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必须学会监督自己的思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修炼之前,我是一个对名、利、情都很执着的人,不仅性格内向,而且自尊心很强。作为常人来说,这可能不是一件坏事,能激发自己的潜在能力不断努力拼搏,但对于修炼人来说,就是一种强大的障碍。所以从修炼一开始,我精進的原因和动力与其他实修同修就不一样。当时侄女和我介绍《法轮功》,说:不仅仅自己受益,就连孩子的性格也能有所改善。我心动了一下。后来借来大法书,看到师父讲:“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就更想试一试了。

修炼的根本是修心

那时我儿子年轻气盛,朋友多,应酬多,曾经因为几次醉酒而误事,让我很是担心。心想,如果师父能改变一下他的性格,并能保佑他一直平安,我就很知足了。继而又想到,女儿当时毕业在家,也没有合适的工作,如果我修炼了,能给女儿带来好运气,找到一个称心的工作那就更完美了。后来看到很多有病的人通过学炼大法,身体得以康复,就又希望困扰自己多年的鼻炎能够通过修炼治愈,等等。当时执着的东西很多,现在想想,真是累啊,但是常人就是这样,总是迫切寻找解决痛苦的方式,却一直不能领悟人生的真谛。

尽管学法初期的心态不纯净,但随着学法的深入,自己执着的这几件事已经开始转变。儿子的性情开始慢慢平和,偶尔也能听我讲些人生道理;女儿也找到了工作,虽然不是正式单位,但也相对稳定;我的鼻炎修炼没几天,晚上睡觉就不堵了,而以前是不停的往鼻孔滴药水才能通气,但是睡着了就被堵醒,夜里要反复很多次,正常的睡眠根本无法保证。这些事情的转变让我对修炼的信心倍增,也对师父感恩不尽!

师父说:“修炼可不是儿戏”[2]。虽然这些事情在慢慢地改变,但是心性也要不断地提升才能赶上修炼的步伐,否则,抓着这些根本的执着不放,只能是被贻误在常人之中不能自拔。我一直把修炼形式当作修炼,以为只要天天看书、炼功、不怕吃苦就是在修炼,因为小时候吃的苦很多,也不觉得修炼中的打坐、炼功有多难。师父就借用各种场合、各种人来点悟我,让我明白,修炼的根本是修心,心不改变,一切都是徒劳。

曾经有一段时间,想起儿媳妇,觉得心里很不平静。儿子家离我家很近,但是儿子儿媳很少回来看我,节假日的时候回来,也是等我把饭菜都做好,摆到桌上,人家才不紧不慢地回来,直接上桌吃饭。时间久了,我就觉得心里不平衡,这哪里是晚辈,这明明是长辈和贵宾嘛。通过读法,我知道了业力轮报的道理,情绪稍稍缓解,但仍不时地翻出来折磨我一番。后来,师父看我迟迟不能醒悟,就让我再想起这个事就头疼,脑袋里像有一根线拉着,一下一下的,直到自己意识到了,不能这样想,疼痛就自然消失。

暂时做到了不想,还不行,师父又在梦境中点化我,看到自己的前世里,儿媳妇是我的一个佣人,我躺在床上,她在床下忙来忙去的伺候我,我还指手画脚的指点她如何干活。醒来后,彻底明白了,原来都是有因缘关系的,身边的人不是来要债的就是还债的,还完了自然缘份也就尽了,又有什么可抱怨的呢!人生啊,其实就像一本账,清清楚楚的,哪有自己可以主宰的事情啊,都是在账本的得失中求索!

