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难中信师信法 破除旧势力安排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二零一四年年末,我家的孩子由于放松了学法、炼功,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住進了医院,医院检查结果是系统性红斑狼疮,已经使心脏和肾脏衰竭。有一天下午,孩子出现三次休克,在重症监护室抢救了三天三夜,是在师父的加持下和同修们的发正念的帮助下才脱离危险的。

当时我的心情可想而知,同时反思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从表面看是迫害孩子,其实是针对我来的,利用孩子达到迫害我的邪恶目地,因为我对孩子的情很重,邪恶想利用孩子住院,使我学不了法,炼不了功。悟到后,我从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没做好,给您又添麻烦了,弟子就把孩子交给您了,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没修去的人心有大法归正,有师父管我,旧势力不配参与,它们什么都不是。同时,同修和我们加大力度发正念,使孩子身体有了好转。

开始我们和病房的人讲真相,我们病房的人劝退一批,来一批,共劝退了三批。病房的病人也和我们一起炼功,早晨五点之前炼一遍,晚上八点以后再炼一遍,我把EVD播放机也拿到病房去,给他们放神韵晚会,还有“我们告诉未来”等,把病房变成了炼功场。晚上孩子休息后,我在医院的走廊里打真相语音电话。

几天后的一天早晨,有个出租车司机進病房来给我一个名片,其他人谁也没给,好像特意给我送来似的,当时我还一愣,孩子那时还不能走路,下地都站不稳。送名片的走了,我才明白过来,是邪恶解体了,师父让我们回家了。

我和孩子一说,孩子也讲:我一天都不想呆了,再不走我可能都回不去了。回家后,我每天带着孩子炼功,孩子休息时,我就出去打真相电话救人。孩子从一开始只能坐十分钟,到现在能打坐一个半小时。现在孩子基本上都好了。

后来孩子做了个梦,说梦见师父上我家来了,笑呵呵的坐在沙发上,孩子一看说给师父倒一杯水喝,壶里的水是清清的,可是倒到杯里就变成混水了,孩子想再换一杯,师父不让,师父端起来就喝了。我听到这心里非常难过,写到这里我又一次流出了眼泪,弟子没做好,不知师父为弟子又承受了多少,对师父的感恩是人类的语言都无法表达的,我告诉孩子,师父替你承受了,所以你才能好起来,好好修炼吧,不要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要不然对不起师父。

诉江中去怕心

事情是这样的:当听说诉江的事时,就想我也一定要控告江泽民,不过我等等再说,因为我家也是一朵小花。在学法小组和同修交流时,就把我的想法和同修说了,同修马上严肃的指出,你有这样的想法你就别写。当时我没有吱声,回家后向内找,自己是有怕心,怕被迫害的心,认为自家是资料点,怕以后有麻烦。这时我想到师父说:“你们才是历史这个时期的主角”(《精進要旨三》〈走正路〉)。我一想对呀,大法弟子是主角,我怕啥,害怕的应该是邪恶。同修说:在人中说,我们是原告,他是被告,他们才害怕呢。

我决定自己写诉状了,又不会写,这时来个同修,我知道是师父看到了我要写诉状的心,就派了个同修来帮助我,我想就我自己写吧,不愿让丈夫和孩子参与,但是丈夫非写不可,说:我是大法弟子,必须诉江!丈夫对孩子说:你要写可想好了,以后别后悔。孩子想了想说:我要不写才后悔呢!我俩听后都笑了。

在邮的过程中还有个神奇的事,定好了六月十七日去邮,可到那天我所在街,全都停电,怎么办,丈夫和同修都说那也去邮。我们一路走去,一路发着正念,到邮局他们说:快邮吧,一会儿就没电了。我说:你们怎么有电,别的地方都停电了?他们说:我们自己能发电。我和同修相对一笑,什么都明白了,是师父都铺垫好了,就等我们去做了。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的诉状很顺利的邮走了。第二天就收到了两高的回执。

过了两天,大女儿和女婿回来了,大女儿问同修:阿姨,你们忙什么呢?同修说,我们忙着诉江呢,你参与吧,因为大女儿也看过《转法轮》,非常支持我修炼,因为她知道如果没有大法、没有师父,她的妈妈早就病死了,是师父和大法使我们有个完整的家。大女儿和女婿也参与了诉江,第二天也收到了两高的回执。

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和时时呵护!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我要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修去各种人心,跟师父回家。

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