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四口遭迫害 十堰市周书香控告首恶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湖北省十堰市64岁的妇女周书香,2015年5月31日将控告前中共头子江泽民的控告书分别寄给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EMS检索号码分别为:1034313903614、1034313905314),控告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导致她一家四口人均遭迫害,丈夫也在这场迫害中早逝。

以下是周书香女士叙述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美好经历及一家人遭中共迫害的事实:

大法挽救了濒临破碎的家庭

我今年64岁,是十堰市东风公司总医院退休职工。1995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此身心受益。大法挽救了我这个濒临破碎的家庭。

我育有一子一女,女儿小时候在本院就诊时因链霉素过敏导致听力严重下降致残,从此给我和家庭蒙上一层阴影。原本以为生下儿子可以有所依托,偏偏天不遂人愿,儿子由于早产,导致肝脏系统发育不良,胆黄指数奇高,身体极度虚弱。当时市内省内各大医院束手无策。常年在医院治疗,为此我山南海北遍寻名医偏方无果。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他们的痛苦给我的精神造成极大的打击,曾经一度寻求自杀。后来因为担心子女年幼无依无靠,才坚强的活了下去。

1995年11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很快在我们全家身上展现。原本体弱多病的孩子在不断的炼功中身体逐渐恢复正常。困扰我本人十几年的腱鞘炎也不翼而飞。在修炼的这几年中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在社会中做好人,为他人着想,身心得到不断的升华,这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绑架、监控、洗脑接踵而来

然而从1999年开始,江泽民利用国家机器发动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的迫害,打断了我们原本平静的生活。

面对江泽民利用国家政府和宣传媒体罔顾事实真相,任意歪曲诬陷法轮功,恶毒攻击大法师父,我于2000年3月前往首都北京上访,履行公民责任,希望向国家机关反映事实真相,因投诉无门,便到天安门广场向民众诉说事实真相,但是却遭到警察的绑架,被关押在天安门前门派出所,身上所带的400元现金也被警察非法抄走。随后又被赶来的十堰公安局警察戴上手铐转押至东汽驻京办,回到十堰后又被非法关押在十堰市看守所拘留15天,罚款2000元,未出具任何法律文书作依据。东风公司总医院更以上访为由扣发我个人工资,每月只给200元。家里电话也遭到监控,经常有不明身份人员在周围活动监视。

2000年6月,我被本单位保卫科绑架至东风汽车公司消防处洗脑班进行迫害3个月。洗脑班利用国家公共资源对我们这群按真、善、忍做好人的群体进行严酷的迫害,每天被迫站军姿,走正步,当时正值酷夏,很多老年人因为长时间罚站呕吐甚至晕倒。十堰市公安局政保科还将我从洗脑班抓去刑讯逼供,三名警察对我实施殴打,扇耳光。边打边骂,用手反压手指等手段逼迫我放弃信仰。导致手部痉挛,抽筋呕吐不止。最后又被送进洗脑班继续迫害。

2001年1月21日,我再次被劫持洗脑班迫害长达半年之久,此黑窝设在东风公司消防处招待所内,当时焊上铁门铁窗,不对外营业。已经成了不是监狱的监狱,在这里警察就是王法,作为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全部被剥夺,警察随意打骂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在房间里 不准离开。

丈夫因迫害而早逝

2001年5月被释放回家后,单位仍然不断骚扰。2004年10月22日,丈夫刘文国所在的东风房地产公司单位领导高勇、何世伟、李孟等人假借探望为名带领七、八名保卫科人员将丈夫绑架至武汉市湖北省洗脑班。在洗脑班期间被强制“转化”,丈夫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和刺激,回家后身体状况逐渐下降。

即使如此东风房地产公司仍然派人不断上门骚扰,2013年9月底因身体状况恶化入院治疗,东风公司总医院在他住院后期明知是危重病人的情况下却强迫转院至十几公里外的东风西苑医院,转院路程中既无医护人员陪同也无急救设备。丈夫最终在10月13日含恨离世。

女儿被剥夺工作

女儿刘渊符合国家对残疾人员的招工制度,原单位东风公司水箱厂在得知其炼法轮功后,逼迫其签字放弃修炼,被女儿拒绝。当时水箱厂党委书记夏先勇以我女儿不肯“转化”为由,在2001年将其开除,并强行解除劳动合同,导致女儿四处打工求生,经济上、精神上受到极大的伤害。

东风公司总医院也以女儿是法轮功学员为由,拒绝招工,并告诉我们只有放弃修炼大法才可获得招工指标。

儿子遭受歧视

儿子刘昌宏,在1999年至2003年东风公司第七中学就读期间,也因修炼法轮功遭到学校老师及学生的歧视,学校在2001年初因央视导演自焚伪案后,在全校挑起学生对法轮功的仇恨,加大了孩子在学校的压力,孩子在校也屡遭不明真相的同学欺侮。毕业后,我所在单位仍然以炼法轮功为由不给予儿子就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