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盲变成了能讲真相救人的“文化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三日】我在大法中修炼了十七个年头了,一路走过来,经历了风风雨雨,深感法轮大法的神奇、超常、美好。

学大法,我脱掉了文盲帽子

我今年六十三岁,从未跨進过学堂的门,目不识丁,不会拿笔写字,办事需要签名时,我就只能按手印。

一天,看到我家附近有些人围着在那看什么,我带着好奇心也去凑热闹。有个人一看我去了,立即把自己坐的凳子让给我坐。我就没客气坐下看。我静静的听,越听越爱听。听完回家对丈夫讲:“那电视里的人讲的真好,不是一般人能讲的出来的,我明天还去看。”就这样,我看完了师父的八讲讲法录像(第一讲错过了)。

录像看完了,但我说不明道不清,就是觉得法轮功好,想学、想炼。我就这样得法修炼了。随后,丈夫也得法了。

修炼了,就要学法、炼功、修心性。我不识字,怎么看大法书啊,我心里特急。同修在一起集体学法,我手捧《转法轮》看,听同修读,同修读完后翻页了,我也不知道,还在那看。同修读到哪里了,我找不到,我连书上的页码数字都不认识。听同修读,我在心里想,大法讲的多好啊!我要能像同修那样看书读法,该多好!

那时,我还不知道求师父加持。但我尽力多参加同修的集体学法,只要知道哪里有集体学法,不管路途多远,我都要赶去学法,恭恭敬敬的手捧《转法轮》边看,边专心听同修读。不知不觉中我认字了,我能读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看我太想自己识字学法了,就帮助了我。我就一个字一个字读、学、记,就这样,我读啊、学啊、记啊,时间不长,我就能够通读《转法轮》了。

现在,我已经养成了好习惯:一字一句的读师父的《转法轮》,从不添字掉字,恭恭敬敬的学法。

除了《转法轮》之外,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和经文,我都能读,都会认。我还学会了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和“天灭中共,退党保命!”等这些真相短语。我把这些真相短语一笔一画、工工整整的写在纸币上,买菜什么的花出去救人。丈夫出去写真相标语,我也跟着去用记号笔写我会写的那些。

面对面与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我也不怕。我从“天安门自焚”假案讲到“藏字石”,从天灾人祸不断谈到善恶有报,别人听了说我讲得头头是道,还真象个有文化的人呢。

学大法,我脱掉了“文盲”的帽子;为了救度众生,在讲真相中我变得能说会道,成了个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我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法轮大法就是好!

法轮大法救了我孙女的命

我的孙女出生的时候,大脑和心脏都有问题:脑子里有瘀血,心脏上有许多小窟窿。在医生的眼里是很难存活的。即使能活下来,也是个残疾人。

修炼法轮功了,我知道生命的可贵,孙女来到我们家,那也是缘份啊,一定要尽力救活她。带孙女去外地看病,坐在长途车上,我用双手托着她平躺着,生怕汽车颠簸、震荡伤到奄奄一息的她。我一直安慰儿子说:“不要着急,别担心,会好的。”因为孙女太小,医院没有给予更好的治疗,只是要我们过一段时间后等她长大些,再去做心脏手术。

我一边修炼,一边精心看护着这个小生命。我发现孙女的情况一天天好起来了,屋里有响声,她有反应了,身体会抽动。半年后儿子要带孙女去大医院做心脏手术。我对儿子说:“她没有事,好了,不必做手术。”儿子还是不放心的带她去了。几天后,儿子带着孙女回来,说医生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好了。我知道这是师父救了孙女的命。

孙女在牙牙学语的时候,我就开始教她念”大法好”。我一个字一个字的教她念。她长大一点了,我又教她念“法轮大法好”。再大一点,我就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孙女是伴随着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成长起来的,现在已经八岁了,白白胖胖,健康活泼,聪明可爱,比正常孩子还要机灵。她放假来我家玩,总不忘要念上几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修炼是我个人是事,别人不能代替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对师父和修炼人栽赃陷害,我心里很难过。这么好的大法,不让人学,不让人炼,真是邪到家了。我得要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于是,我想去北京上访,为师父和大法鸣冤。丈夫说:“我去上访,也代表你,你就不要去了。”我说:“修炼是我个人是事,别人不能代替。”就这样,我与丈夫一起去北京上访。这是我们第一次出远门,做了我们一生中最值得骄傲、最有意义的事情。

