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项目中修炼 去掉各种人心

更新: 2016年08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修炼十多年,有很多体会想与大家分享,但修炼中磕磕绊绊、七零八落的状态,让我很是惭愧。今天想跟大家交流一下我在几个项目中的修炼经历,点点滴滴是我走过的路,也是我所在层次对法的理解,如有交流不到位或法理上不清晰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一、在天国乐团的修炼经历

1、修去显示心

二零零八年二月,我参加了在渥太华的游行,那时刚到蒙特利尔没几天,我就被同修拉去打横幅。当时也正好开始订购古装,我还不知练什么乐器,只因为白色是我最喜爱的颜色,得知裙子是白色的就订购了裙装。裙装是打击乐的服装,当时同修打镲的很少,不愿意打镲,我说那我就打吧,就这样我算是加入了天国乐团。

古装不久就分到了学员手中,蓝色和白色的绝妙搭配,真是名副其实——天国。我简直爱不释手。但那时游行多是穿蓝色T恤,并且我还在打横幅,一直没有机会穿。

二零零八年牛仔节,机会终于来了,协调同修说这次游行打横幅的也要穿古装,我别提多高兴了。游行在我的热切期盼中终于到来。可是事情并不总是像你期盼的那样,在去游行的车上,还没到游行地点,我的裙装就被迫让给了一位没有裙装的打击乐同修,我连穿上展示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就让给别人了,心里很是失落,也只能“望裙兴叹”了。不过还好,另一位打横幅的是位男同修,我们都穿了裤子的古装,站在队伍前很是协调。我洋洋得意了不到十分钟,协调同修急匆匆跑上来让我们两个把衣服脱下来给魁北克城两个吹小号的女同修,她们不知道要穿古装,还像往常一样穿了蓝色T恤,浅色裤子。那时也顾不上多想了,奔到更衣间换下了古装,穿上了同修的T恤和裤子。这两位同修都是小个子,衣服还可以,但鞋子实在是太小了穿不下,协调同修找来一双大我一个半号的黑色皮鞋。当我出来的时候,我身上穿着件八分袖T恤,腿上吊着一条八分长的裤子,脚上突出着一双叽里咣当的大鞋外加一双天蓝色的袜子。一位多伦多同修把她的黑色袜子换给了我,总算配备齐全,但从上到下没有一件是我自己的。

我没有了洋洋得意,静静的拉着横幅站在那里,“显示心”三个字在我脑中滑过,我想起了师父说的:“炼的好一点,天目看的清楚一点,动作好看一点,也有显示的。”[1]我这不就是一颗显示心吗?“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2]师父的法清晰的呈现在我脑中,我默默地对师父说:师父,我不要这颗心!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修炼而不是常人在做事,都是在证实法而不是证实自己。我是在做着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做事的基点和心态一定要摆正。想到这里,我顿时感到心里无比坦然,心里有的只是对师父无比的感恩,师父无时无刻不在呵护着弟子。

当我们的游行队伍经过体育场的时候,我通过屏幕看到了我们的队伍浩浩荡荡,似千军万马,无法形容的神圣和庄严,我的眼泪瞬间流了出来,那场面现在想来就像后来在神韵演出中看到的众神随主层层下走的场面一样。我的思想中一点杂念都没有,好像空气都凝固了,我甚至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观众无比热烈欢呼拍手的场景和层层飘过的白色裙裾的慢镜头。我感到自己无比的渺小,同时又有作为一个法中粒子的无比自豪。有什么比看到众生喜悦更令我们喜悦的事呢?这种感觉在后来几年纽约法会期间的大游行中有更加深切地体会,我深深地庆幸:这是怎样伟大奇异的恩典,我们能与师尊同处世间,能作为一个小小、小小的粒子助师正法啊。

