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突破怕心中救人和升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日】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患有心脏病、脑动脉硬化,特别是肩周炎,使我夜间疼的睡不着觉,医院也治不好,理疗效果也不好;还有风湿,拔火罐,后背都拔出了大泡,也不管用,弄得我整天真是心烦意乱。那时丈夫是气功爱好者,什么气功都学:偷气、采气的,他让我也跟着学,我觉得偷别人的东西那不是正道,心术不正就没有学。后来他又练了一种功,当时很有名,我也就跟着练起来,结果练了一会儿,就胸闷上不来气,吓得我不敢再练。

一九九五年二月,法轮功传到厂内,丈夫说他去看看,他让我也去,我说:“什么都不信,不去。”然而当第二天早上起床时,我感到很奇怪,对丈夫说:“我昨晚睡了个好觉,胳膊没疼啊!”这时,丈夫正要出去学功,他边穿鞋边说:“这个功法不同于别的功法,是讲心性的,一人炼功全家都会受益的。”听他这么一说,我说:“那我是受益了。”心想我去炼,不更好吗?我女儿听了,就催我也跟去学功。当天我就一身轻,好像换了一个人。就这样我得法了,在我家成立了炼功点,集体学法炼功,四处洪法,使更多的人走進大法。

突破怕心 讲真相救人 去掉欢喜心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了残酷迫害。大法蒙受冤屈,我不能躲在家里,于是写上访信,去省政府上访,進京上访,并动员同修也去上访。我曾被非法拘留三次,劳教一年,因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七年,狱中没了正念,给大法抹黑,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

零七年二月,我走出魔窟,在女儿女婿的帮助下,我又从新回到大法中来。然后我大量的学法、背法。刚从黑窝出来,我的怕心特别重,第一次花真相币是十元的,我跑出去好远去花,怕卖主发现,拿着东西急匆匆的往出走,也忘了找钱。但是我心里非常高兴,不管怎样我把钱花出去了。

后来,我试着在近处花,可是刚花完真相币,就觉的自己被跟踪了,慌慌张张的往家走,刚進屋,还没等站稳,就听外面一个人说:“一会610来。”另一个人问:“你说什么?”那人说:“一会610来。”我一听这不是冲我来的吗?把我吓的在屋子里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心想一会儿就下班了,回来怎么办?这时,我冷静下来,我哪也不去了,就发正念。我求师父加持我,不要让邪恶迫害我。我就坐在地上发正念,发了一个小时,浑身都是汗,感觉能量场非常强,而610也没有来。那天,儿子却因为有事回来很晚,我发完正念,也没有耽误做饭。事后,我悟到是师父看我的怕心这么重,于是就演化了那两个人的对话给我听,让我从中去掉怕心。这以后,我就开始敢用真相币了。

我住的是一楼,看书要坐在床边地上,怕过路人看见。零七年四月份,师父的新讲法来了,我怕儿子发现,东藏西藏,藏了近一个小时也找不到安全的地方,我一急干脆不藏了,先看法吧,就坐在床边地上看法,当看了几页,出现了一段文字触动了我,我一下急了,我急的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哭了好一阵,心想,师父都不要我了,我还怕什么呢?我一下就站起来坐到床上,一边哭一边跟师父说我错了,师父不能不要我,我一定跟师父回家。于是,我抹着眼泪继续学法。

经文看完后,我放了一个地方,儿子回来就奔那地方翻东西,我镇定的说:“我今天刚收拾完,你找什么,我给你找。”儿子也没说什么,不找了。后来我悟明白了,是师父为了去我的怕心,棒喝我逼出我的正念来,而又一次给我演化的假相。这回我的胆子大起来了,彻底放下了这个怕心,我可以堂堂正正的在家里看书学法了。

六月份,我开始发真相资料,因为有怕心,我就发着正念,想着师父的法。也开始向亲友讲真相劝三退,但是一直不敢面向世人讲真相,想让同修带我去讲,但都没有如愿。半年过去了,还没有走出去,我急了,心里求师父加持弟子,今天就讲退一个也行。

午饭后我出发了,我就一直走一直走,走到四点多了,也不敢讲真相,五点儿就下班了,不见我在家,我怕他生气,还得追问我,我急急忙忙坐上公交车往家赶,心里很难过没有讲真相,心想下了车到站台上,我一定得讲一个,不然不回家了,这一急我的怕心也没了。

