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大法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四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因女儿在这县城工作,所以我们就在该县城开了家批发店。

在一次和房东大姐交谈中,她问我说:你听说过法轮功没有,我笑着说,我是“文化大革命”时候上了点学,对什么都不全信。她告诉我她炼法轮功,法轮功很好。一九九二年到一九九九年有一亿多人炼,祛病有效率达百分之九十九。过去我性格很好强什么事都想争,弄了一身病,现在都好了。

我说想看看,于是她把《转法轮》给我。那时,中共迫害法轮功不久,正是高压迫害中,我想共产党迫害人家,并不一定是人家不好,“文化大革命”时,老师给学生传授知识,还被学生批判呢,我的同学上厕所时,无意用树枝在地上练字,先写保卫,再写打倒,另一行写了蒋介石和毛泽东,大祸从天而降,全校开批判大会,把仅十二岁的女孩差点整死。

我把《转法轮》这本书请回家,这天晚上认真的看,看着书怎么发光啊,我感到神奇,我激动又兴奋,我越看越有精神,一直到天亮,这么好的书,我想我一定要修下去,从此我走上了修炼之路。

得法后,有几件事是我亲身经历,虽然它早已成为我周围许多常人熟知的事,因此而认同大法的神奇,但今天我还是想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警察来的早 不如师父点悟我走的早

有一次,娘家小弟盖房封顶,也就是上楼板,在农村就有亲戚朋友来祝贺。我先前晚上,拿着大法真相资料回到娘家,和侄女一块去发,一路上发着正念,有师父呵护发的很顺利,加上侄女路熟,一下走了十多里路,走过八个小村。

到第二天,客人来了,干活的、帮忙的,再加上亲戚朋友,百十号人,有个人拿一份资料在土堆上念着,有人问,这资料哪来的?他说晚上法轮功师父给送的。那你就大声念,“法轮功是一群什么样的人,是一群先他后我的人。无私无我,以真、善、忍为标准的好人,共产邪党不断的迫害他们,并活摘他们的器官……”人们听了都很震惊,有人说(共产党)这也太邪了,这不是强盗吗,没有人性。

我在给客人倒茶借机会讲真相,我给大家讲:大家知道灾难为何多,“人祸天灾何时了 因由知多少 强风海啸地又动 众生不德灾难自己种 仁义礼信都不在 只因人心改 世风日下众助流 种种灾难全都悬在头”[1],现在的社会是大官贪,小官占。上梁不正下梁歪,活摘法轮功弟子器官牟取暴利,坏事做尽必遭天谴,贵州平塘县有块藏字石上面惊显出‘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巨大繁体字告诉人们中共的下场,它用造假迫害民众,与它同归地狱,谁曾加入过它的所有组织,赶快退出,别跟它倒霉。谁入过党、团、队,化名、真名都可以退,在师父加持下,当时就退掉四十人,有的还不停的说谢谢。

晚上,因人多,散去很晚,我没回家,就睡在我弟家。大概在下半夜四点多,我迷迷糊糊听见有个声音叫,“快起来,要出事了!”我悟到师父点悟我,让我走,我就告别父母,刚到路口,就有一辆客车停着等我。我走不久,警车就到我弟家,这时师父已经送我回家了。就这样有惊无险安全到家。

过后听弟弟说:姐,你刚走,开着警车就来了一群“黑狗”,他们听说我们家昨天有人宣传法轮功,要搜我们家,有个警察说昨天来的人多吧,都有些啥人?母亲说来客还得向你汇报?这时我父亲说你们别怕,我来对付他们,又一个说:你女儿回来了没有?父亲说回来了,她很忙,没停就走了。警察说:听说昨天也在家?父亲说:她的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碍你们什么事?父亲心想,来了这么多人想调查女儿,父亲接着说:“早上人还没起来,你们就来敲门,我以为有多大的事,快走,别扰乱我盖房子!人家不知道还以为我家犯啥事了,快点走,走!走!走!”推他们走。父亲很生气。侄子说:“你们走吧,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别气着他们。”无奈他们只好走了 。

