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绑架、抄家 四川绵阳张述富老人诉江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四川省绵阳市七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张述富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二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他及家人屡次被绑、抄家。以下是张述富老人自述遭迫害事实:

我于一九九八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患有严重的高血压、鼻炎、咽喉炎、肠炎、坐骨神经痛等,因为病痛,晚上睡不着觉。修炼一两个月之后,所有的疾病全好了。事事处处能为别人着想,说话态度和蔼、乐于助人,这都是法轮功改变了我。

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后,我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先后遭到四川省绵阳市汽车方向机厂、绵阳市“610”办公室、绵阳市防邪办、绵阳市看守所、涪城区国保大队、高新区公安分局、高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高新区普明派出所、高新区综治办、会棚国保大队、会棚派出所、绵阳市看守所、中江县看守所等机构对我进行的绑架、抄家、关押等迫害:

1、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单位四川省绵阳市汽车方向机厂的厂长李文斌组织在厂内办洗脑班,保卫科科长张蜀祥、家属委员会主任刘玉清、工作人员马友贵、汪厚清参与了对我的迫害,共五天。

2、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日,我和儿子张春宝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炼法轮功,回到绵阳后,单位强行扣除我儿子接送费7999元人民币。从我和妻子的退休工资中扣除。

3、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我妻子陈家柱与女儿张燕一起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炼法轮功,绵阳市高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强行要我们支付接送费5930.80元人民币,在我们的退休工资中扣除。

4、二零零零年十月三十一日,绵阳市国保大队警察非法闯入我家中,未出示任何证件,抢走我女儿张燕的身份证、我家的私人照片、我妻子陈家柱抄写的法轮功经文、十几个信封,未出具物品清单。

5、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四川省绵阳市国保大队警察奉波、绵阳市涪城区国保大队队长申小明、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警察王勇、我单位保卫科科长张蜀祥等人半夜非法闯入我家中,未出示任何证件,抢走法轮功书籍及炼功磁带,未出具物品清单。

4、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我妻子陈家柱与儿子张春宝去天安门广场炼法轮功,单位非法扣除接送费6434元人民币。

5、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四川省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警察王勇、司机鲜某非法闯入我家中非法搜查,未出示任何证件。

6、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六日,单位保卫科科长张蜀祥将我骗到绵阳市高新区永兴镇法制教育学习班(地点在高新区公安分局)强制洗脑,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教导员汤华川组织,永兴镇法庭律师曾世财负责洗脑,我单位党委书记周琼、保卫科科长张蜀祥参与迫害。我遭到非法拘禁十天。

7、二零零三年六月三十日,我在四川省德阳市中江县会棚乡赶集。被会棚国保大队及会棚派出所副所长陈康等四人绑架到会棚派出所。用手铐铐住我,非法审讯,强逼我承认散发法轮功资料。当天晚上,中江县国保大队指导员毛行文、警察张跃君(女)把我从会棚绑架到中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五天。在中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强行做奴工:剪内裤的线头,每天剪五条;编竹簸箕。

8、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四日,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警察王勇、刘运麟(女)、高新区公安分局李副局长将我从中江转押到绵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24天。在绵阳市看守所强制做奴工:每天理弹簧、选麦冬、选麻芋头(中药材)。高新区国保大队警察王勇、谢朝辉非法审讯我两次,无罪释放。

9、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我在单位四川省绵阳市汽车方向机厂菜市场买菜。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警察胡庆阳、高新区普明派出所王珣将我强行绑架到普明派出所。之后强行把我绑架到绵阳市看守所,我坚决不进看守所,又把我送到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办公室,最后无罪释放。

10、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四川省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警察王勇、胡庆阳、我单位保卫科科长张蜀祥非法闯入我家中非法搜查。

11、二零零八年一月,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国保大队副政委高萍(女)、警察蒋田、马博及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警察胡庆阳,伙同德阳市国保支队副队长张某参与协调安排、德阳市中江县国保大队警察非法闯入我们在中江县药业公司的出租房,抢走法轮功书籍、护身符、电话本、一个电视卫星接收器,未出具物品清单。

12、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安排,国保大队警察唐小龙等八人将我绑架到高新区普明派出所,再非法拘禁在绵阳市科技宾馆,高新区国保大队警察胡庆阳、普明派出所赵教导员、高新区综治办邱主任对我们监视、逼写保证书,我遭到非法拘禁十天。

我们全家四人只因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我被非法拘禁74天,遭到一系列的精神、身体、经济等迫害。被罚款20363.80元人民币,女儿被非法扣除8517元人民币,全家罚款总额为28880.80元人民币。儿子、女儿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都被开除工作,十几年来生活无着落;我妻子因为修炼法轮功也遭到各种迫害。全家人长期被跟踪、监视、骚扰,被迫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我妻子的母亲也修炼法轮功,不法人员为了迫害我们全家,长期去骚扰、威胁等,老人因惊吓过度不幸离世。我妻子陈家柱被非法拘禁128天、儿子张春宝被非法拘禁3300天,女儿张燕被非法拘禁2208天,直接经济损失上百万元人民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