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如初志愈坚

更新: 2018年02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日】我们一家老中少三代人全都修炼,机缘难遇,深感师尊安排的巧妙。这里我想把我们全家修炼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十年苦寻得大法

我在一九八六年得了心脏病非常严重,老伴颈椎骨质增生压迫视神经导致短暂失明也非常严重,都是要命的病。跑遍医院西医中医都治不好。就想寻求气功得到康复,先后学过多种气功都不见好。我十分苦闷。就在我苦恼之时,一九九六年春天老伴从法轮功炼功点上请了一本《转法轮》,我和老伴手捧宝书一夜读完,真是久旱逢甘霖,十年苦苦寻觅终得正法,这就是我们多年期盼的,终于得到了。正式开始修炼,一月之后身体疾病全无。我们再也没有吃过药。我们真正体会到什么叫无病一身轻了。我们多年来对人生的困惑都找到了答案,找到了人生的真谛,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那时我们每天早晨准时去公园炼功,一九九七年我担任了大公园炼功点的辅导员,这个炼功点是全市规模最大的,我考虑到炼功点原录音机小,就自费买了大音量的飞利浦录音机。每天半夜三点起来把五套功法炼完,五点多再提着录音机到公园组织同修晨炼,我就专门去教来学炼法轮功的新学员。天天如此,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觉得能学大法真幸福。

一九九八年我担任了市分站负责人,分别去过分站各炼功点和市郊几个乡镇炼功点与同修一起学法。与同修一起组织了一次全市大型心得交流会,组织多次的洪法活动。我还利用寒假办了一百多人小同修九天班,结束后去市内公园组织小同修洪法。让世人看到了大法小弟子的风貌。在我家经常组织分站几名负责人学法背法。每周组织各点辅导员交流会一次,在学法与修炼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跟上正法進程

一九九九年七月我被绑架。老伴和女儿替我做起分站协调工作。当时师尊有新经文她和女儿用笔抄完再分送下去。一天晚上外面下着大雨她们顶风冒雨及时传送到各点。那时有的同修吓得都不敢给开门,但是我们坚定大法的信心没有动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那天,老伴与同修一早骑自行车进京上访,走到检查站被截,凡是被截人全都关进大院,只有老伴正念足,智慧的骑自行车返回,再与一男青年同修扮成母子进京提货,乘公交车进京上访。一路经过五次检查站都顺利通过。到达天安门和信访办,才知道上访的都被劫持到丰台体育馆了。他们就回来了。

我在非法关押期间,每天仍然炼完五套功法。但那时由于法理不清,用了人的办法与之周旋,最后还是表面做出了妥协,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每每想起心中比刀割了还难受。虽然随之学法的深入写了两次严正声明,但总觉得这是我修炼路上的污点,心中总觉得对不起师父。我更加抓紧学法精進弥补损失。

我被放回后,同修每天都来找我交流。我的家成了公安局重点监控对象。那时每天都有人监控,后听公安局人说我被定为“一号人物”。我去外地发了两封上访信,回来后提着两包东西,被蹲坑的认为我去外地搞串联,带回的是资料。他们以为找到了所谓的理由,第二天市公安局警察对我家非法抄家,我和老伴被绑架到市看守所。我被戴上手铐脚镣。那时看守所就成了我们讲真相的地方,女儿给送来的吃的我们全都给了自己监室的犯人了,他们都被我们的善心打动,都认同了大法好。

二零零一年十月,单位怕我去北京上访,在我家附近停了一辆面包车蹲坑,企图绑架我去洗脑班。洗脑班给单位施压,必须把我们“转化”。单位就又在我家的对面租房,日夜守候二十多天,仍然看不见我们出现,就找了多名开锁师傅,想砸防盗门撬锁企图绑架我们,有的开锁师傅一问是我家,都纷纷表示不去,他们都知道我们一家都是好人。最后他们花高价找来一个开锁的开始撬锁。我和老伴打开阳台窗户对他们大声讲真相,讲学大法真善忍的美好,讲我们修炼以后身心受益的变化,讲他们是在犯罪,我拿出法律手册给他们念宪法和刑法有关条款,指出了他们侵害了公民住宅权,应判两至三年徒刑。我大声说:“你们不信,明天我就去检察院起诉你们。”并告诉老伴打一一零报警。这时女儿也赶来,在楼下大声呵斥我单位领导,明确告诉他们,父母做好人没有错,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必遭恶报,别想带走人。

