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走出黑窝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我们和往常一样坐车到邻县去讲真相救人,这次比较仓促,临时决定的。全村都讲完了后遇到了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两辆警车一下子把我们的车截住了,警察恶狠狠的把我们带到了当地派出所,我们不停的发正念,讲真相,他们不听,到了下午三点左右,司机(常人)的心脏病突然犯了,我对警察说:“你们赶快把她放了,要不然出了什么事你们可担不起!”警察看起来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不想放人,司机的症状越来越重,吃了自带的救心丸也不好用,我趴在她耳边说:“快求师父救你!”之后就好多了。

同修B出现了心脏难受的症状,叫来医生检查是脑供血不足,警察说是装的,还是强行把同修抬上车,把我们送到了公安局。在车上我们几个配合,一边发正念一边给车上的警察讲真相,最后他说:“我们也没办法,有人给你们举报到了局里。”

到了局里我们不配合,不照相也不签字,他们没办法,把我们送到了拘留所。登记时,我们仍给警察讲真相,讲我们不修炼前都是一身的病,是修了大法才好的。登完记就听所长说:“拘留十五天”,我听到后说:“告诉你们,我们没犯法,也不签字,我们不在这,让我们回家!”其中有个警察说:“不签字也照样拘你们!”我说:“谁迫害我们就告谁,是你吗?你叫什么名?”他吓的连忙后退说:“不是我,谁抓你的你找谁去。”说完就走了。

在拘留所因房间不够,他们把我们关在了同一个房间,这时天已经黑了,我们一起发正念,向内找。这一找,找到了很多不符合大法的心,赶紧归正,然后再发,不知发了多久,后来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们一起背法、炼功,背《洪吟二》〈别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对我们帮助很大,现在才真正体会到多学法的重要。

第三天,国保大队的人来了,要给我们照相、按手印、抽血,在窗外站着想转化我们,我正好挨着窗子这边,这时师父给我正念并点化我,于是我大声说:“你们这是知法犯法,法律规定信仰自由,你们把我们弄到这来是犯法!”他说:“国家不让炼,法轮功是×教。”我说:“你们有文件吗?公安部公布的14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都让炼,都在为法轮功说话,现在,不是有公务员法吗?等到真相大白清算的时候,你们谁做的事谁负责!”他没有了底气。执勤人员打开门让我先去,我心想:“我第一个去,一定要做好。”我没有配合他们,说:“我不是罪犯,不照相!”那人说:“那抽血吧?”我说:“抽什么抽,我都两天没吃饭了,不抽。”那人看没有办法,请示了一下就叫我回来了,回来时,我小声对同修说:“不照相也不抽血。”结果后来的同修只走了下形式就都回来了。

第四天,外面的同修来要人了,家人也来了。C同修去年脑中曾长过脑瘤,医院都说活不过三个月,同修坚信师父坚信法,闯过了生死关,她的家人看到了大法的神奇都很支持大法,这次她哥带来了她的病历和曾拍的片子,并对警察说:“我妹得了脑瘤,医院都说活不过三个月,一片药没吃,就炼法轮功炼好的。”在事实面前,所长说:“要知道这情况都不留。”并就想马上放C同修回家,可C同修说:“要走我们一起走。”

我的家人也来了,丈夫想用亲情干扰我答应配合邪恶,我心想:“他们得配合我。”便说:“我知道怎么做。”同修在外面做了个动作示意我,虽然我看懂了,但并没放心上。到了晚上我又出现了人心,但我想,我不能对不起师父,修炼不能有污点。

就这样到了第五天,我们仍然坚持炼功,开始他们有些阻拦,一看不管用就不管了。我们背法时,执勤人员开开门说:“你们背什么呢?大点声。”我们就大声背;炼功时他们开开门问:“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我们说:“炼功呢。”刚好门外有人路过,也好奇的探过头看。我打开窗,我们一起大声唱大法歌,不知唱了多久,拘留所里好安静啊,众生都在听呢。C同修说以前从不会唱歌,这次还会唱大法歌了。师父不停的在点化我们,我们悟到以前修的都太表面,没有做到真正的实修,泪水情不自禁的流下来了,我们在师父的佛光普照下在大法中归正着自己。

第六天,我们照常背法、炼功、发正念。我在炼第五套功法时,腿疼得厉害,盘不了多长时间就坚持不住了。没想到所长来了对我说:“看来你不是头儿啊,我们从监视器里都看到了,这里就你动作不标准啊。你们谁是头儿?”我们说没有头儿,就跟他讲真相。原来是师父保护我呢,我心里真的谢谢师父。晚上师父点化我,我悟到师父是让我们整体配合,不要再坚持自己的观点。悟到了我们心里敞亮多了,发正念:“我们大法弟子是主角,众生得按照主的意愿去做,我们今天要一起回家,这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我们要出去救度众生,走师父安排的路。”C同修叫来了执勤人员,说:“我头疼,我要回家。”A同修也说头疼、恶心。他们叫人给A同修量血压,看完数据就关上门“研究”去了。看没有动静,我们又叫他们:“我们受不了了,失去了修炼环境,我们难受。”他们赶紧打电话请示,没一会就对我们说:“派出所办手续去了,你们挺一会。”后来放了我们几个,没想到师父早安排好了车在等我们。

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们平安的回到了家。回到家才知道,我们出事的当天,当地同修形成了整体,除了高密度发正念,协调人和同修带着家人不止一次跑到派出所、拘留所要人,路远,有时就买点东西在路上吃午饭。

这是一次刻骨铭心的经历,又让师父操心了,我们一定要做到实修,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走好助师正法的路。叩拜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