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破除病业假相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我今年五十五岁,二零一五年九月的一天,发现尿出的都是血。当时我心里很平静,心想这些都是假相,我不能承认它。進屋后妻子问上厕所怎么这么长时间,我就和她说我刚才尿的都是血。妻子一听我尿血,马上就急眼了,赶紧到厕所去查看,一看是真的,二话不说就给我儿子和外甥打电话,让他们赶紧回来。

儿子和外甥回来后,二话不说连拉带拽的把我拖到车上拉到了医院,挂了急诊,做了CT检查,发现膀胱里面都是血,查不出是什么原因出血。医生说先住院排血。当时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都不怕。在医生给排血的过程中排出大量的血块,医生说失这么多血必须做好补血准备,因为血还在往外出,打止血针也不好使。

听到医生说要补血,我想到师父讲的一段法:“精血之气是用来修命的,你不能老这样泄呀。”[1]我们炼功人的身体都是纯净的,哪能补常人的血,这不和师父要的相反吗?不能承认它。就这念一正,师父就把这一切都改变了。过一会医生又说,看来他的体质太好了,血就不用补了。听了医生这话,我想师父又为我承受那么多,真是很难用语言表达我此时的心情。

后来医生做了病理,定为膀胱癌。家人不告诉我,我想不管是什么,我都不能承认它,不能再让旧势力钻空子。就是这样过了七、八天,心性也掉下来,慢慢的也配合打针吃药了。一天晚上身体发高烧,头晕抬不起来,浑身发抖,打针吃药也不好使,持续了好几天才见好转。

一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坐在黑山顶上,就听有人说这山皮太黑了,得把这黑山皮炸掉,说话间就听轰的一声,整个黑山皮被炸开,向下滑落下去,露出了一个洁白的山体。醒来后,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师父又一次给我清理了这些不好的东西。

从这起我悟到不能在医院住下去了,要走师父安排的路,走出去做好三件事才是师父要的。在医院等着医生治疗就是把自己当常人,等于跟旧势力走。医生之前说,一般人这样的病做一次手术就可以了,我这个得做两次,要灌注一年多,一个星期一次。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旧势力是想把我拖下去,坚决不承认它。这天我和姐姐(同修)说:“我要学法,把你的电子书拿来。”

姐姐拿来了电子书,我一看电子书开着,一眼就看到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 我问姐姐是你打开的电子书?姐姐说已很长时间不用电子书,没有开它。我惊喜的告诉姐姐,师父又点化我了。师父的这段法鼓励着我,坚定的走好助师正法的路。

经过几天的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不顾家人的阻止出了医院。妻子和儿子哭着闹着说你要不治就等于害我们,整天闹个不停,我就给他们讲:师父慈悲,师父不会让他的弟子有危险的。我修炼这么多年了,没吃过一粒药,这你们是知道的,这次是因为我不精進造成的,只要我按照师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谁也动不了我。经过再三说服,家人明白了真相,平定下来了。可是亲朋好友还来“劝说”,我想这是旧势力利用这种方式往下拖我,这件事看起来是件坏事,对修炼人来讲是件好事,正好是我向他们讲真相的好机会。

这次病业假相,让我悟到是由于三件事没做好,混同于常人,表面上给同修看很精進,内心并没有提高。虽然法也学了,事也做的很多,没有用法对照去做,心性并没得到提高,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在这病业假相出现之前,很多同龄常人都管我叫“老头”,脸上皱纹很多,又黑又瘦。自己也没有好好悟一悟,别人说自己象“老头”还不服气。

在慈悲的师父多次点化下,我悟到只有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时时用法归正自己,做好三件事,才算得上是师父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于是不断的学法精進,和同修形成整体,做好三件事,身体很快恢复正常。

同龄常人也不把我当“老头”看了,他们说我们真没法和你们炼功人比,看你的气色多好,白里透红身强体壮的。

大法修炼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虚假。师父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2]。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