修炼人必须学会监督自己的思想

觉得有些心已经去掉了,可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又冒出来。诉江大潮中,我地区的大法弟子也紧跟形势,开始纷纷邮寄诉江信件。

我周边有两位同修,一个七十八岁,一个八十五岁,两人尽管年龄很大了,腿脚也不好,但对大法还是非常坚定的。我就和A同修到家里去鼓励她们写诉江状。前两次,她们有些犹豫,后来又因为户口本和身份证都不在身边的原因推迟了几天。几经周折后,等到条件具备的时候,大部份同修的诉江状已经发出了。为了不耽误这个事情,好多同修放下手头的事情,帮助这两位同修写诉状,女儿帮她们找好快递电话、写好快递邮单,就等她们给快递员打电话邮走了。当时觉得松口气,跑了好几趟,总算替她们张罗差不多了。

后来,B同修去找两位老年同修,说是可以直接捎到北京去,把我们给找好的邮单、邮递电话一并都拿走了,结果到现在也没收到邮寄成功的信息。因为此事,我对B同修很埋怨,心想别人办好了的事情,你横着挡了过去,结果你还没办妥当,耽误了诉江的事,更觉得把我的前期工作都浪费掉了。越是想到同修的错,就越是掩饰自己的私心,同修B的种种毛病就越在我面前显示出来,那几天看到同修B处处都不合时宜,做什么事情都不完善,搞得自己也觉得忍的难受。

后来我意识到,这不该是大法弟子的状态,这里面也有求名的心啊!看似为了大法的事情而着急,实际是对自己的前期工作的惋惜,没能发挥自己的作用,觉得遗憾;大法弟子之间重要的是配合,不能这样无端的猜忌同修的好意。

有好多时候,修炼人必须学会监督自己的思想,能意识到哪些是自己的真实想法,而哪些是后天的执着演变过来的想法,坚持的久了,习惯成自然,就会培养一个处处严格要求自己的好习惯。

修炼的提升也只有修炼人自己知道,那种恍然大悟的美妙只能意会而不能言表,曾经对事情的偏激认识,在一次一次的点悟下惊醒,有时自己都觉得像脱了一件紧身衣一样轻松。一个人真正成熟而理性的对待修炼,莫过于悟道真理并坚持实践!这其中的奥秘和美好是常人不能理解的,如果修炼人还觉得放弃常人的荣华富贵是一种痛苦,需要忍耐,那说明还没真正体会修炼的内涵,如果修炼人总是看常人傻,看常人痴,那才是真正懂得人生在世的真正意义了。

花甲学电脑 开朵小小花

我们的学法组大概有七、八个人,而且大部份都是老年人,平均年龄六十岁以上。大家出于对我的信任,就委托我负责到资料点领取资料,然后回来后分给大家。一开始的时候,也怕给资料点增加负担,只拿回来一、两份,几个同修轮着看,往往最后一个人看到的都是上一期的周刊。这让很多同修都觉得不能跟随大法的整体形势,总是比其他地区同修慢半拍。

我便萌生了自己做资料的念头,但是想到自己已经六十多岁了,从没用过电脑,对这些高科技一窍不通,所以尽管当时这样想过,最终还是放弃了。现在说来,取资料的那段经历也是不可多得的修炼过程,对我的身体和心灵都是个严峻的考验。我们是不能要求做资料的同修必须如何如何的,每次取回的资料有多有少,分给我们小组同修僧多粥少,互相抢来抢去,那种状况很是窘迫。大家对法的渴望没有错,对法的坚定和向往真是让人感动。

在长期这样资料不足的情况下,有些同修正常实施救度众生的项目根本得不到保障,慢慢的有些负面的情绪就发泄到我这里,埋怨的,指责的,对资料点不满的,甚至对我拿资料的数量和质量也有意见的等等,有时候我也会觉得委屈,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那么远的路,每次去取,都要经过几条街道,还有一段没有公路的土路,每次往返都象过关一样。不论刮风下雨,不论身体有什么异样,为了同修们的期待,我从不拖延和耽误,我其实心里也很难过。这过程中的很多难处我是不能和同修提起的,但是伸手向资料点要资料的不易也只有我自己知道。

师父点化我想起了《西游记》,我问自己:唐僧千辛万苦的取经之路,跋山涉水比我要难吧?遇到的种种魔难,受到的种种不公,比我要坚强吧? 更何况修炼路上无偶然,这一切自然也有我要修去的人心,也是师父给我安排的道路啊。平静下来以后,就是无怨无恨的坚持再坚持!