可当地“610”、国保警察从安徽大厦(驻京办)把我们押回当地,非法关押在拘留所里。我和丈夫就给警察和犯人讲法轮大法好,讲电视上播放的都是假的,都是造谣、抹黑法轮功的,千万不能相信。同时,我们遵照师父的教导去做,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善待身边的每个人,证实“真善忍”的美好。看管我们的警察说:“我看你们都很正常,心地善良,不像电视里讲的那样呀!”我在心里想:我们这就是在证实“法轮大法好”哎!

非法关押十五天后,警察要我俩交好几百块钱的生活费。吃的是什么呀?连猪狗食都不如。我们没有钱交,警察不相信,就把我俩拉到警车上,叫我们带路到家里看看。到家一看,真是一贫如洗。家里只有两袋大米,约两百多斤在那搁着。这是我家仅有的一点口粮。警察可不管,忙着把这两袋大米搬上警车。我趁警察忙着抢大米之机,把自己家里藏着的一本《转法轮》悄悄的拿出来,带進了拘留所。我离开拘留所时,就把《转法轮》送给了还在被非法关押着的同修。

我和丈夫回到家已经是一九九九年皇历腊月底,很快就要过年了。家里什么都没有,唯一的一点口粮还被警察抢走了。丈夫摇头叹气说:老百姓说“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一点不假。

“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大法好。”

江泽民最害怕的就是“真、善、忍”这三个字,所以就凶残的对待我们这些坚持修炼“真、善、忍”,讲真话、做好人的人。在常人中,我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妇道人家,没有文化,没有地位,也没有金钱。然而,我却成了邪恶的眼中钉,肉中刺,成了中共迫害、迫害的对像。原因就是我不跟他们走,不听他们的,就是坚信我们的师父和“法轮大法好”,坚决要修炼,要做好人。

二零零零年,我找到一份替人打工的活做,丈夫每天帮人盖房做泥瓦工。我们的生活虽然清贫、劳累,但是,我们得法修炼了,心里是轻松快乐的。可是,警察去我和丈夫干活的地方绑架了我们,绑架的理由简直是荒唐可笑——怕我们再到北京上访。非法关押期间,我和丈夫都不配合警察的要求,不作任何承诺和保证。丈夫被关押十几天后,正念闯出黑窝。我被关押在当地拘留所迫害,后又转到异地拘留所关押。

在非法关押迫害期间,警察对我的任何审讯问话,我的回答都是:“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大法好。”我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后还是这一句话, 拘留所无可奈何,只好无条件放我回家了。我堂堂正正的走出黑窝。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放下人心 广传真相,救度世人

师父说:“这场迫害无论怎样邪恶,大法弟子是在邪恶的考验中走向圆满,而真正危险的是被邪党灌输了谎言的世人。”[1]为了救度可贵的中国人,十四年中,我和丈夫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加持下,平稳的走在救度众生的路上。

十四年,经我们手发出去的真相资料,贴出的真相不干胶,写出去的真相短语,已经多的无法统计了。在迫害很残酷的环境下,我们带上准备好的真相资料,到偏远地区发,走村串户,把真相送到人家的家门口。多少次,我们发完真相资料准备回家,已经是夜里了,没有回家的车了,我们就走回家,到家已经是第二天凌晨。多少次,我摔倒在坑坑洼洼的泥路上,爬起来接着走接着发。多少次,我发真相资料被突然窜出来的农家狗的狂叫吓出一身冷汗。一年又一年,冬去春来,我和丈夫就这样做着我们应该做的事。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下,我们做得很好,很安全。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快速发展,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责任和使命越来越紧急,我们感到不能仅仅局限在发真相资料救人,要放下各种人心,面对面劝三退,救世人。