结果我睡着了,这时司机喊:“终点了”,把我惊醒了,坐过了两站地。这边是郊区人很稀少,一路走来,只能碰到扫大街的,碰到第一个扫地的,我上去搭话,那人膀大腰圆的没理我,我也没敢讲;碰到第二个是一个老头,我壮着胆子跟他搭话,没想到讲退了,我高兴了,也来劲了,又碰到一个扫地的,是个女的,我笑着上前打招呼,结果又给讲退了。我终于突破了讲真相这一关。慢慢的越讲越多,越讲越有经验,一直到今天。

讲真相中的有惊无险

零八年春的一天,我向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头讲真相,他抓住我的领子,吵着喊着要送我去派出所,然后狠劲的踢了我一脚,后来又过来一个人,他们认识,也过来帮忙,往我脸上吐一口唾液,骂了我一句,然后掏出手机打电话叫610一定来。我赶紧求师父加持,求护法神帮忙,一边发正念,一边镇静的和他讲,我是为你好,我是为你好啊!

这个过程中,我没有怕,只是想着他们别犯罪,我不能被迫害。这时来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说,放了她吧,揪着我的男人说:“小孩子,懂什么,一边去。”小男孩走了,几分钟后又回来了,这时又来了两个人(事后想这小孩和后来的两个人可能是同修),其中一个人替我说情,说一个老太太,你就放了她吧。揪我的人说:“电话都打了,一会610来了怎么办?”替我说情的人说:“你就说放走了,一个老太太能怎么样。”揪我的手松开了,然后他也笑了。真是有惊无险啊!

后来,我想到师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当时没有怕,可是后怕,自此后,我一个多月不敢出去讲真相。

我静下心来找自己,想为什么会遇到这件事情呢?那些天我每天都能讲退八、九个人,自己起了欢喜心、显示心,让邪恶钻了空子。

一天晚上,梦见我趴在大桥地面上,醒后,我想是师父点化,我不能趴着不走啊!我想着师父的法给自己鼓着劲,又走出去讲真相了。

有一次,讲退四十五人,又起了欢喜心、显示心,还计划着到年底我要讲多少多少。第二天一上车,就碰到警察,起了怕心,越怕那个警察越看我,吓的我一下车就返回家。

到家后,我就发正念找自己,计划讲多少,自己给自己安排路,打乱师父安排的道路,没有顺其自然,而且严重的欢喜心,自心生魔产生了怕心和疑心。

师父说:“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2]后来,我一天讲退五十人、四十人时,也不起心动念了,很平静。

“我可找到你了”

二零一三年的初春,我去南方的大女儿家讲退亲人35人,讲退世人50人。其中有一个老头,我与他搭话后,告诉他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心健康,天灾瘟疫来临,能保太平。”他双手抱拳说:“我可找到你了!”看到他激动的样子,我心想我可找到你了,还以为找到同修了,很高兴。“谢谢!谢谢!”我一听不对,立即问他是党员吗?他说是党员,我想给他起名字,他连忙说:“我叫刘某某,”然后一个劲的向我道谢!我说:“这是我的责任,要谢就谢我师父!”我走很远了,回头一看,他还在那不停的说谢谢!我很感叹众生都已明白真相了,就等着大法弟子来救度啊!而且,常人明白真相后的那种感动真是感人。

在这一年入秋的一天,我这人比较节省,活到七十了,自己出门也没打过车,今天我因有急事,也不懂怎么打车,看前面有车就招手,那辆黑色车就停下来,我坐了上去。过了一会儿,我想给司机讲真相,端详了一下司机,怎么看他着装越看越象警察?我的心有点不稳了,心想,我给他真相钱时,发现我怎么办?怕心上来了,我马上排斥它,加强自己的正念,镇静的想,我必须面对面向他讲真相,看他态度,别留隐患。(当时应该正念想警察更应该救度,我是神他动不了我,然后请师父加持。)车子停下了,我一边付钱一边说,小伙子看你挺好,不告诉你福音,我对不起你,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他九字吉言的好处。他笑笑,我问他入过党吗?他左手握在右手脖上画圈,说:“我是干这个的(那意思是说我是警察)。”我说你不会害我的,他呵呵一笑,说我入过队。此时,我心里发着正念,他看我没有反映,紧接着又说我入过队,我马上问他姓什么,他说了姓,我给他起了名字,对他说,你得救了。他笑呵呵的开着车走了。看来这位小伙子警察已经明白了真相,是师父安排来救他。

