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过病业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老弟子。我想把三次过病业关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过病业关

去年五月份的一天,丈夫和儿子都出差了,家里只剩下我和九十岁的婆婆。我做好晚饭,先给婆婆盛上端去,再端自己的碗时,突然觉得不对劲,好像晕了,我立即放下了碗,身体靠在了墙上,但是意识非常清楚,再试着去端碗的时候,伸出去的手不听指挥,就是够不着。我明白发生了什么,第一念就想到了师父:邪恶要迫害我,师父救我!念一出,我就伸手端起碗来到客厅,放下碗以后就躺在了沙发上,觉得胳膊好像消失了,一瞬间又好像什么都忘记了,包括发正念的口诀,嘴也不听使唤了,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师父救我!”婆婆一看我躺下了有点害怕,我示意说没事。这时我发现我口齿也不清楚了,我意识到是邪恶在迫害我,我不承认,我没有害怕,就一直求师父救我,因为那一刻我只会喊师父,什么也说不出来,我相信师父就在我身边。几分钟后,胳膊渐渐恢复了知觉,觉得很困,我告诉自己不能睡,这是邪恶让我睡着后起不来,我命令自己起来,不能躺着,我一翻身就起来,吃完饭后又刷了碗筷。但仍然是困,我告诫自己不能上邪恶的当,坚决不睡,坐下来翻开《转法轮》开始学法,但是却怎么也念不成句,嘴也不太听使唤,背师父的诗《正念》和《烧红魔 炼金刚》,可一句也想不起来了,看着念也念不成句。于是我开始发正念,可是发正念的口诀也不记得了,心里只有一句话“师父救我!”

此时,师父一段法呈现在我的脑中:“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他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1]我按照师父所说去做,我就是要读师父的经文。我捧着经文《正念》、《烧红魔 炼金刚》,努力的一字一句的念,师父帮了我,念清楚了,念通顺了,背下来了。我又捧起《转法轮》先读《论语》,直到又背下来,这时我盘腿打坐发正念,发正念口诀也顺利的背下来了,什么都想起来了,一切都好了。我双手合十,感恩师尊。之后给师尊上香、磕头,我激动万分,不知道说什么好,身体渐好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想起晚上还没出去发彩信,绝对不能耽误,穿好衣服拿起手机就出去了,我觉得比平时走的还要快,回来后也没有过多的休息,继续学法,直到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后才躺下,三点五十分起床晨炼,来我家的同修也没有发现我任何的异常。这次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连婆婆在身边,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给丈夫同修交流了过病业关的过程。过后我认真的找到了自己的漏:二零一三年底外孙的出生,我用情太重,耽误了学法。

二过病业关

第一次病业关刚过去一个月,一天上午,我一个人在家里打印真相纸币,一扭身子,左腹部开始疼痛,刚开始还能忍,没多久痛的就忍不住了,感觉如刀割一般,坐也坐不住了,只好停下了手上的活躺了下来,大滴的汗珠从额头流下,当时都感觉快活不下去了(不是正念)。我意识到这又是邪恶的迫害,我不断的求师父救我,开始发正念:“清除自己空间场范围之内的黑手邪灵,乱神,我是负有重大使命的大法徒,你对我的迫害,影响我做证实大法的事,在这正法一刻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你知道你自己犯下了何等的大罪,不论我有什么漏,我消灭了你再说,师父救我。”

正念一出,疼痛停止了,用手摸了摸腹部,软软的,哪儿也不疼,于是我立即起身开始打印真相币。过后我找到自己的有一颗不让人说的心,委屈心、怨恨心:一同修经常来我家,看到我家上有九十岁的老人,下到几个月的外孙,要照顾一家老小的吃喝,我还有一大堆资料要做,同修看着我累,说我的情太重放不下。我当时的心情也急躁,认为这是我必须面对的,对同修当时的说话态度有点接受不了,觉得同修不能面对事实,心里的委屈和怨恨全都上来了。

通过这两次的病业关,我深刻的体会到:时时刻刻要有强大的正念,对邪恶不承认不配合。师父不是告诉我们吗: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我亲身体验了法的强大威力。

我承担着我们片区的真相资料制作,每一项都是亲历亲为,但是两次的病业关我没有耽误同修任何一份资料的供给,按时保质保量的送到同修手中。两次病业并没有拖泥带水,自认为过的很好,在与同修一起交流时,夸口说,我自从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十五年的时间里,我没有像这样消过病业,并且以前也说过,几乎连感冒都没有,我不只给一个同修这样说过,言外之意就是我修的好啊。

三过病业关

一个星期五下午,我把资料按份装好,躺在床上休息一会,等着送资料的同修过来取,不知不觉的有些迷糊过去了。此时同修来敲门,我起身去开门,下床后感觉脚下如同托着一个棉花垛一样,拖拖拉拉的去开了门,就在转身往回走的时候觉得晕了,同修见我歪歪斜斜的走,赶紧扶我上了床。同修给师父上了香,发正念求师父,这时儿子给我打电话来,同修接了,要求他快回来,儿子又给我女儿、侄女打了电话,不一会大家都到了,屋子里围满了人。我当时觉得意识很清楚,告诉他们没事,可是孩子们常人心比较多,又是给我按摩,又是给我倒水,我一再拒绝(后来我听说差点把我弄到医院里去)。

前两次没人知道,我正念足,过了关。这次好多人都知道了,虽然我当时依然正念十足的否定邪恶势力对我的迫害,求师父救我,但是也感觉到邪恶对我的迫害是蓄谋已久的阴谋,抓住了我的漏。而且这次同修和家人都在,他们都感觉到了害怕。其实就是在这种氛围中,看你如何去处理。

晚些时候,同修们带着沉重的心走了,她们的表现让我看到、也感觉到了。家人围在我的身边,我赶他们去休息却都不肯,连九十岁的婆婆都心情沉重的不肯离开我,我去上卫生间总有人跟着我,在他们心中我就像常人一样有病了。在这种氛围中,我虽然告诉他们不要这样对待我,但有些行为也是被动接受了。第二天早上,我和丈夫照常起来炼功、学法,可是我发现眼睛看东西出现了重影,影响学法,捂住一只眼睛才能行,我就捂住一只眼睛看书、看周刊,但是看的很慢,于是我就戴上耳机听法,当时我想:坚决不能听旧势力摆布。到了第四天眼睛就恢复了正常。

有两位同修来我这儿,见了我没有问候,只谈修炼的严肃性,谈到她们那片平时注意多学法,遇到问题如何向内去找。我很受启发,我意识到这次确实是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法没有同修学得多,十五年都没如此消过病业,这次就来个厉害的,让你防不胜防,魔一把让你尝尝。回想起来确实是上了邪恶的当,这场灾难是求来的。事情过去一个多月了,仍然拖泥带水没有过去,因为同修、家人对我特殊的关心,我被动的接受了,使我延长了过关时间,走路多了就累的不行。我意识到了邪恶对我的迫害不但没有停止,而且在变本加厉,向内找,是我在信师信法上打了折扣,大家的关心使我产生了依赖和求安逸,在行动上没有全盘否定邪恶对我的迫害,还有隐藏很深的执著心没有找出来,觉得对不起师父。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接下来的时间,我要抓紧学法,无条件的向内找,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信师信法坚如磐石,金刚不动,完成好师尊交给我们的史前大愿,多救人快救人,回报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