诚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 二弟的腿保住了

去年的十月份,我二弟开着电动三轮车,到一果园拉梨枣去批发,不小心掉入果园一个枯井里,因井上扔了好多干树枝,井口也大,一下连人和车都掉進枯井。等救上来时,右腿粉碎性骨折。经大夫检查拍片,腿的骨头成一包渣,经医院大夫会诊,决定要截肢。弟媳放声大哭,我劝她别哭,咱还没同意呢,家人还没签字,现在只有大法能救他,我们快求大法师父。

我在二弟的耳边说:“我知道你很疼,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小弟、二弟媳听我说了,也在门外念了,我说小声默念。“大法是救人的,大声怕啥!”小弟说。不大一会,我看二弟的脸由苍白变的有些红润了。

要做手术了,大家心里很紧张,都希望他的腿能保住,手术整做了一小时四十分,大家的心都在怦怦跳,医生出来了,直喊:奇迹啊,奇迹,怎么就变了,只是一节小骨头,我在他身上取了,给他接在腿上了。二弟媳坐那合十,说:“谢谢大法师父!”

我们把这些也讲给医生,他们觉得太神奇了,他说奇怪怎么就变了?原来是这样。最后,医院把他的片子和大夫发现病情的变化写了教材,留作档案。这一次医院好多人、亲戚也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从此后,我二弟逢人就讲他腿的故事,弟媳也说是大法师父给了他条右腿。他们夫妻俩也相继走入了大法修炼。

睡梦中慈悲的师父给母亲祛了病根

再说我妈,就在二弟出事那天,我母亲知道二弟的事,又听说要截掉那条腿,她吓的突发了心绞痛,来病又急,当时就住了医院,经医生检查后,告诉我很严重,时刻会有生命危险,当时是十月,是脑发病高峰期,医院床位也很紧张,楼道都住满了,我家离医院很近,就住家里由护士护理。我和医生商量,他们同意说可以,有床位马上来。

第一天打完吊瓶,我没离开母亲身边,第二天,挂上瓶,我把医生送走,想给她做点吃的,还没做好,就听母亲喊我,我赶紧到她床前,问她是哪难受,还是我放的师父讲法声音大?她说:“我刚睡着,心里很清楚,不是没睡着,我看见一个又高又大的男子,穿着一身蓝色西装,白衬衣,很干净,对我笑,地上有一个花一样的盆,很好看,他指着我的嘴,没看清他动手,很快在我身上拿了一个大拇指大的牙,还带着血丝放在我手上,让我张开手看那东西,他又从我手中拿走,放盆里,不见了。”

当时母亲让我看时,右手心还留下一点血丝,我当时高兴又激动跪在地上流着泪感谢师尊,给母亲说:“妈呀,妈呀,你太有福了,是师父亲自给你去了病根,消了你的业,你快感谢师父。”

从那以后,母亲的病没有了,她也要修炼,请回师父法像,我给她买了收音机,装了师父各地讲法,送去《转法轮》,但她不识字,爸爸天天给她念,她知道怎样做个好人,别人说她不好的,她也是一笑。

有一次,门口一个收小麦的,不知怎么没放好,麦子漏了一地,我妈看见了,便大声喊开车的快停下,等车停下后,麦子漏了好长一节,她赶快拿了扫把、簸箕给他扫,一直给他收拾完。那人说:“婆婆,你怎么这么好,我咋感谢你呀?”我妈说:“别感谢我,我是修法轮大法的,要感谢,你就感谢我们大法师父,他是救人的,共产党害人,说大法不好,天要灭它了,听我说,你入过它的什么团、戴过红领巾吧,你叫啥名,赶快退出来。”那人说:我叫杨平,退就退吧,看你人这么好,一定是为我好。母亲说:你要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是对我的最大感谢。“好,谢谢!”

一次医院给老年人查身体,父亲硬是让她去了,一查,她的高压是一百一十低压是六十五,“你是年轻人的血压,”医生说,她说我是高血压,还有心绞痛,高压原来是二百、低压一百六十,我是炼法轮功啦,身体才这么好,现在都八十多岁了。医生用奇异的眼光看着,说真精神。

我母亲每天听法,还给师父上香,还摆了鲜果,没事就给老姐妹讲大法好,看谁家有毛魔头的象就劝人拿下烧了,并说死人像带灾,老毛把我们差点没饿死,文化大革命害死多少人。母亲说她一生最大的开心,就是得大法,她整天都乐呵呵。

以上因层次有限,不在法上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灾难为何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