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新学员:修炼大法彻底改变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九日】

师父好!
同修好!

在仅仅修炼了十一个月之后,我感到很荣幸能交流我的得法和大法修炼体会。这已经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我最初来到神韵时,我对法轮功了解不多,对我来说“真善忍”听起来很好。就象大多数人一样,刚开始我确实被炼功所吸引,炼功使我神清气爽和精力充沛。在学法时,在我的低层次上,我理解了《转法轮》中我读到的大部份内容,但我没有完全将法理应用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我相信我学的法,这些法理是天理,但那时,当矛盾发生时或者一个想法冒出来的一瞬间,我时常表现的不像一个修炼者。

然后,我学习了一九九八年《瑞士法会讲法》,这一问题解释的很清楚,师父说:“感性的认识和理性的认识还是不同的。如果真正能够把法学到心里去,修炼中真正能够认识法,那和这个开始的感性认识还是不一样,会升华到理性上去认识法。”

读到这一段后,我决定更努力的致力于不仅去感悟法,而且要时刻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者。在随同神韵艺术团巡回时,这个问题如期而来,我面对出现的许多魔难和许多心性考验。这篇心得交流汇集了我为期不长的修炼时间中许多体会的一部份,这些体会记录了对法从感性认识到理想认识的转变,但我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请原谅我的不足,并坦率指出我的错误和误解。

来到神韵

自从我13岁起,直到去年6月15日,我始终至少有一份工作,是一个全职学生。在研究生院,我是全职学生和助教,我还在3个学校并给私人教课。只要我有时间,就参加自由职业者音乐会。在没有演出的周末,我在公寓附近的三明治店打工。最重要的是,我只能挤出时间练习和学习,这意味着我从来没有一天休息。在《转法轮》中,师父说:“在常人社会中为了名、利,人与人之间的争夺,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体已经搞的相当不象样了”。

我每天都很累,喝5杯咖啡,以便让自己坚持下去,更重要的是咖啡能抑制你的食欲。我一直在那家三明治店工作的部份原因,是因为他们让我吃的很好。尽管我精疲力竭,每天工作17个小时,许多夜晚只能睡5个多小时,我的心态一直在竞争,我充满了焦虑。事情是这样,我甚至从来没感觉为了变富而担心名或利,我做的刚好能够头上有屋顶,车里有汽油,随身有手机。我是如此灰心,怀疑是否我的整个人生就像这样,整天工作,只是勉强过得去,那种生活的前景使我非常悲哀。我决定去神韵面试,主要是好奇看我能否甚至被录取,而且我成功了,那是改变生活的一刻和决定。我真的相信缘份,我一直有缘,为了来神韵,我多次拒绝了其它机会。那时我并不了解大法有多好,大法会使我的生活如何神奇,但有些事情使我选择了神韵。在《转法轮》中,师父说:“不失不得”。

对一个常人而言,我放弃的是非常值得的东西,而且当然我会认为这些是好的经历,但我得到的是更多有价值的,像金子一样发光。

比起整天东奔西跑,这样长时间工作仅为了赚取刚够生存的钱,在这里我看到了对生命如此之多的意义。我由衷感谢师父给了我如此之多:简单的东西如我头上的屋顶和桌上的食品,师父如此慈悲,理解艺术家面临的必须自行解决一切的艰辛;我甚至更感谢修炼的方面,有机会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这种修炼方法有这么多的意义,尽管我的理解还不在很高层次,但我认识到,所有这些我没有提出要求,就从修炼中得到的福利,这就真的了不起。而且,来神韵是巨大的生活方式的改变,我用了一段时间以调整做事方法。在前几个星期和几个月,我一直质疑演出的后勤工作,这和我在过去经历过的不一样。我会问:“为什么我们必须以这种阵型入座?”“我们能从新安排座位吗?”“为什么要调到442?我习惯于440。”“为什么我们必须用麦克风和扬声器?”等等问题。我自私的想按我以前习惯的方法做事。渐渐的,我接受了这些变化,但直到我们开始演出,我心里才真心信服。师父告诉我们演出有多么强的威力,但我必须自己体会以真正悟到这一点。通过演出,我看到有这么多的人被演出所感动,我看到观众流出喜悦和伤感的眼泪。看到这之后,我真正理解了为什么每件事情是这样的,我只是这样巨大和这么有意义事情中的一小部份。

