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 儿子先天性心脏病痊愈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我只有一个儿子,今年十七岁,高中一年级学生。孩子出生时,医生就告诉孩子有先天性心脏病,症状是:心房之间、心室之间都有窟窿,肺动脉管道狭小,房室瓣膜封闭不严。后来,孩子四岁时在韩国首尔最好的医院做了一次手术。做完第一次手术之后,我让他回到中国的爷爷奶奶家去。可是不到半年,孩子动不动就出现满脸青色症、呼吸困难,还经常吐血,把爷爷奶奶吓的要我赶快接孩子上医院去。

二零零二年,我在仁川机场接了孩子时发现他的脸是黑色的,心想孩子肯定是受到中共的毒害了,于是给他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没想到一提法轮功,他就吓的哭着不让我说,说江泽民会抓走爸爸的。当时真是让我吓一跳,中共邪恶连四岁的孩子都不放过。我一路给孩子讲真相,孩子最后露出天真的笑容,并说跟爸爸炼法轮功。

因为我的妻子不修炼,出于对孩子的担心,一心要我一起带孩子到医院去看。给孩子做第一次手术的是两位教授,他们给孩子進行详细的复查之后,告诉我们孩子应该马上做第二次手术,不然会活不长。因为肺动脉管道几乎粘在一起了,导致右心室壁变厚了,所以虽然需要动手术,但如果马上动手术就会有生命危险。于是教授先给孩子开了一种药,是颗粒状,很小。可是药劲非常强烈,医生说这个药的药劲象毒药一样,所以每次给半粒,如果出现生命危险,就赶快叫119到急诊室。吃这种药是为了将加厚的心室壁变薄,再过二十天后做手术。教授还说,以后可能还需要做第三次手术,凡是这样的孩子都活不长。

我当时正在翻译师父的《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法中是这么讲的:

“弟子:修炼人的年纪很小的孩子需要看医生吗?

师:不修炼的人该看医生就看医生,因为常人得病就是要看医生。我这里讲的是真正修炼的人,你的身体都将要转化成佛体,那是医生怎么治也达不到的。但是修大法的人往往有许多家庭有小孩,他们很可能不是一般的孩子。没投胎前他就知道这家人将来会学大法,我要投胎到这家去,那么很可能是有来头的。凡是这样的孩子,大人炼功的时候,就已经替小孩炼了,直到他能自己炼的时候为止。有很多是这种情况,这就靠你大人去把握了。如果你也看不出是不是这种情况,你送他到医院不算什么错。但是其中也看你的心,也会表现出各种想法、各种心态。这么讲吧,如果你是个坚定的大法修炼者,就会明白人各有命,不应该出问题的轻易不会让他出问题。往往我刚才讲的这种高层次上来的小孩是来得法的,他根本就没有业力,他根本就不会得病。他所承受的一切很可能是替你们大人在承担,有好多是这种情况。但是,这也不是绝对的,具体情况你们自己去把握。”

我给妻子读了师父的这一段法,并跟她说,当年在中国修炼法轮功出现神迹的到处都是,要不我们也试一试?妻子流着泪答应了。我还问了孩子,你要做手术呢还是跟师父修大法,孩子哭着说什么也不做手术,就要跟师父修炼。

于是当天回来后,我就教了孩子第五套功法,孩子马上学会了。一起打坐时,孩子连连说,爸爸太舒服了,太舒服了,我看到法轮了。我忙于学业之余,就带着孩子到中国人居住多的地方给他们讲真相、发传单。刚开始孩子走几步就累的蹲下休息一会,然后再跟着我。可是孩子的身体一天一天起着天翻地覆的神速的变化,首先,脸上的青色症修炼几天就不见了!还有动一动就气喘吁吁的现象也逐渐不见了!大概过二十天以后一切正常了!是师父给了孩子第二次生命!

直到二零一零年,因为我的安逸心重,不仅自己的修炼没有精進,还没有带好孩子的学法炼功。那一年,孩子在操场上就昏倒了,当时周边没有人,大概过了三十分钟之后自己就醒过来了,当被人发现以后,打119把孩子送到了急救室。我到了医院的时候,孩子已经恢复正常了,但是医生说,孩子心电紊乱,差点送了命,如果旁边没人急救会死的。可是孩子是自己醒过来的!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孩子!因为在那个医院做过第一次手术,两个当年给孩子做过手术的教授找到我说,不知怎么孩子的心脏已经长的很好了,问我是不是在哪里做过手术?我就把孩子修炼法轮功的事情详细的告诉了两位教授,因为观念的影响他们还是半信半疑。

经过那次事情后,孩子又迅速长大了。

由于我一直没能放下根本的执着,走了一段旧势力安排的很弯的路,于是旧势力对孩子又下了毒手。今年四月末,孩子在学校又一次昏倒,但这次停止了呼吸!但是慈悲的师父安排了一位体育老师及时给孩子做了人工呼吸,采取了应急措施后,呼吸又回来了。

当孩子送到一家大学综合医院的急救室之后,我才赶到了医院,当时孩子气管上插了氧气管,满脸是血,人事不省。医生找我说,由于孩子停止过呼吸,脑部有一段时间血液没有得到供应,有可能醒不过来,会成为植物人。我当时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已经清楚的认识到了怎么去掉根本的执着,还有旧势力安排的一切我要否认,我只要有一口气在,我会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路,请师尊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心里求师父加持,一直发正念,坚信孩子一定会没事的。同修们知道后又发强大的正念清除迫害孩子的邪恶。

孩子在重病号房足足躺了七天之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们的正念下终于醒过来了!

