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丈夫遭绑架十八次 湖南老太控告江泽民

更新: 2016年10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省报道)原湖南省退休职工戴新兰五月三十日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递交控告状,状告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她的家庭十六年来历经磨难,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权等多项基本权利被严重侵犯。七十三岁的丈夫刘而礼更曾被绑架十八次,现在七十三岁的人仍被非法关押在湖南省网岭监狱遭迫害。

戴新兰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寄出对江泽民的控告状
戴新兰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寄出对江泽民的控告状

原湖南省冷水江钢铁总厂退休职工戴新兰及丈夫刘而礼,九八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刘而礼(因工伤残,左手三指断掉),一个无药可救了的严重病人,炼功后一个星期就彻底康复了。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戴新兰被绑架三次,常年遭到骚扰、监视,身心遭受严重伤害。丈夫刘而礼被绑架十八次,非法拘留八次,判刑三年半,劳教四次五年(有两次送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劳教所检查身体后拒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湖南省网岭监狱。

戴新兰在控告状中陈述控告的事实与理由:

我原是湖南省冷水江钢铁总厂退休职工,一九九八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十七年来没要进医院,也没吃药,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使我的身心健康,思想升华。

大约二零零二年在市批发街进货,回去时,在批发街与去冷水江东站的交叉路口,被一辆的士撞了,当时只听到“呯”的一声,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过了一阵,清醒过来,睁开眼睛一看,被撞出去六、七米远,倒在马路中,身边已围有好多人观看,有的讲赶快送医院去吧,有的讲报110吧,有的讲司机今天要赔偿多少多少钱了?这时,我使尽力气从地上爬起来,对司机说:你不要怕,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讹诈你,今天大家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我们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走吧,围观的人纷纷说:“人被撞出去那么远,没有受重伤,只擦破些皮,法轮功真神奇啊、炼法轮功的人真善良,哪里去找这样的好人?等将来法轮功平反了我也炼去等等”。后来司机送我到家,家里人也没为难司机,也没要司机一分钱,司机一再说:“今天碰到好人, 谢谢你们,谢谢法轮功!”

一人修炼,全家受益是千真万确的。

事例:我大儿子刘湘龙在冷钢厂烧结车间上班,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的一天当晚班,在挫被行车吊起的烧结盘上结块的烧结料时,突然一吨多结块的烧结矿料从上面掉下来,打到他手中的钢钎上(钢钎重约四十斤),弹上半空从他头顶上打下来,人被弹打出几米远,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送厂医院抢救,照片结果:脑浆打动了,包着脑浆的膜打破了,医生说随时有生命危险,抢救四十多天,开始人有时清醒有时昏迷,后来就越来越严重了,人昏迷不醒,医生说:“你儿子的实际情况就是这样了,住医院也没有多少用了”,医生背后说我的儿子不死,也要成为植物人了,许多人说我儿子,无法救了,要成为植物人了,医院要我们把儿子抬回家来,没有办法只好将儿子抬回家。回来后,在没有吃药,也没有打针的情况下,三天后却出现了奇迹,我的儿子刘湘龙清醒过来了,活过来了,并且没留下任何后遗症,现在他在厂里当司机开小四轮车,我们全家人从内心非常感激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救了他。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发动迫害法轮功后,我遭到三次绑架,具体情况如下:

第一次绑架:二零零零年七月,在波月洞公园炼功,遭冷水江市国保警察绑架,被非法拘留七天;

第二次绑架:二零零三年六月,遭娄底市610人员从家中绑架到冷水江铁厂保卫处一天;

第三次绑架: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被新化县610从家中绑架到新化国保大队一天;

我的丈夫刘而礼,原是湖南省冷水江钢铁总厂工伤严重伤残(左手三指断掉)的退休职工,一九九八年八月修炼法轮功前,是一个无药可救了的重病人,一九九七年他病了四个半月,一九九八年他又病了七个半月,查不出到底是什么病,冷水江市和新化县两地的药都抓遍了,人就是难受,不见好,住院也不起作用,呼气出气困难,吃不得东西,浑身无力,走路困难,出门最多能走三、五分钟就要歇一阵,才能再走,他被病魔折磨得生不如死,他自己都有“不想活了”的念头,邻居们也说:“不要治了,你尽力了”。

因有两个孩子还要生活下去,实在拿不出钱来给他看病了。拖到一九九八年八月份,在我小孩同学家,听到“修炼法轮功”治病健身效果如何如何神奇,我回到家就要他去炼炼法轮功试试,结果一炼真的效果好,一身大病不翼而飞,要死不活的人一个星期就彻底康复了,我们全家人从内心感激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

但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十六年来,我家没有安静过,没有消停过,我丈夫刘而礼先后被非法绑架十八次,其中拘留八次,判刑一次:三年六个月,劳教四次:共五年(有两次劳教所检查身体后拒收)的迫害,具体情况如下:

第一次绑架:二零零零年七月,在波月洞公园炼功,遭冷水江市国保警察绑架,拘留十五天;

第二次绑架:二零零零年八月,遭冷水江市国保警察从家中绑架到派出所一天一晚,拘留九天后改为监视居住;

第三次绑架:二零零二年八月,遭冷水江市国保警察从家中绑架到看守所,刑事拘留四个月;

第四次绑架:二零零三年六月,遭娄底市610人员从家中绑架到冷水江市派出所三天,遭到娄底市610伍姓副主任打耳光;