发真相资料我们已经走出了自己的路。可是,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开始真是被太多人心阻挡着,怕这怕那的。因为人心的阻挡,很长时间打不开局面。好在,我们不泄气,向内找,不断的一点一点放下人心。

我们坚信师父说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我们用省吃俭用的钱买些水果和食品,到那些很少走动的亲戚、朋友家串门探望,拉近距离讲真相,劝三退。有退的,也有不愿意退的。我们做而不求,把慈悲留给他们,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

我们到学生放学回家经过的路口等着给中小学生讲真相。我们与学生边走边讲,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告诉他们红领巾的来历,告诉他们法轮功提倡的是“真善忍”,然后再告诉他们退团、退队保平安,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劝退的效果也挺好。

我们利用菜市场流动人多,以买菜的形式与陌生人搭话,讲真相,劝三退。我讲的时候,丈夫在边上发正念,丈夫讲的时候我就在一边发正念。有退的,也有不退的。我们不被众生的表现干扰,无条件的找自己。众生不接受真相,不愿意三退,是因为我们没有修好,慈悲心不够,真相讲的不到位。我们常常为自己不能把人救了而感到内疚和遗憾。我们没有怨别人的心。

面对面劝三退、救人的过程,不就是我们实修的过程吗,从中我们修去了很多人心和执着,如:爱面子的心、怕心、分别心等等。

共同耕耘,共同精進

得法修炼是我们此生最幸运的事,好好修炼跟师父回家是我们此生的目地。我们夫妇此生能够成为师父的弟子,成为同修,是多大的缘份啊!珍惜这份大法缘,共同耕耘,共同精進,比学比修,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这是我们夫妇俩的共同愿望。

丈夫识字也不是很多,只進过几年学堂。我不认识的字就问他,他不认识的字就问其他同修。我一字一句的读法,这样一天学一至二讲《转法轮》需要不少时间,丈夫就把地里的活全包了,不让我下地干活,腾出时间多学法。

我俩经常去很远的地方发真相资料,农村条件不好,乘车不是很方便,丈夫看我挺辛苦,就用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买了一辆电瓶车,带着我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发资料、送福音。多年来,我俩在助师正法这条路上配合的还算不错。

向内找是修炼人的法宝。一次,我和丈夫给一个陌生老人讲真相劝三退,丈夫边讲真相边把精美的挂历拿出来,给他看大法洪传的照片。那人一看来了两个过路的年轻人,就一把抓住丈夫手中的挂历抢夺,并且大声的对那两个年轻人叫喊:“快来,把这两个反党的抓起来!”那两个年轻人朝我们看了看,没有理会,走了。我一把从那个陌生老人手里夺回挂历,同时说道:“不要造业了,我们是为你好。”我马上离开了现场。丈夫与那陌生老人周旋了一会儿也脱身了。

修炼路上没有偶然事情发生。我们向内找,也与同修就这件事在法上交流切磋。我们找到了自己的人心、执着和有漏。于是,我和丈夫同修静下心多学法,用大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多发正念,清除自己空间场内的不好的和邪恶的因素,用纯净的心去救度世人。

我发现丈夫读《转法轮》有添字掉字的时候,就及时告诉他:学法读法是严肃的,也是神圣的,这样添字漏字不行。《转法轮》中没有的字,你加進去了,有的字你漏掉了,这都是对师父对大法的大不敬,说严重点是在乱法哎。丈夫同修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便开始一字一句认真读。学法点上的同修发现丈夫的情况后,也都帮助他。一段时间,学法点采取每个人读一个自然段的方式学法,这样谁添字掉字大家都清楚,及时指出。现在,丈夫读法能够严格要求自己了,学法读法好多了。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了十四年的艰难历程,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一定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学好法,向内找,修好自己,多救人。我和丈夫会比学比修,做好三件事。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讲真相的根本目地〉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