2、有始有终,用心做好

二零一五年,我参加了纽约天国乐团成立十周年交流会,最大的感受就是:打好基础,扎扎实实,有始有终,用心做好。

刚参加乐团时,没有专业老师,我们几个打镲的同修也不识谱,我们用的真真切切是“简谱”,那还是渥太华同修的女儿给我们翻译过来的谱子。为了能尽早参加游行,一上来就学曲子,没有轻重缓急,使蛮劲,打出来的声音说是比砸破铜烂铁是有点过,但确实不是太好听。但那时也就凭着那颗纯净朴素的救人的一念,师父给演化出来的都是最动听的美妙的音乐。记得那一年蒙特利尔圣帕翠克游行,我还在打横幅,一个观众兴奋的冲了上来,把我抱了起来,随着音乐跳。还有一年加拿大国庆日游行,一个常人找到我们的队伍,拿了一张照片给我,说我知道今年你们还会来,这是去年我给你们拍的照片,你们的乐团是最好的。我看着照片中的我,眼睛和鼻子都是红红的,我知道那几年的每次游行,我自己都被我们的乐曲感动得流泪。

二零一四年和二零一五年,协调同修安排了几次去纽约天国乐团参加团练,也开始意识到打基础的重要性,就象建楼房一样,没有基础那就是空中楼阁。现在,我们有了专业的同修指导我们练习,慢慢的也知道了一些简单的乐理知识,也觉的自己有了很大的進步。但也经常时间紧张,和团练冲突,也曾有过打退堂鼓的念头,但我每当想起纽约的同修给我看的师父亲手刻在镲上面的“天国乐团”四个大字时,每当想起师父给纽约天国乐团成立十周年发来的贺词《天国乐团》时,我能深深感受到师父对弟子的殷殷期望,我有什么理由放弃这救度众生的机会而给自己留下遗憾呢?救度众生不是我们的使命吗?众生得救不是我们的心愿吗?就象师父说的:“无论做任何一个项目、任何一件事情,不做你就不做,要做一定要做好,有始有终。不然的话在历史上怎么给你记载你浪费的这些时间?哪一件事没做成,那一件事就是失败。”[3]

二、在媒体修炼的经历

二零一一年八月,我加入蒙特利尔大法弟子办的媒体,做会计工作。

1、去掉狡猾、自我保护的心

记得一位做销售的同修,经常让我给她的潜在客户邮寄报纸,一次二次做了,三次四次做了,心境平和。后来有一次要邮寄几期的报纸给不同的潜在客户,需要打包裹。那一天我正好月末对银行帐,没有对平。这位同修抱了一大摞报纸和一张写满了邮寄地址的纸,让我给包装好寄出去。我说正忙着,有时间再去邮寄。表面上没表露出什么,其实心里很不乐意:我不是你的销售助理,我这一大堆活要干,你有拿报纸、写地址、跟我交代的时间,你自己就准备好了。对方是位西人同修,并没有察觉我的不满意。

回家后我和女儿抱怨:我已经很忙了,再说邮寄又花费钱,自己拿着报纸去见客户不是更好吗,为什么总是叫我邮寄。女儿说:要么你就坦诚的告诉对方你真实的想法;要么就做那个小和尚,默默做好。你做了背后还嘀咕,能提高吗?女儿的话着实让我深思。我想到师父的法:“我是最不喜欢那个只会说、不去做的,我也不喜欢那些狡猾的。我喜欢那些纯朴的、脚踏实地的。也希望大家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从正的方面增长智慧,不要在处世上、为人上收获太多。”[3]我从来没觉得这段话是说我的。当初听师父这段讲法时还窃喜:这不是说我的。我不是那种会说话、左右逢源的人,做什么事会认认真真做好,常人工作中大家都普遍认同我真诚、实干。但近几年我总感觉不管怎么修,心好像被一层厚厚的物质包裹着,突破不了。我审视着自己,最初财务经理问我是否愿意来媒体工作时,我爽快的答应了,现在想想那是不想失去救人机会的私心。進了媒体后,真有点象林妹妹進大观园,不多说一句话,不多行一步路,唯恐被人耻笑了去。在与同修的交往中,我不想得罪人总是避开矛盾,不多说话,也从未鲜明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就像常人中老好人。工作中也是一样,我把本职工作做好,不去打扰指责别人,别人也别指责我,大家你好我也好,维护这人表面的团结、和气。看似什么都不动心,顺其自然。其实这是一种强烈的自我保护的私心,怕面对矛盾会受到伤害,其实就是狡猾圆滑的处事态度。我把自己封闭在一个自私的壳里,根本没有实修,当触及自己的执着时,就躲在这个壳里寻求保护,和宇宙真善忍特性不能同化,所以长期以来,法也学了,功也炼了,心性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提高。