醒来之后,孩子开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想要拔掉点滴管回家。当我告诉他怎么回事后,孩子就坐起来要打坐炼功,因为身体虚弱,胳膊腿没有劲,炼了不长时间就躺下,但是又起来炼功,这样不断的反复。护士一看总是要动来动去,怕出安全问题就把孩子的手脚捆绑在病床上。可孩子要坚决出院回家,于是我就找医生说,因为孩子四岁时动过手术,对医院具有很大的反感,现在看来孩子情绪不稳,能不能出院让孩子情绪稳定之后再说?当然了,医生坚决反对,还说在这种情况下出院,父母要负法律责任的!我无法再说服医生,只是心里求师父安排孩子赶快回家学法炼功。

因为孩子情绪不稳定,医生还是让了步,当天就转到普通的病房。因为,孩子一个劲的要求学法炼功,我就让他读《转法轮》。因为呼吸器刚从气管里拔出来,说话费劲,吐字不清,但是孩子吞吞吐吐的《转法轮》的“论语”还没有读完,声音就越来越清晰,声音越来越大,读着读着,突然泪水在孩子的眼睛里夺眶而出,孩子哭得非常伤心,哭泣着说这里太没有意思了,我要回家。当时我看的出来孩子能够看到另外的空间(因为小时后经常看到另外的空间),我听的出孩子说的家是天上的家。于是我安慰孩子,你想要回到天上的家,就得赶快出院,好好学法炼功,才能跟师父回家。孩子听完后,停止了哭泣,点头答应回家后好好学法炼功。

读完法以后,躺在病床上休息不到半个小时后,孩子就出现了精神分裂症的状态,胡说八道,谁都认不出来,一晚上折腾的病号里的病人都睡不着觉。妻子也吓坏了,我也是被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啊?!一晚发正念也不见好。我就开始向内找,发现我对信师信法没有做到位!我相信这都是假相,于是静静的思考了一会。经过思考,我才恍然大悟,我不是一直在求师父要安排孩子赶快出院吗?这不是师父在安排孩子快点出院吗?于是我马上找了医生,强烈要求出院!我跟医生说,孩子如果得精神分裂症谁来负责?我跟医生讲他们能够接受的道理:孩子其他的“问题”以后还有治疗恢复的机会,可是如果得精神分裂症那就连恢复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应该让孩子回家,先让孩子的情绪稳定下来后再从长计议。医生也看到孩子情绪的“严重性”,还是同意了,他要我签字后同意带孩子出院!

正好,我的哥哥嫂子开车赶到了医院,我知道这都是慈悲的师父细心的安排。简单收拾后,我和二哥在两侧扶着孩子走出了医院的大门。当走出大门时,孩子仰天深深吸了一口之后说:“这回好了!”然后他的精神状态马上恢复正常了!回到家后,我领着孩子马上炼了第五套功法,炼完后,孩子自己能站起来了。然后接着炼了第一套功法,炼完第一套功法后,孩子的手脚马上都灵活的动弹了。

看到孩子神奇的变化,妻子和二哥、二嫂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二哥和二嫂在一九九九年之前虽然也读过《转法轮》,但是一直带修不修的状态。而且,在搬迁的过程中把大法书籍全部扔了。我知道了之后,告诉二哥毁大法书可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你赶快虔诚的在师父面前忏悔。他听了之后回去照做,然后第二天早晨起来炼功。那天二哥打电话告诉我,他早晨炼完功后合十时不知怎的泪水就止不住的往下淌,而且还看到了菩萨驾云来到他跟前慈悲的朝他笑!我听了之后跟二哥说,你赶快学法炼功,这是万古不遇的宇宙大法,千万不要错过!他欣然答应要好好修。

接孩子回家的当天晚上,孩子就能喝稀粥了。第二天学法炼功后,晚上开始正常吃饭了,而且第三天就上学了!按常理,在重病号躺了一个星期的重病患者,醒来后当即出院,第三天恢复正常,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孩子的事情,惊动了学校的老师们,我借此机会给孩子的老师们讲了大法的真相。

现在,我的孩子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

我也要走好以后的每一步,把每一天都当成最后的一天,精進实修,做一名师父的真修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