随神韵巡回

巡回开始后,我缺乏团队精神或感激心态。在没有演出的时间,我们仍然必须在早晨集中,全天外出观光,购物,饮食等待。在这些旅行和演出的长期外出工作后,身心疲惫,我感到自己有权要有自由时间,主要为了放松和休息。我要求独自活动时,我被告知真的必须随队行动,我感到如此消沉。我不理解,并感到我没被信任或当作成年人。的确,这些感觉是我修炼状态差的结果,我必须改变我的态度。在《转法轮》中,师父说:“你不能够随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要能守住你的心性。”

谈到这里,我对自己的习惯感觉很不好。在每个城市,当地学员对我们非常照顾,想让我们高兴,他们为我们安排活动观光城市并游玩。一旦我改变了自己的态度,我觉的很感激有机会看到新东西,所有的活动都是自己通常做不成的,因此我学到了许多。在一九九八年《瑞士法会讲法》中,师父说:“你努力想要得到,想要执著的去做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有。恰恰是你越放弃,越不管它的时候,你才能得到,所以叫作无求而自得。”

我们抵达亚洲时,我们有一点更多的自由选择自己的活动,这也很不错。我从中学到的教训就是不要执著那些活动我要或者我不要,那些地方我想或者不想去,那些食品我想吃或者不想吃。在《转法轮》中,师父说:“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的下。”

一旦我悟到了这一点,无论我们做什么,我始终很高兴。

为自己修炼操心

现在我对我的修炼确实有了安全感,我知道有些心性关没有过去,但我真的相信我用正确的脚步走在正确的道路上。随着我修炼的提高,我注意其他人哪里有不足,我开始对其他人感到心烦和苦恼。我想:为什么这个人总是指责别人而不是向内找?为什么这个人的表现这么自私?所有这些和其它事情在困扰我,然后,因为让这些事情触动我,我对自己很烦。我知道我应该担心自己的修炼,我知道在高层次,你不会被这些人的行为触动。虽然知道每个人都应该去修,但实在很难面对这些事情,这些人并非是常人社会的成员。然后,有位很关心我修炼的人和我谈了一次,我甚至没有告诉她我在想什么,但她确切知道该说什么。她告诉我,所以这些困扰我的事情,这些出现的问题,如同一面镜子,它们表现出来,因此我能向内找,改变自身的某些东西。我对这个建议非常感激。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要想提高层次,你必须放弃你的不好的思想和倒出你的脏东西,同化那一层次的标准要求,这样你才能上的来。”

以我的理解,我对其他人有负面的想法,这使我处于较低的层次。我只需为提高自己而操心,因为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不能够强迫你修、逼着你修。得靠你自己真正去提高的,你不想提高谁也没有办法。理也给你讲了,法也给你讲了”。

因此为在这个环境中那些没有实修和自身提高的人,我感到伤心和同情。然而,这不是我的职责去惩戒他们,也不能让他们的行为影响我,我只需要为自己的修炼操心。

过心性关

每天结束,我都过一遍我遇到的状况,无论有无过好心性关。两者都有许许多多的例子,我举个例子,开始没过好,后来同样的关又出现,然后过关了。在一次巡回中,有个音乐家批评一位年轻成员,我知道我必须无为,不去干涉,但对这位居高临下的姿态,我实在感到很烦,我试图为他们辩护,但当时这位非常不满的同行开始抨击我的演奏,说了些非常伤人、不尊敬的话。我非但没有让他们给我德,而且还反击,以我的脾气,和我过去相比,我确实很好控制了自己,但还不够。这位说的话实在让我深深的烦心,我感到沮丧,蒙羞,尴尬,愤怒,以及许多其它情绪。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能忍的住,但心里放不下,这也不行。”

