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孔红云被迫害致神志不清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孔红云二零一四年一月四日遭保定市新市区竞秀公园派出所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关押至今,日前突然神志不清、精神恍惚,疑被下药。

孔红云在看守所绝食抗议,遭到看守所恶人恶警殴打、长期被铐在一把椅子上、长期插胃管不拔出来。

四十三岁的孔红云,医务人员,老家保定市满城县,自己和女儿在保定市租房住,二零零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让原本善良的她更加心态平和、宁静。

她近几年多次被绑架、关押,并遭非法判刑三年。三年的冤狱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她的脑袋经常发木。

她的原工作单位——贤台乡医院,在保定新市区“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指使、胁迫下,百般阻挠她回单位上班。为了生存,她出摊在早市上做早点、卖煎饼,微薄的收入抚养着女儿,母女相依为命。

刚出狱半年左右,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上午,孔红云被保定高开区贤台乡派出所六名警察入室绑架,十三岁的女儿放学后无法进家门,孔红云被非法关押半个月。

二零一四年一月四日上午,孔红云在竞秀公园发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光盘,遭人诬告被绑架到五四路竞秀公园派出所内。

下午四点多,孔红云十五岁的女儿在同学陪同下去派出所要人,几次被警察赶出门外,两个孩子一直在派出所院内站立,又冷又饿,八点半被派出所警察再次呵斥推出门外。晚十一点半,孩子再次进派出所要人,值班人员说:孔红云被派出所所长带走,说是去了看守所。

二月十二日,保定市新市区法院、新市区检察院在保定看守所非法开庭,图谋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孔红云女士。北京律师对所谓“证据”的逐条驳斥下,派出所、公安局捏造的所谓“事实”,都不成立。

派出所、公安局在捏造“事实”时,有一项是给孔红云加了一个二零一一年被劳动教养一年的所谓证据,但是家属和当事人从来没有接收到这样的通知,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对孔红云的讯问笔录,也是派出所、公安、检察院捏造的。最后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宣布休庭,草草收场。

孔红云为了抵制非法迫害和关押,用绝食方式表达抗议。看守所用小手指粗细的管子插进去,多少天插着不拔下来。这种方式非常危险,是绝对违法的。胶皮管子长期在胃里,时间长了会发黑、溶化,人就会中毒,高烧不止,危及生命。

看守所把管子插上后就不再管了,让里面的犯罪嫌疑人用手把馒头抓烂,搅和在菜汤里,用大针管推进去。为防止孔红云用手把管子拔下来,孔红云被长期背铐在椅子上,其状惨不忍睹。孔红云被折腾得身体极其虚弱。

孔红云被非法关押了五个多月,律师接见过几次,精神都很好,头脑非常清晰。几天前,律师又来保定见孔红云,突然发现孔红云已精神恍惚、神智不清。保定看守所在这之前给最少两位法轮功学员下过药,孔红云疑似被看守所下了药。

看守所奴役在押人员,强迫在押人员检查包装医用乳胶手套,从早上六点一直干到晚上八、九点,吃饭也就是匆匆忙忙以最快的时间吃,吃完就干。长时间一个姿势,据出来的人说,累得人死的心都有。一般干到晚上八、九点才干完,干不完的不让睡觉,手慢的经常干不完,加班到半夜十二点。手慢的人经常挨打,干不完就打。

胶皮手套里都放有滑石粉,男监用嘴一个一个的吹,看看漏不漏气,这是出口生意,检查很严的,不能出一点错的。监室里没有任何防护措施,满屋子飘的都是滑石粉,男监在押人员,就是用嘴这样吹,从早到晚不停的这样吹。众所周知,滑石粉是有毒的,在里面呆时间长的人,一个个都面黄肌瘦的。

被关押的人并不是都是有罪的,有的是被冤枉的,有的在审查阶段,还没有定性这个人犯了罪,按法律规定是不允许这样让他们无偿劳役的。

保定看守所所长刘翔,手机:18633623999。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