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针灸医师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近日,河南针灸医师聂玉兰女士向最高检察院邮寄控告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聂玉兰,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二日生,针灸医师(已退休),现居河南省郑州市。

聂玉兰坚持修炼法轮功,曾被非法抄家三次,拘留五次(行政拘留四次、刑事拘留一次),非法判刑五年半,非法劳教一次(一年),非法洗脑一次(二十天)。

聂玉兰说:由于十六年一系列的非人迫害,导致我的家庭破碎,没有了生活来源;儿子因为我的书(法轮功书籍)放到他家里,被非法判刑两年关押在郑州新郑男监,刚开始借钱经营的生意由于无人管理,造成经济损失二百多万,儿子受到身心的迫害、精神的打击,背负着二百多万的外债,年纪轻轻就出现了高血压、心脏病,身体极度虚弱;我的丈夫受不了这样的重大打击,精神压力承受不了被迫与我离婚。

对于江泽民滥用职权、滥用法律,对我及我的家庭造成的重大打击,亲人受到的牵连,遭受的迫害,造成经济上的损失,申请最高人民法院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江泽民的刑事责任、经济赔偿责任及其它相关责任。

一、要求补发、偿还我所有退休工资和应有的一切福利待遇;

二、要求赔偿我个人及家庭成员受牵连遭迫害造成的精神损失费一百万元,经济损失费二百万元。

控告事实和理由:

我是河南省司法局、郑州市监狱医生,针灸师职称。由于诸多疾病缠身,曾痛不欲生。一九九六年四月三十日我修炼了法轮功后,二十多年的失眠症、心脏病、胃溃疡、胃痉挛痛、颈椎错位、肾盂肾炎、子宫肌瘤等病症全部康复,我的生命有了活力。修炼法轮功这十九年来从未吃过一粒药,为国家节约了几十万元的医疗费,真正尝到了几十年从未有过的无病一身轻的愉悦。而且我修炼了法轮功后知道了生命的真实意义,平时为人处事按照“真、善、忍”的修炼标准要求自己,发生矛盾都向内找自己哪做错了,宽容善待别人,平时处处为别人着想,家务活我抢着干,社会公益的事抢着干。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不但我的病好了,丈夫的高血压、心脏病也不犯了,家庭和睦了,我丈夫到处高兴的向别人说法轮功好。

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普世价值给人类社会带来了和平、理性、祥和的社会状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后,郑州市公安局、中原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610(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人员一下来了数十人将我非法绑架,其理由是我炼功,并且教人炼功强身健体。这本来是利国利民、造福社会的好事,可江泽民之流却以此为由作为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借口。后经家人前往要人而得以回家。

由于江泽民势力集团不断的污蔑、诽谤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打压法轮功修炼者,我哭诉无门,无奈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去往北京上访。刚到北京就被警察非法绑架,通知单位把我接回郑州,交给桐柏路派出所,而后又转送七里闫监视居住一个月,当时正值三九天,他们非要家人先交三千元,否则不让送棉被。

二零零零年五月,我去公园炼功,被人举报,警察把我绑架到中原区拘留所,绝食三天才得以回家。

二零零一年二月,警察敲门入室非法抄家并绑架我到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非法劳教半年。我单位(郑州市监狱)非法扣我半年退休工资。我问:为啥扣我工资?政工科魏长山说:“报纸上登的劳教无退休工资。”难道报纸是法律吗?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一日,一个年轻女警察由居委会主任陪同来到我家,说:“新所长想见见你问一些情况。”我说我骑自行车去,她说有车送你去送你回来。到楼下一上车,就有两个男便衣把我夹到中间。我发现不对劲,站起来,让他们停车,我要下去,一个男的立刻凶狠地按住我。我说:你们为什么骗我,没有任何手续绑架我?他们说没有办法,上边叫干的。我被绑架到郑州市晚晴山庄洗脑班,被单独关押到一个房间。每天都有三至四个人对我谩骂侮辱,逼我“转化”。有一天,新来几个人,让原来的女警察出去,然后他们把门锁上。其中一中年男子凶狠的瞪着眼对我说:不准信真、善、忍。另一个年轻男子说:你不签字转化,就把你送到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吊打你三天。这一次参与秘密绑架迫害我的单位有省、市各级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居委会。他们轮流倒班监视我不让睡觉,使尽流氓手段威胁恐吓我。最后他们写好所谓的“转化书”,强抓住我的手签了字。非法绑架关押折磨我二十天后才放人回家。

二零零七年三月,我在郑州西三环工地向民众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抢走联想电脑一台。并由郑州市中原区法院非法给我判刑五年半,被非法关押到河南新乡女子监狱。其间受到非人的奴工虐待,六、七十岁的人整天坐硬板凳,不停的干着各种活,不能随便走动,臀部都坐烂成疮了,累的腰痛背疼,不见阳光,伙食极差,常年很少有蔬菜,身体被折磨垮了,胃痛的睡不着,九监区警察袁文娟还说我是装病,强制我干活。直到我从监狱释放回家后,又开始炼功,身体才逐渐恢复。

同时,我单位(郑州市监狱)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剥夺了我的所有退休工资,口头传达说我被除名。我出狱回家后,找单位纪委书记张东河(已退休)问为什么停发我的退休工资,他说问610了,610同意的。我找到现任的单位纪委书记张明,他说:必须写清楚对法轮功的认识,否则没有办法向上层交待。我如实写了。结果张明说:你还在宣传法轮功,不行!单位现任监狱长的刘年海说:你这退休工资停发没有任何手续,当初不是我定的,我管不了。由此造成了我生活上的极大困难,正常生活难以维持。

我在被新乡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期间,八十多岁的母亲病重,临终前期盼能见我一面,结果带着永远的遗憾走了。

因为我的大法书放到儿子家,儿子受牵连,当时警察绑架我儿子时,动静很大把刚刚一岁的孙女吓坏了,落下个毛病直到现在(已六岁)一听到警车响或看到警察就吓的哆嗦尿裤子。

我儿子被非法关押前,正在用借的钱做生意,被非法关押后,刚刚起步的生意由于无人管理,生意停滞还不上钱,利滚利,欠款目前已近三百万,同时给他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他已经多次表示不想活了。

十六年来,我多次被非法绑架、非法抄家、非法判刑、非法关押,被抢走财产、敲诈勒索钱财,多年来被停发退休工资。我丈夫承受不了这巨大的压力,而被迫与我离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