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在大法修炼中经历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四日】我想跟大家说的是我在修炼中的一些经历。

大法救了女儿的命

女儿在幼儿园到小学三年级之间都很乖,学习好,舞跳的也好,老师经常带她去其它地方演出。我和她爸爸还因她而在孩子们的家长中出了名,经常听到有人说,“这是圆圆的爸爸、妈妈。”

可后来女儿竟得了一种怪病:身体说不能动就不能动了,除了眼珠能动身体哪都不能动,她还能听到有个声音会告诉她什么时间好,到时还真就好了;有时腿疼有时手尖疼,疼的不能上学,我们找了医学教授、名医,都说看不了。

当时是气功热,还有很多气功师说能看病,有人就建议我们找他们看看。于是当地的有名没名的气功师都找遍了,有的说自己层次低看不了,有的当时看好了第二天还犯。后来听人说,北京中医院有一名大夫能看这种病,于是我们就到了北京。我们把情况介绍完了之后,那大夫说她也治不了,说北京现在有一种功法叫××,学的人特别多,很多疑难病症一学那功就好。于是我们全家就开始学那种气功,孩子的病也好了,还出了透视功能。后来我们又去所谓的“深造”,还办班教别人。

可时间不长孩子的病不但又犯了,比以前更严重。一天,我正在店里工作,就感觉心里很难受,总想回家看看。到家一看孩子躺在床上已奄奄一息,床边留了一封信说她要去天国世界了。走后要我们怎么怎么做。我哭的泪人似的,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一点招也没有了。她爸爸找来一个学此功开天目的人,说我因阳性太强,以前让我立个什么什么去给人看病,我不干,所以就来魔孩子。

母亲为了救孩子当然什么都得应承啊,于是杀鸡立案,一切准备就绪。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晚上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位很久不联系的大姐,她说:我在家闹心闹了三天了,就想给你打电话,可一想也没什么事就没打。今天闹的什么事都干不了了。你姐夫提醒我说,我没事是不是你有事呀,所以就给你打电话了。

我一边哭着一边告诉她家里发生的一切。大姐说:哎呀,我明白了,是师父叫我救你呀,你千万别立那玩意,它害你呀,你把孩子领到我这保证能好。

有希望了!盼呀盼呀,好容易盼到天明。一早,我们就把孩子背到了大姐告诉我们的炼功地点。大姐一看孩子这样没法炼功,就让我们到学法小组学法。可是到学法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呢。那就等吧!

就在那里等的时候,我感觉孩子的身体好象就已有了很大的变化。到了学法小组,大家都盘着腿坐在地板上,我坐在沙发上,孩子躺在我的腿上。大约学了一个小时左右,孩子突然睁开了眼睛,有眼没神的看了一圈。然后又躺在我的腿上。我激动的喊:“我孩子活了,我孩子活了!”在座的人都哭了。

又学了一个多小时,孩子坐起来了!在场的所有的人都被这神奇的一幕感动了。接着大家各自谈了自己得法前后的神奇经历。看到和听到的这一切,我坚定了要修法轮大法的决心和信心。当我们回家的时候,孩子已经能走路了。到家还喝了一碗米粥。

我把那些要立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以前学的各种气功书统统都扔進了楼下的垃圾箱。

第二天我和女儿坐车去了学法小组。有一位阿姨问:“孩子,你能读法吗?”女儿说:“能!”孩子接过书一字不差的读了起来,越读越好,基本恢复正常。第三天孩子一進屋就对同修说:“阿姨,奶奶,我好了,我明天就能上学了。”

第四天早上我把孩子送到学校。出来我就到书店请了一本《转法轮》。当我打开书,看到师父的照片时,眼泪止不住的流,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可找到您了!”

当我看到“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时,我好激动啊,我平时就这么想的啊!

以前我在社会上总在找什么东西似的,找啥我也不清楚。今天看到《转法轮》我如梦方醒,一下就明白了,我在找师父、找回家的天梯——《转法轮》。从那以后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在我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那是1996年。

不知不觉的,头痛、风湿,关节炎、眩晕症、妇科病、气管炎,最严重的是心脏病,这些病都好了,身体一身轻,精神头十足。以前总跟丈夫、孩子生气,看哪都不顺眼,得法以后用真、善、忍要求自己,遇事向内找,再也不挑别人的不是,知道都是自己的不对。身体健康了,家庭和睦了,心灵得到了洗涤。心性提高后那种感受真美妙。那是一种幸福,是用多少金银财宝也换不来的幸福和快乐。

由于商店忙,回家还要管孩子做饭做家务,总是抽不出时间学法,心里这个急呀,有一天我把商店交给了妹妹,急急忙忙的回家了,拿起书如饥似渴的学了起来。这是一本师父在国外的讲法。学着学着就入定了,我被能量包围着、溶化着……,激动的泪水还是感恩的泪水?我分不清,那种感受无法用人类的语言形容。

独闯“六一零

九九年七月,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对师父展开了肆无忌惮的诬陷、诽谤,谣言四起,顿时邪恶的恐怖气氛笼罩中国大地,很多同修被抓。

有一天我在家学法,突然悟到,我应该上访,去市政府替大法和被抓的同修说句公道话。可是一看表已是下午四点多,我到那里就下班了。于是我就炼功,准备第二天去。

炼了一会师父就给我灌顶,从颈椎一股热流下来,身体那个轻松、那个舒服呀,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在鼓励我、加持我。