这次冲突在我心里放不下,但我坚持学法,我向内找,我认真考虑了这位说的话,决定将此当作一个提高自己演奏的机会,因此我必须感谢这个人。在巡回的后期,这个人又来找我,好笑的是,因为他们会说他们并非对我不敬,然后又会说许多不敬的话,我能做的就是笑叹这个人迷失了方向,告诉他们我会更努力,演奏的更好。我简直不相信我能这样好的处理这种状况。

这一系列的冲突是个例子,在修好自己和学好法时,我如何更好的处理问题。在考验再次来临而且过关之后,我感到如释重负,这是我修炼中的重要里程碑,因为我并非行为是一种方式而内心却感到负面,我真的没有被这个人的指责而触动。这次冲突点明了我的不足之处,这次冲突不仅是个机会让我仔细而严格的检查自己的演奏,作为一个音乐家来提高自己,而且也用作一面镜子来反射我所说所想的评判方法。以后,我悟到事实上这也是业力轮报,我曾对别人的音乐修养批评过度并心怀芥蒂。整个状况让我认识到这么多关于修炼的事情,真修全部法理有多么困难和深奥。

心得交流

在波特兰,我们演出团举办了一次心得交流。我仔细思考我想说什么,并用很长时间使发言确实反映出我那时的修炼。心得交流会后,我们团队制作了一个中国新年视频,另一位音乐家套用我的话,讲述他们来神韵之前做了多少努力。这个人拷贝我,我很失望,对他们非常生气,尽管我知道不应该有这种感觉。然后我们学习《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师父讲了学员之间的配合,在其它重要问题中,师父说:“你有一个好办法,想出来了,你是为法负责,用不用你的意见,用不用你的办法这并不重要。”

因此我决定放下这些负面的感觉,因为在《转法轮》中,师父说:“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

是谁的主意没关系,如果我通过交流能影响谁,他们对此有同感,能让他们更接近大法,我应该高兴,而不是被此激怒,因此我改变了想法。

发正念

我刚来神韵时,我想参加发正念,但我并不真懂我在做什么。我试图正面思考,但我的意识会走神,突然间我发现自己计划下一次练习,或者琢磨今晚晚饭吃什么。直到我们开始巡回经历旅行,困难以及干扰会影响演出时,我才感受到发正念的意义。一次,灯光没有正常工作;另一次帷幕没有按时开启;就在演出前,我们的琵琶倒下摔破了。现在我发正念时,我真的带有一种有含义的目地全神贯注,我会想,请送给我们一个琵琶,因此我们可以全团演奏,或者请让灯光一直工作,或者请把这些负面压力清理掉。当每个人都真正在同一点上发正念时,没有任何东西能干扰我们。最后,我理解了发正念的意义和威力。

大法的康复威力

我半生都在演奏低音。在来神韵之前,我双手处于松弛状态,我不能伸直我的手指,手指弯曲如同驼背不能站直,就像我一直拿着一罐汽水。如果我伸直手指,我的手会因此而颤抖;保持这个姿态很困难。我担心我的肌肉和关节已经造成永久性损伤,因为我的音乐工作,我会遭受痛苦和疾病。修炼之后,炼功对我帮助如此之大,尤其第一套和第五套功法帮助放松我双手和手指的肌肉,现在,我不用使劲就能伸直手指,而以前,我尝试了许多种拉伸和技术,直到我开始修炼才康复。的确令人惊叹。

结束语

我作为一个音乐家来神韵工作,但我坚持修炼。我站在你面前不是因为我特别,我在和大家交流心得,因为我已面对许多魔难,已发现了许多执著,有待做出许多提高。我想感谢大法弟子同修为神韵做出的贡献,感谢他们对我的鼓励。从台湾的那位为我头发美丽造型的女士,到澳洲的那位缝纫缝我裤子的妇女,到每一位厨师和售票员,到纽约使我们住房美丽舒适的大法弟子,到我随同巡回的团队……为这一切感谢你们!最重要的,感谢您师父给了我改变生命的机会,您给了我如此之多!

谢谢师父!

(二零一四年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