尽管这样,后来我取资料的资料点还是因为无法供应大量的资料而缩减每个小组的资料份数,有时去了几次依旧是空手而归,这种时候,我就会觉得失落和有辱使命,这么多的同修没有资料怎么办?苦点不怕,怕的是看不到师父的新经文,怕的是脱离大法進程,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是这一方的大法弟子的修炼环境啊!

回到家,我静静地想了很久,既然这样,要不就自己做资料吧,减轻资料点同修的负担同时,承担起我这里资料方面的责任。细想想,强迫自己学习不就是一种苦吗,吃苦是修炼人的必修课啊!怕吃苦不也是执着心吗,去执着是修炼人的基本功啊,还有什么可琢磨的!于是就横下一条心,自己一定要学会做资料!

我就先买了一台家庭用的小型复印机,迈出了我做资料的第一步。刚开始复印的时候, 自己还有怕心,虽然在自己的家里,可还是一惊一乍的,有时候孩子说话声大点我都觉得恐惧,现在想来真是可笑;还有着懒惰心,做事的心,总希望做个大点的手笔,有点成绩,然后好歇一歇,享受一下生活。实际上救度众生的事情一刻没停过,很多同修在夜以继日地做,而我却有过如此自私的心,很是惭愧!

机器的反应更是让我不得不注重心性的提高。做资料的时候,我只要一分心想常人的事情,或是被什么不好的心带动,机器就出毛病。后来我找到了这个定律,我身边的一切都随着我的心而变,我宽容了,机器就顺当,我心生杂念了,机器就毛病不断,看来自己才是一切的主宰,修好自己是做好一切事情的前提啊! 修炼就是这样,反复的磨,反复的修,既没有捷径也没有什么特殊方法。心态不稳的时候就是学法修心性发正念,一切就会随之转入安稳!

再后来学会了一点简单维修,只要孩子们不在家我就复印,上午印完下午印,乐此不疲。每次把沉甸甸的资料放在同修手里,别提心里那个高兴了,我感觉到自己一次一次冲破旧势力的束缚,虽然走的被动了一些,但还算得上一个大法弟子。

我这个人很能走,如果资料留下的多,我可以一个晚上发好几个楼道,来回很远的路程也不觉得累,每次回来还都觉得心里踏实。后来同修们对资料的要求越来越多,也希望资料种类能越来越全,我陆续增加了各项机器,开始一点一点的学习上网、下载,做相对复杂的真相小册子。

当时懂技术的同修非常少,人家抽时间过来教一遍,剩下的要靠自己不断实践和摸索,往往是第一天学会了,第二天就忘了,第三天还要重新学。我就让孩子给我写成学习笔记,将每一步操作过程用我能看懂的语言详细记下来,每次上网下载都要拿着笔记一步一步的对照操作,就这样还经常把电脑弄的程序混乱,不得不重装。有时孩子不耐烦,嫌我学得慢,我也生气着急,这么个东西咋就学不透呢!急过之后,就先静下来学法,看到师父说:“修炼如初”[3]。是啊,如果仅仅是三分钟热度,可能什么事都只是开始,而没有结果了。大法弟子风风雨雨这么多年,多大的难都在师父的护佑下走了过来,这点事又算的上什么呢。再学不会我就发正念,解体那些阻碍我记忆的旧势力,都是不好的败坏物质,我不承认它们,忘了就记,再忘再记,我一定要冲破那些“我不行”的观念!师父还说:“正法必成”[4]。那我做的这些事,绝对没有学不会的理!

这件事几经周折,最终还是将我这个六十来岁的老太太锻炼出来了。并且一直到现在,我还在不断的学习新技术,这个小资料点也正常的运作着。

在这里我要感激师尊的加持和护佑,也感谢技术同修不辞辛苦的指导,每朵小花的开放都蕴含着众多不知名大法弟子的努力和付出,修炼不是常人的做事,没有军功章也没有赞美,那些默默的技术同修们,让人敬佩而感动。这不仅仅是一门技术,这是师父让我们拥有的救度众生抑制邪恶的法器!这里更有我应该承担的责任,是大法给了我信心和奇迹,让我一直跟随着正法的進程没有掉队。

这就是我个人修炼过程中的体悟,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退休再炼〉
[3]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