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多好的一个老太太啊!”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三日】

丈夫:“大法真了不起!”

一九九九年五月份,我走進大法修炼后,天天早上和同修一起炼功,晚上学法,觉的学大法真是太幸运、太美好了。作为一个修炼人,就不能和常人一样了,就得按师父的要求去做,认真学法,提高心性,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修炼一个多月后,我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感觉非常舒服,二十多年的咳嗽、心脏病、尿道炎都不见了。走路轻飘飘的,干活儿也不累,真是美妙极了。那些日子,心里总是乐呵呵的,很高兴,爱生气的毛病也没有了,自己也觉的奇怪,就象换个人似的,家人也跟着高兴。丈夫说:“能把你这个人改变了,大法真了不起!”

我想这是大法给我带来的福份,我想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就应该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

去掉人心 一切有师父在管

由于自己没有做好,法理不清,有怕心,结果,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我被送到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第二天非法审问我时,问资料是哪来的?我没吱声,一个警察气急败坏的说:“你真行啊,把传单都送到市长家门口了,我今天就从你的家人下手,不信查不出来。”我心想:“你说了不算,一切都是我师父说了算。”可是也有些担心,怕家人同修会出什么事,担心会给整体带来什么麻烦。

越想就越有干扰,连做梦都梦见女儿被警察追赶,这时,好象一下明白了,这不是情吗?师父说:“越害怕,就越象病似的,非得把你这个心去掉不可,让你接受这次教训,从而去掉恐惧心,提高上来。”[1]

等稳定下来想想,我们不是有师父吗?一切都有师父在管。从此,加强了自己的正念,发正念清除邪恶的迫害,求师父加持:弟子要回家,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去救人。再加上外面同修的帮助,四十天走出了魔窟。

警察:“多好的一个老太太啊!”

回来后,我就在家学法、发正念、背法,背《洪吟二》<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2]。过几天,我又参加了集体学法。身边的同修对我帮助很大,因为自己没走好,给家庭也造成很大的损失,让同修跟着着急,真是对不起。

可是邪恶还不甘心,时不时就来骚扰。过了几天,丈夫回来说他们要“回访”,叫人传话说得拿四千元钱。我说:这钱不能给,我去找他。第二天,我去找他,正赶上他在家,我求师父加持,心平气和的说:“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真相,听说公安局叫我拿四千元钱,这钱我不能拿,花这钱,对你们不好,是对大法犯罪,我是为你们好才告诉你的”。同时也给他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叫他不要参与迫害,后来他再也没找我要过钱。因为我当时心态很纯、很正,就是为他好,没有怕心,就这样就过去了。

一天,有人按门铃,我一接,说是警察,就急忙把门铃挂了,心想:你来了,我也不给你开门。过了两天,我丈夫和小儿子开门时,突然闯進来几个警察,家人怎么拦也拦不住,说叫我到派出所去一趟,然后就象土匪一样乱翻起来。

他们把搜出来的大法书放到床上,又是拍照又是录像,叫嚣着说:今天就是抬也把你抬到派出所去。我一下子来了正念,心想:“我今天就豁出去了,去留由师父安排,不是它说了算的。”求师父加持,开始坐在床上发正念。

有一个警察对家人说:你怎么能让她炼这个(指法轮功)?我说:因为法轮功好,我才炼的,我们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为什么要迫害好人?其中一个人说:你们反党。我说:我们是修炼人,不参与政治,没有人反党,是他们编造谎言抹黑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是栽赃陷害。

那个警察指着地上的《九评》和几个小册子说:这不是反党吗?都是宣传品。我说你拿回去看看,那都是救人的,写的都是真事。他说:我们不用你救……我很严肃的说:“你不要诬陷我师父的清白,师父是在国外传法,把法轮功都传到一百多个国家了,人家都说好,怎么只有中国在迫害哪,你不觉的奇怪吗?共产党无神论害的不叫人信神,不相信善恶有报的道理,所以才敢干坏事,其实人做好事、坏事,神都在看着呢,迫害好人是有罪的。”就这样,僵持了一个多小时,谁也不说话,都平静了下来。

