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修炼路 定有师呵护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三日】九九年二月,母亲的气管炎和骨质疏松症越来越重,已经直不起腰,怕风,全身无力。用了各种偏方和广告说好药都无济于事。

知道法轮功祛病有奇效,尽管北方的天气还很冷,路又滑,母亲坚持要去学。这样我就每天搀扶着她到辅导员家去学功。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时,我也就在一旁听。越听越觉得师父讲的太好了,有时听着都要流泪。

师父的讲法解开了我在人生中的误解与偏见。我是被党文化教育出了的一代人,心里总认为出家人、尼姑、喇嘛等修炼人,都是苦命的、落魄的,或在人生中无出路了去寻求逃避、解脱烦恼的人。听师父讲法使我茅塞顿开,哇!原来修炼是高尚的、神圣的、是有着美好向往与归宿的。他们才是最聪明、有智慧、知道人为何而来、找到人生真谛的人、也是最幸福的人。越听越明白,亿万年的等待、期盼终于盼来了这千金不换、万分珍贵的大法。我也要修,也要一修到底!

从此自己也天天学法炼功,请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和《转法轮》书、没事时就看书学法。心性不断提高,与人为善,每天总是乐呵呵的沐浴在浩荡的佛恩之中,享受着从未有过的身心愉悦,简直幸福极了!

母亲的病也在不知不觉中痊愈了。

坚定正念 不忘修善

九九年“七·二零”,晴天霹雳,江氏流氓集团开始造谣、诬蔑、陷害法轮功和师父。作为弟子维护法,澄清事实真相是自己的责任和应该做的。九九年腊月二十四我们几位同修依法去北京上访,被抓后关進前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受审问后,被押回当地看守所。又经历了“开飞机”等酷刑折磨。

与此同时,派出所到我们各家抄家,翻得一片狼藉,抢走了大法书、录音机和磁带等。还抢走了三轮车、四轮车、脱粒机、冰箱、口粮(十麻袋小麦)等等,竟然不给开清单或票据。村民说;鬼子進村了!真是一场浩劫。

接下来,派出所一帮人几乎天天把在家的大法弟子和家属叫到村委会進行洗脑、训斥、谩骂,逼迫按手印和照像等。一天晚上又派人来叫我们到村委会去。妻子不去,他们前后来了五、六趟。腊月二十九日,妻子和几位大法弟子的家属被关進了派出所,大年初一才放回家。我则被非法关押了近两个月、勒索了两千元钱才被放回家。

派出所派人对我们监视居住,有时半夜开着警车来,妻子一听到警车声就心慌、吓得不行。后来她因无法承受无止境的骚扰、无法过安稳日子就反对我修炼,并配合派出所警察看管我,不准学法、炼功、外出,甚至提出要与我离婚,问我:是要家还是要法轮功?我说江泽民集团和中共的迫害注定要失败的,不会长久。我不会放弃大法的,失去这万古机缘将是生命的永远痛悔和绝望。那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失去了任何意义,那是比死亡都痛苦的事。我说我“坚修大法心不动”[1]。邪党给大法弟子制造的苦难使妻子无法承受,无奈离家出走……

我没有了身边人的看管,倒有一种略微解脱一点的感觉。压力小了些,我就又如饥似渴的学法、抄书。在生活上带好孩子,家里家外都打扫的整洁利索,花盆里的花照样开,不象一个没有家庭主妇的家,村里人也佩服我。我善待妻子的家人,与他们正常来往,甚至做的更好,所以我也得到她家人的认可。这其实是体现了大法弟子的风貌。

在这期间,我们也到各村散发真相资料、喷标语,以抹去民众头脑中由于邪党的造谣而对法轮功产生的仇恨与误解。这一方世人是应该我们救度的,有些民众明白了真相,社会的大环境慢慢的就好一点了。

妻子终于回来了。在外漂泊了近两年,饱尝了与亲人别离的痛苦和对孩子、亲人的挂念。看到妻子消瘦的脸庞,拖着沉重的双腿,我泪眼模糊,心里泛起丝丝歉意与酸楚,想到的是要让世人尽快了解真相,早日结束邪党对善良民众的迫害。邪党到底使多少美满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现在无法统计!

回归大法

妻子落下了一身病。去了几大医院,花了不少钱,也没治好。风湿性心脏病、胃病、阑尾炎、腿脚浮肿的鞋都穿不上了。我想应该是她得法的机缘到了吧,只有大法的师父是无所不能的啊。我就苦口婆心的劝妻子炼功。

刚开始她还不好意思学,我就给她搬上腿让她学打坐,我也陪她一起炼功。她对我说:“我炼功你不能和任何人说!”我就答应着,说:“你就学吧!洗衣,做饭什么活我都全包了。”她炼功的第三天,浮肿全消了。慢慢的脸色红润了,不知不觉所有的病全好了。她更觉大法神奇,对师父充满感恩,同时因走了弯路而又有愧疚。

妻子只上了一年的学,看不了大法书,就每天不停的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听多了有时就知道下句讲什么了。后来又开始抄书,不会就问,抄了四遍《转法轮》。这时再看书就差不多能读了。一年后她就能通读《转法轮》了。真是精诚所至,师父就帮啊!到现在,已经抄了十遍《转法轮》,还背了一遍,已经能够自己通读所有的大法书了。也能洪法、讲真相了,一再表示要坚定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证实法 显神迹

零三年在村口路边的电线杆上喷的“法轮大法是正法”、“生命需要真善忍”等标语,十年过去了还依稀可见。现在喷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是黄底红字,特别漂亮。但有的被邪恶用白漆或黑漆覆盖上了。

奇怪的是,过了一段时间看到,白漆脱落,又露出红色的“法轮大法好”,真是神奇。见证了大法的超常。我还在黑漆上用白色自喷漆喷上“法轮大法好!”黑白对比特别显眼。我喷字用的模子都是用刀刻出来的,字体也很正规。每个字都散发着正的能量,解体和消除着人们思想中不好的东西,同时也震慑着邪恶。

零八年到镇政府办公楼发《九评》和神韵光盘,当时也没多想,就觉的他们才是真正被中共迫害的人,如不能看清中共,了解真相,将真的会失去未来啊。发完正念,就到楼里隔几个窗台放一本《九评共产党》,发了三层楼,一个人也没碰着,很顺利的就发完了。后来听说,他们看到书和光盘,大白天谁送来的呢?就到监控录像中查,可是怎么也查不到,一点迹象也没有。“这法轮功真神了!真了不起!”

可我知道是伟大的师尊又一次保护了我。

零三年成立学法小组,我们每天学法两小时,学完法有时切磋法理,分享自己心得体会,或向内找自己的问题;或者看到别人有执着,善意的指出共同提高。有解不开的矛盾怎样用法来衡量,把它化解开。

十多年来,我们平稳的走了过来。

母亲七十多岁了。有一次消大病业,全身无力,上不来气了,甚至连自己的裤子都脱不下来了,已经到了自己同意挂氧气瓶的程度。可奇怪的是,一吸氧气她反倒更上不来气,几乎要窒息了。我们相互切磋: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师父什么都能做的了,所以一定要听师父的。要是采用常人办法,人不早就没了吗?我们几个同修昼夜陪着母亲学法、切磋、发正念。清除邪恶烂鬼、共产邪灵对同修身体的迫害,同时在法理上切磋,提高认识,也善解冤怨。磨难中,只要母亲能坐起来一点,我们就坚持炼静功,能站起来一点就炼动功。最后凭着对师对法的正信和同修的帮助,母亲最终闯了过来。

弟子们每走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操劳与呵护,唯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之万一。

有不符合法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