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了十五年的白血病人上班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我曾经罹患白血病十五年,又患上高血压糖尿病综合症,一九九八年夏天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一天三顿药,一顿十七片,只能吃药不能吃饭。

一九九八年七月十二日,早上起床后把孩子送往学校补习英语,返回家觉得很累,就躺在床上看了一眼墙上挂的时钟,是七点五十五分,心想孩子没误补习,就合上了眼,刚闭上眼就看到有四块大约一寸长五分宽的钢板压在了心脏部位,顿时就感觉没气了,但大脑还清醒着,知道完了,别的没想,只想到还有二千元的外债没还,家里人都不知道,没办法还了。

随后就看到自己一个人蹲在又黑又深的水井里,井口还盖个大铁盖子,我急忙大喊:“谁能救救我?谁能救救我呀?有没有人能救救我?”喊声落地,便有人把我从水面托到了井口边上,这个口是在井的中部,有一条大陡坡直通地面,井口旁还躺着一个非常大的死人,我从那个死人旁边爬过去,一直爬到地面,这样我就醒过来了。就觉得有一股气从丹田部位慢慢上升,升到手上手就能动了,升到脸上、眼上,眼睁开了,但发不出声音来,不能讲话,看见墙上的挂钟已是九点了,又过了一小时才发出点细微的声音,只能自己听到,又过了一阵终于发出声来了,用了全身的力气才喊醒睡在旁边床上的大女儿。孩子睁眼看到我白如墙皮的脸色吓坏了,赶紧喊人把我送到医院。

在医院观察室里住了两天,一会儿就没气了,第三天回到病房,医生诊断为心梗,脑动脉硬化,糖尿病、高血压综合症,医院当即下了病危通知,我的心脏每小时剧烈疼痛四次,从身体里散发出奇呛无比的一种怪味,家人急得没办法,我感觉自己已从死亡线上回来了,知道是有人救了我了,但下地行走撑不住方向,家人不让出院,我自己在病危书上签了字,又要求医院给办了出院。

回家后治疗了两月有余。一天大女儿说:“妈,我看你能走了,我挽着你到街上走走吧。”我很高兴,女儿挽着我到了大街上,到北门口时,有个摆地摊儿的算卦先生向我招手叫我过去,我说:“我不相信你,我也没钱给你。”他说:“我不要你的钱,有两句话要告诉你。”我说:“那你就说吧,”他说:“今年十月半有件好事等着你,什么事不能告诉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说声谢谢就走了。

回来后一直等这个十月半,当时是八月二十几,等啊等,啥事也没有发生。一直等到十月初七那一天,接到了个电话,是同学的儿子要结婚,让我一定回去,我答应了。一直到十五再没有别的事,我就准备回去参加同学儿子的婚礼。丈夫、女儿都反对,说我这次回去就回不来了,我也觉得力不从心,从这儿回老家还有二百里路程,坐汽车换火车,当时我每天三顿药,各种药加起来十七片,吃饭只能吃一口,第二口就咽不下去,说话无力气,路也走不动,风大点儿就站不稳,知道自己回去是艰难的。但是想到十月半有好事等我就一定得闹清楚是什么样的好事,所以就执意回去了。

第二天十月十六是大喜的日子,我尽自己最大努力去了婚宴。同学们坐在一起把我招呼过去,一看我脸色灰的没有人样,都大惊失色,一个个忙来问询。我告诉他们我得了高血压综合症,医院早已下了病危通知书,今天我是最后一次回来看看你们。这时有三个男同学笑了。我莫名其妙,我都这样了你们还笑得出来?其中一人先开口说:“放心,你这点事小菜一碟,一会儿吃完饭领你买本书,有本书太神奇了,你那点事不算事,家庭怎么样?”我说:“甭提了,人家是当干部的,我现在这样子那还用说吗?”他们说:“你不用管,先吃饭。”我告诉他们,我已有两月有余吃不下饭了。他们一看我这样也都不吃饭了。就和办事同学的丈夫喝了一口饮料说了声:“实在对不起,我们不能给你热闹了,你看同学这样,(指我)我们吃不下饭,先带她去买书啦,转告我老同学一声我们先走了。”同学的丈夫说:“理解,慢走。”

