚后才发现一切都事与愿违。婆家是心孤气傲,比较自私的那种。丈夫是老小,娇生惯养,爱看小说,爱玩游戏,不爱干活,爱发脾气,倔的要命,自长大以后就越来越不让长辈喜欢。大姑姐和孩子常年在我婆家,大姑姐夫看重我公公的退休金,放着自家的父母不管,跑丈母娘家尽孝。用我公公的话讲,女婿比他儿子好,儿子不成器。后来又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更增添了歧视和鄙夷,这其间的委屈和不平事,真是数也数不过来。

他们是常人,作为修炼人岂能和常人一样。我不管他们对我什么态度,坚持以善心对他们。逢年过节每每必买上东西去看望,平日里也抽空去坐坐。碰上大姑姐住院我也去陪床看望等。我对他们一家人百分之一百的善举,他们回给我的却是百分之一都不到,依然是冷漠。那时还谈不到退邪党,我也只能简单的讲一下真相,可他们根本就不想听。我想,也许前世欠下了这一家人的吧,可怎么总也还不完。

坚冰总有被溶化的一天。那次公公住院,丈夫白天上班晚上陪床,大姑姐夫上班抽不开身,又有孩子上学,大姑姐要回家做饭,半个多月的病程,我和他们轮换着照顾病人。晚上我趁孩子睡熟了,就包特别小特别小的那种小饺子,然后连夜送过去。公公得的脑溢血,一开始头都不能动,我就一勺一个的喂老人吃,感觉到公公的眼里流露出一丝感动的目光。有时剩我一个人,老人要解手,我也有些为难。但没人能帮忙,就盖着被子,帮他把着便器。医生护士都说:“还得是闺女呀!”公公说:“不是,是儿媳。”她们听了都惊讶的张大了嘴。

公公又先后住了两次院,我也都是这样不嫌弃的伺候。丈夫一家人的态度渐渐的转变。最后一次在医院,我悄声对公公说:“爸,你看有个健康的身体是多重要。象您这样劳累一辈子,到老了还图个啥呀。我学的法轮功就是让人强身健体,而且还能修心养性,做真善忍的好人的,我都十多年没吃过一片药了……”公公眼角潮湿了:“咱们回家再说……”。这样婆家的环境打开了。只要有救人的心,师父就给安排机会,在一个很特别的机会,大姑姐一家三口也退出了邪党组织。

再说说大法对我们这个曾濒临破碎的三口之家的救度。丈夫不仅脾气怪异,而且有病。结婚十几年来夫妻生活算在一起就五、六次。孩子是上天赐的吧,来得法的,对常人而言真是不可思议。但由于我有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根本执著,使我一度陷入无限痛苦的深渊而不能自拔,尤其在丈夫很不象样子的时候。亲朋劝过我离婚:他不仅有病,还不往家拿钱,你跟他过个啥。听到这个我更痛苦,这不是我所希望的,我也真的是于心不忍。同时也觉得我要做好了,他还有他的家族那么多人都有得救的希望,我做的和常人一样,那人家就会说炼法轮功的如何如何。

我想,如果一个神面对这样的情况会怎么做?学法多了,正念占了上风,也就能心如止水,杂念就没有了。想想他也是一个来同化法的生命,其实是一个很可怜的生命。站在他的角度想想,他脾气怪异也是因为自身有病治不好,怕我迟早跟他离婚,挣了钱宁可挥霍掉也不往家里拿,他的自暴自弃、消沉与冷漠,也正是一个生命最大的悲哀。他与我有缘,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大法一定能解开他的心结。我选好时机耐心的跟他讲:如果不学法轮大法,我是不会跟你过下去的,也不会有这十多年的坚守。法轮大法教我要做真善忍的好人,处处为他人着想。你不用担心,少年夫妻老来伴,希望咱们互相体谅,好好抚养孩子,好好过日子。听我这么一说,他哭了,本性的一面开始复苏,默默的点点头。其实这么多年他亲身见证我修炼大法后的善良和容忍,看得出来他开始认同大法,真心的感谢大法。以前算卦的曾说我多少年前就应该离婚。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们的命运,大法的无量慈悲使一个颓废的生命得到挽救。婆家人后来也知道了我们的情况,无不感佩于大法的救度与威德。现在丈夫也在看大法书,孩子也学了法,一家人欢声笑语,沐浴在浩荡佛恩中。

四、工作场合慈悲救众生

毕业后经同修介绍,我曾到一家私企打工。这家公司有好几位大法弟子,有修炼身份是公开的。我刚去没人知道我是炼功人。那时有保护自己的私心,只局限从侧面讲真相。然而由于带有一颗私心,慈悲心当然展现不出来,讲真相是躲闪其辞,欲言又止的。加之现在世上的常人都在追名逐利,一些单位拉帮结伙,投亲靠友来公司的一些人,集结成小势力团体,并且身居要职,他们以常人的心来看待由大法弟子这边介绍上班的,生怕挤占了他们的位置,把大法弟子当成威胁他们权力的对立面,不断的制造矛盾,这样一来给救度众生增加了难度。

有一天,总经理问我:“某某,你是不是也炼法轮功?”我当时并没有正面回答他。下班后,我越想越不是滋味,不能总这样下去,这样矛盾的局面还要维持多久,再这样下去如何救度众生?常人就是这样活着,追求权利,得到享乐,这不为他们的过错。而且在这乱世,世人都在随波逐流,已滑到危险的境地,面临着大淘汰,不可怜吗?我真的不能怨,不能恨,不能厌弃他们。那一刻,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心疼他们,眼泪在我的眼里打转。我单手立掌,慈悲的一念由心中升起,除按发正念要求整体清除外,我在心中默念着他们几个人的名字,我在心里对他们明白的一面说:也许有前世的因缘,造成今世的矛盾,但请相信,我们真的不会与你们争功争利,希望伟大的大法能善解我们过去的恩怨,我真心的希望某某你能够得救。那一刻我能感到慈悲的场弥漫开去,身体动不了,立掌的手也不能动。那一次正念发的时间挺长。

第二天上班,真的感觉气氛祥和多了。下班后,我招呼总经理,我说我请你吃饭,他微微一笑,径直跟我走,在一家小饭馆一间僻静的小屋,我们两个人進行了一次长谈。我才知道他们一家人都信神,他做了三退,象找到了救星一般,眼里闪着泪。自那以后,他认真的看了大法的书,渐渐走近大法。后来工作闲余,当办公室只有我们俩时,我们两个人就一人捧一本大法书,一个看,一个背……

师父说:“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这是过去释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炼人也好,都没有讲过的。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1]

我用大法修出的慈悲心也讲退了另一个“对立面”。他说早年曾经参加过师父亲自讲法班,但当时没听太懂,就没往下再听。我听了既替他惋惜又十分感慨,如此不靠谱的一个人(他与一些黑社会打手有联系)也竟然这么与大法有缘。师恩浩荡,不管生命在轮回中堕落成什么样,师父依然在苦心救度,不曾放弃。

在和同修有力的配合下,讲真相的局面打开了。公司反常的出现频繁更换员工的现象,我们不放过一切机会跟他们讲真相,使他们得到大法的救度,讲明白一个,走一个,然后又新来一个。

结语

想想还有许多做的不好的地方,有时还会放纵自己的执著,真是太让师父操心了。通过写这篇交流文章,我一定找回修炼如初的正念,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负师恩。因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弟子生命久远的誓约,也是无悔的选择。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