第五次绑架:二零零四年四月,在冷水江市五一广场炼功,被冷水江市国保警察绑架,抄家一次

(开始没抄到法轮功书籍等,国保大队领导打来电话,要加大力度重新抄家),后送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劳教一年半,在长沙新开铺劳教所,挨过打,遭过电击;

第六次绑架: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六日在新化坪口发资料,被新化县琅塘派出所绑架,送新化县610,拘留十五天,判劳教一年,送长沙新开铺劳教所,拒收后回到家中;

第七次绑架: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五日晚,在冷水江锡矿山南矿贴真相资料被湖南省冷水江市飞水岩派出所警察绑架,拘留十五天,再次送劳教一年,送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因身体原因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从湖南新开铺劳教所提前回到家中(劳教所着急要家属赶去接人,晚上才到劳教所,他们也在等着办手续,连夜接回来,怕人死在那里了);

第八次绑架: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被冷水江市610人员和冷水江市国保大队共三男两女抄家,从家中强行绑架到国保大队一天;

第九次绑架:二零一一年三月中旬,610人员和国安大队人员从家中强行绑架到国保大队一天;

第十次绑架: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六日,在新化县桑梓镇发放真相光盘,被新化县桑梓镇派出所干警非法绑架,抄家,拘留十五天,判劳教一年半,因身体原因劳教所拒收;

第十一次绑架: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610与国安从家中将刘而礼又抬又拖,弄到湖南省冷水江钢铁总厂保卫处一天(那时候,娄底市610和冷水江市610在冷水江市武装部宾馆办洗脑班,准备送洗脑班),第二天走脱了,他们在我儿子的门面那守了六、七天,并绑架我的大儿子带着610和国保人员到处找寻他的父亲刘而礼,所有亲戚都找寻了一遍,我儿子不去就要开除他的工作;

第十二次绑架: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六日,发神韵光盘时,被冷水江市同兴乡派出所警察绑架,遭冷水江市610与冷水江市国保人员抄家,于当天十八点左右回到家中;

第十三次绑架: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上午九点多钟,在冷水江市轧钢路口等车时,被路过的冷水江市国保大队长怀疑,绑架到国保大队,抢走一百多个神韵光盘,还将刘而礼带到医院检查,身体原因,于当天下午四点多钟回到家中。

第十四次绑架: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九日上午,冷水江市610主任和冷水江市国保大队及冷水江市派出所共十多人将刘而礼从家中绑架,刘不配合,他们抬脚的抬脚,抬手的抬手,将刘抬上车,车开到冷水江市检察院,又将刘抬下来,刘在检察院讲真相几个小时,于中午回到家中;

第十五次绑架:二零一三年遭到五次绑架,十二月中上旬,接连两次绑架到检察院,十二月二十六日,又从家中绑架到冷水江市检察院和冷水江市法院一个多小时放回;

第十六次绑架: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六日,距过年只差四天,冷水江市610和冷水江市法院的人员将刘而礼从家中绑架到冷水江市法院,叫刘签收传票和起诉书,说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八日开庭,一个多小时放回;

第十七次绑架: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二日,在送孙子上学的路上,遭冷水江市610和冷水江市国保警察绑架至公安局审问,后送冷水江市中医院体检,几小时后回到家中。

第十八次绑架: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二日,在送孙子上学的路上,遭冷水江市610和冷水江市国保警察绑架到冷水江市看守所关押,这次冷水江市法院偷偷开庭,不通知家属开庭时间,二零一五年二月二日,我到法院去问情况,肖若谷法官说:刘而礼开庭不配合,不服软,不认罪,要判他三年等等。才知道对刘而礼已开庭,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六日对刘而礼,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七日,我再次到法院去问情况,才知道刘而礼已遭非法判刑,过去十一天了,没见判决书,肖若谷法官拿一张正面是空白的纸(背面有什么不清楚,当时我又急又气,没看反面)叫我签字,才给一份判决书,应该说我是三月二十七日才接到的判决书,作为直属家属,我有权提出上诉,我三月三十日,到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科上诉,接待人员说:上诉书格式不对,落款时间不对,且要刘而礼签字才行,因冷水江市到娄底市有八十公里路程很不方便,据说到冷水江市法院也能上诉,我就去了冷水江市法院申请上诉,肖若谷法官一再说:家属不准上诉,哪有家属上诉的,只准申诉,我到看守所去找刘而礼签上诉书,看守所干警不帮我送签,并说只准送签申诉书,我又重新去做申诉书,看守所干警才帮我送刘而礼签字,我儿子与肖若谷法官据理力争要上诉,争辩了好久,肖若谷法官以闹事为名,叫来两名警察一直恐吓要抓起我儿子,最后没准上诉;刘而礼于四月八日被送往湖南省网岭监狱(离家一千多里,原来听说送娄底监狱的离家只有八十公里),我两个儿子四月二十一日去看他爸爸,听他爸爸说:“卫生纸、洗衣粉都没让他买”,真不知刘而礼半个月没有卫生纸是怎么过的,现在准没准买卫生纸、日用品还不知道?带去的衣服网岭监狱也不允许送给他爸爸—刘而礼。

综上所述: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遭受江泽民发动这场迫害的痛苦,都是确确切切的,因此特申请最高检察院对发起这场迫害者,被告人江泽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及其它相关责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