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不会说话”的修炼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三日】走入大法修炼已经二十二个年头了,一天,就在看《明慧周刊》的过程中,忽然脑海中闪出一念,“学说话的过程”。从前,我常被人说成不会说话,说话就是呛呛呛的,明明是句好话,说出来也让人不舒服,究其根底,还是邪党文化的毒害。其实不会说话也就意味着不会处理事情、不会与人相处。意识到后,逐渐的学着慢慢说,好好说,这一学就是十几年,到现在也不敢说学会说话了,确实好了很多,家人和同修都有感受。这个过程其实就是一段修炼提高的心路历程。今天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从前的我,那真是说话带刺儿,有一位同修说我:“你呀,坐那儿挺好,挺文静的,别说话,一说话就坏了。”说话的糟糕程度可见一斑。

大约在十年前,有一位同修C的状态很不好,陷在情中不能自拔,丈夫离她而去,女儿远在他乡,家里养的一只猫成了她感情的寄托。多少同修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想要帮她尽快从低迷中走出来,我也不例外。有一天上午,我先调整了一下自己,告诫自己帮助同修就得心平气和的好好说话。然后就去了。去了之后,先一起学法,然后就开始交流了,一开始俩人还挺心平气和的从法理上分析,说着说着就有分歧了,各执己见,俩人都有点急了,声音也大了,火气也上来了,吵起来了。最后,C先平静下来,看着我气冲冲的样子,说了句:一个佛来劝人家,把自己劝成那模样呢!好了,快中午了,先不说了,我给你做饭吃去。我哑口无言。她说着就去了厨房。我哪有心情吃饭哪!强忍着心中的波涛汹涌,说了句:我不饿,不想吃了,先走了。出了门,走在回家的路上,眼泪就扑簌簌的下来了。

那时从法理上知道要找自己,要修自己,却只是停留在表面上,知道自己不会说话,说话不好听,还是给自己找理由:我是真心待你的,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是为你好,你怎么这么不理解我……现在看来,那时自己带着一大堆的执着,不宽容、根本不站在对方角度看问题、不体谅同修、不修自己,怎么能帮的了别人呢?!那是带着工具去修理别人了。

还有一件执着自我、耽误同修的事儿。从前我们学法小组中有位同修H,读法时读音很多不准的,我就一厢情愿的给人家纠正,每次H同修一读法我就开始纠正,当时觉的自己特认真,特为同修负责,还特认真的把读音不准的字写了一大张纸,标上拼音,给同修。结果,几次下来,H同修不来参加学法了。后来我们学法小组的一位同修多次联系他,他也没回来。我这不是撵走了同修吗?!自以为是的强加于别人,语气是生硬的,说话带棱角的,更何况人家的乡音可能就是那样的!

性子急、暴躁,也是我说话变好听这条路上的大障碍。有一年的八月份(雨季),做资料的工作室很潮湿,有一盒空白光盘拆封后没及时用完,一段时间后再用时,发现光盘全报废了,估计和受潮有关,我和同修R(搭档)很是心疼。事隔几天后,我去工作室,发现桌子上有一小半盒空白光盘没扣严盒盖,瞬间我的脾气就上来了,那真是火冒三丈,光盘再受潮损毁怎么行!当时同修不在身边,我的火没处发泄,气的自己把手掌摔在了桌子上,当时根本感觉不到疼,内心深处也知道发火儿不对,就是控制不了。

到第二天见到R同修时,我也平静了,伸开手掌给R同修看,同修看到我整个淤青的手掌,吃了一惊,问我:“这是怎么了?”我说:“你有一盒空白光盘没扣好盒盖,我就这样了。”同修看着我,无奈又心疼的慢慢的来了一句:“哎!你至于吗?!”就是啊,我至于吗?!同修又不是故意的,发现问题后跟同修好好说一句,以后注意不就行了嘛。试想一下,如果当时同修在身边,那火气还不得冲着同修去了,那会说出啥好听的话来,幸好同修不在,我自己承受了暴躁脾气的恶果,手掌的淤青好多天才散尽。

为啥我不能好好说话,为啥我不能平静?师父在法中讲的很明白:“你有那个心哪,你的心才会动;你没有那个心哪,象风吹过一样,你根本就没感觉。有人说你要杀人放火,你听了之后太有意思了,(师笑)这怎么可能?一笑了之。根本就不当回事,因为你没有那心,这话动不了你。没有那心,碰不着你。你的心动了,就说明你有!你的心里确实很不平,就说明这个东西还不小。(鼓掌)那不该修吗?”[1]

心中不平衡,言语才不平和,语气才会呛呛呛的,说出的话就难听,就会伤人。表面表现出来的是不会说话,好像不是什么天大的事儿,其实,在这背后藏着多少执著心哪!那真是一大包一大包的。

随着在修炼中不断的一点一点的去执著心,现在能够静了很多,那是相对应的执着少了,带动不了心了,才不那么一点就着,一戳就爆。这一路走来,磕磕绊绊,真是不容易。

就在前两天,我突然就不能吃肉了,哪怕是一小块儿,也不行,吃了肚子就难受。我和一同修阿姨说了这事儿,阿姨说我:你咋这么慢呀!我们都多少年前就经历过的了,你才去吃肉的心哪!哈哈……被她这么一顿说,虽然心里有点不情愿,但是这种不情愿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很小很小了。还很开心的跟阿姨说:“你们是修炼如初……我不是‘如初’,我一直就是‘初’,一直就像刚刚开始修炼……”

真的,这种喜悦有过很多次,每次悟到新的法理,都会是这种感觉,一下子好像打开一片新天地。有部份同修觉的正法怎么还不结束,觉的时间拖的太长了,可我觉的如果不是师父把时间延长,我哪有这么多提高的机会呢,是我这种修的太差的拖了正法的后腿了。

修炼到现在,自己身体的变化也是很大的,被人说“你怎么这么年轻”之类的话已经习以为常了,在此仅举具体的一例。多年来,每到夏天,必须要穿丝袜才出门,因为小腿的皮肤疙疙瘩瘩的,就是通常所说的“鸡皮”吧,自己不愿露出来。一直到了去年,女儿说了一句:妈妈,你的小腿皮肤摸上去比我的还光滑呢!噢,细看下来,真的,疙瘩不见了。看着自己没有了疙瘩的小腿,感恩、惭愧、欣慰……百感交集,这还是肉眼能够看到,手能触摸到的,身体变化的一小小部份。那更多的看不见的,广阔宇宙、无垠天体的巨变,师父为我们的付出无法想象。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