我们从礼堂出来,准备坐同学的摩托车,结果还没等到车跟前,我腿一软不知不觉就跪在地上,当时莫名其妙。得法后才知道,是身上的附体离开了我(因那时身体不好常练些动物附体的气功造成的)。

坐上摩托车去书店买了书,直达同学家。一進家门,同学就打开了师尊的济南讲法录像,看了一下午,啥也不明白。晚饭时同学端来家乡的饭叫我吃,我摇头谢绝,三个同学说:“保证你今天能吃下这碗饭后不难受。”我说:“真的吗?那我就吃。”端起碗来果真是吃了一口又一口,一碗饭下肚了,不但没难受反而浑身上下舒服了,真是说不出的愉快,只看了一下午录像,就告别了不能吃饭的日子,当时只感到真的是好神奇啊!

吃完饭,同学说:“现在开始学法吧。”我当时也不懂什么是“学法”,见他们打开《转法轮》,我也打开《转法轮》,一起念了两小时的书。他们说:“十一点啦,你去谁家住?我们去送你。”我说:“我妹家。”

走在路上我觉的好奇怪,平时走不动路的我,今天晚上怎么能和两个一米八的男同学齐腿并行呢?这时有一个同学说:“我原来和你一样,看我现在多壮!”另一个同学说:“我看好像她比你那时严重,让她慢慢……”我说:“不怕,……有办法谁愿吃药?”他们说:“自己决定吧。”随即到了我妹家门口。他们告诉我说:“明天早上八点老地方看录像。”我说行。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眼还没睁开,就看见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在我头上方转的飞快,我急忙睁开眼,再看什么都没有,又合上眼看还在转,睁开眼还是没有,后来才知道是天目看到了法轮在转。当时我很奇怪,急忙起床准备了一下,把我所带的药全部给了我妹妹的婆婆,并说了一句:“我以后再不用吃药了。”从那以后到现在真的是再没吃药。

八点钟我准时去了老地方学法点,又看了一上午的录像,我还看到了老师的法像在变化着,师尊的西服变成了袈裟,卷卷的头发,师尊讲法的背后有山、有水,又看到师尊的手颜色一直在变换着:赤、橙、黄、绿、青、蓝、紫。

中午我带着疑问去了表妹家,把我看到的一切告诉了表妹,还说下午我的同学来接我,你看看我那三个同学,虽说小时候是大个子,可年轻时也没像现在这样壮,一个个都象大罗汉似的,不像普通人,我表妹说:“行。”

下午两点,同学准时来接我,我表妹上下打量了一番我的同学,然后笑着对我说:“我也和你一起看录像去。”表妹和我看了一下午录像,晚上回来告诉我说:“姐,你看到的我也看到了,我也要和你一块学。”

在同学家一连看了三天的录像,回来时感到全身的病也飞啦,从心底里说了声:“没病的感觉真好啊!”

休息了十五年的我也上班了,在前一个单位里因职业中毒患上了白血病,一休就是十五年,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现在还能有我吗?再次感恩师尊的救命之恩!这就是我神奇的得法过程。

从那天开始以后,我见谁给谁讲大法的神奇与美好,而且炼功学法更加精進,从而又带進了好几位学员。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单位领导对我说:“别怕,街上不让炼你在咱院炼,咱院让炼。”单位同事也说:“别人不炼不炼吧,你可千万别不炼。”我问“为啥?”他说:”我们多少年见不着你,现在每天都能看见你在楼上楼下跑着,我们看见你真高兴。”他们知道我病情最重时七、八个月下不了地和得法后的神奇的变化。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学法点不能去了,我一直没有停顿,在家里、在单位没有停止过学法、炼功,从而又带進了几个学员跟着一起学,后来公安局到我单位来调查,被我们局长拒绝,把他们撵走了,并告诉他们以后不许来打扰。从那以后十年下来一直没人找过我的麻烦。有一年救灾捐衣服我把孩子穿小的衣服让居委会拿走两大包,居委会主任特意打电话过来说:“感谢你们这些好人”(指法轮功修炼者)。他们十年来也一直悄悄的保护着我们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