因为警察刚進屋的时候,儿媳就通知邻近同修发正念配合,再加上师父的加持,我才有了那么大的正念。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我悟到要是没有了怕心,正念十足的,什么迫害都能挡的住,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平时要保持多学法、多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范围内的邪恶,就能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师父说:“在你人心很重时,又有邪恶与不好因素的干扰,就会表现出你强了它就弱,你弱了它就强。”[4]我想,只要我们摆正基点,去掉怕心,正念强,一切都能改变。想着师父时时都在我们身边,邪恶就胆寒。

那天正赶上我小儿子搬家,我很平静的对儿媳说:搬家是个大喜事儿,别耽误了。因为当时我也没有恨,觉的警察也是被利用了,也挺可怜的。也可能是我当时的善念感动了他们,他们也改变了态度,说:多好的一个老太太啊!我们也没办法,也是替它在做事。随后,他就挂了个电话,请示了一些什么,不一会儿,又来了一个人,好象是“六一零”的。我立掌加大发正念的力度,心想:谁也动不了我,师父就在我身边。这时,他站了一会儿,瞅瞅说:咱们走吧,一会儿,让他儿子到派出所签个字。他们就都走了。

我想这真是一场正邪大战,也是对我的心性考验,过了一个大关。我想我们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应该时时保持正念,信师信法,路才能走的顺畅,才能少受损失。因为有慈悲的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我们,修炼才有保障,才不会受干扰。

明大法真相的妇女:“你真行!”

有一次,到广场讲真相、发神韵光碟,给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讲完大法真相给她光盘时,她伸出大拇指,笑着说:你真行!她还给我一块糖,我真为她明白真相而高兴。师父说:“可是这里的主角却是大法弟子,众生都在等着你们救,给你们提供修炼环境,同时等着你们救。”[5]

还有一次在菜市场,我去讲真相,包里带了三十多份真相资料,本来想上楼去发,后来一想,要是把资料面对面送给有缘人该多好啊!我一边送资料,一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有人接资料、有人就不要,我稳住心,不要我也不动心,那是他们的选择。

等我发完回来时,突然一个三轮车停在我面前,我立即发正念,求师父加持,然后就平静下来,也不害怕。他说:你为什么要给我这个?我笑着对他说:我是想叫你明白真相,是在救你,是我师父叫我们救人,你看看就明白了,资料里说的都是真事。他说:你们头儿在哪?我要见见他。我就给他讲真相,讲共产党说谎、讲迫害刘少奇、讲文化大革命、讲“六四”。告诉他为什么要三退,讲善恶有报,后来他明白了也同意了三退,说你走吧。我想:好险哪,这真是对我心性的又一次考验。

又一次,给一个卖水果的小贩讲真相,我给他真相币,他有点不想要,我就给他讲真相。他说:你别跟我讲,你就是说出大天来,我也不相信,我就信共产党,共产党给我钱。我说:那都是你劳动所得,你不给它干活,它能给你钱吗?我又给他讲了几次运动迫害百姓的真相。他说:他们该死。然后,拿出电话说:你这么能讲,怎么不去政府讲啊?我说:政府也有人给他们讲。他说:我打110,让他们来,你跟他们讲。见他不怀好意,我说:你不要这样,这样对你不好。给他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我说:你不听就算了,我就走了。

讲真相中,真是什么样的人都能碰到。有时候想想,真象师父说的那样:“当然有的人他已经不行了,你怎么做他也不行了,这个我也知道,所以我才说,你们能够救下中国一半人哪,就算不错了。”[6]

一路走过来,真是不容易,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没有同修间的相互帮助,是很难走过来的。我想我们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应该听师父的话,永远精進,做好三件事,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

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