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尽头时喜得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我今年八十三岁了,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得法前,我的身体特别不好,有很严重的心脏病,不能受一点惊吓,外面的小孩打架,我听到声音就会被吓得犯心脏病,当时家里的孩子给我找了不少偏方,听说是吃猪心能治心脏病,我猪心能吃了一土篮子,后来见到猪心就恶心。心脏病也没有治好。

当时腿疼的一只脚不敢沾地,脚一落地就如同针扎的一样疼,不敢在炕上坐时间太长,超过二十分钟腿就疼的受不了。整个脚全倒过来了,脚后跟朝前,我走路要拄着一根棍子走,就这样全家五、六口人还都得我侍候,家务活全都我来干,老伴身体好好的,喝口水都得让我来倒。家里还要养活一大群鸡鸭。

当时找我们本地的医生治疗腿疼,花了一千多元钱,也没有治好。去了外地医院三次也都没有办法治疗,回到我们市里医院检查后说让截肢。我当时一听,就想活得太苦太累了,我就是死了也不截肢,到街里就买了烈性的毒药,想一死了之。之后我连装老衣服都做好了,就等着哪天死了。

我想在死之前到各个亲戚家,都见上最后一面。我到妹妹家后,妹妹就和我介绍说:法轮功可好了,祛病健身可神奇了。让我和她一起学法炼功。我想我都是快要死的人了,什么功我也不学了,后来拧不过妹妹就和她照着学了一遍。回到家几天后,我想就今天死吧,我把毒药和装老衣服都找出来了。后来想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一看是腊月二十一。我想快过年了,这过年的时候孩子回家都找妈,我还是等到过了正月十五再死吧,让孩子们好好过个年吧。

当天妹妹来了,教我炼功,还给我带来了宝书《转法轮》让我看,我一看这白纸黑字的,我大字不识一个,一个也不认识。后来就找对面的邻居老太太教我念,邻居老太太小时候一只胳膊长满了疮,好象是骨结核,烂了以后胳膊就三道弯了,直不过来就残废了。没有想到她自从和我学法炼功后胳膊伸直了,残废的胳膊好了。后来她也走進了大法修炼。很可惜,在后来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后,她由于害怕就不敢炼了。

我自从学法炼功后,到二月份的时候,在屋里面走路就不用拄着棍子了。腿脚就不那么疼了,到五月份的时候到外面走近道也不用拄着棍子了,等到十月份的一天,我突然发现扭过去的脚不知道什么时候正过来了,腿也不疼了,脚也敢沾地走路了。心脏病也完全好了,我再也不想死了,无病一身轻,活得可有劲头了。更为神奇的是大字不识的我现在也能够自己读《转法轮》了。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我也没有被吓倒,这么好的功为什么不让炼了?我们三个同修到北京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没有想到半路上就被劫回来了,由于路费不够了,我就到外地的亲戚家住了几天。回来后,被派出所所长叫到派出所审问我去没去北京,我说我到亲戚家串门住了几天,也就让我回家了。感谢师父保护。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片警和委上(社区)主任经常骚扰我,一次单位的厂长、书记到我家威胁我说:再炼功就不给发工资,局里面也跟来了三个人,开车将我带到了局里。我当时说,幸亏我炼了法轮功,要不还坐不上这么高级的小轿车呢。到局里后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随其自然吧,后来局里面的一个女的说:这老太太挺开朗的,挺好的。就让我回家了。

多年来在师父的呵护下,很多时候我都能够化险为夷,平安无事。

一次,我在厨房没站稳一下子顺手就按在了烧的通红的火炉盖子上了,就听哧啦一声,手掌当时就烧白了。儿媳妇吓坏了,当时就给我抹上了大酱,被我洗掉了,后来又找来了獾子油给我抹上,也被我洗掉了。我向内找自己,知道自己做错了,找到了自己有妒嫉心,还撒谎了。后来手疼,我就求师父,手就一直没有疼,后来也一点事情都没有。

二零一零年冬天的时候,我摔了一跤,当时就上不来气了,我就在心里面喊几声师父,这口气总算上来了。后来我躺炕上腰疼的就不能动弹了,儿子让上医院,我不去,说:几天就好了,没事,结果真的我几天就好了,就能下地了。

大法被诬陷后,十八年来我就一直不间断的贴真相粘贴,发真相小册子,希望世人明白真相,不要被共产党欺骗,跟着参与迫害好人,希望都能够有个美好的未来。家里面的亲人朋友也都三退了,儿女和孙子们也都知道大法好。支持我炼大法。

我基本上每天都能够坚持学法炼功,宝书《转法轮》我走到哪里就背到哪里,学法一天也不落。我知道师父一直在管我,我要坚持学下去,要跟着师父走,随着师父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