找到这颗执着自我的心后,我变的神情开朗。再看同修,每人都有优点,也深感师父用各种方式点化我的良苦用心和慈悲呵护。

2、去掉消极思维

曾经有同修问我:在媒体工作,你觉的自己救人了吗?我的第一念是:当然救了。师父都说这媒体救的人中就有你的一份。紧接着我又困惑了:是啊,我不像销售和记者,直接和客户打交道,可以面对面讲真相。直接救的人不多,没有轰轰烈烈的表现,也没有最直接的成就感,我救人了吗?这个问题困惑了我好长时间。

二零一三年七月,财务经理调到纽约总部。他的工作基本上都移交给我了,还有加拿大总部的部份工作我也要做,工作量增加了不少。再加上各项管理还不完善,销售经营下滑。个人身体上也正经历着一个巨大的关难。一段时间心里总是很苦,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怨,打坐时头脑中翻江倒海,怎么也静不下来:人没救几个,钱也没挣到,还不如找个常人工作,也可以参加其它项目讲真相。同时又觉的自己这么多的私心,利益心、求回报的心、不平衡心、怨恨心等等没有修掉。认为自己修的太差劲,从而慢慢的产生一种消极的情绪。当时销售们都在积极的参加培训,我想我也自我提升一下吧。進媒体之前,我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还在大学里兼职上学。那我还是继续上学,将来考我的CPA吧。我知道我隐藏了一个私心,我做两手准备,如果报纸经营不好,我还可以找我的常人工作。可心里总有一股线牵着,总有一种放不下的责任感。

于是我抓紧学法,一思一念的修自己,哪怕是出现一个不好的影子也把它抓住排斥它。始终保持最纯净的心态,希望自己的存在就起着正的作用。那一段时间,每天早晨炼功,参加媒体的集体学法,回家做家务的时候,就听明慧广播的交流文章,晚饭后和女儿一起学法。那段溶入法中的时光是最幸福的,我学法前都要先洗澡、刷牙,衣着整洁,然后打坐双盘在地板上,手捧着宝书,语气缓慢且平静平和的通读,不追求数量只注重质量与时效。相信大法是万能的,只要自己保持纯净的心态,大法就会指导自己应该怎么做。

我不再因为自己在某方面暂时没做好而消极低落,妄自菲薄。师父多次讲过媒体救人中起到的巨大作用,不管做什么工作,我们共同维持了这个媒体的正常运转,每天这个媒体救的人中有每个人的一份。我内心笃定:我们的媒体能救人,在救人,我也在救人。我们大法弟子来自不同的天体,曾经是不同天体的王、主,每个人都带有自己生命的特点及天赋,每个生命也是在走自己证实法的路,师尊根据我们各自的条件给我们安排了各自不同的路,而每一个大法弟子在自己走自己的路的过程中都溶入了师尊所给予我们的一切。佛法无边,师父无所不能。我们可能很多时候还是体悟不到大法究竟有多大的力量,其实,这不是法的力量不显现,而是我们实修不足,正信不够。突然悟到,参与媒体,真是我们的一个偏得,是师父给予我们的无限恩典。如果我所具备的技能都为大法所用,那是我生命的最大荣耀。

3、去掉急躁脾气

我是个急性子,急就容易产生躁。急躁就是不平和,不冷静,没有修炼人应有的那种祥和慈悲的状态。说白了就是没修“真、善、忍”。有一次同修说我沉着脸,其实我自己还真没意识到。我每天都想着:早晨要炼功,晚上要学法,还要上学做家务活。财务经理调到总部后,我的工作量增加了不少,加上我这个急脾气,总处于一种焦虑之中。总是忙忙碌碌,脑子里弦绷得紧紧的。有同修说我总沉着脸,真是“相由心生”。我自己都没觉察到,最近有同修说咱们整体环境很抑郁都愁眉苦脸的,我也曾是其中的一个。可是越是急躁,麻烦事也越多,正对着我办公室的楼下有一个跳舞的俱乐部,每周我要忍受二天的噪音轰炸。我不知是什么音乐,反正是穿透力极强,震的你心脏此起彼伏,咚咚的跳,工作完成的也慢。