第二天我到了市政府。“六一零”办公室的一个人问我找谁?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找你们领导反映情况。那人说:你坐这等一下。我等了半天,从外边進来一个小伙子,喘着粗气看看我说:“就你呀,跟我走吧。”

我跟他下了楼,走出大门他对我说:你真胆大,敢上这来。我说:你是谁?他说是公安局的,还说:你有事跟我们说,别到这儿来说,他们抓你们还抓不着哪。说话间我们到了公安局。

坐下来他问我有啥事?我就把我来的目地告诉了他,孩子奇迹般的得救;我一身的病不治而愈;丈夫的间接受益、家庭的和睦,等等,等等,都讲了出来。开始谈话时,屋里就我和带我来的那个人,我讲着讲着,发现满屋子都是人。他们还听得直拍手叫好,有的还乐得前仰后合。有一人说:法轮功真那么好,那我们都应该炼了。我说:“真的,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不说假话。这只是一点点能说给你们听的,更神奇的东西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学大法吧,对你们、对家庭、对社会都是有好处的。”

这时已到了中午,我想我该说的话都说了,该走了。有一人说:一会分局还得来人接你。分局来了一人,我跟他刚下了一层楼,就听有人跑过来喊:“哎!××,她表现的可好了,你做个笔录就把她放了吧!”分局的人“嗯”了一声。

到了分局也没人理我,就让我在屋里等着。下午他们把我丈夫找来,问我丈夫对法轮功是怎么看的?我丈夫说他很理解炼法轮功的人,这些人都是好人,分局的人也没说什么就让他把我领回家。

回家的路上,丈夫说他也过了一关,说昨晚做了一个梦:火车要开了,他紧赶慢赶跳上了火车。

师父帮我免遭迫害

有一天我和同修去到很远的农村散发真相资料,我预计得半夜回来,怕家人惦记,就写了一张纸条,说我“今晚不回来了”。

当摩托车开出市区的时候电闪雷鸣,乌云密布,眼看大雨就要来临,同修问我:还去不去,我毫不犹豫的说:去,雨下不来 !同修一踩油门,摩托车剑一般的飞驰出去。

我们到了一个村庄,把摩托车藏在草垛下面。这时乌云、雷电已不知去向,天上有几颗星星一眨眼一眨眼的看着我们,象是在说:加油!我知道是师父帮了我们,清除了邪恶干扰。

我们挨家挨户的发资料。当第二个村子要发完的时候,被一人发现。那人说:这是什么?同修说:是真相资料,你看看对你有好处。那人说:拿走拿走,要不给你报警。这时我在另一条街发完资料刚好走过来看到这一幕。

当我和同修离开这个村子,刚要上小路时,前面大路上开过来一辆警车,我们等警车开过去之后,便踏上了回家的大路。在回家的路上我们又把事先准备好的喷漆桶拿出来,在路边的墙上喷上“法轮大法好!”等真相短语。

我到家已12点多了。丈夫说:警察刚走,来了一大帮,等了一晚上。最后他把我留家的字条给他们看了,他们才相信我不回来了。当晚,我把大法书收拾一下离开家躲了几天。

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有一天我发现厨房有一个烟道,就想那么多废弃的真相资料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呢,在这烧掉不是很方便嘛。傍晚时我就把作废的资料在这个烟道烧起来了。快烧完的时候,我发现窗外有人往二楼爬,我撩开薄薄的窗帘,看到外面一院子人,还有消防车。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感觉屋里出奇的静。我收拾完了就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外面一个人也没了,正好从另一单元走出两人,一人对我说:没事了。楼下不知道烧啥,烟都進二楼了,把排烟罩烤化了。我才明白我惹祸了!回屋后我向内找,发现自己做事马虎,不认真,粗心大意,怎么办?事情出了,怎么解决?

第二天早上,一起做资料的同修来了,我把发生的事情对她说了一遍,然后对同修说:处理人情关系这些事情我不如你,我不会处事,我给你200元钱,你替我给人家赔个理,赔人家点钱吧。我说这话完全没有考虑自己的面子、情啊,真是发自内心的为大法、为整体不受损失而说的。

同修没埋怨我,很平静的对我说:行了,我能要你的钱吗,我有钱。你想去我也不能让你去呀,这方面我还真比你强。说完乐呵呵的上楼去了。她回来后对我说:“那天二楼从排烟罩冒出了很多烟,就下来敲你的门,你不开,他们就报了110 。110敲门你也不开。110说这事不归他们管,报了火警就走了。火警敲门你也不开。火警就把梯子竖在窗外处理了烟囱。”

这时我想起前几天炼静功时出现的一个画面:一张白纸,用香烧出纸洞,透过纸洞看到的都是火,眼前出现一行字,“浩气忠魂留世间”[1]。看到这景象我没害怕,也没担心,也没动心,还做着自己要做的事。

那天他们敲门,我一点也没听见,相反感觉出奇的静。

以上是我在大法修炼中所经历的一些神奇的事。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的责任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大法使我受益匪浅,我要把我修炼法轮大法的神奇事儿写出来,证实大法是伟大而超常的。

感恩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游岳飞庙〉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