那时正好是学生放学的时间,家长们在接孩子,电视台也来了,看热闹的、围观的,现场有三、四百人,把我家附近围得水泄不通。这时一一零警车赶到,下来几个警察,为首的责问我单位领导:人家犯了什么法,你们砸门撬锁。这是犯法影响多不好,还不赶紧撤走。那是正与邪的较量,最终我们在师父的加持下,在正念的作用下,正义战胜了邪恶,不配合邪恶,邪恶仓皇撤退。附近的居民受到了很大的震动。起到了很好的洪法作用。

晚上,我们全家觉得他们不会善罢甘休,还会来骚扰,将无法正常学法炼功,不如回老家。于是第二天,我和老伴离开了家,当时马路对面就有蹲坑的,他们就象没看见一样。是师父又一次成功保护了弟子走脱。

我和老伴来到农村后,继续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与当地三个村的大法弟子取得了联系,使他们中断了两年的大法经文和资料以后又能及时得到了。每次由女儿把资料及时送来,老伴又顶着压力分送到各点。晚上还要去附近农村发放资料,白天去附近集市发放。此间我还先后办了六期学法班,在那压力面前仍然尽最大力量使十三个有缘人得法。

半年后我们回到市内。又找到了同修,建立了三个学法点,我们自制条幅小真相卡片,复写一些真相传单供各点发放。

二零零六年,我家也跟上正法進程的需要,买了电脑和打印机做起了资料。这些年我们做资料从没用过同修一分钱,有的学法点同修给的钱,也都无偿的转给其他资金缺乏的资料点。

整体配合显威力

为了到农村更大范围的发放神韵光盘,广救世人,去年我们买了一辆汽车。我们这辆车很有灵性,我们给他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小神龙”。每天上午我们都与“小神龙”一起带着很多神韵光盘与真相护身符、不干胶、《明慧画报》、真相护身符、破网软件等出去救人。路上的行人,路边聊天的人,路边的工厂的工人,店铺,田间地头劳作的农民等都是我们发放的对象。看到世人拿到光盘的高兴与激动,我们真正感受到世人都在等着大法弟子去救度他们,有时真的不用你说太多,立刻就高兴的接受光盘,真的就象等你一样。遇到工地人多时也不用想太多,给他们送礼物,每人一份,然后就一个个发放,都高兴接受。往往世人不接受时都是我们起了人心,那时向内找,在法中归正,修好自己。世人就会愿意接受光盘。

我们有个同修由于旧势力迫害使他不能面对面讲真相,发光盘救人,只能在家学法与发正念。我们认识到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去救度众生就没有走正师父给安排的正法修炼的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是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的路。我们决定带同修一起出去救度众生,同修不能下车发光盘可以在车上发正念,我们整体配合,共同救度世人。那天我们发光盘出奇的顺利,发放数量也比往常多,真相电话效果也不错,用的时间也不比往常多,救人效率提高很多。我们体会到只有整体配合才能真正发挥每个大法弟子的能力。

我们每天保证集体学法。上午出去发光盘,下午学《转法轮》,晚间学各地讲法。到夜里十点半左右开始做光盘,直到发完夜里十二点正念才休息。早上三点五十分正式集体炼功,基本上是吃完早饭七点出发了。我们每天下来都能发放二百左右张光盘(与精進的同修比还有一定差距),时间大约两个小时。回来后把白天接听电话时间记录整理出来,对于接听时间长的号码提出来進行电话对打,劝三退用。我们每天都这样按部就班的做着自己应该做的。

我们一家人这些年经历了风风雨雨,我们从没觉得苦,坚定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兑现史前誓约完成历史使命。我们全家一定走好最后的路,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下面以一首诗与同修共勉:

修炼如初志愈坚
助师正法路更宽
三件大事遵师办
多救众生上法船
锤得金刚清纯现
修成无私功圆满
新宇正神千百万
完成使命随师还

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大家!合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