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信与不信天壤之别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在我修炼的十六年当中,经历和遇到许多相信大法出神迹、不信则无神管的事例。以前我写了我和丈夫、女儿受益的情况,这次我选几件发生在亲属身上的事例写出来,借助明慧这个平台,与各位读者共同分享。

一、二姐与她的外孙

我二姐前年在医院做了肛肠手术,术后落下了尿频的后遗症,半小时就得跑两、三趟,苦不堪言。去年新年期间,随女儿来我家做客(二姐在乡下,她的女儿和我在一个城市)了解了她的身体状况,我再次给她讲了大法的美好。随之,我给她俩读了两讲《转法轮》,东北天黑的早,刚傍晚五点,天就已经全黑了,她俩执意要回去。二姐突然间像从梦中醒来似的:“哟,我在你家快呆四个小时了,也没上厕所,还感觉挺舒服的。”说完,咯咯的笑起来。我告诉她:“这就是我们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我是修炼人,你们在我身边都会受益的。如果自己修炼,效果更好”。

第二天,二姐打来电话说,她一宿只起两次夜,睡得好香,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要我给她和她的女儿请两本大法书在家看,二姐在女儿家刚看一遍《转法轮》,就急着催我教她功法。她女儿在旁边也跟着学。二姐得法了,她的尿频症消失了,就连她多年的眩晕症、膀子风湿病,一并消失了。

去年秋季她和二姐夫上山地里拉玉米,二姐夫赶着牛车,她坐在高高的玉米垛上,山路沟沟坎坎,坡坡弯弯,下坡又刚下过雨道滑,车子一下子扣了过去,把二姐甩出五、六米远。她爬起来感觉腰部有点不适,到家第二天,起不来床了。儿子从城里回来,执意让她到地市级医院检查治疗。二姐说:“没事,我有师父保佑,没事!”儿子硬是把她拉到医院,进行了彻底的检查,结果什么事都没有。儿子想带点药回家,大夫却说:“没事儿吃什么药啊!”儿子被弄的愣愣的,半天回过神来,摇摇头说:“不可思议,实在是不可思议。”从此儿子对大法不再说什么了,也做了三退。二姐事后对我说:“大法太好了,太神了!知道这样,我早跟你学多好!”

二姐的女儿也请了大法书,也学了功,是让她的女儿学的,她女儿芳芳(二姐的外孙女)小时候发高烧,落下了尿血后遗症,妈妈让女儿学,女儿不想学,妈妈硬逼着她学,芳芳只好跟着学。初中的学生是很忙的,没时间学法炼功,妈妈就在饭前或在睡前读上两页。半年过去了,芳芳的病情没见好转,她妈妈打电话问我原因。我问她:“首先,你真的信么?你要真信,你是不是就修了?”她沉默不语。“其次你女儿芳芳真的信么?”她支吾了半天也没做肯定回答。“第三,学大法就是修炼,学法就是修心性,按真、善、忍去做得重德。她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了吗?炼功,起转化本体的作用,她炼了吗,修炼就是既要修,又要炼,她做到了吗?”“噢,这么回事啊。那,那以后再说吧。”

我二姐真信、真修,她就受益了;她外孙女芳芳没有真修,就不起作用。

二、姨妈和老舅

二零一二年三月初,姨妈突然打电话请我去一趟。我来到她家,只见她面容憔悴,神情抑郁而紧张。见到我,赶忙拉着我进了她的卧室与我说话,她告诉我:她得淋巴癌了……我吃了一惊,转瞬安慰她。她急切的讲述了看病的经过,然后让我摸她的脖子。我本不想摸,出于礼貌我摸了一摸,的确有许多硬硬的肿块。她再次拽起我的手,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我说:“今天请你来,我就是要跟你学炼法轮功……我还不想死,我这把老骨头还不想过早的烧成灰啊……”说着就泣不成声了。

我第一次看到,一个人在生与死之间那种强烈的求生欲望,我联想到当今的世人,有多少像姨妈这样,正处在生死的十字路口上,只是没有像姨妈这样表现出来:东南亚大海啸,瞬间吞噬了几十万人;四川大地震顷刻间十多万人化为乌有;近年来各种灾难频频发生,上演了多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惨剧?

姨妈不识字,我给她读了一遍《转法轮》,又教会她五套功法。第三天刚炼完动功,她就喜出望外的告诉我,她看到许多仙女在天上飞,我俩在花红柳绿的地方漂着走,柳枝还碰了她的脸……我告诉她:这是您根基好,佛缘深,又真诚,师父特别关照让您看到的。您一定不要辜负了师父啊!

