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师有法 三次走出魔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七日】我是吉林省一个小县城的老年大法弟子。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在县里一直做着协调工作,被当地警察绑架了四、五次,每次都是在师尊的保护下有惊无险的走过来了。这里讲讲三次闯出魔窟的经历。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初,我县资料点被破坏,四位同修被绑架,都被判了重刑。公安局下通缉令,说谁抓住我奖五万元。二零零三年初,我在街上被县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在公安局被关了两天一宿,坐了十六小时老虎凳后,被关到看守所。在看守所第二天晚十一点钟,有人来提我说“外审”,给我戴上黑头套,说是上市刑警一队,到地方后把我拖上楼,推進一个大铁笼子里,又坐老虎凳,把我的两只手铐在背后,脚绑在老虎凳上,前胸用铁棍子叉上,全身一动也动不了。他们打我嘴巴后,又抡起电饭锅的电线“啪”一下插头打到我的头上,电插头打碎了,我一点儿也没疼,他们害怕了,不敢再动我了,审到最后不了了之了。将我绑坐在老虎凳上一天一夜后 ,送回看守所。第二天国保警察又来审我,说:“交代不好就判你十五年,已定好了。”我说:“你们谁也判不了我,我有师父管。”三、四天后,又有两个同修被绑架進来,我问他们外面的人能不能看到真相资料了,同修说这些天什么也没有了。当时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心里想:“师父啊,快帮我回去吧,我有好多的大法事要做呀。”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 二十九天后我走出来了,回家后马上建起资料点,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二零一二年十月初,市刑警伙同我县公安局警察绑架了我县十二、三名大法弟子,七、八个人被判重刑。当时我也被绑架。那天早上我刚一开门,闯進二十多名警察,一下把我按在地上。警察前后屋到处乱翻,把我所有的大法书、师父法像、电脑、彩色打印机、喷墨打印机、热烫机、刻录机、切纸刀、真相资料都被抢走,还有钱。他们把我拉到公安局后,我才清醒过来,开始给他们讲真相,然后就盘上腿立掌发正念:“清除公安局背后所有的黑手烂鬼,邪恶的因素,不允许迫害大法弟子!”我也找了我自己为啥出这么大的漏,有求安逸心,依赖心很重,想自己的岁数大了叫年轻人多做点,这就是为己为私非常可怕的心,这是我在修炼中走了最大的弯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所以不管有多艰险,我一定做正。在师父的佑护下,我在公安局被关了一天半宿后,被放回家。这充分体现出大法的神奇与威力。

二零一四年七月初,我又被当地国保和刑警绑架。他们从邻居家翻了三道墙跳到我家,十多人進家后就到处翻,抢走师父的近期讲法、《转法轮》、师父法像、电脑、彩色打印机、真相资料,把我拉到公安局,警察还说不能叫我家人知道。警察审我时,问我认识某某人吗?我说:“不认识。”警察指着一大堆资料问我:“你这些材料都是给谁了?”我说:“我坐在外面给有缘人,是救人的。”警察问我:“从现在开始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一炼到底!”他们不问时,我就立掌发正念:“铲除公安局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不允许动大法弟子!”到晚上十一点钟,警察把我们四人劫持到市第三看守所,医生给我量血压、听心脏后,马上给我扎针,说我心脏非常不好,必须去医院检查。凌晨三点半我被拉到市医院检查,一直查到下午三点半才完。医生看检查单,又量血压,我一句话都不说。我知道,我在师父的看护下,检查身体说我有病是假相,是师父在保护我。一医生问我:“这几年你都吃过什么药?”我说:“我十八年没吃过一片药了。”看守所一女狱警告诉我:“一会儿你就回家,我们不收你。”在这二天一宿三十六个小时里,我心里就是有师有法,不配合邪恶,才又一次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出来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