我体悟到,只要正念强,真相讲到位,才能把人救了,特别是警察。我深刻体悟到众生都在等待着大法来救度。

众生明真相 主动来三退

我有一个好朋友,后来改行去了公安厅,她的丈夫也在公安厅,还是当官的。很久不见面了,正巧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我在街上撞见了她,后来被请到她家做客,我们说的热火朝天,当讲到三退大潮时,朋友变了脸,气愤的替邪党说话,也不同情我了,然后生气的把我送走。

然而在零九年的一天,我接到她打来的电话,说想我了,让我去。我想这回机缘到了,果然,见了面,没说几句话,她就退了。我给她真相资料,她说她办公室啥都有,还去了香港,已经明白了真相,我要求见她的女儿,她说不用,她向我保证一定会跟孩子说,我把方法告诉了她。不几天,她用手机短信发来了七个人的三退名单。

明真相的众生摆好自己的位置

一三年秋季的一个傍晚,我遇到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搭话后,我就告诉他九字吉言。他眼珠子一转,没说什么,我救人心切,同时试探他的态度。我说:“你是党员吗?”他很凶的样子,摸了摸腰间的手枪,然后拍拍枪说:“我是干这个的。”我还想说服他,他说:“你快走,还敢跟我讲,再讲我就不客气了。”我一看这架式讲不成,就摆摆手对他说:“谢谢你,希望你能得救。”

在一四年二月,我去讲真相,从酒店走出一个吸烟的小伙子,我凑上前去搭话,给他讲吸烟的危害,他笑着看着我,于是我就告诉他九字吉言的好处。他伸手要抓我,我意识到遇到坏人了,我马上说:“我是为你好啊,我真的是为你好啊!”我一连说了三遍。当说第一遍时他把手缩回去,从上衣兜里拿出一个小本,“啪啪”翻到照片处,让我看他是干啥的,我想他是警察,他笑了笑说:“你走吧。”当时我的心有些不稳了,发着正念,求师父加持,不让邪恶迫害我,才有惊无险。

时隔两周吧,我又遇到一个小伙子,我搭上话后告诉他九字吉言,他没表态但态度很好。这时又过来一个拿公文包的年轻人,听说话他们是一个单位的,他们说了一会儿就分路走了。我急忙追上那个小伙子还想讲真相,他平和的说,大娘我是公安的,然后走几步,开门進了一家货店,我对着他大声说,就你这态度,将来也能得救的。他一边关门,一边点点头表示接受。

在讲真相中升华

在讲真相中的体会真是太多了。我一般在下午出去讲真相,那时人多,在这过程中,自己的各种人心也不时的往出冒。讲多了,就起显示心、欢喜心、贪心、自满的心、证实自己的心;有时讲真相遇到说三道四的态度不好的,还起了争斗心、怨恨心、怕心、嫉妒心;有时遇到长的好看的,穿着漂亮一点的就羡慕,其实就是起了色欲心;有的态度好,不接受的,还起了急躁心;这些不好的心,我一次次抑制抑制,一次次清除再清除。

在今年的二月,我遇到了一个七十八岁的老头,刚搭上话,想讲真相,他伸手拍拍我,我反感他这举动,然后还是很严肃的把福音“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他,他说听不懂。我愤愤的带着不满的情绪走了,嘴里还叨咕着,听不懂,不跟你讲了,还觉着自己怎么清白呢。

可是到了晚上,色欲心上来了,怎么这么大岁数了还有这么不好的心呢,自己去的很干净了,结果没过好。这时才明白,是自己空间场不净,有色魔招来的,还怨人家不好呢!我悟到色欲心是修炼人的生死大关,这使我对色欲心更加重视发正念清除。

我知道自己修的还不够,按法的要求差的太远,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其实都是师父安排好了,我只是动动嘴去做了。自己还有那么多心没去净,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我会继续努力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以上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