师父说:“我们是有针对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颗心,去那颗心,那么修的就非常快。”[1]我意识到这颗心后,一旦着急烦躁,我就默念着“缓、慢、圆”,“真、善、忍”。现在楼下音乐已经影响不到我了,我真有那种去掉执着心后无比轻松的感觉。

今年有幸参与了神韵后期传单派发和商场卖票人员安排的协调工作。最初同修征求我的意见时,只是商场卖票人员的安排,虽然自己也很忙,但觉的自己是一个做事很有条理,效率高的人。就答应下来。没想到周五大组学法时,协调同修说派发神韵传单也要向我报名。当时我心里开始翻腾起来:三、四月正好是报税季节,我有一些多年来在我这报税的客户的税要报:我在大学里还有课要上,考试日期是四月二十七日。而神韵演出是四月三十日。媒体的工作到了月底也是最忙的时候。“其实作为修炼人,心放的平静一点,就是做好你该做的,就什么都有了!”[4]师父的这段法打入我的脑中。我想自己每天都守在办公室,联系同修或者同修联系我比较方便;这也是对我这个急脾气的考验,更是师父给予我的在正法中提高和建立威德的机会。我没有动心,就是做好该做的三件事。每天早晨炼功,参加媒体的学法,白天做媒体的工作,复习我的功课,晚上给客户报税,联系進商场和派发的同修,有时还和女儿同修学师父的各地讲法。我做的从从容容,没有紧张感。同修都说我心性提高了,这在以前这么多事早跳起来了,今年怎么这么平静。当我把心放的平静,去掉浮躁的人心后,法的威力就展现出来了。

4、挖掘出不易察觉的党文化

两位西人同修要去派发传单,在和其中一位电话中沟通不清的情况下,我顺势把电话给了在我身边的其中另一西人同修,电话中的同修很不客气地马上让那位同修把电话又给了我,并对我说:你能不能先征求我的意见后,再换别人接电话。我当时心里有些不服气,明明是你们之间没说清楚。但表面还是忍住了,只是言不由衷的说了一句:我能。师父讲:“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一关过不去,下一关可不等你。这一关我没有做到真正的心平气和,下一关又来了。不到一个小时,同修打来电话:“你给的地图已经有人发过了。”我说:“那就发我给的另外一张Downtown的吧。”那同修说:“不是Downtown,我的GPS显示的不是Downtown。为什么说是Downtown?”我说:“不管是哪的,你就去发吧。”那同修说:“你应该说第二张地图。”我说:“好,那你去发第二张地图吧。”放下电话,我把事情前前后后想了一遍:其中一位同修提前和我说过腿不好,最好能找个平坦的地方发。我能感到同修的真诚,但真的没有替同修着想,还觉的这个要求有点过份,因为我也不知道哪里没有台阶是平坦的;另外自己的做事方式让同修接受不了,我觉的没什么,直接换了人接电话,但同修觉的你这是很不礼貌的举动。

我想起几年前,刚刚在媒体工作的时候,有一次一位西人同修和我商量如何给一个客户开发票。他是一位高大魁梧的男同修,商量完后,他瞪着眼看着我说:“奇怪,长得这么秀气,怎么说话这么有能量。”我知道同修是委婉的说我说话声音太大。我这说话高声和外表大相径庭,着实让同修吃惊不小,也让我认识到了自己这种不好的行为方式。我以前常以自己不拘小节为荣,觉得性格豪爽,是个好事。师父讲过的“女人刚尖逞豪强”[5]正是对我的写照吧。师父说“怀大志而拘小节”[6]。我还是没有“拘小节”。我发现自己还有点敷衍了事,第二张地图确实写着Downtown,在我看来是哪里没关系,发了不就行了吗。可西人同修觉的你做事不认真,党文化太重。想到这里,我没有一点怨恨同修,相反我升起对同修的感谢之心,也正是从那次开始,我意识到我身上还存在着许许多多我都没有觉察到的党文化的思维。我也从新学习《九评》、《解体党文化》。那一天晚上,同修打来电话很高兴地告诉我,他们把第二张地图全发完了。

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感谢各位同修!

(二零一六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再认识〉
[3]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5]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阴阳反背〉
[6]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圣者〉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