后来,给她购买了点播机,她听的认真,炼的用心。大概三周多点,她又打电话让我过去。这次见她的脸红扑扑的,喜笑颜开的告诉我,她感觉哪都舒服,浑身轻飘飘的,走路、上楼、拎多少东西都不累,多年的眩晕症、心脏病全没了。这功法这么好,一定让你老舅也炼,我跟他约好了,趁你舅妈不在家,咱们赶快去。

老舅是姨妈的弟弟,是个药篓子,浑身五种疾病折磨着他,令他生不如死,每月一千多元的退休金,不够他买药的。舅妈也是下岗工人,工资也不多,全家的生活费用全靠她大姐赞助。

老舅见我俩进来,强撑着坐起来,接着就是一阵咳嗽,喘的很厉害。我示意他躺着说话,他执意不肯,他紧锁着眉头像个大苦瓜,很无奈的又讲述了他的病魔史。我对他说:“老舅,您若真得法了,从此您及您的全家都亮天了。”

随后姨妈让他盘上腿,正襟危坐,让我给他读《转法轮》。我读着,他不时的插话说:“你看,人家说的多好,都是让人做好事,行善的,哪有一点邪的?……那上边(指中共)怎么瞪着眼睛说瞎话呢?!”

一个多小时后他又插话说:“咦,我坐一个多小时了,一点没咳嗽,感觉很舒服。”姨妈接话道:“我说法轮大法神奇嘛,你还不相信!”说话间,舅妈回来了,看我俩在场,脸顿时阴沉下来,但没说什么。姨妈示意我快走。老舅赶忙拽着我的手说:“你一定天天来给我读啊!”我说:“好的。”我们约好了时间。

可惜,当天傍晚,姨妈打来电话告诉我不要再去了,再去,你舅妈就什么都不管你老舅了。哎!舅妈中中共的余毒太深了,如今老舅躺在床上,整天靠打氧气维持着。

三、小岩与大国

小岩是我表妹的孩子,议价上了县重点高中,平时成绩一直是300多分,最好也没超过380分。她的目标是:考上大学就行。她住学校公寓,时常来我家玩儿,吃顿饭就走。她认可大法,并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牢记在心中。她高考第一模成绩说386分,二模成绩是424分,三模成绩是488分,成绩直线上升,班主任感到惊讶,让她在班里谈复习经验,她说:“我没经验,我以前是怎么学的,现在还怎么学。”

高考的前一天,早上我正给师父敬香,她来了,说是寝室太乱了,要在我家复习一天。我说:“什么都不是偶然的,你赶上了,就给师父敬个合十礼吧!”然后我告诉她:“心里可默想着什么,但不能求。”她敬完礼,我问她想了什么,她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随后她掏书包准备复习,可是复习资料没带来,又跑回去了。

高考完毕,她乐颠颠的跑来对我说,这次高考可顺了,出的题就是为她出的,会什么考什么,估计能考520分呢。高考成绩下来了,结果考了538分,轻松上了省重点。后来又去了日本留学,最后定居在日本,去年生了个胖儿子,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小岩考学的事情震惊她全家,于是全家人都认可大法,都做了三退,都将九字吉言牢记心间。一顺、百顺、事事顺。

大国是我的侄子,对于弟弟一家,我曾三番五次的讲真相劝三退,可一家三口人总是那么顽固不化。大国从小聪明伶俐,品学兼优,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重点高中。现在的社会环境如此恶劣,学校也不是一块净土。他上高中不久,就染上了上网吧打游戏,搞对像挥霍的恶习,起初住校公寓,后来以公寓不静影响学习为由,要求到校外租房住,弟媳心疼孩子,不问青红皂白的就答应了他的要求。从此他白天上课打瞌睡,晚上常常旷自习。我几次向他母亲反映情况,他母亲只听孩子的,并深信不疑。 高考自然是名落孙山,没办法去了省城的私立学院。他毕业两年了,现在仍没找到相应的工作。

一个智商平平的女孩,凭借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金榜题名,考上了省重点,有了美好的归宿;一个学习出色的男孩,不认可大法,随社会堕落,结果名落孙山,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亲爱的读者,您一定从以上几个对比例子中,不难明白大法是超常的,神奇的。可因为无神论的毒害,加之中共的造谣、诽谤,才导致了许多人的不信。不怪大家,盐是咸的,糖是甜的,谁都深信无疑的,因为都品尝过了。如今,大法就摆在您的面前,有超亿人在学,并弘传100多个国家,进来的说好,认可大法的人也受益,那么,您不妨诚心的尝试一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